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女:我把自己献给富豪只是为了名与利

灵魂舞者注定要爱上彼此的眼睛

我母亲的老家在黑龙江省。也许她遗传了家族的基因。从小学开始,我就一直是班上最高的女孩。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成长似乎太早了,在15岁的时候,我已经有了一个女性的形象。

灵魂舞者注定要爱上彼此的眼睛

我母亲的老家在黑龙江省。也许她遗传了家族的基因。从小学开始,我就一直是班上最高的女孩。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成长似乎太早了,在15岁的时候,我已经有了一个女性的形象。

家里的长辈都说我天生就有艺术天赋,父母也想培养我对艺术的兴趣。从国画到韵律操,从围棋到钢琴,我都可以作为业余爱好继续深造,但直到接触了现代舞,我才真正找到了感觉,用我母亲的话来说就是“终于觉悟了”。

幸运的是,我掌握了现代舞的基本技能,在高考中获得了额外的分数,并顺利进入了我的第一志愿艺术学院,成为大一新生中唯一的一名优秀的现代舞学生。成就感真是太棒了!我不知道我有多兴奋,能够从这么多的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并与我心爱的现代舞一生。

那时,我还没有爱情的概念,只想好好地跳舞,以后可以上大舞台,可以得到观众鲜花般的掌声。我甚至有一个感性的幻想,想要去美国深造,去欣赏“现代舞之母”伊莎多拉的舞蹈世界的精髓,去学会与自己的灵魂共舞。

舞女:我把自己献给富豪只是为了名与利

当我以为我可以按自己的方式安排一切时,一位不速之客闯入了我的生活。他的出现,让我原本平静如水的心境荡漾起来,没有任何的招惹力落入他给我的甜蜜陷阱。这个可恶的家伙,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薛毅。

我们的相识,没有情书没有玫瑰,甚至没有一句话,只是眼神的碰撞,扰乱了彼此的心

那时,我正在为一个聚会排练。由于现代舞是一个比较模糊的门类,我不得不自己完成编舞、选歌、动作顺序,这是相当困难的。为了保证质量,我每天独自在舞蹈室练习到很晚,偶尔有其他同学来练习,反正不互相干扰,每次练习。

有一天,薛毅去我要排练的舞蹈工作室排练他的民族独舞,这是一场互不相干的和平之舞。然而,他的音乐非常响亮,节奏非常快。由于面子的关系,我说不出什么来,偷偷地把自己的音乐调大了,想提醒他离开。

此时的薛毅似乎沉浸在自己的舞蹈中,他没有受到我的影响,随着自己的音乐跳跃、舞动、奔跑。那几分钟激烈的舞蹈,牢牢地吸引了我的目光,我的灵魂,直到他跳完最后一支舞,擦去他额头上的汗水,好奇地盯着我看,我回过神来,很快地转过身,避开他直视的目光,努力地伸直我不平静的呼吸。

虽然他背对着薛一,但我能从大镜子里看到他倚在墙上。我深吸了一口气,倒带,开始结束我的舞蹈。音乐给了我信心,让我忘记了身后的雪衣凝视,舒展了心灵的内容为灵魂舞蹈。

经过一场舞蹈,我结束了动作是对薛毅的。我抬起头,再次与他的目光相遇。我一直骄傲地认为,现代舞只是一种艺术,只有少数人知道与灵魂共舞。它需要用第六感来感知,人是与生俱来的,但却被埋葬了,所以我不期望得到普遍的认可。然而,在薛毅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种湿润动人的东西,我的舞蹈触动了他的灵魂,他的眼睛可以直视我的心灵,去体会舞蹈所表达的情感和哲理。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们同意轮流跳舞和休息。薛毅的民族舞蹈活泼有力,难度大;我的现代舞是敏感而飘忽不定的,强调空间的过程而不是动作本身。无数次,我们的目光在舞蹈中碰撞,即使是一瞬间,但内心深处仍有一种电火般的感动。

我和薛一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舞蹈流派,但舞者的内在身份和宽容让我们的眼睛更温暖,更模糊。我们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说,但我能感觉到我即将与心灵和灵魂建立一种关系。

没有更多的惊喜。练习结束后,薛毅找到我,告诉我,他第一次真正明白了现代舞是为了谁,舞者的灵魂和理解它的观众。也许是舞者的情感,我为薛一的话而确定了自己的心。很快,我接受了薛一的爱,以舞蹈为媒介,我们成为了命中注定要相遇的甜蜜恋人。

舞女:我把自己献给富豪只是为了名与利

现实中醒过来的钱都是用来骗富商的

甜甜的梦总会醒来,就像现代舞总会以悲剧收场一样,我和雪一的恋情也终将面对时间的流逝,迎来真实的现实。在23岁的时候,我并没有进入最高的舞蹈殿堂,也没有成为一名真正的舞者。

而薛毅并没有在成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但他的父母在上海,放心让人替他找戏班。这时,我们才明白,舞蹈技能不可能是一顿饭,专业舞者这条路不好,有太多的师傅,关系太复杂。

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送薛一去上海。我们互相保证,只要有一个人立场坚定,不管是在上海还是在成都,我们都可以不顾一切地走到一起。

依依不舍,我含泪送雪一。在海誓山盟之前,深情的一吻,就在他消失的那一刻,在走廊里突然变得那么遥远,我的心止不住的颤抖,我的心是空虚的,我的脸很苍白。不是我对薛一没有信心,也不是我对誓言有怀疑。我只是害怕没有他一个人的生活。

在家里郁闷了一个星期之后,我放下自尊,放下所有的压抑,接受了一个女朋友的邀请,在夜总会和酒吧里做一名性感的舞者。

有些人可能认为这种在俱乐部里的舞蹈只是在炫耀性感和情色,但它根本不是。我们的每一支舞都是精心编排的,每一支舞都是令人汗流浃背的。每天晚上经常翻两三遍,白天排练新舞蹈、gap,也要联系新的演出地点,购买衣服、化妆品,学习最新的舞步,把当前流行的元素融入到每一种舞蹈中。

在这些娱乐场所,我的现代舞是不可能有市场的,所以我不得不屈服于现实,但在我心里,我真的从来没有放弃对现代舞的追求。

有时候,在练习新的舞曲时,我会为队友即兴创作现代舞。他们都很欣赏我的坚持和我所追求的灵魂之舞,但仅此而已。

但此时的薛毅,也在上海奋斗着自己的事业,想要在艺术团中脱颖而出实在是太难了,即使想保住现在的位子也不容易。所以他真的很努力,我不能把自己的压力放在他身上,所以我选择在电话里保持固有的微笑,隐藏所有的内心。

我的跑步生涯持续了将近一年左右,我的思想和价值观发生了不可抗拒的变化。我学会了抽烟、喝酒,学会了在跳舞之后接受出席。最后,我没有挣到和客人喝一杯的小费。这种扭曲的收入结构让我在晚上越来越迷失。我以前每天晚上都举行聚会,把对现代舞的追求抛在脑后。

每天在这些地方闲逛,我认识了一家表演公司的金融家乔瑞。他是个相貌丑陋的中年人,但只要他在公司里当了合同艺人,就可以等着演出合同来找他。我费了很大的劲才见到他,因此我不得不利用这个机会。打扮完毕后,我站在夜总会的舞台上,用迷人的眼神,闪烁的红唇,挑逗的身体,飘动的长发,我只为他跳舞,只为他的眼睛。

舞女:我把自己献给富豪只是为了名与利

第二天,我拿到了乔雷的合同,但我不再满足于他只是在赚钱。我想要更多的好处,我想要更多的关注。所以我知道我必须让乔希迷上我,而不是成为他的合约舞者。这样的代价我曾经想过,但我的心已经被漫漫长夜给腐蚀了,我不再把对雪一的爱当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我只为了眼前的虚荣心和对一切的抗争。

躺在酒店的双人床上,我努力回忆着第一天晚上雪一的感觉,因为我必须做出和乔瑞从浴室出来后一样的绿色表情。也许是我真的喝醉了才分辨出第一夜和现实,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和那个男人裸相对,也许我的眼睛模糊了乔瑞如雪怡但当乔雷吻遍我全身时,我轻声呻吟,并不忸怩;我蜷缩着双腿,颤抖着,用通红的眼睛吓了他一跳,并在耳边反复低声说有人爱我。

在他的高潮过后,我们拥抱在一起。他有意无意地用脚踢开被子,床单上的红斑使他满意地笑了。这是预料之中的,因为今晚是我经期的最后一天。

真爱的力量是可以节省的

在得到我之后,乔雷作为一个男人的虚荣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他真的尽了最大的努力为我的未来做打算。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在这个行业的声誉迅速增长,专业团队开始接近我。我太高兴了,我每天花很多时间在练习范围重新编排和创造新的舞蹈,以恢复我已经放弃了很久的现代舞。

为了把乔雷的注意力放在我身上,我对他百依百顺。他说我不同于其他全身心投入的女人,因为我有一个被他温暖的舞者的灵魂。让心爱的女人因自己而舞蹈,因舞蹈而充满灵性,因灵性而增添魅力,这就是男人的运气与成功。

每当乔雷在我面前说这些美丽的话时,我总是笑得很开心,并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事实上,我知道乔雷认为我是一件需要雕琢的艺术品。他用双手把我的每个角落都刻了出来,然后把我的美丽展示给大家。在别人的夸奖下,我成了他的化装娃娃。在乔利这样的有钱人眼里,拥有一个从正规艺术学校毕业的高个现代舞演员作为情人是相当复杂的。

我真的不在乎我对他是什么,爱人,专业舞者,下属,我真的不在乎。因为薛一的身影,总是萦绕在我的心头。自从成为乔瑞的情人后,我逐渐减少了与雪一的接触,一方面是怕被乔瑞看出端倪,另一方面是真的没有脸去面对曾经的情人。

我和薛一曾经的恋情如此高调,同样水平的校友大概也知道,现在我投入了乔瑞的怀抱,一定有一些人要把事情暴露给远在上海的薛一。所以随着我和他联系的减少,薛一的手机越来越少。一年多过去了,我和薛一基本失去了联系。

但是没有了薛一的陪伴和他给我的爱,虽然我每天都在练习室里跳舞,但我还是没有灵感。除了学校里的那些,我不能再创作新的剧本了。虽然我试着让自己爱上乔瑞,但他的内心世界和我还是离得太远,心里还是和雪一在一起的种种甜蜜。痛苦也是灵感的来源,但现在我不是在受苦,而是感到极度的空虚和孤独,这就是为什么我找不到灵感

舞女:我把自己献给富豪只是为了名与利

经过曲折的询问,我得到了薛一的联系方式。经过几天的思考,我接通了薛毅的新手机。电话的头是一个女人清脆的笑声,然后传来了薛毅的声音我的心突然凉了一半,很久没有说话。薛一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他走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轻声叫着我的名字。我的泪痕一般的流淌出来,好熟悉的声音啊……但它离我太远了……

那个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雪一始终保持着一种抚慰的语气。他说他六个月前就知道我和乔蕾的事了,他恨我、哭我,甚至想回来骂我。但他最终选择了沉默,因为我放弃了这份爱,既然爱已经成为了志向,他只能选择忘记,把爱埋得深深的,默默地祝福我。现在他发现自己在团队中,并有了新的关系。刚才电话里的笑声是他女朋友的声音。

心,渐渐冻结成冰我的心说:“你还爱我吗?”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惊叹声,薛毅没有回答我。他说他女朋友等得太久了。也许下次我一个人等他的时候,我再打过去。我突然感到一阵嫉妒。我不甘心!他仍然爱我,否则他不会回答我……但那一刻,我只能挂掉电话,独自蜷缩在角落里哭泣。

附言:

“也许我会在绝望中飞到上海,带着一丝希望,重拾属于我的爱……”姚淼苦笑。“可是我不敢,嗯……我早已失去了不计一切去爱的勇气,我的心更倾向于稳定的物质生活,偏爱乔瑞。也许我真的不需要用力去找回舞蹈的灵感,失去的东西是无法找回的。这样的灵感,这样的爱……”

“我现在平静了……”抽完烟,姚淼说:“现在我要集中精力和乔瑞打。我可以成为他的妻子,或者我可以得到钱,如果我没有任何人。与痛苦的爱情相比,物质的斗争似乎更简单、更直接。我毕竟是个聪明的女人,还不至于蠢到穷富的地步,你说呢?”

舞女:我把自己献给富豪只是为了名与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