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之恋2 御龙修仙传小说

“不是让你装吗?这要过年了,我跟我父母说我喜欢上了你,他们就让我把你带回去看看,你装一下有钱人,把我买的那件衣服穿上,再拎两盒好点的礼品上门就行了。

“我不会装。”是郑易桦的声嗓,语气坚决果断。

顾欣妍一愣,随即移步到一处低矮的围墙外,拔开攀爬在围墙上的树藤,她看到里面是三间低矮的屋子,屋里亮着灯。

而小院子的葡萄架下,郑易桦高高地立着,他跟前就站着一位穿着时尚的长头发女孩。

屋里的灯光散射出来,半明半暗,照见那女孩的五官清丽,肌肤赛雪。

“你是不喜欢我的对不对?”女孩很生气,一只手抓住他手臂推搡了下。

郑易桦微垂着头,错开一步,挣脱她的手,“我家经济条件差,没找到工作前我不想谈恋爱,请原谅。

他说完就走,女孩气得跺脚,“郑易桦!

郑易桦头也不回,他表姐出来,请女孩子去屋里坐坐,女孩子甩手,不高兴地说:“你让他送我回家吧,我不进去坐了。

她把地上的一个袋子拎起来交给他表姐,表姐进屋,拖着郑易桦出来,劝他送送女孩……

俩人一前一后出来了,顾欣妍急忙闪到转角暗处,望着他俩往巷口走,女孩走了几步又退回来,挽起了郑易桦的胳膊。

看来,她还真的喜欢郑易桦。

顾欣妍又拉上围巾包住脸,目光湛湛地再次望了眼那三间小屋才从另一条弄堂离开……

顾明煊回大院比较迟,保镖开的车,下来时他看到顾欣妍刚进客厅。

几个佣人见主子回来,迎着寒风站在门口,他手一挥,“大冷天的都回房间睡觉去,别忤着了。

佣人走了,管家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告诉他顾董已和孩子们上楼休息去了,问他还需要喝点茶吗?

顾明煊摇头,“你也去睡吧。

顾欣妍听到他的声音转过身来看了看,淡淡一笑,“明煊,你喝酒了?

“嘘……”他凝眸朝她使了个眼色,然后解了领带坐落到沙发上。

“我给你泡杯蜂蜜水。”顾欣妍亲自动手,泡好后递到了他手上,“喝吧,解解酒气,免得让你老婆发现。

顾明煊勾唇一笑,“我只喝了一点点。

顾欣妍坐到他对面,看茶几上放着一包烟,随手就抽出一支,正要点上,顾明煊抄起烟盒就弹了过去。

卟,刚好打中她嘴上的烟支。

“女孩子抽什么烟?好不容易戒掉就别再沾染上了。”他白她一眼。

顾欣妍耸耸肩,“明煊,你哪来的传统思想,有法律规定女孩子不能抽烟吗?

“我不喜欢看。

“好好,你不喜欢,我不抽。”说完,她眼睛一晃,又低嚷了声,“哎,你不喜欢好像不关我的事吧?你管好你老婆就行。

她又要去拿烟,顾明煊索性把烟盒塞进了袋子里,然后严肃了表情,“米志博打电话我了,说明天让你去办证中心办理玫瑰园别墅的过户手续。

顾欣妍一怔,抬头,“他明天不是要送父母回英国吗?

“说是下午的飞机,有的是时间陪你一起办理过户,到时候我让季峰和曹辉陪你去。

“他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顾明煊抬眸睇着她,剑眉微蹙,“你不是关机吗?

顾欣妍这才恍然想起自己去跟踪鱼馆老板娘时把手机给关了,她呐呐地笑了笑,“我忘了,那……晚安吧,明天见。

顾明煊盯着她的背影,突然问:“你这么迟回来是去哪了?

“散心。

她离开不久,顾明煊也上楼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发现房间里还亮着吊灯,床上却没人,再一看,他的小妻子侧卧在沙发上,织好一半的毛衣落在了地毯上。

小妻子身上只穿了套薄薄的睡衣睡裤,身上也没有盖什么,一头乌发几乎把整个脸都罩住了。

拔开她脸上的头发,顾明煊俯首亲了亲她的脸,眼里满是宠溺的笑,“傻瓜,这样睡着也不怕感冒了。

他抱她起来放到床上,盖好被子正要去洗澡,衣袖突然被人扯住。

转过身,发现小妻子已睁开眼睛,迷迷蒙蒙,嘴里嘟哝着,“你低下头来。

“干吗?”他好笑。

“不干。

她招招手,他只好依顺她,本想避开她的嘴鼻,不想小妻子双手利落地箍住他的脖子,狗鼻子在他脸上蹭了几下,小手就拍在了他脸上。

“喝酒了?

“呵呵……今天日子特殊,宝贝。”顾明煊拉开她的手,眯眼一笑。

“你不知道自己有胃病?

“不是好很多了嘛。

“顾明煊,你屡教不改,气死我了。”凌沫雪拎起他的枕头往沙发那边一扔,“今晚睡沙发!

能让自己闻到酒味,说明他不是喝了一两盅,绝对是喝了不少。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枕头飞落在地板上,大总裁无奈地撇了下唇角,乖乖地走过去捡起枕头放到沙发上,然后拿起睡袍进了洗漱间……

难得他知道自己错了没有死皮赖脸缠自己,凌沫雪侧过身拉好被子继续睡觉。

然而她刚跨进“梦乡”,一双手就伸进了她暖暖的被窝里,随即脸上落下软糯的两片唇,“老婆香香。

凌沫雪又被吵醒了,不悦地一把推开想腻歪的丈夫,“走开,别吵我!

“老婆,我错了嘛。

“错了睡沙发。

“改正不行吗?

“已经犯错了。”凌沫雪裹好被子,语气坚决,“睡沙发!你再碰我,我可要发火了。

“好凶。”顾大总裁委屈了,叹了口气,慢吞吞地下了床。

然后他到柜子里抱出一床被子扔到沙发上,躺好之后盯着天花板,低低沉沉地发出一句:“房间里为什么要有沙发?我讨厌沙发。

这不是女儿说过的话吗?

凌沫雪抿唇一笑,拿被角掩住了嘴。

顾大总裁手一拍,上面的吊灯灭了,“老婆,晚安。

男人第一次这么听话,凌沫雪睁开眼睛朝沙发上看了眼,只是黑咕隆冬的,她也看不见什么了。

朦朦胧胧一觉醒来,凌沫雪翻了个身,手一抬,“啪”的一声,手掌刚好落在旁边某男的头上……

“wow。”某男惊醒。

“哟,才几天啊,又老不正经了。”陈怡兰对着镜子一笑,脸色微微泛红。

她想再按摩脸一圈,不想身后的丈夫“腾”的一下落了地,扑将过来,一把抱起她就扔上床。

随后,他威风凛凛地一解睡袍,“我就不正经给你看看!

“啊……你这个色老头!

楼下火热了,楼上的小夫妻也忙个不停。

一番耳鬓厮磨下来,男人在老婆的肚子上轻轻地摁了摁,灼热的唇在她耳边亲吻着,“宝贝,怎么肚子还没有一点动静呢?

凌沫雪闭着眼,呼吸微喘,“我哪知道。

“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要查就查你的,你出过车祸留下了后遗症。”凌沫雪睁开眼,凝眸盯着丈夫的脸。

此时,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让她发愁的病人。

“哎,小妈咪,我很正常好不好?刚才你不是要死要活的?”被妻子用嫌弃的目光审视,这男人的心里都不舒服。

凌沫雪却不慌不忙地说:“你以前不是不近女色吗?不是得过什么异性过敏症吗?这说明你的身体出过很大问题啊,你的雄性激素下降了呀,质量不行啊……所以,你有必要去医院检查。

“不听。”某男觉得脸面要没了。

他一个大男人,哦不!他堂堂的顾大总裁,长得英俊潇洒,气宇轩昂,三百六十度旋转观察都是标准的男人身材,体格强壮……

有病?

呃……当真查出有病,还不被人笑死。

“哎,老公,你不敢面对了吧?瞧瞧,背过身去了,呵呵……

凌沫雪第一次见丈夫赌气,禁不住好笑,她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带着一丝玩味说,“我英武的老公有隐疾,嚯嚯哈嘿,该休了。

某男邃眸微缩,以极高的修养忍受着小妻子的“嘲弄”。

“喂,老公……”后面的女人像只小猫咪,小手在他背上轻轻抓挠,“你现在是不是很伤心啊?如果被老婆抛弃了,你会不会哭?

某男依然没动,只是呼吸慢慢快了。

“老公哇,我休你,你可不能怪我,因为酸菜一直吵着要弟弟妹妹,这次你姐流产,她还伤心地哭了,说自己又没有姐姐做了,所以……我必须给她生一个。

“好!生!

某男忽地一下转过身来,再次把妻子压在身下,捧住小妻子的脸,俊脸严肃,“老子的病由你负责治,生不出就一天多治几次!

啊……凌沫雪立刻后悔跟他玩笑了。

自找的!女人。

……

节日的气氛越来越浓郁了,离年三十还有五天。

这天TK集团公司开年会,除了给员工们发放年终资金,奖励先进工作者之外,晚上还在金都大酒店摆了几十桌酒席。

顾浩然也跑回来参加了年会,他坐在顾欣妍身边,亲热地拉拉她的手,“姐姐,对不起啊,前些日子很忙,你出事我都没有赶回来。

顾欣妍淡淡一笑,“我的事不要紧,你好好做自己喜欢的事就行,那乐队……”突然想起郑易桦,她赶紧问,“你乐队需不需要小提琴手?

顾浩然摇摇头,“不需要,除非是小提琴单独演奏,我们摇滚乐队伴奏,那样子小提琴手就成了主角,呵呵……

他一笑,又指了下自己,眨了眨眼,“姐,乐队里我是主唱。

“那你办演唱会时,可以请这样的人才来一首助助兴啊。

“姐,我现在刚刚起步,还没有想到办演唱会时找几个助演。

顾欣妍听完不作声了,想着郑易桦冒着风雪站在天桥上赚点钱,这心止不住有些发酸……

如果他家有钱,或者他走进某个大型乐团就不会受这份苦了吧。

对了,他现在放寒假了吗?

晚上酒店很热闹,大家吃过晚饭后就一起看公司里组织的文艺表演,顾氏父子把舞台交给了员工们,还开放了舞池,让大家尽兴地玩。

凌沫雪带着一双儿女早回家了,顾欣妍开车把母亲和星儿送回家之后又走了。

“妈,姐姐这是去哪啊?”凌沫雪奇怪地问。

陈怡兰笑笑,“她说去看一位朋友。

她们不知道顾欣妍想找的是郑易桦,只是今晚她在整个N市里兜了一大圈,猜想他可能去的地方都去了,却没有找到他的身影。

最后,她把车子停在周记鱼饭不远处,换了一件外套,戴上一副平光眼镜走进了鱼馆。

“老板娘,给我来碗鱼肉丸子。

“好,你稍等。”老板娘对她一笑。

鱼丸子端上来时,老板娘突然问:“姑娘,你上次来过吧?

顾欣妍托了下眼镜,一丝尴尬滑过眼底,讪讪地点了下头,“是的,上回吃过就有点想念这味道了。

“可你吃的不多。

“嗯……今天可以吃完。

好吧,不饿也得全吃掉,免得老板娘怀疑上什么。

她慢慢地吃着,时不时抬头观察一下来来往往的顾客,见一直是老板娘在招待,并没有一个服务生。

付帐时,顾欣妍随意地问:“今晚又是你一个人在忙啊?

“是啊是啊,本来我表弟要来的,但他妈病了,他就在家侍候呢,不过就快过年了,过两天我们就要关店回老家过年。

“你不是本地人?

“嗯,外地的。

话不能问得太多,顾欣妍付完钱拎起包就走了,坐上车,她一直没有启动车子,直到鱼馆打烊,老板娘拎着袋子拖出一辆电瓶车匆匆离开。

她悄悄跟了上去,反正是闲着无事就想看看她住在哪里,但电瓶车转了两个十字路口后,最后钻进南门一处贫民窟里去了。

这里有一片没有拆迁的老城区,里面住的大多是来这务工的外地人或农民工,据说这里的房子简陋,房租便宜,所以条件差的都选这儿的房子租住。

小车是开不进去了,顾欣妍只能下车走路,看看时间才不到十点,顾欣妍索性再“好奇”一番。

走进小弄堂,顾欣妍就感觉这儿的味道太熏人,估计是旁边垃圾堆里发出来了,她拉高了围巾,快速往前走。

转了个弯,她左右看了看,忽然看到那辆红色的电瓶车就停在一扇小院门前。

她赶忙走过去,正想推开院门,忽听里面传出一个女孩子的说话声,语气显得很不高兴。

天使之恋2 御龙修仙传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