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冰雪 起死回生的主人公是谁

“给我装,看你给我装到什么时候!”林伟业怒吼着,刘倩洁和齐雨天听到了动静,也赶紧跑了过来,见他如此的暴怒,都不敢说话了,怯生生的看着他。

“菲儿,告诉奶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林老太太见林伟业坐在那里喘着粗气,林凌菲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大家,知道肯定跟她有关系。

林凌菲嘴里支吾着,双手使劲儿摇着,意思是跟她没有关系,但是眼睛里却带着无尽的冷意!

“等那个孽畜来了再说!”林伟业说着,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整个书房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林凌锋回到家里,气喘吁吁的推开了书房的门,看到林伟业坐在那里喘着粗气,奶奶在一旁坐着,刘倩洁和齐雨天都陪在奶奶的身边,唯有林凌菲一个人低头坐在轮椅上,低头玩着手机。

“爷爷,您没事吧?”林凌锋见爷爷的目光向利剑一样看向了自己,心里忍不住一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着急的把自己喊了回来。

“小洁,雨天,你俩出去吧!”林伟业对着两个孙子媳妇摆了摆手,这是林家的事情,作为孙媳妇的她们,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好!

刘倩洁和齐雨天互相看了看,都没说话,沉默的走出了书房,顺手关好了门。

“跪下!”林伟业拿起身边的拐杖,指向了林凌锋。

“爷爷!”林凌锋皱了皱眉头,看到奶奶的沉默和妹妹的左顾右盼,大概能猜到是什么事情了。

“我不是你爷爷,你是我爷爷!跪下!”林伟业的声音很大,震得门外的两个人都忍不住想捂住自己的耳朵。

林凌锋没说话,慢慢的跪下去了,但是腰板挺得很直!

“这么多年,我培养你,把我毕生的心血都倾注在你的身上,可是你呢?枉费我一片的心思,现在竟然跟那个孽种合起伙来坑我,你说,你对得起我吗?

“是,林氏集团是出了一些问题,但是如果没有那个孽种捣鬼,怎么会一败涂地!还有菲儿的事情,你不为她报仇,把林家的脸面挣回来也就罢了,可是你怎么可以给她去打工,去卖命呢!

“你说你对得起我吗?这是背叛,对我*裸的背叛,让别人知道了怎么看我林伟业,怎么嘲笑我!

林伟业气的浑身直哆嗦,苍老的手指着跪在地上的林凌锋。

“老头子,你消消气儿。”林老太太心疼孙子,为了这个家,他付出了很多很多,自己一直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闭嘴!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们狼狈为奸,背着我跟那个孽种走到了一起,快说,还有什么事儿隐瞒着我!

林伟业凶狠的目光瞪着林老太太,如果不是你跟那个孽种一直走的很近,怎么会把大孙子拉拢过去!

“爷爷,您别生气,听我跟您说!”林凌锋生怕爷爷跟奶奶动手,年龄大了,根本扛不住折腾了,赶紧开了口。

“说,今天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肯定饶不了你们!”林伟业咆哮着,气的就差蹦高了。

“爷爷,在你住院的时候,咱家穷的连医药费都没有了,是萧亦然帮着垫付了所有的医药费,还给了我这个职位,保证让咱家衣食无忧!

“我不用她可怜,今天的状况就是这个孽种造成的!”林伟业用拐杖使劲儿杵着地板,咣咣直响。

“爷爷,凭我的本事,你以为我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养活一家人的工作吗,那段时间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身边所谓的朋友一个个都跑的远远的,真的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更别说医药费了。

“是萧亦然主动找到了我,给了我温暖,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和信心!当初我们那么对待人家,人家连一个不字儿都没说过,想起来真的很惭愧!

“那是她应该的!

“爷爷!”林凌锋无奈得喊了一句,简直是讲不通道理吗!

“小锋,快起来,好好跟你爷爷说!”林老太太心疼孙子,顺势扶住了孙子,想让他站起来说话。

“别动!我还有话要问你,上午的两笔资金你拿去做了什么?”林伟业一听孙子彻底被萧亦然的假象所迷惑了,心里突然无来由的一阵害怕,怕是这两笔资金已经回不来了吧。但是毕竟没有得到确定的答案,所以依旧颤着声音问了一句。

“投资了。

“投给谁了?

“鼎轩集团,作为咱们入股的一部分,占有10%的股份。”林凌锋知道瞒不住了,这些事情就算自己不说,他肯定也会知道,干脆直接说了吧。

“我让你去收购鼎轩集团,你倒是给我入了股,白白的送给那个孽种,你知道这两笔资金成本有多高!

林伟业的担忧终于成了现实,身子晃了两晃,抬起拐杖对着林凌锋就打了下去。

林凌锋没有丝毫的躲闪,依旧挺直了腰板跪在那里,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伤了爷爷的心,但是这段时间自己的想法已经变了,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了。

“小锋,小心!”林老太太猛地冲了过来,直接扑在了林凌锋的身上,拐杖这时候已经到了,后背硬生生的挨了一下子。

“奶奶!”林凌锋大喊了一声,伸手抱住了扑倒在自己身上的林老太太,毕竟年龄大了,那里经得住这一拐杖,疼的身子缩成了一团,冷汗瞬间冒了出来,眼睛慢慢的闭上了。

“奶奶……”林凌菲也含糊的喊着,使劲儿摇着轮椅,冲了过来。

刘倩洁和齐雨天听到里面的动静不对,刚想冲进去,林凌锋抱着昏迷的林老太太奔了出来。

“快点儿,送奶奶去医院!”林凌锋甚至大衣都没有来得及穿,冒着寒冷的天气冲出了屋子,刘倩洁和齐雨天愣怔了一下,拿着衣服追了出去。

急救室门口,林凌锋双手抱着头,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刘倩洁和齐雨天沉默的抹着眼泪,谁都没有说话。

“外婆怎么样了?”萧亦然跟疯了一样跑了过来,就要往急救室里冲进去,被守在门口的梁洛冰一把抱住了,林凌南靠在墙上,眼睛呆滞的看着前方,眸子里挂着眼泪。

“然然,医生正在急救,别着急!”梁洛冰搂紧了她,小丫头的小脸已经哭花了,听到消息以后就慌神了,是李磊把她送过来的。

“梁洛冰,求你了,你去找最好的医生救我外婆,你快去啊!”萧亦然大声哭喊着,两只手抓着他的衣服,使劲儿摇着,知道林老太太是因为自己才被林伟业打成这样的,心里的酸涩和愧疚,无以言比!

“然然,听我说,本市最好的医生都在里面呢,放心吧!你要冷静一点儿,千万要冷静一点儿,我们一起给外婆加油好不好?”梁洛冰低沉着声音,刚才有个医生出来过,说老太太凶多吉少,不然他们几个人怎么会哭成这样。

萧亦然木然的点了点头,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扑簌簌的向下落,梁洛冰抬手帮她擦着眼泪,却怎么也擦不断。

“然然,别哭了,奶奶心眼儿好,不会有事的。”刘倩洁哭红了双眼,走到她的面前。

“大嫂,我害怕!”萧亦然的嘴唇颤抖了半天,终于吐出来一句话,妈妈出车祸的时候,自己都没有这么恐慌和害怕过。

“别怕,奶奶会熬过这一关的。”刘倩洁掏出来自己的手绢,递给了梁洛冰,他一直心疼的将萧亦然搂在怀里,眼神里带着痛楚和担忧。

这时梁洛康和陆佳成带着林沛瑶也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当时接到梁洛冰的电话,说老太太的情况很不好,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的状态。

“然然!”林沛瑶看到女儿哭成了泪人儿,心里一紧,失声喊出了口。尽管自己的记忆里没有了妈妈,但是每次见到林老太太,那份儿莫名的熟悉感和亲切感明显的告诉自己,她就是自己的最亲近的人!

“妈,外婆昏倒了,在里面急救,我们在这里等一等,好不好?”萧亦然使劲儿咽回去自己的眼泪,伸手扶住了晃了几晃的林沛瑶。

“好、好、好!你外婆不会有事的。”林沛瑶拉住了女儿冰凉的小手,坐在了椅子上,母女两个人的清眸,同时看向了急救室的红灯!

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无声的互相安慰着,互相鼓励着,互相温暖着,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静悄悄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急救室的门开了,医生脸色沉重的走了出来:“请问哪位是病人家属?

“我是!

“我是!

“……

所有人瞬间都围了过来,神情紧张的盯着医生。

“病人年龄太大了,被打断了三个肋骨,直接戳破了脾脏,导致大出血充满了整个腹腔,所以对不起,我们无力回天了。

“你说什么?”萧亦然瞬间伸手,一把揪住了医生的脖领子,一双清眸瞪圆了,眼泪却哗哗的流了下来。

“然然,你冷静一点儿!”梁洛冰沉着声音开了口,抬手将她的手使劲儿拿了下来,梁洛康和陆佳成一边一个搀住了几欲昏倒的林沛瑶。

“你们进去见她最后一面吧。”医生说完低下了头,不敢再看眼前如此悲伤的人。

“好!”箫亦然忙了一个上午,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了,大口的吃着牛排,不管对方怀着什么心思,先吃饱了再说。想必光天化日之下,她也不敢给自己下药!

“还有阿浩的婚事儿,你可得帮我跟爷爷说说他,都老大不小的人了,都替他着急。我今天找你,主要是因为这事儿,因为他只听你的话!

栾梦琪优雅的嚼着牛排,看到对面的箫亦然吃的有些狼吞虎咽,心里不由得冷笑了,论优雅你差远了,真心不明白梁洛冰到底喜欢她什么!就连自己的亲弟弟都对她有特殊的感情,都可以因为她来背叛自己和爷爷!

“嗯,放心吧,阿浩是你的弟弟,也是我弟弟!”箫亦然点着头,自己何尝不着急啊,栾梦浩和顾少锋的婚事儿,一直是自己的一块心病,但是感情的事情是不可以强求的,只是他们的缘分未到罢了。

“好,谢谢你啊。其实我的心里一直不踏实,怕你对过去的事情有芥蒂,现在听你这样说,我很高兴!”栾梦琪笑颜如花,微低着头,将一小块牛肉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着,一副温婉的样子。

箫亦然抬头,一双清眸看着她,阳光洒在了她的脸上,镀上了一层金光,看上去温婉贤淑,如果不是过去的事情时刻提醒着自己,也许真的会将她当成一个很好相处的朋友!可惜!

“以后我烦闷了,可不可以跟你聊聊天?因为我周围没有几个可以倾诉的朋友,毕竟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哦,好!”箫亦然心里一紧,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谢谢你啊,然然!”栾梦琪端起眼前的杯子,两个人碰了一下。

这时候箫亦然的手机响了,是林凌峰打过来的:“有事儿吗?

“萧总,您还没吃完饭吗?公司有急事儿找您!”林凌峰一直担心着箫亦然的安危,见她出去了这么久,终究是不放心,打了过来。

“嗯,吃完了,就回去了,等我十分钟!”箫亦然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林凌峰心里明了,挂断了电话。

“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儿,下次聊,谢谢你的午餐!”箫亦然站起身来,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栾梦琪回首,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温婉的面容变成了冷若冰霜,直到那个背影看不到,才拿起手机来,拨了出去:“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我一刻都忍不下去了,恨不得她现在就去死!

“小不忍则乱大谋,你以为她是那么好动的吗?你没发现她周围一直有梁洛冰的人在暗中保护吗?”对方的声音嘶哑着,语气里带着几许不耐。

“好,我忍,不过你快一点儿啊,我怕我忍不住,露出来马脚,惊动了她!

“好!你一定要让她放松警惕,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全部收拾掉,才能解我们的心头之恨!”对方的声音历时变的阴狠起来,冷若冰霜。

“你答应过我,到时候会饶梁洛冰一命的!”栾梦琪皱了皱眉头,不悦的回了一句。

“我答应你的事情绝对不会失言,但是你可得想好了,如果箫亦然死了的话,梁洛冰还能要你吗?”对方仿佛失去了耐性,说话的声音重了起来,怎么会碰上这样一个傻女人!

“这个不需要你*心,我们各取所需,你要的是箫亦然死,我要的是梁洛冰这个人,只要得手以后,剩下的事情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栾梦琪的脸色也冷了下来,凭他一个抱头鼠窜的人,都不敢抛头露面了,还有胆量敢威胁自己!

“好,你先把林家搞乱,据我所知,林凌峰和箫亦然早就拧成了一股绳!他们内部一乱,也许我们就有了机会!

“我跟林家一向没有来往,怕是很难得手!”栾梦琪皱起了眉头,春节自己都没有见到林家的人,就连林凌南的人影儿都没在梁家看到。

“笨蛋!把信息透漏给林凌菲不就行了,你们起码认识吧!

“可她不能说话了啊!

“但是她会发消息!”对方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栾梦琪这才缓过神来啊,对啊,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

箫亦然走出了餐厅,慢慢溜达着回了鼎轩集团,电梯们打开的一刹那,林凌峰和李磊高悬的心才放了下来。

“咱们商量一下,准备在开三个工程。”箫亦然淡淡的说了一句,两个人跟着走进了办公室,既然林伟业有本事借到钱,那么不用白不用。

下午,林凌菲一个人正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看电视呢,突然手机嘟的响了一下,拿起来一看有人请求加微信好友,不认识,但是好奇心作祟,还是接受了。

“我是栾梦琪,有空可以聊聊吗?”栾梦琪也没有隐瞒,既然都对梁洛冰有想法,也许她是最合适的一个垫背。

“有事吗?”林凌菲自从回来后,关注点一直在梁洛冰那里,对其他的人和事儿早就不屑一顾了,至于栾梦琪,原来自己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听说你说话不利索?

“知道还问!”林凌菲的脸一下子黑了,被割舌的事情虽然没有曝光,但是堵不住那些记者的嘴巴,私下里好多人都已经知道了。

“想不想报仇?”栾梦琪的消息发过来很快,后面跟着一把血淋淋的刀!

“想,死都想!

“那就好,据我所知,你大哥已经入职鼎轩集团,跟着萧亦然干的热火朝天的,难道你就不想通过你大哥,将林氏集团抢回来吗?

“你说的是真的?”林凌菲的脸色瞬间变了,自己看到过那个新闻,被大哥一个蹩脚的理由搪塞过去了,现在听她一说,才感觉自己被骗了。

“是啊,不信的话,你可以去看看。

“哦,不过我忘记你的腿骨折的事情了,那么我发给你几张照片看看吧。

几张照片嗖嗖的发了过来,林凌菲的眼睛瞬间瞪直了,上面有他们一起参加葬礼的照片,还有去工地一起视察的照片……

照片上的他们谈笑风生,一副惬意、相处融洽的样子,幸好旁边还有个李磊跟着,不然这样的照片怕是让那个刘倩洁看到,也得嫉妒的发了疯!

“你确定照片是真的?”林凌菲颤抖着双手,发了过去。

“千真万确,信不信由你!”栾梦琪发完消息以后,将手机装在了兜里,大踏步的走出了餐厅,嘴角带着几丝冷笑。

林凌菲犹豫了好大一会儿,终于强撑着身子下了床,咬着牙,忍着疼,用那条稍微好一点儿的腿,挪到了轮椅上,单手摇着轮椅,出了卧室。

“进来。”林伟业正在书房,面对着洁白的宣纸挥毫泼墨呢,上午孙建国和那个老伙计都将资金打过来了,心里着实的高兴和踏实!

“爷爷,我大哥叛变了你和林家!”林凌菲进了后,迫不及待的开了口,顺便将手机递了过去。

“你说什么?”林伟业的眸子瞬间冷了下来,将信将疑的拿过来她手里的手机,看完了以后脸色阴冷的几乎能滴下水来。

“给你大哥打电话,就说我死了!”林伟业将毛笔狠狠的扔在了桌子上,颤抖着双手死死的捂住了胸口,眼脸上的肉扑簌簌的抖动着。

“哦,马上,马上。爷爷您别急,别急。”林凌菲赶紧拨通了电话,眼睛却望着愤怒至极的林伟业,生怕他气个好歹的。

“大哥,爷爷身体不舒服,你赶紧回来一趟吧。”林凌峰一看是妹妹的电话,皱了皱眉头接了起来,还没说话,就听到她焦急的声音。

“打120了吗?”林凌峰直接站起来身子,尽管对爷爷的所作所为有看法,但是心里对他还是很亲近的,毕竟自己是他一手*的。

“没有,爷爷死活不让,说他没事儿!”林凌菲见林伟业的情绪好像没那么激动了,心里稍稍踏实了许多。

“好,我赶紧回去,不行就打120!”林凌峰跟箫亦然说了一句,急匆匆的离开了鼎轩集团。

“爷爷,大哥说就回来!”林凌菲放下电话,有些胆怯的看着林伟业,好像第一次见他这么生气,林氏集团倒闭的时候,也没见他这样,看来背叛他远远比其他来的严重一些。

“好,把你奶奶给我喊过来!”林伟业冷静了很多,老大既然能背叛自己,那么那个死老太太也肯定知道!

林老太太走了进来,看到林伟业黑着脸坐在沙发上,林凌菲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心里咯噔一下子,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老头子,有事儿吗?”林老太太见林伟业的眸子闪着冷光,自从进门后一直上下打量着自己不说话,主动开了口。

“你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林伟业强压着心里的怒火,缓缓开了口。

“有事儿瞒着你?家里能有什么事儿?”林老太太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整个春节大家都过得高高兴兴的,能有什么事儿啊。

“那么我提醒你一下,是小峰的事情!”林伟业见她佯装不知的事情,怒气又冲上了脑门儿。

“小峰和小洁不是很好吗?他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啊!”林老太太心里一紧,坏了,怕是瞒不住了!

帝王冰雪 起死回生的主人公是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