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恋:用浓浓的爱守护你

常在云龙山脚下漫步,听着袅袅的钟声,婆罗门音乐木木,心就会清净而肃穆,有一种超越世俗的大喜悦。回首,依然是红尘,回旋,有情众生都在爱与欲望中起伏,失落了心,又有多少人能清楚地守护一份真实的情感?

碧绿的荷花,在水中略显灵动,渐渐舒展,天真而肃穆。她说她思路清晰;她说自己也有难处。仿佛,从无限的久远以前,有一段命运就在她的荷花心中,生生不息……

一半生命,一半生命

也许,在无数个世纪以前,我是一朵碧绿的莲花,佛光而生,含章舒华。今生,我是地球上的一个女人。过去的事业,我记不了多少,但我的心还是有一点光,我还是有佛的光。我服从命运的安排,结婚,生子,生活,甜蜜的幸福或翻来覆去,但时间的流逝已经是生命的一半。

我没想到的是,在这样的时候,命运还在为我安排着命运,注定要刻骨铭心……

几年前,我辞掉工作后,自己开了一家小店。那是二月的一个傍晚,夕阳的余辉还和以前一样。

我百无聊赖地走了出去,接着在巷子里出现了三个人影,其中一个沐浴在阳光下,显得那么熟悉那么熟悉……他们来到我的商店,说他们想玩,我正要出去,所以我告诉他们帮我关掉商店。

“没问题,你信任的老板好!”这声音低沉而有磁性,但我还是被吓了一跳,感觉如此空灵而熟悉,它击中了我的灵魂。我偷看了他一眼。他看起来像30多岁。他的眼睛里有一种我熟悉的微笑。

姐弟恋:用浓浓的爱守护你

后来,华光经常来店里,渐渐地和我熟识了,有时也来店里帮忙。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很高兴当我看到他来了。我对华光的陌生逐渐被他的朋友们所理解。他们经常跟华光开玩笑说:“清莲喜欢你。”

华光笑着说不可能。然后他的朋友们在我耳边低语。我告诉他们我只是认为华光是我的兄弟。

渐渐地,华光也像对待姐姐一样对待我,我无话可说。他比我小八岁,但他的婚姻并不美满。华光原来有个好妻子红樱桃,但因为他和一个叫雨慧的女孩有了外遇,而红樱桃离婚了。

雨后慧和他结婚没多久,就和别的男人跑了,所以他一直很苦很苦。他说现在想想自己对不起红樱桃,也许这就是报应。我告诉他,过去的选择,不管是对是错,已经发生了,现在和未来是可以补救的。

他年轻时患了绝症

从华光第一次来这家店到四月中旬才两个月,但我觉得我们已经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有一天,我打电话给华光,他说他在吊带,我知道他发烧了。

经过两天的浇水,烧退了,但炎症还在。我和华光都对中医略知一二。根据他的症状,我怀疑是血。想到这里,我没有理由惊慌,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华光同意去医院检查。

自从华光离开后,我一直忐忑不安,不时盯着时钟看时间,分分秒秒过去了,我在漫长的等待中煎熬着。到了11点,华光的电话还没有打来。

我失去了冷静,接通了华光。华光告诉我结果出来了。是血液问题。下午5点,我又给他打了电话,只听到电话那头的灵光悄悄告诉我:“姐姐,确诊了,是白血病。”当我听到这个可怕的消息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我不愿相信年轻的华光竟然得了这种不治之症,那几天我遇到的人都说,怎么得了这种病,怎么得了这种病,我老婆说我一直变态。

于是,我跪在佛前长时间地祈祷,祈祷华光的祝福,祈祷他的平安,当我祈祷时,我的心似乎从无限的热力中诞生出来,就像佛前那寂静的绿莲花之光……

华光的药费极其昂贵,一天要几千元。到5月底,他的家庭几乎花光了所有的钱,所以华光不得不离开医院回到家乡。

一个月后,我忍不住拨通了华光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依然清晰,但他说:“丽安姐姐,我差点就看不见你了。”华光的话让我有了一种伤感的感觉,尽管很多,我还是坐公交车去了华光的家乡。

这一次看来花光还不错,似乎恢复了一些,我也安定下来了。和华光谈了半个小时,我就回去了。十多天后,华光给他打电话,他还是坚持要继续在徐工作,我不同意,他应该在家里休息,看书还是。

我记得你眼中的依恋

姐弟恋:用浓浓的爱守护你

窗外,树木闪过。这是我第三次去华光的家,我知道我所做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朋友了。

华光的笑容还很温暖,他说,昨天晚上他也梦到我了,我不敢相信我现在就在他面前。他让我看看他,看看他的额头,看看他的眼睛,但不知为什么,我还是很慌张,害怕看到他的眼睛。我一眼就感到一股力量穿过了我的灵魂。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夜晚,我的灵魂悲伤地颤抖着。这是华光第二次来找徐治疗。他的家人对他的病不抱希望,一开始似乎也不关心他。华光有一天突然来到我的店里,垂头丧气地说家里人并不关心他。

我安慰他,一直聊到晚上。我让华光留在店里,我去了隔壁房间。华光给我打电话,说他睡不着。

几句忠告之后,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时,华光的电话又响了。我挂断电话,走进他的房间。华光一进来就拥抱我。他的胳膊温暖而结实,软得没有力气。

我理解这个男人的爱和欲望。我轻轻地推开他,说:“你的身体不允许这样。”华光说他只是想让我跟他躺下谈谈。

和华光躺在同一张床上,我的心是明亮的,就像有一条小溪在流动。他把我抱在怀里,我没有拒绝他。他轻柔地吻着我,像一只迷惘的蝴蝶一样颤抖着。我闭上眼睛,香水使我心醉神迷。

好长时间,我睁开眼睛,只看到明亮的眼睛。第一次,我勇敢地面对他的眼睛,第一次,我仔细地研究他的眼睛。他眼睛里的光芒异常明亮,充满了感情,它们是那么熟悉,仿佛已经刻在了我的灵魂里。

我知道我所知道的灵魂住在这个人的身体里,因为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我所知道的爱。

华光说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也觉得很熟悉。在梦中,他在不同的场景中见过我几次。华光叹了一口气说:“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我这样对他:‘我不想去,我不忍心去,我不想去!

听着华光的话,但每一句话都是告别的话,我有一种预感,心里很不舒服。

这次化疗,我每次都去。华光的情况有好有坏,但当我去的时候,他不仅看起来很乐观,而且还试图逗我开心。

也许因为华光的快乐和乐观,他的情况逐渐好转,直到雨辉的出现。

我在哪里可以找到他

玉慧打来电话时,我正在华光的病房里。>让花光无法接受的是,雨慧从来没有问过花光的身体,只有丰收在家。

第二天,雨慧来到病房,态度生硬地向花光提出离婚。当我再次来到病房时,华光正在睡觉。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告诉我他的妻子来了,他感到很紧张和不安。

华光说他要回家,所以我得帮他办出院手续。送他上车回家,回家后,华光给我发短信说他很难过,我打电话给他才知道雨家电话没人接,她家里人说她没回来,所以华光的心情很不稳定。接下来的几天,他一直在发烧。

姐弟恋:用浓浓的爱守护你

8月5日,华光的病情再次恶化,他住进了该市的主要医院。在家里完成工作后,我在下午赶到了医院。我帮他擦了擦床上的凳子,华光一直用感激的眼神看着我。他的家人后来说,华光已经有一天没睁眼了,我去的时候才醒了一会儿。“绿色莲花!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这么叫我。

第二天,当我再次去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他已经死了,他的鼻子在流血,没有什么希望了,让他赶快回家。出院后,华光一直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他的手一直是冷的,只有手心是热的,他的表情是散乱的,但看着我的时候却很清楚:“你怎么来的?”他说。

我带华光上了救护车,当我离开的时候,他的手还在向我挥手,好像要跟我说再见。

我一直很担心要送华光。下午一点,我打电话给华光的姐姐,但我听到的是华光已经去世了。泪水涌上了我的眼睛。我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他朝我挥手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

我忘不了华光,从我第一眼看到他就注定忘不了他,他的身影总是萦绕在我的眼前,他的一颦一笑都在我的眼底,而……在他深邃如池水的眼中荡漾着柔情,那份来自时空的神秘依恋,缠绕在我生命的灵魂……华光,你在哪里?如果我们在来生相遇,我们还会认识彼此,不是吗?因为我已经记得你眼中深深的眷恋!

“走在红尘里,谁的呼唤飘在耳中。”如此熟悉,还很远,为什么迷恋两个地方总是难以满足”,记得佛曾经说过,有八苦的生活——生活,老,病,死,爱离别,仇恨,不能追求,五个提取积累,纯净的心灵,如绿色莲花,也不能摆脱这个麻烦。

前世虽然有缘,今生却无手,今生的誓言只会麻烦今生的今生。总有一些人说再见,不管以什么形式,痛苦都会过去,世俗的生活也有平安和快乐,依靠它,安心。

姐弟恋:用浓浓的爱守护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