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救病母,我投身富婆怀抱

自古以来,“卖身埋父”被视为“孝”;

今天,“卖身救母”的人,是不要脸的人。

是不是因为女人是弱者,所以在绝望的时候男人不得不依靠和期待,也是情有可原的?

是不是因为男人坚强,所以即使是紧急下的“走投无路”,也无法承诺给一个女人——否则就是丢了男人的脸?

这就是世界如何被划分为贸易和非贸易。

既然这是一个交易,为什么要把男人和女人分开?

男,33岁,未婚,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和弟弟拉扯大。荀生有女朋友,但大学毕业后,母亲病重,哥哥失业,但他不得不承受所有的压力去做一个叫岚么的富婆情人。几年后,母亲去世,讯生留下了兰大姐,但与当年的女友在街上。几年下来,他的女朋友嫁给了别的女人,他身边的一切都变了……

相比较磨砺,我更喜欢开门见山。这些年来,我一直害怕被人评头论足——好像我的所作所为是不可原谅的。当然,这不是一件好事,但我也有我的困难,我会感到无能为力……有时候事情是逼着去做的,你不得不去做,不必去做,没有选择。

不错,我是让一个叫岚姐的女人来收拾的。岚么姐姐,家里有钱,年龄比我大将近两倍,有丈夫,也有孩子。如果我是一个女人,也许人们会更宽容一点,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现在,女孩喜欢看钱,不是吗?但我是个男人。为了这个,有几个家伙跟我分手了。不,我和他们分手了。因为是兄弟,所以我的事情从来没有打算瞒着他们,他们说表面上可以理解可以理解,但实际上是看到我戴着岚么姐姐送的手表,开着岚么姐姐送的车,总会有一点奇怪。我必须保持距离。

为救病母,我投身富婆怀抱

有一次我们去游泳,他们看到我穿着价值一千元的游泳裤,谈话开始增多,我很着急,一个兄弟一脚踢进水里,然后穿上衣服就跑了。从那以后,我就和他们一刀两断了。但是当我回来的时候,我还是很冷。为什么?因为他们很清楚我的实际情况,之前他们在我们家擦了很多饭,更知道妈妈后来生病真的需要很多钱,他们还知道小宁吗?见证了我和小宁最美的时刻,如果我没有被逼,永远也出不了这糟糕的政策。如果人们不明白这一点,他们应该明白。也许……也许小宁有不满的成分?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当着我的面讽刺地说:“如果你能卖,你就能卖。”我会忍受的…

这些人的敌意,即使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从何而来。是嫉妒吗?还是鄙视?我也很困惑。岚么姐姐安慰我,不管你做什么,总会有人,不管它。除此之外,我觉得她在其他方面更像我的姐姐,而且真的很照顾我。另外,我没有其他的想法岚姐姐,她希望有人陪她,我将陪同,为此,我甚至辞掉了,反正岚姐姐给了我足够的钱,用这些钱,我可以问两个护士日夜转向照顾我的母亲,我也可以承受所有的家庭和医疗费用。但在岚么姐姐的帮助下,我的母亲不能在最后几年的生活中过得那么舒适,那么安宁,这是我最后一次孝顺,最后一次了。

我家的环境一直不好,爸爸很早就在工伤中去世了,从我记得知道我们这个家和别人不一样,只有妈妈和我们兄弟两个人互相依靠。由于缺乏资金,我哥哥没有从高中毕业,而是去了他父亲以前的工厂工作。这是一开始家人答应我们的,父亲因为工作离开了,以后可以帮忙解决孩子的就业配额。而我,是家里唯一为大学生、妈妈和哥哥两个人工作的人。在我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我的母亲高兴得流下了眼泪,我的弟弟也哭了。看着他们,我感到悲伤。这是一种明显的幸福,但也夹杂着苦涩。那时,我妈妈的身体还很强壮,为此,她还做了一罐那种带着粉红色皮肤的儿童快乐面,送给每个邻居一碗。

如果母亲没有突然染上这种病,我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也许我会过着非常平静的生活。也许我早就和小宁结婚了,每个周末都抱着孩子来看望奶奶。而妈妈,也一定会露出幸福的笑容,与我童年的照片,和小孙子对比,也许我们也会想到爸爸,觉得如果他应该有多好……可惜人生不是电视剧,哪有那么容易让你去做呢?

我妈妈被确诊为尿毒症的时候,我和小宁才认识了两年多,是感情最亲密的时候,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经过双方家长的同意,我们会见了他们,并收到了大人的祝福。她的父母都是从事教育工作多年的普通教师。虽然家庭并不富裕,但他们从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这与我这样的单亲家庭的孩子不同,他们从小就无法过上正常的生活。但也正因为如此,小宁她才特别为我着想,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很懂得痛,她是那种天性很好的女孩,什么也没有太大的野心和野心,喜欢安安静静地生活。这与我的追求是一致的。

为救病母,我投身富婆怀抱

在那之前,我认识一个女孩,她强迫我出去赚钱。后来,她发现我家里太穷,我又太内向,于是她和我分手了。现在这个女孩在国外,嫁给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德国人。我真的不后悔这样的人离开我,因为我有不同的价值观。虽然我没有钱,但我从不认为钱更重要,小宁也这么认为,她总是说,吃饱了就花够了。

直到那天,我妈妈才被诊断出尿毒症。小宁和我准备推迟婚礼,拿出我们所有的积蓄。但与手术和透析的费用相比,这只是九牛一毛,当时我们到处借钱。哥哥他也因为在班里想着妈妈的病,出神的原因,而出了不小的意外,幸好没有受伤,但工作一定会失去。这真是“屋漏才遇连夜雨”——工作保不住,连厂里都答应借他医药费,于是冻住了,更别提人有多着急了。

在这段时间,我几乎要忽略小宁,说的人真的是一步一步,我知道我的这些苦,跟她说她可能不理解,更重要的是,她的家人没有钱,即使想帮也无助。母亲的住院费、手术费、治疗费,对我们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的总和。我整天东奔西跑,筹集不了多少钱。当她晚上回到家时,她不得不对母亲微笑。她哥哥一个人就足以使她心烦意乱。顺便说一下,我忘了告诉你我哥哥已经结婚了。我嫂子还不错,但她知识不多。哥哥的想法我明白了,他从小好学,自从放弃学习选择去工作,他就一直不快乐。哥哥的经历,是不是为了这个家,为了我?现在哥哥为我完成了大学的学业,我说什么也不能让哥哥在母亲的事情上操心,更何况,他也是泥菩萨过河,自己有困难。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有一则招聘家教的广告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我就看了广告,当我看的时候,我意识到请家教只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做她情人的幌子。这个人是岚么姐,我们是这么认识的。

第一次见面,就相互了解了。岚么姐姐的家在郊区,当时也没有什么别墅住,但是她家的陈设已经和现在演的富人家没有什么不同了,我有些眼花缭乱。目前这个女人看起来很有修养,而且保养也很好,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脸上的妆也十分精致,但又从眼睛里,不经意地泄露了自己的年龄。那是一潭很平静的水,表面看不出一点波澜,但里面明明写着什么——是愿望,还是委屈?这样的心情,大概只在岚么姐姐这种生活无忧的女人眼里是一件事吧?像我这样一个从小就习惯了吃苦的孩子,怎么能关心这些事情呢?

岚么姐姐伸出一只手,那是礼貌的握了一下,但偏又停顿了一下,然后犹豫着从我手里缩回来。我看着她,感到有些奇怪。这不是一个肮脏的女人。她看起来很友好。我还没开口,她就先把第一步的手说了出来,前途漫漫,你还叫我岚么姐。我跟着她走到沙发旁坐下。她的地毯又厚又软,踩在脚下令人感到不安。我偷偷算了一下岚么姐姐会给我多少导师费?像她这样的家庭是不会吝惜给孩子钱的。于是他问:我能看看你的孩子吗?岚么对妹妹充满深情地笑了笑,可心,却不是现在。

为救病母,我投身富婆怀抱

“这……”我不知所措,这时岚么姐姐突然坐了过来,我们离得很近,她的身体很热,当我走到相反的方向躲避时,她突然站了起来,踱到窗前,向我转过身来,低着头:“你以为,我很轻浮吗?”“不,不,怎么了?你不能这么说……”就在那一刻,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抵抗,情况急转直下,已经不再是蠢人估计的那个时候也不能再装糊涂了。

“说实话,需要陪伴的不是孩子,而是我。找到一个导师是一个幌子,我对你的印象很好,如果你不喜欢我,所以让我们做个交易,我将支付,你支付你的忠诚和沉默,”说,“姐姐似乎有破釜沉舟的勇气,突然转身面对我,“这么赤裸裸说钱你可能不习惯,我没有侮辱你,但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坏女人,我只是,我不想虐待,我只是害怕孤独。你能理解吗?”…短暂的沉默,我的心怦怦地跳着,好像连岚么姐姐都能听见似的。不是因为我有多喜欢她,也不是因为我有多小气,而是突然之间,在我最需要钱的时候,我看到很多钱从天而降。虽然,要交换的东西太多了,但此时此刻,除了本能地上前抓住外,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呢?

当我鼓起勇气决定迈出这一步时,我松了一口气。虽然也有些重,但那重的是那么轻,远远比不上看到母亲的医疗费用有了保障,更让人安心。更重要的是,我出卖了自己。就算别人谴责,大概也说不出什么别的吧?我不想为自己找借口,但如果你曾经尝试过“不可能,不可能”,你可能知道即使是这样的交易也是上天给你的礼物。那就是从那一刻起,我终于明白了自己以前的想法有多么幼稚,我不会说“钱是没用的”这样的傻话,钱还是有用的。特别是当你面对一个急于用钱来救自己的老人或小孩时,有钱和没钱的区别实在太大了。

这是一种情感交易。岚么44岁,我26岁。当我把那个比我大18岁的女人抱在怀里时,她告诉我,她的丈夫在生意兴隆的深圳,她来这里主要是为了陪女儿上学。我也知道她家里很有钱,她丈夫在外面有不止一个情人。所以她会找到我,我需要钱,她需要陪伴,难得我们相遇,我们都是孤独的。这是一种非常微妙的关系。

她知道我在给我妈妈治病。她甚至说:“等你妈妈好了,你随时可以离开。”这些年我和她在一起,岚么姐姐从来没让我见过她的女儿,我们只能在她女儿不在的时候见面。在女儿的眼里,她一直是个好妈妈,真的,有时候想想,她也很穷。当时她唯一要求我做的事就是忠诚。所谓忠诚,就是在和她约会的这段时间里,我不能有别的女人。她说她被丈夫欺骗了,不敢和其他女人分享。我同意了。

为救病母,我投身富婆怀抱

事实上,她并没有被提及,我会努力解决我和小宁之间的问题。岚么知道小宁的姐姐,也看到了她的照片。她说:还好我有钱,还得帮你,不然,我会内疚的,你和小宁真是天生一对,我不该分开你她有时高兴,有时悲伤。我可以看到她的心还在她丈夫那里,她说她和他是大学同学,生意在一起,从来没有想过当他们终于挣扎着拥有一切的时候,家里的温度也渐渐凉了下来。

随着行业的发展,丈夫要儿子的愿望越来越明显。岚么姐姐一直不能生育,但丈夫说,他的家庭需要人来继承。于是,左右一道试验田,带着一个皇家的“进入房间”的理由。我才明白,原来她陪女儿上学,只是为了“躲”每当我谈到这些不开心的事,我就觉得有一束光在追着我们。真的,那是一种只能在舞台上看到的光,我想象着它的存在,然后纳闷,在我的光束下,到底是所谓的配角,还是小丑?

与小宁分手,我用冷静去刻意应付,我也不想见到她,这时,似乎说什么都显得多余。不是我对她没有感觉。而是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我和我的家人不再是以前的我了。与此同时,小宁也会拖累我,她是个好女孩,但在这个关键时刻,却一事无成。我也不可能给她她所渴望的宁静的日子。最好的办法是让她知道我背叛了她,改变了主意,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的大学同学都看不起我的原因。

当小宁感觉到我的决定时,她几乎找遍了所有的同学,请求他们说服我改变主意。她甚至为此而自杀,还说如果是跟别的女人要钱,她也能想办法弄到钱,她也能去找有钱的男人,就是没有钱,我们这么多年的爱情,怎么能轻易说分手呢?

那段时间,我躲了起来。寻找两个特别的照顾妈妈,然后告诉妈妈我很忙,去出差,顺便说一下,留下一些钱哥哥,哥哥知道岚姐姐的存在,可是妈妈不知道,因为即使它是我的兄弟,也不能忍受因为岚姐姐东西加强母亲的疾病。小宁和我两个人,仿佛一扇门,一扇门,感情、观点、想法、认知……甚至整个人的状态,都没有一个层次,已经经历了难以置信的逆转。现在人们喜欢说“懂了,换位置”,其实再懂了,换位置,也不会比亲身体验更让人觉得难忘。我是那个经历它的人,而小宁只是不幸被影响了……不幸已经受到影响,已经比死亡更好,更不用说我了?我知道我不是小宁那么喜欢的那个荀子。我是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需要钱,很多钱,来治愈我的母亲。

在我心里,其实直到现在,都很感激岚么姐姐,如果没有她,我也无法做到这孝顺。我后悔吗?我真的不后悔,因为我别无选择。如果我回到过去,我可能还会做这件事。虽然我牺牲了自己的幸福和小宁的幸福,但我不得不说在这件事上我没有选择。经过这些事情,我才真的变大了,原来有些想法是那么的天真和不切实际,难道就不会发生意外吗,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不是一种选择吗?我们只能选择最现实的方式去走。

为救病母,我投身富婆怀抱

我们都想过平凡的生活,但即使“平凡”,也需要运气。我没有这种运气,但小宁有。只要她离开我,她就能得到安宁。不是对她的感情消失了,而是要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即使女性太伤感,一个人必须残忍的对她,有时候,第一次分手,可能不是真的无情,他只是一个小更遥远,或者稍微清醒的——这样毫无价值的话说,今天我只说,这一次。

除了人与人之间的身体关系,还有可能建立其他关系。当然,我说岚么姐姐。其实我能带岚么妹妹什么?妈妈的病就像一个无底洞,没完没了的透析和营养……如果不是岚么姐在,我真的怀疑用自己的力量支撑多久了?半年?三个月吗?还是更短?到后来,我和岚么姐姐之间已经没有那种肉体上的关系了。其实我们并不迷恋彼此的身体,我们的眷恋,也能有这样一个,倾听你,帮你解决问题的人。此时的我们,和真正的兄妹已经没有两个了。

事实上,早在三年前,兰姐姐回到了深圳,丈夫终于让外面的女人为他生了一个儿子,也终于没有辜负兰姐姐“等等”,并没有打算真的离婚她。不管孩子的母亲是谁,一家之主永远是你——这是她丈夫的话。对于这个结果,岚么姐姐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她是不是又哭又笑,收拾东西收拾东西?包括我吗?雪似乎并没有怀念,她说:女人毕竟需要一个丈夫。你是同样的寻声,找一个好女孩来爱你。岚么的妹妹也说,虽然她离开了,但还是会按时给我寄钱,直到她没有说下面的话。我知道她不想因为单方面的“退出”而食言。妈妈还在,医药费还在,每月的巨额支出也不会被免除……虽然我想说,岚么姐姐,我不打扰你了……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咽回去,我说不出来。

岚么姐姐说,钱给她,不过是锦上添花;但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及时的帮助。“也许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她补充道,“但我们还是会在那里祝福我。“我知道,对她来说,我的存在是一个永久的缺陷。如果她真的能在她的丈夫身上找到爱和幸福,那么我,或者让她记住这一点。毕竟,我做了她臭名昭著的情人三年了。兰姐姐离开后,给我寄了半年多的钱,然后,我改了邮政地址,所有从深圳寄来的汇款都没有这样的人了,一一回来,兰姐姐才不再寄了。我用我的积蓄,一点点地维持着,然后卖给岚么姐姐一辆二手康复车和一只瑞士手表……直到那年冬天,我母亲的病情恶化,她去世了。

我仍然记得妈妈离开的那一天。雪下了一整天。妈妈拉着我的手在等我的哥哥,但哥哥还是不来,不来,外面到处都是雪,交通瘫痪,我不得不陪妈妈说话,她的旧家庭那一天会非常多,后来似乎说了句“妈妈知道,妈妈对不起你,更对不起小宁”。我不敢捡起胡茬儿,更不敢抬头看她,原来妈妈什么都知道,她什么都知道

为救病母,我投身富婆怀抱

转眼间,我的母亲已经去世快三年了。有时我会坐在那里思考,你认为人们死后会去哪里?比如,我在想妈妈,妈妈她老了能认识吗?有时候我真的希望所谓的“死亡”或“生命”只是一种形式,这样我总能留下一种所谓的思想,如果人死了,真的像灯灭了一样,那是不是也太残忍了?我不能把妈妈叫到空中,是吗?我生命中最快速的部分已经过去,我现在很平静,像一块石头,平坦而艰难地生活着。我只是没有想到,原来那块石头也有一颗石尘许久的心——

我真的看到小宁了,在我哥哥楼下的麦当劳里。她抱着一个孩子,一看就知道是她的了。那是一个穿着和她一模一样衣服的普通娃娃。她看上去和往常一样,只是她的面容比以前平静多了。我们如此亲密,我们拥抱亲吻,我们幻想着未来。但是现在我们之间有了很大的差距,我不知道她在那六年里经历了什么,她也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她嫁给了什么样的人?你会记得我,还是责备我?你还会为我哭泣吗,哪怕只有一次?让我做个梦,还是把我锁在黑暗里?她是忘记了我,还是不可能?她是爱我呢,还是把心给我了?我有权利问吗?属于我的时光,早已一去不复返。我躲在柱子后面,不敢让她看见我。其实没关系,我领着我的小外甥,她会以为那是我的孩子,我也不会向她解释,错在错在错,但却是最好的错。

外面阳光明媚。我曾经爱过的女孩现在成了别人的妻子和孩子。她不是我的,我也不是她的。当初那个满嘴稚气的男孩,和那个傻笑的女孩,只能留在记忆里。我们不能回去。我们不能回去。

评论:

生活真的很无奈。任何陷入困境的人都得咬紧牙关。能够咬紧牙关,已经比较积极了,但是,没有对与错,只有选择与不选择。然后后悔,或者不后悔。如果你不能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就不要说“outofturn”。站着不说话很伤人——这是不负责任的。再一次,一个人不可能永远“走投无路”,总会有“物是人非”、“一日千里”的时候。“走投无路”之时,“刘念华”事后可能不承认。此时,如果曾经遇到旧时旧景的老人们,触碰到旧时旧事旧情的旧痛,就很可能落得个一场空,泪流满面……要知道我们不是选择命运,而是命运选择了我们。平凡是一种幸福,能“一路跑到底”也是一种幸福。现在你已经成功了一半,不要回头看。回不去,空自思量,有什么用?“不走运”的人最容易患得患失。此时的“乡愁,乡愁”,几乎与“受虐”无异。何苦呢?

为救病母,我投身富婆怀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