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米油盐的六零时代 他病的不轻

小玉认真听后,对我说道:“哥啊,经你这么一说,我似乎有那么一点开窍了,看情形,福利院里其他的大人不是自行逃跑了,是被他们辞退了吧?

小玉就是这样的心思细密和灵巧,一点就通,但是她像现在的刚一看懂,就能感觉出这样的感觉,还是让我觉得小玉的软实力就是比我强大,于是点点头说道:“是啊,我也有这方面的预感,

张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到我们俩终于带着三个孩子们现身,不由的有点懵懂的问过眼云道:“怎么就这三个孩子?其他的呢?这个小女孩是你的女儿谷华容吗?

过眼云闷闷不乐的回道:‘随后再说吧,一言难尽!’然后沉着面孔听我和小玉的对话。

张剑已经看得出情况并非乐观,于是不再说话,静听我和小玉的分析。

小玉急忙说道:“哥啊,我看得出那个宽姐和小刘都是好人,尤其是对待小孩子,他们俩可谓是倾尽了心力了,咱是否和他们说透彻啊?免得他们再舍近求远的,去京都寻找投奔死亡协会,你说是不是?

“天啊,死亡协会?好久没有听说死亡协会的有关内容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张剑张了张嘴巴,顺口说了出来,也算是问了出来。

大家都没有吭声,或者是回答张剑的问话,而是小小的车头里面的空间里,反响着我和小玉的对话声音。

我命令道:‘张剑,是和死亡协会有所关联了,不过,当务之急就是赶紧的开车离去,至于其他的,路上和你们说吧。’

“那好吧,”张剑一直都坐在架势室里的驾驶座上,当下开了锁,踩了一下油门,大车急驶而去。

这样子,就是贾斯文他们暗暗派了人手,也看不出我们哪里有什么不对,申请,叫合同,交易完毕,领孩子们回家,家里人妹妹来参谋,这些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贾斯文应该看不出什么问题来吧。

路上,车辆经过了好几道路口,拐了几道弯后,我喊叫停下来,趁机往后面看了再看,似乎并没有什么人和车辆注意我们这边,还好,并没有人跟踪我们,那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成功的骗过了贾斯文的眼睛。

我们初试成功了。

张剑、小玉和过眼云三个一路上也都有点郁闷和垂头丧气,听到我喊停立马振作了起来,目光都看向了我,我说道:“是这样的,找一个僻静之处先呆上一阵子再说,过眼云,你负责留下来看车和孩子们,张剑和小玉,你们俩拿出自己的隐身衣赶紧的穿上,我们现在就出发回去,看看宽姐和小刘他们俩的情形再想下一步,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将那三十个孩子偷走。

“喂,赶忙不让我回去了?”过眼云睁大了眼睛,语气有点不太高兴。

小玉立即说道:“还不是因为你女儿没有找到,你心情不太好嘛,让我说,你应该高兴留下,毕竟这里三个孩子曾经和华容待在一起长了,你可以和他们好好的相处了解一下自己女儿的情况,还可以顺便给这三个孩子买点好吃的打打牙祭,切记,在我们回来之前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知道吗?

过眼云不吭声了,赞成默认了小玉所说的话。

我也不吭声了,觉得妹妹小玉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对我的心思心知肚明,一语中的。

很快的,我和张剑小玉三个人穿着隐身衣手拉手的回到了福利院的院子里,猛然的找不到了小玉,估计小玉会是去后院子里了,不用说是去交款去了。

交我和过眼云‘收养’的这三个孩子的款。

我再次看向了地下室上一楼的窗户,曾经露出来的强光已经黯淡,难道贾斯文已经外出了?这次见宽姐小刘的正是那个真正的贾斯文吗?

对着过眼云,我不好意思和小玉讲太多,生怕过眼云感觉亚历山大,对找到自己女儿谷华容更加没有信心,现在我们三个出来了,我才毫无顾忌的给张剑和小玉神识了真假贾斯文的事情,张剑和小玉一听就不断的唏嘘感叹,同时也为大力士赌石馆暗暗捏住了一把汗,如果真的如此,那么我们面对的邪恶势力会是多么的强大和残暴啊。

“说吧,政盟主,你说怎么办吧?”张剑立即的在神识里请示我,我略一沉吟,说道:‘兵分两路吧,我知道后院的路线,我去迎接迎接宽姐,顺便再摸摸底,而你们俩个一起到地下室上面一楼的那间屋子,瞧见没有?从左到右正数第三间房子,我元神离体的时候就是去了那间屋子,发现了还有一个贾斯文一直在那里偷窥着地下室里孩子们和我们的一举一动,同时还监管着这里的一切,他才是真正的贾斯文呢,’

“知道了,那我们就立刻行动,哥哥,你也要小心一点额,不要冲动。”小玉千交代万嘱咐的,“我来的时候孩子们还有我嫂子,都让我传话给你,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保证自己安安全全的,否则他们都在担心你哦,

我还以为是小玉不老就絮叨叨了,原来是受着委托呢,于是微笑着点点头说道:‘放心,我会注意分寸的,你们也是,那个贾斯文很是狡诈,他已经利用替身成功的骗取了宽姐和小刘,甚至他的七个夫人,你们可不要大意,同时,要留心弄清楚他的下一步计划和现在的心思,记住没有?’

“记住了,放心吧政盟主!”小玉和张剑对着我笑了一下,就松开了我的手,一下子我的面前他们俩的什么也看不到了,这让我的心一沉,立马的再次的打算让我的老丈人老上官将这隐身衣的功能在提高一个层次,不手拉手的触碰也要看得见才行,要不然太受到限制了。

告别小玉和张剑以后,我就向后院的假墙壁走去,趁人不备的按了一下按钮,旋转四十五度,副主任的门舍徐徐打开,我连忙闪身进去,再按一下按钮,门关住了。

面对假墙壁,我又如法炮制,回忆着脑海里宽姐几次三番打开后墙壁小木门的动作,侍弄了一番之后,墙壁上的小木门也被打开,我生怕后院里的那么多眼睛看到,就事先使用了结界障眼法,弄了很大一块迷雾遮住了打开的小木门,等我的人过了小门进到后院以后,才关闭恢复了门墙收起来了迷雾,才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扑面而来的三层小洋楼。

“哦,那还行,要不然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韩磊磊高兴的说道。

看到我又吉灵活性的出现在大家面前,小玉等人就知道我已经将事情估摸的差不多了,于是都看向了我,询问我该怎么做。

我立即在神识里和小玉沟通了一下,对她说道:“现在发现又有重大敌情,我们需要假戏真做,放长线钓大鱼吧,今天我们必须按照合同办事,等到了上面,我再和大家商议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你必须依照自己是女流之辈,想办法告诉宽姐我们的决定,得让她和我们配合行使我们的计划,否则的话,要功亏一篑的了。

“知道,你放心吧,”小玉在意识里一说完,就舒念亲热的拉起了宽姐的手说道:‘宽姐啊,时候不早了,我们赶紧行使合同吧,好吗?’

宽姐的面上一阵茫然,连小刘一听到这些话,也不明所以满目惊异的望了望小玉,又望了望我。

我以极快的速度,已经和过眼云做了神识沟通,他也明了是事情是怎么的了。

接下来,看到我们三个人都异口同声的要求按照合同办事,宽姐和小刘虽然有所失望,但还是认真的履行了合同。

至于那些小孩子,当然是心无城府的大失所望,有的已经哭闹起来,也有的开始上来抱着我们的腿不让离开,非要我们答应他们将他们带着离开,有好几个小孩子哭诉着说我们几个骗了他们,我们是坏叔叔,宽妈妈也成为了坏妈妈了。

但是现在还不是安慰这些小家伙们的时候,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将合同进行到底,麻痹着贾斯文一帮人,回去商量对策。

五个大人带着三个孩子们走出了圆洞和假墙之后,来到了院子当中,他们的耳朵旁还响着孩子们绝望哭叫的嗓音,把他们五个大人的心都哭痛了,尤其是宽姐,哭的稀里哗啦,但是她没有埋怨我和过眼云小玉三个人,倒是小刘看不惯我们三个,刚走出洞口就来了一句,对我说:“哼,我还以为你们有多高尚多么的与众不同呢,原来也不过如此,既然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这些瓷器活,是不是?感觉哄骗我们很好玩是不是?

小刘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所以他说就让他说,我们三个谁也没有和他计较,倒是我一走到院子里就抬头看了一眼一楼的那间屋子,正是那间屋子,刚好就处于藏孩子们的地下室上面,他奶奶的,他们的监控器似乎连这幢院子和整个大楼都能扫描得到。

难怪这里看着似乎人烟稀薄,只剩下宽姐和小刘两个大活人存在,其余人都跑的差不多了,看到这种情况,我甚至怀疑,那些人根本不像是宽姐和小刘所说的,跑了,而是被贾斯文那帮人辞退了或者暗害了也说不定的。

就如同我初次见到熊高子假冒的贾斯文一样,感觉他好像不是真的贾斯文,而这次,我感觉福利院里的其余人等都不是平白无故的跑了不干了,而是不被看好而辞退或者暗害了,而宽姐和小刘是经过他们的无数次的观察,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俩人,所以才被留下来了。

应该就是这样子。

可是,那些大人们,不见的大人们,又会去哪儿呢?等一下一定要问问宽姐和小刘,听没有听到过其他的消息,比如说死亡或者出走等等。

“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宽姐看我有些心情沉重,就问了我一句,只是问了我一句,小刘就不耐烦起来,拉住了宽姐离开了我的身旁,还对我瞪眼睛,说道:‘宽姐啊,咱可不再上当了啊,这些无商不奸的家伙们,就凭有些臭钱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想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哼,小爷才看不上嗯!’

小玉可是忍受不了小刘的再一次发难了,大咧咧的说小刘道:“我说你这个大娃子,你凭啥叫小爷呢!我哥哥不搭理你,是给你留面子,你瞧瞧把你能耐的,就好像要飞上了天似的,

“我就是要飞上天了,你管得着吗?我们已经将这三个娃子给你们了,你们赶紧交钱,交完钱立马滚蛋,听到没有?我们才没有这么闲的功夫和你们瞎晃荡呢,哼!”小刘的嘴巴也听损的,没想到平时特别听话的小刘,恼怒起来真是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

“你——”小玉又想发怒,被我制止住了。

我连忙说道:“小玉,赶快的,拿钱给他们,”小玉不听,立马不高兴的喊了我一声哥,我仍然用眼神示意,“快一点,给他们。

我当然明白小玉的意思,她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不给钱,使用神奇的功力就可以挪走这些孩子们,现在又要给钱,这不是喝水拿筷子多一事吗?

小玉最后无奈,毕竟我是她的哥哥还是联盟的盟主,她还得听我的,拿出了一兜子大洋递给了宽姐,不悦的说道:‘刚好的,拿去吧。’

“然后呢?”小玉在意识里问我,“难道还能是将这三个孩子们带走不管不顾地下室里的那群孩子们了吗?

我也在意识里回答小玉道:‘是的,正是这样,今天必须是这样子,等一会上车说。’

小玉不悦的看了我一眼,咕嘟着嘴巴带着三个孩子直奔隐秘处的大货车去了,一面还在神识里埋怨我道:‘臭哥哥,你没有想好就瞎指挥,害的我们开一辆大车出现,还不是白白出现吗?’

我说道:“小玉,你等一下就不会这样说了,你知道出现了什么情况了吗?

小玉嘟嘴吧,不屑的说道:“哼!那会是什么情况呢?咱们又怕他们不成?

“情况是,有俩贾斯文,长相一模一样,当然一个是替身,宽姐见到的,我见到的,正是冒名顶替的贾斯文,”我一生气,就在意识里提前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小玉。

小玉吃惊的瞪大了双目,嘴巴也不嘟嘟了,张成了“o”型,她在神识里结结巴巴的说道:‘是真的吗?你看真切了吗?’

“当然了,恐怕宽姐一直到了现在还不知道这些情况啊,可惜了啊,唉,”我有点无奈和无语。

柴米油盐的六零时代 他病的不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