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霸三国 北斗帝尊免费阅读

从千芷茹口中,宁阳得知了一些东州市的情况,还有一些古武家族的势力分布,便与千芷茹告别了,当千芷茹得知自己跟宁阳是一个小区时,更加惊喜了。

确切的说,她更期盼的是宁阳许诺给她的丹药。

当宁阳回到王姨家时,发现整个屋子里充满了火药味,好像刚刚才结束了战火,只见林筱筱怒瞪着宁阳,恨不得冲过来将宁阳手撕了。

王姨叹了口气,对着宁阳歉意道:“小阳啊,我才知道,原来这几天你一直都替筱筱瞒着我,这孩子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我让她带你出去逛逛,她居然每次都一个人跑了。

“没事儿的王姨,我一个人就能逛了。”宁阳连忙道。

“都是我平时太宠着筱筱了,让她一点都不懂得待客之道。”王姨看向林筱筱,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林筱筱哼了一声,然后大声道:“到底我还是不是你女儿,他不就是一个来暂住的吗,你至于对亲儿子一样的对待他吗?自从他来了,你好像天天都看我不顺眼一样,老是数落我。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王姨顿时急了,连忙看了看宁阳,发现宁阳没有生气的样子,这才缓了口气。

林筱筱没有理会王姨,又瞪了宁阳一眼,一跺脚,转身回自己房间去了,摔门声砰的一声响起来。

“唉。”王姨瞬间憔悴了许多的样子,无奈的看着宁阳,“小阳你别太在意,筱筱这孩子本质是不坏的,她只是…

“我明白。”宁阳点点头,“林叔叔还没回来吗?

王姨摇摇头:“你林叔叔他天天都有饭局,忙的很,所以导致我一个人教育筱筱,没把她教好。

“王姨你真的不用太在意我的感受,我没事的,你还是不要老是强迫筱筱了吧。”宁阳也稍微感觉到一丝歉意,确实是自己来到以后,因为王姨对自己太好,而经常惹得林筱筱吃醋生气。

想了想,宁阳只希望赶紧开学,这样就能搬到宿舍去住了。

再次跟王姨聊了一会儿,宁阳洗了个澡,就回到房间去了,掏出手机,发现已经没电了,宁阳暗道,怪不得林筱筱没打电话给自己就回来了,没电了怎么可能打得通。

冲了电开机,宁阳发现了几个林筱筱的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质问他为什么关机,宁阳回了一条没电了,就没管她了。

宁阳也没有着急睡觉,而是召唤出了系统界面。

‘宿主:宁阳

境界:炼气期三阶

装逼值:二十点

身份:云京宁家弃少、东州大学大三学生

功法:《大衍经》

法宝:无’

唯一有所变化的就是装逼值,宁阳这次一共获得了二十一点的装逼值,花了十点装逼值换了枚一级疗伤药,还剩下十一点加上原先的九点装逼值,宁阳现在还有二十点装逼值。

宁阳又答应要给千芷茹再换一枚一级疗伤药,就还要再花十点装逼值,可以说宁阳这一趟装逼之行,几乎是白费力气。

“唉,看来以后不能太装逼,随口就答应别人换丹药,可我自己想要提升实力,还差很多装逼值才能换取到经验丹呢。

一枚经验丹可是要一百点装逼值,宁阳还差得远呢。

不过心想到一枚丹药换了一百万,宁阳也算是满意,当然这是折扣价,宁阳虽然喜欢挥霍,但不是傻子,这一百万的价格,算是卖的低了,如果以后还有人想要这个丹药,并且宁阳装逼值充足允许他贩卖的话,这价格绝对不止一百万这么少,至少也要一千万起步。

别觉得一千万太多,这种丹药,可以说是能在关键时刻救命的,不提卖给武者了,光是那些普通富豪,估计愿意花比这多十倍的钱来买。

千金散去还复来,但是命却只有一条。

当然,宁阳现在是不会随便去卖,把这件事搞得人尽皆知。

除非等宁阳有足够的实力,能够保护自己,避免有人对他的丹药起心思,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宁阳还是懂的。

真要是搞得人尽皆知,知道自己有疗伤神药,恐怕就不只是武者或者富豪,甚至是国家都会来找自己要,如果没有实力,你说宁阳不给的话,别人不会豪取强夺吗?

‘系统,我今天装逼的时候,为什么给的装逼值会不一样?会多一些。’

宁阳将自己的疑惑,向系统问道。

‘提问需要扣除一点装逼值,宿主确认提问吗?’

宁阳极为无语:‘扣吧扣吧,真是个吸血鬼系统。’

‘因为宿主装逼的对象不同,获得装逼值也不同,如果宿主装逼的对象是普通人,将只会获得一点装逼值,如果是特殊的装逼方式,就可以获得三点以上的装逼值,而当宿主的装逼对象是武者时,就会获得多余的装逼值。’

宁阳恍然大悟,原来是装逼对象不同,获得的装逼值也不同,原来如此。

这就好比对对牛弹琴,牛根本就不懂你在弹什么,对一个懂音律的人弹琴,就会成为知音。

装逼也是如此,在普通人面前装逼,他们只会觉得你好牛逼,对武者装逼,他会知道你牛逼之处在哪里,所以区别就在这里。

宁阳吃过了早饭后,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陈飞:“喂,是大表哥吗?我是陈飞啊。

原来是陈飞所说的比赛,宁阳答应了要帮他压阵,宁阳想了想,还是去了。

并不是为了陈飞所谓的酬劳,宁阳已经从千芷茹手里得到了一百五十万,陈飞的酬劳想必也没多少,宁阳还真看不上。

宁阳只是遵守承诺,答应了别人的事儿,自然要做到。

宁阳到了小区本口,陈飞正坐在一辆出租车中等待,见到了宁阳出现,连忙将宁阳请上了车,然后吩咐司机前往星临大酒店。

在车上,陈飞显得有些紧张,眉头一会儿皱一会儿松的。

看得出来,陈飞对这场比赛,略显担忧。

宁阳倒无所谓,以他如今的实力来说,像这种普通人的比赛,他一只手指头,就能打赢,所以他闭目养神,好不自在。

不到十分钟,出租车就到了一家金碧辉煌的酒店门口,宁阳下车打量一番,发现这个酒店规模还不小,停的都是豪车,什么奥迪、宝马、雷克萨斯之类的,简直是稀松平常,玛莎拉蒂、保时捷等百万级以上的也有不少。

虽然这些车还都不入宁阳的眼,但在东州市这个小城市里,能开得起这些车的人,也算是有些资本。

“大表哥,这是咱们东州市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我的金主就是这家酒店老板的儿子,人称大力哥的败家少爷何大力。”陈飞带着宁阳走进去,一边走一边说。

何大力?宁阳感到一些疑惑,怎么感觉这个名字好像很耳熟的样子。

想了半天,宁阳才想起,自己在网上看过一个搞笑视频,里面的主角就是一个抢劫失败要喝大力的大力哥,也是个败家子。

这时,陈飞已经带着宁阳到了酒店的一个办公室里,办公室里,坐着一个穿着随意,显得放浪不羁的青年男子,一脸酒色掏空的虚白模样,身后站着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

手里拿着一把军刀把玩的何大力,此时一脸的不耐烦,见到陈飞带着宁阳走进来,一下站起身子:“陈飞,你他娘的跑哪去了,你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吗。

陈飞立刻脸色大变。

与宁阳互留了号码后,千芷茹这才放心,一想到父亲吃了神药有可能伤愈,心中就忍不住有些激动。

父亲正值壮年,乃是武者修炼的黄金时期,要是伤好了,修为就还有恢复的机会,恐怕在家族中,又能拥有一定的话语权了吧。

想到这,千芷茹觉得宁阳就是上天派来帮助她的,望着宁阳的目光,更为火热,差点让宁阳以为,这个千芷茹是不是爱上自己了。

宁阳咳咳了几声,千芷茹才意识到自己的样子可能让宁阳误会了,略显羞涩的低下头,心中却忍不住胡思乱想了一下,好像自己遇到的同年龄男子,还真没有暂时比得上宁阳的。

不提家势,光是宁阳展露的这一份实力,就足以让同年龄的那些所谓的天才望尘莫及,凭借此等实力想要打下一份势力或者家业,绝对是轻轻松松,有很多大家族,都愿意拉拢这么一个强大的存在。

不光是实力,单凭宁阳能炼制出这种神药,恐怕到任何势力,都能被供为上宾吧。

如果能将他拉为千家的客卿,想必爷爷一定会极为高兴吧?千芷茹如是想道,眼睛一转:“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宁阳如实的道:“宁阳。

“宁阳?”千芷茹心中思索了一下,然而并没有对这个名字有丝毫印象,“听你的口音,不像是东州市本地人吧。

“恩,我是从外地来这里上学的。”宁阳这次没撒谎,他已经被姑姑转了学籍,确实是来这上学的,当然如今看来,上不上学,简直是无所谓了。

“那不知道你师从何门何派。”千芷茹猜测宁阳是来上学的,那估计不是家族子弟,因为家族盘踞一地,子弟都会在本地上学,鲜少有去外地上学的,那么只有门派,才有可能培养出如此强大的高手了。

如果是门派高手,那就好办了,很多家族的客卿,都来自各门各派,毕竟有家族的人,是不可能再到别的家族成为客卿的,所以千芷茹判断宁阳是门派的人,是门派的人就有望可以将这个宁阳拉为千家的客卿。

“门派?我没有门派。”宁阳摇摇头,他的一切都是从系统那里得来的,确实是没有门派。

“没有门派?怎么可能。”千芷茹张大了嘴巴。

没有门派,哪里来的修炼功法?哪里来的修炼资源?千芷茹可不相信宁阳的实力是空手白来的。

宁阳点点头道:“我真的没有门派,我的师父是散修,现在四处游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散修?千芷茹皱起了眉头。

散修这种存在并不是没有,但能培养出这样一个弟子,那这个散修想必也是实力高强,有名望的高人,但千芷茹见宁阳没有要说的样子,也不好多问。

宁阳又道:“你既然会武功,想必你是古武家族的人吧?

“没错,我来自江南千家。”千芷茹点点头,对于自己身为千家的人,千芷茹还是有些自豪的,千家占据江南省以东,号称千半省,江南省有一半都在千家的掌控下,无论是政界还是商界,可以说千家的实力非常强。

千芷茹本以为宁阳听了之后,会稍微露出一丝吃惊,没想到宁阳满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道:“不好意思,我没听说过。

宁阳不是江南省生人,当然不知道江南省有什么家族,不过看千芷茹展露出的一丝傲然,想必这个千家应该也不简单,倒是可以稍微结交一下这个千芷茹,毕竟宁阳的实力还没达到不惧热武的地步。

这可是现代社会,不是古代,在古代能够一言不合就杀人夺命,没名没姓的,官府也查不到。

但现在是现代社会,宁阳估计以后自己还会引起不少的麻烦,甚至可能出手杀人,在现代社会不可能无法无天,肯定会面临调查、引起警方注意的麻烦。

如果宁阳有一个家族在背后撑腰,替他解决这些现实社会的麻烦,倒也是个不错的想法。

就好像他以前还是宁家子弟一样,喝酒飙车、打架斗殴导致了不必要的麻烦,引动了警察,只需要宁家出面,就能替他擦屁股,所以宁阳有了找个家族来替自己擦屁股的想法。

千芷茹脸露黑线,感觉宁阳就是个怪人,实力这么强,却还没听说过千家:“那看来你不光不是东州市的人,想必也不是江南省的人,所以不知道也是可以理解的。

宁阳点点头算是默认了:“既然你是古武家族,想必外面死的的那三个人,你们家族应该能解决吧?不要到时候警察来找我,可就麻烦了。

“这你尽管放心,一会儿我就叫人来处理。”千芷茹示意宁阳放心。

“那三个人都是武者,为什么要来对付你?我想你们千家也不是简单的古武家族吧?至少在江南省应该有一定地位,敢来对付你们千家的人,这几个人想必也背后定有人指示吧?”宁阳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听宁阳这么说,千芷茹的眉头显得凝重起来:“我想,应该是家族的内鬼,我这次去购买丹药,很少人知道,除了家族里的那几个叔叔,我想不出是谁了。

父亲因为突破失败身患内伤,导致境界下降而不被爷爷重视,几乎失去了争夺下一任家主的资格,只能蜷缩在这个东州市,经营着所谓的千年国际集团,千芷茹知道父亲一直不甘心,所以才到处求药,希望能治疗父亲的内伤。

可哪有那么巧,刚刚得到了丹药,就有人来抢,千芷茹稍微一思索,就猜测到应该是家族的那几个叔叔,害怕父亲治好内伤,境界恢复,又拥有了争夺家主之位的资格,威胁到他们的地位,所以才派人来抢夺。

虽然和宁阳是第一次见面,但宁阳救了她,还给她服用那么贵重的丹药,千芷茹对于宁阳还是有一丝信任,就将这个猜测告诉了宁阳。

宁阳点点头:“原来是争权夺位啊,这个我明白。

听千芷茹一番讲述,宁阳大致了解了千芷茹这一脉在千家的地位。

千芷茹的父亲是千家当今家主的诸多儿子之一,原本是家主候选人之一,因为强行突破境界失败患了内伤,而境界下降,更有可能从今以后,境界止步不前,所以在千家失去了争夺的资格,被分配到东州市,来管理一个千年国际集团,等于是打入冷宫了。

这让宁阳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也是因为没有修炼资格,而被分配为管理家族的商业,然而父亲拼死拼活的为家族做贡献,死了后不但没有得到厚葬,还直接将宁阳给踢出了家族。

一想到宁家那些丑恶、得意、讥讽的嘴脸,宁阳就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

也唯有姑姑,还在为父亲争一口气,在家族中依旧与那些人争斗着,想到这,宁阳只想赶紧提升实力,回到云京,帮助姑姑,然后从宁家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我看你的实力,好像处于炼体境初期的上游水平,按理说你这个年龄,算是天才了吧。”宁阳望着千芷茹道。

千芷茹露出一丝俏皮的骄傲模样:“那是当然,我可是千家的第一天才少女。

但一想到眼前的宁阳,跟自己年龄差不多大,实力比自己还强,千芷茹又露出羞愧的模样,只感觉自己班门弄斧,丢人现眼了。

宁阳呵呵一笑:“不必忏愧,我只是异类,不要跟我比,那你这么好的天赋,千家应该更重视你才对,怎么会让你跑到东州市来?

“哼,我才看不惯家族里那些人的嘴脸,还不如待在父亲旁边,落得个清静。”千芷茹一脸的厌恶。

实际上,千芷茹只说了一半,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她没有说出来。

董卓霸三国 北斗帝尊免费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