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火焰般重现,我在舍与得之间痛苦煎熬

和冯永(化名)已经分开8年了,精心算计着醒来的日子过得那么快,青春的岁月过得那么悄无声息!事实上,我和冯只相处了两年。两年与八年相比太短了,但他从未离开过我的心。

他是我的初恋。我们的爱那么深。我在大三时因为一场车祸认识了他。事故发生在校园外的一条小巷里。我被摩托车撞了,头部受了伤。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冯永那天没有找到我,没有把我送到附近的医院,我今天就会死去。当我在医院醒来的时候,我发现一个又高又瘦的家伙站在床前。我以为那是一场梦,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和冯勇在同一所学校,同一年级,但不同的部门。从我住进医院到后来追查行凶者都是他帮我忙,除了宿舍的姐姐轮班来照顾我,我那时最依赖的就是他。在医院的一个月里,我和冯勇素不相识。当我们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成了恋人,活着的和垂死的恋人。

是的,生与死,我一直觉得我与冯永相识到相爱是不寻常的,是他把我从生死一线偷走了。此外,他是我的初恋。初恋的爱是不可替代的,总是记得他笨拙地学会煮汤,只给我受伤后修补身体。这汤可能不太好吃,但对我来说却很甜。在那些周末下午,天气好的时候,他会带我去乡下,告诉我应该呼吸更多的新鲜空气。有一次,当我下午出去又回来的时候,天气突然变了。这是晚秋的天气,风猛烈地吹着树叶,人们无处可站。冯勇脱下他的皮夹克给我穿上,但他只穿了一件薄毛衣。

昔日火焰般重现,我在舍与得之间痛苦煎熬

用他身上的皮革的温度,皮革的味道和他的味道围绕着我,这就是爱的味道!多年以后,皮革的味道让我想起了他。事实上,无论多少年,我和冯永的记忆总是无处不在:我们一起走过的街道,我们一起走进的商场,我们一起去的餐厅……分手后,我放弃了在那个城市工作的机会,回到了我的家乡,因为我无法忍受改变人的记忆。然而,离开的悲伤并不能冲淡我对他的思念,即使看到自行车我也会想起他,在学校里,他总是带着我到郊外骑着自行车玩耍;我看不见那个穿棕色皮夹克的男孩,他总是喜欢在春天和秋天穿这件衣服。

大家一致同意我大学毕业后留在那个城市,等我们安顿下来工作后就结婚。在大四下学期,我会联系接收单位,一个好的单位,但是冯勇的家人不会接受我。为了他们儿子的将来,他们不愿意接受我这个没有归宿的乡下姑娘,所以他们对儿子的婚事作了更好的安排。

我不想谈论过去和未来的细节。总之,冯永和他的家人陷入了僵局,正处于分手的边缘。他母亲直截了当地说,如果他坚持要娶我,她就永远不会把他当作儿子看待。我不想和他分手,因为我让他背叛了他的父母,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进入他的家庭,所以我必须选择分手。

我回到兰州,离开了我居住了四年的城市。

我病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半年后才回来工作。身体上的病是可以治愈的,但心灵上的伤是无法治愈的,几年之后我还没有交过新男朋友,我无法忘记初恋,和提到的事情相关的感情让我心疼。直到毕业5年后,我才从大学同学那里得知,冯永早在3年前就结婚生子了。我只是停止思考。年纪不小了,家里着火了就催我找人结婚,嫁给谁?除了冯永,谁都不一样!我对婚姻失去了信心。

他现在是我的丈夫了。他和我是同事。他追了我两年了。然而,任何一种温柔都没有打动我,虽然他是个好人,性情温和,为人踏实。既然我要结婚了,我会选择他,不能和我爱的人在一起,那么找一个爱我的人就足够了。所以,在2007年底,我结婚了。

婚后的生活平淡无奇,丈夫对我很好,我也在尽一个妻子应该尽的责任。我想现在我已经娶了别人的妻子,过着美好的生活来维持一个美好的家庭。2008年秋天,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建立记录一天的生活,但也带来一个安静,只是偶尔想起冯勇,心脏会拖一些温和的痛苦,但是痛苦已经结束,时间让过去变得遥远而模糊,就像一个古老的绘画,毕竟,生活继续。

我原以为生活会这样继续下去,但半年前冯永的电话打破了我努力维持的和平。他从我大学室友那里得到了我的手机号码。我已经八年没跟他说过话了。当电话里传来他的声音时,我惊呆了。我有很长一段时间说不出话来。“这么多年来他没有忘记我,”他说。“他知道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我。前段时间我们年级同学聚会,他跑进我宿舍老三,要我的手机号码。他说他知道他不应该再打扰我了,但他无法抗拒——只是想知道我过得怎么样。

昔日火焰般重现,我在舍与得之间痛苦煎熬

我怎么样了?他说这话时眼泪涌了出来。这辈子一直没有他,再好的日子也不会完整。但我能说什么呢?我不怪他,他的家人有他们的体谅,他有他的无奈。冯勇告诉我,他是被家人逼着结婚的。听了他的话,他的痛苦的感觉变酸了,他的眼泪开始滴下来。

9月,冯勇乘机到兰州出差。八年之后,我们又见面了。我们还是原来的那个人。

冯永只在兰州呆了两天就走了。那两天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5个小时。但我知道我拥有他的心,当他离开时,他带走了我的心。

往常平静而温馨的婚姻生活自从他离开后突然变得难以忍受,连丈夫对我的好也变得难以忍受。一方面,我感到内疚,但另一方面,我无法抗拒我对我丈夫的拒绝。我知道我完蛋了。

我们有家庭和孩子,虽然冯永说他的婚姻结束了,但我知道事情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心理斗争后,我丈夫提出离婚,离婚当然是其他原因,看着丈夫惊讶的眼睛,痛苦,我的心也乱成一组,我不能原谅她的丈夫,但我的心我不能做自己的主人。我的丈夫坚决拒绝离婚,并说他会永远爱我,永不放手。

一方面,我不能让冯勇,我的初恋,我真的不能再想念他,我不能忍受它,另一方面,我看到我背叛我的丈夫造成的痛苦,我的心充满了内疚和无法忍受,但我知道我不能和他一起生活。和初恋的重逢,我的心进了炼狱,总是在痛苦中挣扎。

记者的注意

世界上有两种美好的感情,一种叫做对方,另一种叫做竞技场上。

初恋是美好的,更不用说那种刻骨铭心的生死之爱了。谁不想和心爱的人喜结连理,共度余生呢?但是有太多的机会,太多的限制和不可预知的变化让你无法遇见你爱的人。如果爱一个人而不能在一起,除了珍惜心中的一滴泪,无言而去,又能有怎样的选择呢?算了吧。

盖满了水的再接也不难,即使再接,翠湖的手也不再是原来捧着的纯净水了——不要让再接污染了水的记忆。

照顾好你面前的人,他是那个可以与你分享生活的人。你失去了阳春飘飘的花,别错过了夏天的榆树花。虽然心里可能会有一个永久的遗憾,但是,人生只是因为残缺才值得回味。

昔日火焰般重现,我在舍与得之间痛苦煎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