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客匆匆全文免费阅读 武家栋梁 比克斯塔夫

夜深

沈一宸取来了文件,将真正的企划案还给顾均堔后,拿不到真正的企划案,对方可以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还得罪了顾均堔,这下顾均堔怎么会放过他们?

沈一宸将沈央央的信收好,随身携带着,他好像决定了似的,带着沈央央的信件和回忆奔赴下一个片场。

离开前,他还不忘朝着苗苗抛了个飞吻,“你知道最新的浴缸广告的已经定下来的人选是谁?

苗苗摇头。她没有接到浴缸广告的邀约,楚哥那边已经安排下来了吗?

沈一宸买了个关子,而后再次出声道:“是你和我,你要做好准备,别被我的腹肌迷住了。

“什么?我和你?

“是啊,到时候你可不要被我迷住了。”沈一宸挑了挑眉,狂妄的出声道:“我可是比我哥还有看点。

苗苗一怔,她还没开口说些什么,身边的顾均堔迅速出声道:“是吗?可惜你嫂子只迷我的身材,对你的那点反倒是不屑。

“你们反正已经注册登记了,现在肯定是一个鼻孔出气了,我这个孤家寡人,注定要继续看你们秀恩爱了。”沈一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得不选择放弃,“其实我还真是对苗苗有些好感,不过被你这个做哥哥的先下手为强了,我也只好就此作罢。但是哥,你要是对苗苗不好,我可是随时会将她抢走的,我沈一宸能够让万千少女为我着迷,我就不信我还对付不了一个雷苗苗了!

“沈一宸,你赶快找个女朋友吧。”苗苗朝着沈一宸露出笑容,纤细的腰肢被顾均堔紧紧扣住。

“我倒是也想啊,你看我,实力跟上了,眼光也跟上了,可惜那些女人就是跟不上啊!”言下之意是,他沈一宸对于那些女人一个人看不上。

沈一宸望着苗苗,不禁有些惋惜,“我看上了你,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抱得美人,就被我哥抢走了,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那么哥哥的妻子更是欺也欺不得的了!

“知道就好,赶快滚去片场吧,合约到期了,来naturalcube,怎么说也要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么?

“老哥你真是生意人,永远玩不过你。”沈一宸甘拜下风,随后比了个“OK”的手势,“下半年合约就到期了,我也不打算续了,就像你说的,一样在挣钱,为什么不给自己哥哥挣钱?naturalcube也许还能给我更好的资源。

苗苗知道,其实在哪儿,沈一宸天王级别的身份都能拿到很好的资源,他准备进入naturalcube的原因是因为想弥补一些心中的内疚吧。

怨了自己哥哥那多年、恨了他那么多年、骂了他那么多年,到头来才发现这全然是一场误会。

恨了、怨了、骂了三年的哥哥……其实是帮着他最爱的女人走往最后一程的恩人,他还差点手刃他!换做是谁,心里都不好受吧?

也许这么做,能让他沈一宸的心里好受一些吧?

看着沈一宸离开的背影,苗苗笑了,她的笑容是由内而外轻松的笑容。

“看着别的男人的背影笑的那么开心,雷苗苗,你当你男人眼睛瞎了是不是?

苗苗看着身边这个有些发起醋劲的男人,扑哧一声笑的更加甜美了……

下一秒,她就感觉自己的身子腾空的状态,这个男人已经迅速将她横抱而起……

“时间不早了,真的该睡觉了!你先放我下来,我去洗澡睡觉了!

“你觉得今晚你有机会睡?”顾均堔的挑了挑眉,好整以暇的望着她。

苗苗看着他嘴角微扬起邪佞笑容的模样,她就知道,她基本上没机会睡了……

果然,从洗澡一直到床上,顾均堔都是亲力亲为,她害羞的想要把他赶出去,却在浴室里迎来了他一波又一波的疼爱……直到最后,她浑身上下都使不上半点力道,这才能让顾均堔为所欲为!

当苗苗沾到枕头的那一刻,她就猛地打了个呵欠,“唔……均堔,我好困……

“喊老公。”顾均堔纠正着她的称呼,随后带着半哄半骗的低沉嗓音在她耳畔出声道:“来,喊一声我听听。

苗苗抿了抿下唇,双颊通红的不知道该怎么喊……

“喊不喊?”话音刚落,顾均堔的一个吻就落在了她的脖颈处。

“老公……”她带着倦意的柔柔嗓音在他耳畔响起。

顾均堔满意的吻了吻她的唇,而后翻身而下,将她搂在了怀里,“睡吧。

苗苗有些惊诧,努力睁大着美眸望着顾均堔,他同意放过她了?

“怎么?还有精神这么看着我?

“没有没有。”苗苗立即摇头,小脑袋晃得和拨浪鼓似地,“我要睡觉了!”话音落下,苗苗迅速闭上美眸,不敢再看他深邃的利眸,就怕他下一秒会重整旗鼓,然后折腾的她整晚都没法睡觉!

苗苗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沉沉的睡去……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所处的环境并不是半山别墅,而是私人飞机!

苗苗以为自己还处于梦境之中,揉了揉惺忪的睡眸,她这才看清楚,她的的确确是在私人飞机上,她拿开盖在身上的毛毯,而后抬眸望向四周,顾均堔去哪儿了?

看不到他,又处在这样陌生的环境之中,苗苗多多少少都会觉得有些害怕。

她紧咬着下唇,而后迅速朝着飞机一侧走去,就在她探出小脑袋看着飞机后侧位置的时候,忽的,从她身后有一双手臂将她一把搂抱住了。

“均堔!”她在看到他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

顾均堔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喊老公。

“老公。”在他给予的压力之下,苗苗只好改口,随后,她从一侧的飞机窗望出去,再次出声道:“我们现在正在万米高空?我们要去哪里?

“去我的私人小岛。

“私人小岛?”苗苗不解的望着顾均堔,“去哪里干什么?你有事要处理?

顾均堔摇头,“不,带你过二人世界,回来之后,我们就结婚。

苗苗一怔,“你的私人岛屿叫什么名字?

“嫚岛。”说着,顾均堔在她手掌心内写下了岛的名字。

“嫚……岛?”苗苗歪了歪小脑袋好奇的望着他,“为什么取这个名字?

“为了纪念一个人,所以以她的名字命名。

苗苗明白的点点头,刚刚醒来的她肚子已经有些饿了,顾均堔带着她重新坐入座位内,而后空姐早已将准备好的食物摆放在了苗苗的面前。

苗苗看着简单可口的三明治和热牛奶,迅速吃了起来。

酥香的三明治让她意犹未尽,她笑得很甜很美,其实她就是那么容易满足。

“牛奶少喝一些,等会儿乘快艇的时候,你也许会觉得不舒服。

“你还会开快艇?”苗苗诧异的望着顾均堔,他是不是什么都会?什么都难不倒他?

“有什么是我不会的?嗯?”顾均堔揉了揉她的秀发。

苗苗想了想,而后望着顾均堔带着笑意的俊颜,再次出声道:“生孩子啊,你肯定不会!

“我会给你提供,你好好的把我们的宝宝生下来就好。

苗苗双颊一红,每次都是这样,她好像总是挖了一个坑,然后自己跳进去了……苗苗低头狠狠的咬了一口三明治,而后气结的望着身边嘴角带着笑意的男人。

等到她刚下了飞机,就搭乘着他安排好的车到达一处海域。

快艇早已准备好了,苗苗穿上救生衣,随后坐在顾均堔伸手,她的小脸贴着他的背部,而后伸手紧紧搂着他的腰肢。

她不是第一次坐快艇,但是绝对是第一次和心爱的人一起坐快艇,驾驶快艇的人还是她的老公!

“害怕吗?”顾均堔转头望着身后的苗苗。

苗苗坚定的摇摇头,开口道:“有你在,不怕。”苗苗给予了他无比的信任。

就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顾均堔迅速开着快艇倏地冲了出去……

苗苗惊呼一声,小手更是紧紧的环着他,但是心中却没有半分害怕。

此时此刻,苗苗好像明白了一点,为什么她之前拍摄的时候快艇在浅海海域开着,还有十分有经验的快艇师傅,她还会觉得害怕?为什么她周围有那么多的游泳健将保护着她,她也会觉得害怕?

不仅仅是因为当初的她不会游泳,也不仅仅是因为当初的她怕水,更多的是因为信任!

她可以毫无保留、百分之百信任面前这个开着快艇的男人……

因为有他在,哪怕是再快,再危险、水花溅得再高,她也感觉不到一点恐惧,她此时所感觉到的只是惊险和刺激!

顶着阳光,苗苗感受到一阵凉爽,这儿的天气和苏城不一样,苏城的雪依旧很厚很厚,而这里的气候却十分宜人!

直到到达嫚岛,苗苗伸手揉了揉双肩,踩上细软的沙滩后,她像是一个孩子一样笑开了……

望着距离海滩不远处的独栋别墅,苗苗环顾了整个岛屿,她收回视线,再次望向面前的浅海的时候,她这才发现这里的水好清好清,清的可以看见正在游泳的小鱼!

是夜,等到顾均堔回到半山别墅的时候,苗苗手里握着那封信,有些愧疚的望着顾均堔。

“对不起,我不小心发现了这个,我……”苗苗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你生气了,那你罚我吧。

“罚?我怎么舍得?”顾均堔忽的一笑,“这东西我早晚都要给你看的,毕竟你要嫁给我了,如果听信旁人说的话,觉得我和别的女人有染,那我怎么把你娶到手?

苗苗望着顾均堔,看着他丝毫没有生气的模样,她不由得有些担心,“你真的不生气吗?

“不生气。”说着,顾均堔伸手将她揽入怀里,“看来我之前真是对你太凶了。从而导致你现在这么会担心我生气?

顾均堔心疼的捧着她的脸蛋,“我听巧姨说了,今天沈一宸来了?

“嗯。”苗苗点点头。

“书房让人收拾了吗?

“收拾了。”苗苗再次点点头,而后伸手握住顾均堔的手臂,“能不能别生他的气,他很爱沈央央,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到底都是受害者,哪怕到现在,他也依然爱着沈央央。

“如果我真的要和他计较,你觉得他还能舒服到现在吗?

苗苗诚实的摇摇头,而后咧开嘴笑了。

就在苗苗嘴角刚刚上扬的时候,忽然从别墅门口的冲过来的男人,让苗苗有些紧张,她迅速握住顾均堔的手臂。

“是,是沈少。”她望着怒不可遏的沈一宸,他手里拿着的东西更是让苗苗倒抽了一口凉气!

“沈一宸,从我书房拿的枪,用起来很顺手吗?”顾均堔望着面前的沈一宸,忽的冷笑扬唇。

“顺手,拿你的东西杀你,能不顺手吗?只要杀了你,就能给央央报仇!

“沈一宸,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啊!”苗苗看着已经上了膛的手枪,她迅速张开双臂走到顾均堔面前,“沈一宸,他是你哥哥,你不可以这样做!

“苗苗,我无心伤你,你最好马上让开,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

“shit!你在做什么?”顾均堔立即将苗苗护到身后,随后淡定自若的望着一脸怒气的沈一宸,“沈一宸,这是我和你之前的事情,和苗苗无关,你的子弹最好往我这里打。”说着,顾均堔伸手指了指自己心口的位置,“你要是伤到了苗苗,我要你和你妈陪葬!

沈一宸握着手枪的手不由得一颤,也许是因为听到了母亲的缘故,“我母亲是无辜的!

“无辜吗?”顾均堔冷笑,“你母亲和二叔联手之后,她分到了数十亿,你觉得她无辜?你觉得她现在在国外纸醉金迷的生活不是用钱堆出来的?

“怎么可能!”沈一宸怎么样也不会相信顾均堔所说,他握紧枪柄对准着顾均堔,“无论我妈怎么样,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我早在年前就已经和她不再联系,反倒是央央的仇,我已经记了这么些年了,我要给央央报仇!

“沈一宸,沈央央的死和均堔根本就没有半点关系!你不要再继续错下去了。

“和他没关系?”沈一宸冷笑,“当初我亲眼看见他对央央做了那种事情,他和央央躺在床上!央央在哭!

“你误会了,你根本就是误会了。”苗苗急的团团转,她就怕沈一宸会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从而对真的将枪口对准顾均堔的心脏!

“误会?这样明摆着的事实,怎么能说是误会?”沈一宸轻笑一声,笑声带着无尽的轻蔑,“苗苗,你到底喜欢这个他哪一点?你为什么尽帮着他说话?央央死得那么惨,央央的死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甚至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是这个男人隐瞒了央央死亡的消息,我在她离开后的一个月才知道,你知道我这是什么心情吗?

“我知道。”苗苗看着面前痛苦的沈一宸,她知道,他的愤怒总有一天会爆发,但是谁都没有想到沈一宸会来的这么快,他按捺了三年,却在三年后的这一天一触即发!

“这个男人将二叔送进了监狱,将我最爱的女人害死了,他该死!

原来……让他一触即发的原因是因为顾二叔被送入监狱的事情!

就在沈一宸握着枪柄,有一种极为愤怒和充满杀气的眼神凝视他的时候,顾均堔已经迅速快步上前,反手将他的手枪夺到了手中,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顾均堔手持着手枪对准着沈一宸的脑门。

沈一宸大声吼道:“开枪吧,杀了我吧!我反正也不想活了,既然我没有能力杀了你,那你就杀了我!

顾均堔轻笑一声,在沈一宸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只听见“砰——”一声巨响。

然而沈一宸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大碍,不远处的一块落地窗被击碎了。玻璃顿时四分五裂……发出的巨响让巧姨吓得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巧姨看着碎了的玻璃,迅速诧异的捂住了口鼻的位置,“玻璃怎么好端端碎了?

沈一宸望了望巧姨轻笑了一声,而后再次将视线移到面前的顾均堔身上,“为什么不杀我?!动手啊,开枪啊!还有什么是你顾均堔不敢做的?害死了央央,送二叔进了监狱,现在手刃弟弟那又怎么样?动手吧!

“二少爷啊,您是真的弄错了,顾诵进监狱那是他罪有应得啊!

“巧姨,连你也帮着顾均堔说话?

“不是我帮着均少爷说话,这是真的!顾诵是杀害老爷夫人的凶手啊!也是让顾家衰落到谷底的侩子手!”巧姨的话让沈一宸愣住了。

顾均堔的俊颜上一如刚才那样平静,没有任何表情的浮动。

“沈一宸,顾均堔根本没有害死沈央央!你从头到尾都错怪他了!

顾均堔从苗苗手里拿过那份沈央央留下的信件,随后递给了沈一宸,“这是央央离世前写的,她的字迹你认识,你好好看看吧。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可以一直隐瞒下去,但是如今,为了防止沈一宸一错再错、伤及更多无辜,顾均堔选择了告知。

沈一宸迅速拿过泛黄的信件,双手不住的颤抖着,他打开信件的那一刻,看着上面熟悉的字迹,他的眼眶就不由得泛起了泪光……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而他沈一宸,却在这一刻难以抑制住自己压抑了三年的泪水……

看着沈央央一句有一句的我爱你,沈一宸像是疯了似的冲出了别墅。

“shit!”顾均堔低咒一声,和苗苗迅速追了上去。

他们都担心此刻的沈一宸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沈一宸却冷静的走到了一侧的山坡,他来半山别墅的唯一目的就是看沈央央。

她说她喜欢半山别墅的环境,所以她葬在这里。

望着照片上笑的灿烂的沈央央,苗苗这才发现自己和她确实是有几分相似,她很爱笑,一定很开朗活泼,然而此刻的她却已经离开三年了。

沈一宸有多难受,苗苗可以想象得到,她可以理解他的愤怒、他的悲伤。

最爱的人离开了,那种痛,真的是从内到外难以言喻的,哪怕是将心狠狠的刨开,也比不上失去最爱来的痛!

“这三年,只要我没有通告,只要我在苏城,我基本上天天都会来看她,我每次来的时候,都会看到她的墓前摆着一束三色堇。”沈一宸将信紧紧握在手里,他伸手拿出烟咖色的手帕擦拭着她的照片,“哥,是你吧?是你派人每天送三色堇给她的吧?

“嗯。”顾均堔应了一声。

“谢谢。”这三年来,沈一宸第一次向顾均堔道谢,“谢谢你对央央的照顾,但是我每次来看央央,都会在心里骂你千百万遍,可是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沈央央从头到尾都是沈一宸的,她从未移情别恋,从未被人强迫,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然而我却恨了她极力感谢的人三年……

“央央死前念得都是你的名字,她希望她能将自己最美的样子留在你的心里。

“她在我心里永远都不可替代,她永远是最美的。”沈一宸轻笑一声,随后伸手抹上墓碑上的照片。

就在此时,一缕清风像是环绕着他似的,他额前的碎发被吹乱,清风拂过他的脸颊,沈一宸笑了。

“是你吗?”沈一宸对着空气轻轻出声,视线一直落在沈央央的照片上,“我曾在梦里无数次的梦见你回到了我的身边,但是我醒来才发现,我所拥有的是握不住也看不见的空气。

看着此时此刻的沈一宸,听着他满是悲伤的话语,苗苗不争气的哭了……她窝入顾均堔的怀抱之中,伸手拭去脸颊上的泪。

“哥。”时隔三年,沈一宸第一次真心实意的喊他一声哥。

顾均堔嘴角微扬,“怎么?

沈一宸略带抱歉的出声道:“其实那份泄露出去的企划案是假的。真的,依然在我手里。

“我知道。”顾均堔笃定的出声。

“你知道?”沈一宸有些困惑地反问道。

顾均堔意味深长的一笑。

因为沈央央曾经说过,沈一宸的心终究是善良的,心里总是把顾均堔当成哥哥的,她有那个把握,沈一宸绝对不会做出什么伤害顾均堔的事情。

现下,沈央央说中了。

过客匆匆全文免费阅读 武家栋梁 比克斯塔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