怀念我和他刻骨铭心的初夜柔情

易奕和程默恋爱并结婚了,但具体的恋爱到什么程度,她没有衡量,更确切地说不是那种想要衡量的。

当年,追求依依的人不少,然而,她却最终选择了课程结束。这并不是因为他比别人帅,也不是因为他比别人有钱。依依爱他,因为他的霸气和胆量。

依依的家人在广州。他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从很小的时候,依依就被训练得举止优雅、谨慎、有淑女风范。依依知道,在内心深处,他渴望着狂野的浪漫,渴望着惊天动地的爱情。

依依讨厌那种没有任何区别的爱。

易奕在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上遇到了程沫,她不太记得故事的情节了,或者说一开始她并没有被感动。然而,程默想起了一一。程默第一眼看到一一,心激动得无法控制。在潜意识里,程默觉得易奕就是他需要的那个女人。

于是,程给易打电话。一天一、二、三……

程梅给一一送了个信。几句问候,很多温柔……

程的生活有点坎坷,第一次讲出来一定是依依。

依依为他的执着而感动,也为他的神韵而感动。

和程默的第一次约会是在黑衣咖啡屋。一一对面坐着成沫,旁边是一朵娇嫩的红玫瑰,开得分外艳丽。

依依紧张,打到了射程的尽头。当然,秘密。依依没有勇气去崇拜一个男人。程沫也看着她,但他胆子大,无所畏惧,眼睛扫过,仿佛能透过衣服看到依依的身体。熠熠颤抖。程莫笑了。

怀念我和他刻骨铭心的初夜柔情

一一说:“笑什么?”

“没什么,”程说。“这感觉就像初次约会,但比初次约会要好,因为它很美。”

一一脸红了,很感动。这是一个人第一次如此公开地表扬自己。依依对她面前的男人有了初步的好感。

依依喜欢坦白,喜欢坦白,讨厌拐弯抹角。

那天晚上,易奕和程默似乎谈了很多,但具体谈了些什么,却记不清了。她所能记得的只是那种感觉,那种如梦似幻而又真实的感觉。然而,在约会之前,程也和她调情,但这次似乎不一样,在约会之前,两人的关系太过缥缈,不那么真实。

依依喜欢成墨身上的那种气质,那种气氛和跋扈的精神都是从那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程沫送一一回家,两人终于建立了关系。

楼下,程默很情绪化。程说他会珍惜易的一生。

依依感动,凝视。

程乘机抓住奕茹的手,顺势投入她的怀抱。

依依是激动,在心底慢慢地涌起一股暖流,却习惯了挣扎。

程默很真实很真诚,成熟男性特征的声音低沉沙哑:“是我女朋友,可以吗?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一一想点头,却莫名其妙地拒绝了。

“我得考虑一下,”易说。

程说:“不用考虑,我要你现在就答应。”

说着,程沫把一一搂得更紧了。

依依继续挣扎着,降低了声音:“放开我,我会被我父母看到的。”

程默更强硬:“不,只是想让他们看看,让他们看看我们有多亲密。”

依依被程默抱着,挣扎着,却怎么也逃不出程默的坚强怀抱。一点一点地,怡怡不再挣扎,怡怡为领地的结束而投降。依依的习惯性矜持,20多年来坚守的感情堡垒在强吻下逐渐瓦解,依依顺从,舌尖开始慢慢回应。

依依吻回旅程的终点,从胆怯的考验到狂野的激情。瞬间化为美好,终点却远去。成墨把舌头从一一的嘴里抽出来。

剧终:“喜欢吗?”

一一脸红:“恨你!”

说着这些话,依依挣扎着张开双臂,走向旅程的终点,然后溜进了电梯。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是兴奋、感觉、脸红、恐惧……

易奕和程默的婚礼,定于今年8月15日举行。

婚礼前夕,程莫骑着钟除了全身将环上海品牌自行车,熠熠了他坐在单杠前面的路,崎岖不平的方式唱歌,去城市的郊区滴水岩。

程说,在他目前的经济状况下,他们不能去澳大利亚新加坡度蜜月,只能去广州郊区浪漫的形式。

奕茹说她不需要所谓的浪漫,更不需要太多的刺激,她只想和程默在一起,看窗外的花开花落,白云飞扬。

易永远不会忘记她最终给予程“完全信任”的那一天。说实话,他以前从来没有想到,他的神圣的第一次是在这样原始的状态下完成的。然而,依依并不后悔,即使是作为一个杰作的结局过程,她也会永远保留这神圣的一页。

怀念我和他刻骨铭心的初夜柔情

程和其他女性会在这种原始和自然的状态下有一个神圣的第一次吗?程莫不会!成墨属于她,小翊!永永远远!

依依想起了那一天,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裙子,没有眉毛,没有粉,没有项链,没有戒指,有一张精致的脸,精致得让人不敢侵犯,有红润的嘴唇。

在那之前,程没有给依依买任何装饰品,除了一支口红。不是程梅不想买,也不是易奕不想买。依依只是觉得对他们来说太奢侈了。他们最需要的不是玫瑰,不是戒指,不是项链,不是昂贵的化妆品,而是一所房子,一个真正属于他们的家。

滴落在岩石下的程默站在一一身后,身体紧贴着一一的身体,很温暖,很浪漫,很和谐。依依慢慢闭上眼睛,沐浴在山间的清风中,感受着旅途终点的温柔。

一一低声说:“成沫,很高兴认识你。”

程沫平静地说:“我也是。你是上帝给我最好的礼物。”

然后他们开始接吻。柔软,柔软。微风徐来,水是松散的,有点凉,有点梦幻,有点迷离。

陶醉在大自然的美景陶醉在旅途终点的怀抱陶醉在温柔的浪漫。

诚莫感叹:“真善美,真善美。”

说着,程默把手放在一一的胸前,闭上眼睛,慢慢地揉着。

依依的身材不丰满,但娇仪仪长;皮肤不白,但光滑细腻;这张脸不是很漂亮,但很精致。

依依享受着程默的按摩,放松着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过程结束时突然感到兴奋,手的力量略大于一些。

“伊拉克……”

程默叫依依的名字,声音沙哑低沉,发挥了成熟男性特有的磁性魅力。

“嗯?”

依依很舒服。身体的魅力在于它的慵懒。

奕茹喜欢成熟的男人,更喜欢成熟的男人有一点霸气,而程梅,完全符合她的条件。程沫给他的不仅是狂野的浪漫,更是霸气的安全。和这样一个人在一起,依依很踏实。

成墨喃喃自语,继续叫着一一的名字:

熠熠……

熠熠……

程梅很清楚,记住一个女人的名字往往比甜言蜜语更有效。

依依渐渐柔弱,身体更柔韧,柔弱的刘福凤像跛行在程默怀里:“程默……”

成墨说:“咦咦……熠熠……我要用我的余生来呼唤你的名字。”

这些话,成墨说得真,真得感人。的确,在那一刻,程沫觉得易奕足以陪伴他一生。就在那一刻,程默没有得到什么,他心中只有依依,只有这个看似淡雅自然的野姑娘。

依依觉得心里有点热,她的身体向程的身体靠拢。

依依喜欢那种感觉,那种被戏终滥用的感觉,但也很在乎。奕茹觉得她找到了合适的人,成默,会是她的另一半,她会和他“执子之手”一起老。

他们那天到底是怎么到那儿的?依依有点模糊。我依稀记得,当成墨一遍又一遍呼唤他的名字时,依依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身体也渐渐变得柔软和麻木。她瘫倒在程沫的怀里。程沫抚摸着她,从胸滑到肩,从肩滑到胸,从腰滑到大腿……

怀念我和他刻骨铭心的初夜柔情

成墨很温柔,很温柔。这种温柔让依依颤抖。依依想要挣扎想要拒绝,但是,她没有心,说的到底是“无能为力”。

依依感到慌乱。毕竟,他和程并没有真正走向婚姻的祭坛,而且,还是那么原始那么野性的状态。然而,在内心深处,依依渴望着什么。依依感觉有点奇怪。

程默继续抚摸着,不急不躁,舌尖挑逗着依依的耳垂,让依依充分感受着男人的爱。

依依又打了个寒颤。

“不,”易说。

依依又挣扎了,但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夹紧双腿。

Cheng说,“放松”。

易一珍放松了。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处于放松状态。

还有,他很快就会成为程默的妻子,难道不是要等到所谓的新婚之夜吗?依依觉得自己太保守了。事实上,在此之前,程沫已经想要她好几次了,甚至还强迫她脱下了一一的衣服,但每次在最后一刻,一一都拒绝了。

依依很野,但也很保守。她的教育不允许她放纵太多,以至于有时会让依依压抑,压抑身体的需要。

这一次,易奕完全把自己交给了程默。程默撩起了程默的裙子,程默的身体映在水中,不真实。他们以最原始、最自然的方式进入了另一个生活领域。

一滴血,滑落,落入池中,慢慢地消散。依依终于变成了女人。

依依想起,在一片迷茫中,她似乎在问过程:“你爱我吗?”

程的回答是肯定的:“爱。”

那时,依依觉得很甜蜜。一一认定程沫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只是男人在婚前和婚后很不一样。

如果婚前的男人是猎犬或哈巴狗,那么婚后的男人就是狼狗。

经过五年的婚姻,虽然,一一也有过甜蜜如蜜的幸福日子,但是,幸福往往是短暂的,很快,程终把自己当作空气一般欺骗。程的一生就是一场事业!我们约会时开始的那种温柔、温柔、充满激情的罗曼史消失了。依依的生活渐渐变得平淡,家庭渐渐走向死亡,夫妻间的关系渐渐变得僵硬……

怀念我和他刻骨铭心的初夜柔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