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鬼开宝箱 星辰变无弹窗

回到松园,正好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暮楚洗了手坐在餐桌边,楼老爷子见她坐在左边,便将放在另一侧的红烧豆腐端到暮楚的面前,又将几个菜都挪了位置,还不忘吩咐底下的人,“以后,把湘宜爱吃的菜,放在她那边。

秦暮楚看着爷爷,心中不免会滋生不舍和内疚。

爷爷对她,是真的很好……

可她,却一直在骗他。

等到她和楼司沉的协议解除了,她将会彻底的离开这里,那个时候,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再见到爷爷了,想到再也见不到他老人家,心中的那份不舍的情绪就更加浓烈,她把排骨重新放回爷爷的面前,“爷爷,你也喜欢吃粉蒸排骨,就放你面前吧,我挑的到的。

老爷子闻言,心中像是喝了蜜一样甜,脸上全是欣慰的笑容,“还是你懂事,懂得心疼我这个老人。

暮楚实在担不起爷爷的夸奖,也觉得愧对。

如果将来,爷爷知道,她就是一个伙同他孙子一起骗他的骗子,大概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所以,趁着眼下还有机会,她还可以对爷爷好一点。

暮楚微笑,没有说什么。

这顿饭,秦暮楚毫无胃口。

她一直在想,该怎么开口。

爷爷看穿她心不在焉的,停下筷子问,“怎么了?胃口不好?还是有心事?

楼司沉闻言,也抬眸看了她一眼。

暮楚沉吟了须臾,决定还是说出口比较好。

“爷爷,我想出去散散心。

“散心?怎么了?是心情不好吗?

“不是的,就是前一阵工作压力太大了,我想出去走走,到周边的旅游景点去看看。

爷爷皱眉,迟疑了一会,点头,“也好,出去放松一下心情,让司沉跟你一起去吧。

“爷爷……

“不用了。

暮楚急忙打断了楼司沉的话。

她看向他,见他皱眉,眼神里有警告意味。

可她,还是不怕死的,硬着头皮说,“爷爷,我还约了别的朋友,是一个女孩子,司沉跟我们一起的话,不太方便。

“哦,这样啊,可是,你们两个女孩子出去,也不安全,让他去给你们当保镖不是挺好?

“真的不用了,他也挺忙的,最近公司还有一堆事等着他处理呢。

她说着,看向他,对上他深沉的眸子,“对吧,你不是这几天还有几个重要的会议么。

楼老爷子马上看向楼司沉,楼司沉这才点头,“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爷爷觉得可惜,“那你什么时候出发。

“一会就走。

爷爷有些惊讶,“这么急?

楼司沉皱眉,她这是摆明了,不想留在松园。

度假?

散心?

都是借口!

暮楚挤出笑容,“白天就把行程订了,我也是有点迫不及待想出去玩嘛。

老爷子闻言,笑了,“好吧,去玩吧,好好玩,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打电话回来,或者直接找司沉。

“嗯嗯。

暮楚乖巧的点头,心中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住在松园就行……

她一点也不想要和楼司沉待在一个屋檐下,更何况,他们还要每天住在一个房间,她光是想想,都觉得很压抑。

现在好了,她借着出去散心的理由,可以出去住些日子,另外,在这段日子里,她也要抓紧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饭后,爷爷让楼司沉送她离开。

走出别墅,他就不悦的道,“没看出来,你说谎的本领挺高,脸不红心不跳的,散心?你身份证都在我这,你散什么心?

这女人,就是在为离开松园找借口。

暮楚听着他话里的不悦,也不客气的反击,“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你在一起久了,说谎的本领当然也得有所提高。

楼司沉:“……

她这是在反将他一军?

言下之意,便是她说谎,都是跟他学的。

他板着脸,“离开松园,你要住哪里?

“住哪里,楼先生就不用管了,这好像跟您也没什么关系,我会趁着这段时间,抓紧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她才不要稀里糊涂的背着莫须有的罪名……

她看着他,上前一步,“楼司沉,只要我查出真相,你必须让我回公司,并且在公司的网站上申明我是无辜的!

她必须要堂堂正正的回去……

楼司沉皱眉,“我都已经不追究了,你还要查什么?

“你追不追究是你的事,我为什么要替别人背着黑锅?你有没有想过,整件事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我来承担?

楼司沉拧眉,“万一你查不出什么呢?

“不可能,我一定会找到真相。

“多久?难道要我一直等你去找所谓的真相?这件事情必须马上处理,你放心,这件事只在公司内部处理,不会对外公开。

他的话,无疑是一把火,一下又点燃了暮楚心中的怒气。

“你的意思是,你不会吧这件事公开,我还得谢谢你?你这种做法,无疑就是承认了我就是那个内奸,是,你不公开,可是公司上上下下所有人都觉得是我的问题,他们怎么看我?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

他这种做法,无疑就是坐实了她是内奸的事。

秦暮楚觉得,心口起起伏伏着

难受、生气,全都交织在一起。

他到底,还是不相信她。

就是因为不相信,所以他选择了一种,对于整体局面而言,最恰当的决定。

因为整件事,如果再深究下去,一定会把她是冒牌货的身份也暴露出来,所以他要及时制止,让这件事结束,而她秦暮楚就莫名其妙的,成为整件事的炮灰。

她越想越不能平息心中的愤怒,“楼司沉,你太过分了!你的眼中,是不是永远都只看得到自己的利益?

是她太天真了……

他不仅不会相信她,而且在面临利益选择,他永远都会选择利益那一方。

楼司沉拧着眉,薄唇紧抿着,并没有反驳。

而此时,林叔走了出来,“少爷,你们没事吧?

秦暮楚才没有这么无聊还专门跑上去看,她也觉得,他应该不会用这种事情来骗她。

只是,赔偿……

她听到这个词,心里都打鼓。

这些有钱人的东西,要赔起来,等于狠狠的剥一层皮。

可是,如果事情真的是她做的,她也不会逃避责任。

暮楚深吸一口气,“你想要我赔偿多少?

萧瑞看着她一副深怕他开口要钱的样子,眼底掠过笑意,他从裤兜里拿出一张房卡递给她,“这是那套公寓的门卡,你要给我的赔偿就是住进去,帮我看看那套公寓到底有什么问题。

“问题?

“之前给朋友住过,他说我那套房有问题,应该是装修公司没弄好,你去住几天,然后告诉我,到底哪里有问题。

“就这样?

“不然你还希望怎么样?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说赔偿,就只是要求我去住几天?”这听起来,根本不是索要赔偿,更像是在帮助她。

萧瑞微扬了下嘴角,“我不差钱,要你赔那些钱给我干什么,何不如让你做点实际的,反正我也没空过去看,找人也麻烦。

听上去,好像也有道理。

他这么有钱的人,根本不缺那些钱。

她的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接过了房卡,“那就谢谢你了。

这套公寓对她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有了这个住处,她可以慢慢的想办法找新的房子,可以想办法把身份证拿回来。

秦暮楚按照萧瑞给她的地址,找到了公寓。

这是一个商业圈,附近的房价都是天价,暮楚本以为是一套很简单的公寓,可是一开门,惊呆了,这也太豪华了吧。

现代化的设计,每一处都很奢华。

她不知道这样一套堪称完美的房子,到底有什么问题。

这根本就不像是一套有问题的房子啊,她也无暇考虑这么多,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这才发现,手机没拿。

应该是放在萧瑞家了……

算了,反正也没有人会找她,她也正好落个清净吧。

暮楚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间,准备先去医院核实母亲账户上的钱。

她去医院,找母亲拿了银行卡,再到银行确认,看见取款机上面确实有一笔巨额,她呆滞了好一瞬,再查时间,竟然是半个月之前就转了。

这也就是说,对方早就做了这些事,她却丝毫不知。

这个W网店的老板到底是谁?

为什么要这么害她?

让人感到害怕的是,那个人很清楚她的身份,否则,不会从陆湘宜的卡上转出这么大一笔钱到她母亲的账户上,这无法是将矛头对准了她秦暮楚。

到底是什么人,连她是个冒牌货的事情也了如指掌?

秦暮楚决定,亲自去找W工作室的人。

她走出银行,就有一辆车开到了她的面前,紧接着,助理下车,帮她开了车门,暮楚看见,车里面坐着楼司沉,他坐在那,没有看她,侧脸上全是冷漠和愠怒。

又是来兴师问罪吧?

也好,她正好要跟他谈谈,以后的事情。

他应该不再需要她扮演陆湘宜了,这段关系,也可以到此为止了。

暮楚上了车,车内的氛围很是压抑。

他拧着眉头,脸色不太好,“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

他今天回到家,林叔才说,她一整晚都没有回来。

他回房间一看,这才发现,她拿走了她的东西。

暮楚看向窗外,“一个朋友那。

“朋友?什么朋友?

“这些,应该和楼先生没有任何关系吧,你让我上车,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还是直奔正题吧,其他不相关的事情还是别说了,节省大家的时间。

“秦暮楚,你现在是什么态度?

他皱着眉头,她一整晚不回家,还叫他不要提不相关的事情?

他这么一吼,暮楚的心里就更加的委屈。

她眼眶热了热,只觉得他是在强调,她的身份不可以对他这个态度。

是啊,他是老板,她只是他请回家的一个连下人都不如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对他甩脾气?

她看向他,眼眶里泛着泪花,“那我应该什么态度?毕恭毕敬?还是对你唯唯诺诺?你今天拉找我,不就是想告诉我,我们的协议到此为止吗?既然终止了,你还希望我用什么态度对你?

她努力压下心中的酸楚和哽咽,不让自己落泪,“那笔钱,我刚才查过了,确实是半个月前转入我妈的账户,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笔钱,我知道,无论我跟你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但是我一定会证明我的清白,我秦暮楚就算再穷,再缺钱,也不会做这种事!

楼司沉拧紧了眉头,“谁告诉你,协议终止了?

“你来找我,不就是为了这件事?

难道,不是?

他不是让她都别去公司了?

难不成,还要她留在松园?

楼司沉的眼中闪过复杂的情愫,深沉的让人看不懂,他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没说,过了良久,才道,“我没有说过协议终止。

秦暮楚微愣,没有终止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认定,她就是背叛公司的那个人?既然如此,还要她留在松园做什么?

“昨晚你没有回家,爷爷认为你跟我在一起,一会回家,他若问起,你照我说的回答,不要让他起疑。

他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起来,是爷爷打来的。

楼司沉迟疑了一会,才按下接听。

暮楚在一旁听到爷爷询问他们几点到家吃饭的问题,她这才知道,他来找她,不过是要带她回去,否则无法在爷爷面前交代。

公司的事情,爷爷应该还不清楚。

所以,他才需要她留在松园吧,否则,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跟爷爷交代。

他来找她,只是需要她回去演戏……

可是,她一点也不想要留在松园了,面对一个怀疑她的人,她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事情没有查清楚,她是不会回去的。

秦暮楚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因为她知道,和他说了也没用,他是不会同意的,那还不如……

吞鬼开宝箱 星辰变无弹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