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了卵巢 却迎来了我那动人的爱情

第一次婚姻失败后,她的卵巢被意外摘除,这让她悲痛欲绝,这也导致了她第二次婚姻的危机。就在她对自己的感觉失去信心的时候,一个关心和仰慕她的男人走进了她绝望的精神世界

赵玲玲经历了两次失败的婚姻,在手术中意外失去了双侧卵巢,以及一场没有结果的医疗诉讼,她认为浪漫是一种奢侈。而一味依靠打动赵玲玲的周建伟,照片难以追寻的背后也承载着对情感难以忘怀的苦涩。周建伟十年婚姻的痛苦让他对婚姻产生了极大的恐惧。虽然他很体谅赵玲玲,给了她最动人最幸福的爱,但他并不想马上就娶她。赵灵灵只能寄希望于爱情,它已经让不幸的赵灵灵找到了年轻而自信,现在,爱情的力量还能为自己苦涩的恋人解开这个结吗?

在内线的介绍中,我看到了赵玲玲,一身鹅黄色的外套,简单的马尾辫,梨子带着忧伤的神情。当我第一次见到赵玲玲的时候,我仍然为她失去双侧卵巢后迅速衰老的脸上所留下的无助和绝望感到震惊。但是她对生活还是有很多的希望和依恋:舍不得孩子,仍然相信爱情,这些都成为她努力生活的支点!

当我失去了卵巢,我的第二次婚姻走到了尽头

当我十几岁的时候,在每个人的眼里我都是一个有才华的女人。我会弹钢琴、下棋、书法、绘画、诗歌和散文,这让我认识了很多人。我也让许多仰慕者远离我。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有着强烈的优越感。我从不注意男人的外表。我儿子俊俊半岁的时候,我丈夫离开了我。当我1996年第一次婚姻失败时,那是一场噩梦,但并没有以离婚告终。

却迎来了我那动人的爱情

第一次婚姻失败后,她的卵巢被意外摘除,这让她悲痛欲绝,这也导致了她第二次婚姻的危机。就在她对自己的感觉失去信心的时候,一个关心和仰慕她的男人走进了她绝望的精神世界

赵玲玲经历了两次失败的婚姻,在手术中意外失去了双侧卵巢,以及一场没有结果的医疗诉讼,她认为浪漫是一种奢侈。而一味依靠打动赵玲玲的周建伟,照片难以追寻的背后也承载着对情感难以忘怀的苦涩。周建伟十年婚姻的痛苦让他对婚姻产生了极大的恐惧。虽然他很体谅赵玲玲,给了她最动人最幸福的爱,但他并不想马上就娶她。赵灵灵只能寄希望于爱情,它已经让不幸的赵灵灵找到了年轻而自信,现在,爱情的力量还能为自己苦涩的恋人解开这个结吗?

在内线的介绍中,我看到了赵玲玲,一身鹅黄色的外套,简单的马尾辫,梨子带着忧伤的神情。当我第一次见到赵玲玲的时候,我仍然为她失去双侧卵巢后迅速衰老的脸上所留下的无助和绝望感到震惊。但是她对生活还是有很多的希望和依恋:舍不得孩子,仍然相信爱情,这些都成为她努力生活的支点!

当我失去了卵巢,我的第二次婚姻走到了尽头

当我十几岁的时候,在每个人的眼里我都是一个有才华的女人。我会弹钢琴、下棋、书法、绘画、诗歌和散文,这让我认识了很多人。我也让许多仰慕者远离我。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有着强烈的优越感。我从不注意男人的外表。我儿子俊俊半岁的时候,我丈夫离开了我。当我1996年第一次婚姻失败时,那是一场噩梦,但它并没有以离婚告终。

离婚后,我带着我不到1岁的孩子四处游荡,住在一间小出租房里,单位也越来越压抑,每月的生活费超过400元,难以维持我和儿子的生活。我试着确保我的儿子吃到合适的食物,并自己吃了一些热白菜。1997年的一天,我在家里为君君做晚饭。我感到腹部一阵剧痛。我虚弱地给姐姐打了电话,她急忙把我送到医院,在那里我被诊断出得了腹膜炎,被送进了病房。医生说手术应立即进行,疼痛已经微弱的一半清醒的我点了点头,医生问朋友签手术同意书,但我和我的朋友没有说什么样的操作,只含糊地说,子宫的恶化将被删除。当我醒来的时候,疼痛已经消失了,但是我的两个卵巢都被完全切除了,我不知道这将如何影响我未来的关系和婚姻。“对一个女人来说,这样的生活太艰难了。找到一个合作伙伴。这个人至少还有一所房子。一次失败的婚姻之后,我不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谈感情,但由于生活的艰辛,至少我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君君跟着我少受了些苦,鉴于这些,我答应下来。

丢了卵巢

他的名字叫周顺。他有一个两岁的女儿。第一印象来自他的女儿,而不是他。搬到他家后,虽然比平时更累,因为有时要照顾两个孩子,但出于母性本能,我爱女儿,两个孩子之间的第一件事就是女孩子,我努力做一个女人和母亲应该做的事。但手术后,我经常变得烦躁不安。我开始依赖药物来维持我的雌激素水平,一旦我停止服用药物,我就会出现男性特征,比如喉结变大,声音变粗,毛孔变大。我们可能不了解后果的严重性,所以周顺没有注意到我的手术。

他和我在1999年结婚,但这逐渐成为我们关系中的最大障碍。一天晚上,周顺把他的手放在我的背上,他喝了很多酒,甜言蜜语,他想和我亲热,但我不感兴趣,但周顺很坚持,我很着急,他在床下踢他。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边喝边在床上睡着了。第二天,我们谁也没提这件事。为了贴补家用,我开始从事销售工作。由于周顺的忙碌和沟通不畅,他逐渐开始怀疑我的冷淡与外遇有关。他告诉他的朋友,在那方面我不能使他满意。

一天晚上,我下班回家,周顺非常生气。“你跟野人鬼混完了吗?”接着是一连串难以启齿的话。不管我怎么解释他才不跟着,我上了嘴,周正说着猛扑过来打我,忍不住的我还是不能手,让拳头落在我的背上,脸上……第二天,我躺在床上,脚动不了……第三天,我提出离婚。

我挣扎着生活,美丽的爱情从天而降

离婚后,我带着孩子开始了一种无助的单身生活,我挣扎着,我想过几次死亡,但每次我看到我的儿子,我不得不继续挣扎着生活。直到2002年1月我才接到一个熟人的电话

电话里,“有人想见你……”这个邀请有点神秘。不知怎么地,我同意了,因为我想知道,在我目前的情况下,除了我的家人,还有谁会“真正想见”我。当我到了约定的地方,一个熟人介绍我认识了这个“神秘人物”,他就是周建伟。

我和周建伟中学在同一所学校,因为我从小在身边人的眼里就很优秀,发表的文章经常在市里获奖,而且画得好,也吸引了他的注意。因为他不是在同一个班学习,所以他有机会联系我。学校一周只组织两次绘画培训班。然而,他总是被许多男孩和女孩包围着。他很害羞,几次试图表达他的纯感情,但他从来没有勇气。每次绘画培训班结束后,他总是默默地看着我离开,直到我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一个人很容易骄傲,当他是杰出的,他不认为很多男孩的钦佩。周建伟经常看到更多优秀的男同学被我无情的拒绝,没有机会,这让他只能远远地观察我的存在。然而,暗恋的感觉从未在他的心里消失。毕业后,周建伟离开成都到其他地方学习和工作。他试图联系我在他最后一次在学校,但是那时我已经提前回家和他接触我彻底切断了。那一天,他平静地抬头向天空光叹了口气,将永远不会有机会告诉这种感觉埋在心底的。不久前,当他回到成都时,他听了以前的同学说我又离婚了,这触动了他的心弦。“她不应该受到这么大的伤害。我应该照顾她。

却迎来了我那动人的爱情

周建伟快40岁了。经过十年的不幸婚姻,他饱经沧桑。一时间,我们相对无言。过了很久,周建伟才说:“玲玲,我知道你的过去,也知道你的现在。你愿意这样过一辈子吗?”我没有答案。过了一会儿,他问:“如果有一个人愿意真诚地对待你的余生,你愿意再次为他好好生活吗?”当时,我并不想去理解周建伟的话。我的处境很难让我过上好日子。我们一直保持沉默,直到会议结束。

我以为他是一时冲动,或者我的冷漠会吓住他,但自从我们认识之后,我几乎每天都在楼下碰到周建伟。“你在这儿干什么?”我很惊讶。“我有个朋友住在这里。让我看看。”虽然这个解释有些牵强,但我不想太过激进。毕竟,他没有恶意。每次见到我,他都很安静,从不打扰我,只是在我的目光相遇时点头微笑。

一天下午,我带着行李,把士兵士兵走到楼下,我的儿子站在门口,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个沉默的看着,微笑和点头,手的重量,而走了一大段路,身体有些累,我的身体突然失去了平衡,几乎摔倒,但等我调整了,是我有力的手。

我们保持了一年的友好关系,即使他每天走进我的生活只是为了等待,我也很难接受更多的爱。2003年5月,我的父亲去世了,我感到整个天空都塌了下来。二十年前,在我母亲去世后,父亲总是为我感到内疚。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我决定放弃上大学的机会,上职业学校。现在我父亲看到我的姐妹们都很富有,而我却陷入了困境。因此,我的父亲经常在经济上帮助我,在生活上鼓励我。他的突然离去杀了我,七天七夜我吃得很少。周建伟得知后,放下工作请假陪在我身边,除了我,他还照顾了军军。我的悲伤和衰弱的身体把我送到了医院,周建伟一直陪着我,直到我回家。在路上,他第一次牵起我的手,那一次,我的内心感到温暖。

我总能找到他的手,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直到我们足够大而不结婚

周建伟是在以一种真诚的方式打动我,那他会不会因为我的病而回来呢?因为这是一段开放的关系,我应该告诉他真相,“我的身体状况很糟糕。你知道一个女人失去卵巢有多痛苦吗?”周建伟坚定地说:“我什么都知道,所以你需要一个好男人照顾你一辈子。”“不,你不明白。”我仍然固执。“别再拒绝我了。即使你不来,我也会照顾你一辈子。”周建伟的话打动了我,我不再拒绝那两只真诚而温暖的手。此时,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我决定对手术的后果做出一个公正的解释。“不要担心成本。我会想办法的。”周说。

2003年12月,我开始找律师、专家,这时我才真正明白这次手术不应该给我带来多大的伤害。据四川医学这方面的专家介绍,类似的手术,医学上一般不同意双侧卵巢切除,而我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应该采取卵巢切除,而不是全部切除。在了解了这些医学知识后,我确定我还会再打这个官司。

却迎来了我那动人的爱情

经过一年多的奔波和努力,在今年年初,我终于得到了法院的判决,但我却面临着更大的打击,法院裁定时效已过。手里拿着判决书,我不敢回家,不愿意把这个噩耗告诉家人和周建伟。我坐在一辆公共汽车上,面无表情地去了新首都。今天的阳光特别好,但是我感觉好极了。我坐在广场的花台上哭了起来,哭吸引了很多人的安慰,几个小时过去了,想到这次手术意外给我的感情带来的伤害,我又有了自杀的念头。正当我站起来想找个地方结束这场悲剧时,周建伟叫了起来,他的不耐烦听得见。“你在哪里?这是怎么呢你为什么去法院却不回电话?”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突然哭了起来。“我们输了……”“如果你输了官司怎么办?”一直有吸引力。无论如何我都会在你身边,但你现在在哪里?”

一个小时后,周建伟开车来到广场,我在远处看到了他,就像他以前多次看我一样。当周建伟走近我的时候,我扑在他的怀里,我才真正发现他就是我心中的那缕阳光。

不久之后,我提出了上诉,等待另一次审判。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我们在城外开了一家卡拉ok酒吧,生活开始起飞。我和周建伟也打算按揭买房,拥有自己的房子。但对于我们的关系,周建伟在1997年结束了近10年的痛苦婚姻后,对婚姻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我相信他可以照顾我一辈子,面对我爱的人不是要求“红书”,但毕竟,我们需要一起合法,这是很难平衡的问题只能留给时间来解决。

专家:真正爱你的人更关心你的健康

孙彩迪(四川秦觉心理咨询服务公司董事):女人的卵巢都动了手术,两次婚姻都变了,第三次婚姻还是没有地方,赵玲玲的生活有太多的苦难。如今,手术后遗症已导致30岁的赵玲玲出现更年期症状:高血压、高胆固醇、高血糖、皮肤松弛无光泽、关节变形等,虽然药物治疗可以缓解疼痛,但赵玲玲始终表现出精神危机、不自信、紧张、恐惧等症状。因此,这个帮助和说服赵玲玲的过程可能会为如何有效地对同样患有类似疾病或遭遇不幸的中年妇女进行自我调整提供更多的信心。

有三种方法可以与这样的群体进行交流。鼓励形式的绝望;倾听那些愿意交谈的人。我建议这群女性不要太关注手术带来的东西,因为很容易给自己造成太多的心理负担。对于那些爱你、关心你的人来说,他们关心的不是你手术后变漂亮还是变丑,而是你的心理是否更健康。建立信心是关键的第一步,相信自己,只要你努力去做,去生活,就会有收获。

丢了卵巢 却迎来了我那动人的爱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