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了,你却不在了

核心提示:一场梦醒了,旧的记忆舒散在心头。心灵就像一艘没有方向的船,荡回那无边无际的心灵深处,那些他精心珍藏的点点滴滴。泪水找不到归宿,像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肆无忌惮地淌下面颊,恍惚中仿佛听到什么东西打碎了一块地面。低声哭泣,不敢出声。我曾经认为我已经长大了,试图逃避那些我应该知道却不知道的事情。没有陪伴,没有安慰,长大了才知道…

一场梦醒了,旧的记忆舒散在心头。心灵就像一艘没有方向的船,荡回那一望无际的心灵深处,那些被人细心珍藏的

一个下降。

泪水找不到归宿,像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肆无忌惮地淌下面颊,恍惚中仿佛听到什么东西打碎了一块地面。

低声哭泣,不敢出声。我曾经认为我已经长大了,试图逃避那些我应该知道却不知道的事情。没有陪伴,没有安慰,长大后才知道那莫名的孤独,一点点侵蚀着温柔的心,没有礼貌。就这样,靠着长满青苔的墙壁,慢慢蹲下。吮吸着这熟悉却无法收回的气息,旧日的时光,再也找不到,你那么狠心的把我抛弃在这里。

哭泣,把头埋在膝盖里。一阵风,舍不得,给我不必要的同情。我试着拉长瞳孔的视线,试着抓住风已经落下去的痕迹,希望能多一些欣慰,却发现一切都与你的离去有着隐藏的痕迹。小草沙沙摇曳,我以为她舍不得你。我记得你对我说过,喜欢小草,坚强的生活,无论环境多么坚强,即使有一天你不在身边。

我来了,你却不在了

我笑了笑。不可能。但是这一次,你真的不能再回来了,不管我有多难过,不管我有多难过,你都不会再回来了。

干眼泪。俯瞰着天空,淡淡的天空中,几朵白云自由地飘浮着

那年夏天,高二的顾艳被分到六班。

“咳”一声声门开了,一个人影进了瞳孔,一个人死了。眼对眼的时候只是不屑的扫过去。

顾艳躺在桌子上,醒了过来,伸开双臂。看看窗外。景色很美。”使……”就像闪电一样,他的眼睛,她的眼睛,眼睛对眼睛。无语了,现在什么人都有了,连别人都偷看着睡啊。我已经习惯了。没关系。曾经她以为这是一种默契,现在她不敢相信,莫名其妙。他是谁?他和我不熟。

那天班会上课,顾艳照例埋了头,认真做作业。老师每隔一定时间来一次。“这一次……”听到这声音,她习惯性地朝门口方向看了看。这时,一双清澈的眼睛映入眼帘,那么明亮,那么熟悉的感觉。她简直不敢相信……

从那以后,他们之间似乎有了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关系,他们害怕被解释。也许他们俩都觉得这样说了以后就不会留下什么东西了;也许现在自己唯一的和所有的精力只能专注于学习,乖乖地学习,只会让自己成为一个圣人,没有七情六欲;也许这是命中注定;但他们不想想,想得太多,太累了。

她在后面的桌子上问沈:“这次相遇的意义是什么?”她第一次有了邂逅的念头。她觉得自己陷入了那个概念,迷失了。

小草,在那之前让顾艳迷惑了他。因为他头上的一簇头发就像一根草叶,尤其是他走路的样子。所以顾艳淘气的叫他小草,但直到现在他还是不知道,一直有一个人被当成小草。她感到亲密无间,仿佛这使他们更加亲近了。

日子一天天过着这样的生活,学校生活不过是两点一线,很平常很习惯重复。

但他们总是在同一个地方相遇。她不知道这是一次邂逅。她只是感到困惑,她觉得自己还没有笨到相信那个让她困惑的词。但有许多次,她忍不住在他背后默默地看着他。她以为他也是。

毕竟,小草是小草,无聊到上网,用手机,期末考试还是可以考第五的。但是顾艳很痛苦。

到目前为止,他们似乎只说了一个字。那天晚上他找到她,问她今晚谁负责。她知道他还会再玩。也许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喜欢他;或许他就是这样一个人,那么顾艳喜欢,任性,叛逆的他。其实,顾艳一直希望自己是这样的一个人,就好像因为她是一个女孩,所以不能浪费,不能那样放纵。虽然她不知道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但她仍然这样认为。

他们之间总有一些默契,一些联系,那些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无法说出口的,也不敢说出口的。

所以消费的消费,每天按照两条轨迹的轨迹…

也许是因为,没有勇气,小草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什么,连最细微的暗示都没有。也许是因为他无法面对他一直极力隐藏的情绪的流露。也许她不明白,不能进入他的心。稍后你就会知道了。她只是想。她觉得没有必要因为自己一无所有或可能一无所有而毁了自己前途光明的未来。也许,小草也是这么想的。

很快,很快,他们都要爬上第三年的高山……

那么多真挚的感情在青春里就这样被所谓的未来,所谓的未来所取代。分数、大学入学考试、拼写……

后来,我想在立一个墓碑的同时举行一个盛大的葬礼,来纪念自己那份死去的感情。但遗憾的是,他不仅失去了年龄,甚至

所以你不回来是我放弃了你…

还是我现在就来找你,而你很生气…

我来了,你却不在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