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让我做炉鼎 死亡集中营

夏雨和夏小宠的确是校友。

当初夏小宠想要来读K大也是因为夏雨的缘故。

夏小宠看着夏雨和杨雯携手上台的模样极其惊喜,哑然失笑。

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都。

夏小宠看向身侧的季扬,男人黑眸平静,丝毫都看不出任何意外的模样。

夏小宠心里满是嫌弃。

多半季扬一早就知道了吧…

台下掌声不断。

季扬黑眸深邃,自己就是要告诉其他人…

夏小宠并不是所谓的灰姑娘,她有极其优秀的家庭,父母。

她平日里嘻嘻哈哈,性格开朗,没有丝毫的小姐架子最主要的问题是家庭教育的好。

“夏先生…您好啊。”校长很是激动的开口道。

夏雨上台之后立刻和校长热情的握手。

“客气了客气了…今天我也是很荣幸来参加学校的活动啊,好些年都没有回来了…

如果不是自己未来女婿季扬的热情邀约。

自己恐怕也没有机会回来啊。

杨雯闻言勾起唇角。

父女是一个学校的校友,说起来还有些子承父业的感觉呢。

“那就麻烦夏先生跟我们说道说道了啊。

“好…

夏雨从校长手中接过话筒,立马热情的侃侃而谈。

季扬和夏小宠安静的站在一旁,听着夏雨侃侃而谈,心底微微一动。

尤其是夏小宠,瞧着夏雨这般模样忍不住上扬唇角。

爸爸实在是太可爱了都…

夏雨演讲完了之后,语句中肯。

台下的学生们极其喜欢…掌声此起彼伏,几乎是没有间断过。

最后夏雨认真的看向台下的众人开口道:“以后夏氏也会为在座的各位提供更多的岗位…这一点啊,我得和我好女婿季扬好好学习一番,他和小宠都是我的骄傲…一辈子的骄傲。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夏雨眸子里泛着泪光。

如果不是季扬…

恐怕…自己一辈子都会活在夏冬的阴影之下吧。

夏小宠遇见季扬也算是结下了善缘了。

不错不错…

如今夏小宠跟在季扬身边,自己和杨雯真的是放心了。

“另外…奖学金和助学金的事儿,怎么可以只有季扬一个人参与呢,我也会以我夫人的名义进行馈赠的…感谢大家,谢谢大家愿意抽空听我唠叨。

说完,夏雨极其礼貌的跟着大家弯腰致敬,表示自己的谦逊。

台下许多人都情不自禁的钦佩这一位老学长了。

夏小宠则是闻言哑然失笑…

自家爸爸实在是太可爱了都。

杨雯则是站在夏小宠的一旁,伸手握住了夏小宠的小手,满是宠溺。

“你这丫头…考试不及格,挂科的事儿,怎么不知道跟我们说一声啊…

夏小宠闻言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我可是厉害响当当的人物啊…所以嘛…哈哈,我怎么可以把我这么糗的丑事跟你们说啊…

“你这丫头…

杨雯被夏小宠逗乐,忍不住暗暗庆幸还要夏小宠遇见季扬了。

否则…这丫头该怎么办啊。

大会结束。

K大的论坛简直是火爆了。

有关季扬和未来季夫人的热度不减。

夏小宠忍不住拿出手机翻看了一下评论,很多评论都是溢美之词。

老夫少妻啊,没想到夏小宠居然把季扬给拿下了,作为她的校友,我骄傲啊…

可不是嘛,夏小宠人家爸妈也是不错的人物呢…人家一直默默无闻当灰姑娘,这个是典型的低调啊。

哈哈,表示我越来越喜欢夏小宠了,考试挂科,重修还有男神青睐,说明我虽然现在成绩不好,说不定以后也会撩上男神啊,一切皆有可能。

得了吧,首先你得找个高学历高智商的男神才行啊。

哈哈…

夏小宠:“…

好吧。

夏小宠哑然失笑。

夏小宠和季扬陪着爸妈一块儿到学校的食堂用餐。

提及在学校的日子,夏雨忍不住侃侃而谈。

季扬则是谦逊的在一旁听着。

夏雨眯了眯眸子…这个女婿不错啊。

哪怕是再牛逼的女婿,在老丈人面前还是谦逊的,不错不错。

“爸…等到小宠毕业的时候,到时候我陪您和妈一块儿来这儿…

夏小宠听着季扬开口叫了爸妈,小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夏雨和杨雯闻言眸子一怔,当下就再度笑出声来。

“好好好,必须的啊,说起来,季扬,真的谢谢你啊…当初如果不是你帮忙小宠,可能这丫头的成绩啊,继续是浑水摸鱼。

“应该的。

“以后啊,小宠就麻烦你了啊。

听闻夏雨的话,季扬黑眸满是深邃的眸光,笃定的开口道:“爸,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宠的。

“嗯嗯,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夏雨重回母校,难免多了许多感慨。

季扬和夏小宠陪着夏雨一块儿参观K大的校园。

有的时候遇到学生想要和夏雨合影的,夏雨也都欣然接受,甚至会拉上季扬和夏小宠一块儿。

夏小宠有些无奈,看着夏雨如此开心的模样也就不说什么了。

晚上,季扬和夏小宠陪着夏雨和杨雯吃完晚餐之后才驱车回了K大的寝室。

寝室门口,依旧是有许多好奇的学生驻足观看。

季扬倒是不予理会,直接大手牵着夏小宠的小手一道向着寝室走去。

本来…就是自家媳妇,不需要藏着掖着的。

所以光明正大啊。

夏小宠则是多少有些害羞…

进了寝室,夏小宠立刻激动的伸出小手圈住季扬的颈脖。

“大叔!我今天好开心呢,好得瑟…

季扬看着小妮子穿着长裙好似蝴蝶一般扑向自己的怀里,忍不住勾起唇角,大手顺势圈住小妮子纤细的腰肢,防止夏小宠摔倒在地。

“嗯?有多开心有多得瑟…

“就是有那种向着全世界证明你是我的开心和得瑟。

季扬听闻小妮子的话唇角再度勾起一抹宠溺。

嗯…

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开心和满足很简单。

只要她开心快乐就可以了。

季扬缓缓地勾起唇角,随后淡淡的开口道:“嗯…那这么开心的时刻,难道不需要做一点有意义的事儿?

夏小宠美眸一怔,听着季扬的话有些困惑。

不得不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夜色太迷人了,又或者是眼前的男人太勾人了,竟让人心底忍不住蠢蠢欲动。

想要得更多啊…

“你的意思是…

“做一些延年益寿的事儿,例如…吃唐僧肉…

夏小宠闻言哑然失笑,随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当然要吃唐僧肉了,而且我要一辈子都吃唐僧肉…

说完,夏小宠主动踮起脚尖吻住了季扬的薄唇。

“唔…

热吻缠绵。

季扬眸光深邃,大手圈着夏小宠纤细的腰肢,想要要得更多更多。

两个人难分难解。

夏小宠只觉得自己的全部重心都放在季扬的身上,自己则是被男人顺势抱在怀里,跌落在柔软的大床之上。

很快,季扬加深了这个吻,点燃了一室的温情和暧昧。

情意绵绵。

夏小宠只听到季扬邪魅的声音在自己耳边蛊惑的响起。

“你知道我当初选那条白色长裙的时候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嘛?

“嗯?

“我在想…这裙子穿在你身上的话一定非常的漂亮。

夏小宠闻言美眸再度一怔。

“但是…脱下来的话,更漂亮…

夏小宠:“…

来自季扬大叔的黄腔啊。

夏小宠小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个彻底。

季扬则是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宠溺的弧度,将夏小宠揽入怀中,薄唇落在了小妮子的红唇之上。

“唔…

夏小宠被季扬再度深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裙被男人丢弃在一边。

夏小宠就是未来的季夫人的消息很快在整个K大传得沸沸扬扬的。

夏小宠也忍不住感慨。

自己本来想低调的…

奈何郭婷想要惹是生非。

夏小宠一连一周的时间都在学校里看不到郭婷的身影了,后来听到同寝室的张梅和林爱所说,郭婷家里出了点事儿。

他爸借了高利贷被查了。

郭婷无心学习,这些年在学校里全靠作弊…

现在直接就是连课都不好好上了,态度也是极差。

学校正在想办法劝退,如果郭婷再这样的话,劝退不行就是直接开除了。

夏小宠轻抿唇瓣,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有的时候郭婷也是自找的…

张梅和林爱一直都以为夏小宠打着零工是个闲散的人。

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个大人物。

林爱和张梅极其懊恼,当初就不该和郭婷站在一条战线上孤立夏小宠。

面对张梅和林爱的道歉,夏小宠倒是释然很多。

本来…自己也是个普通人…

再者说了。

朋友也不见得是越多越好。

有的时候嘛…

偶尔一两个真心朋友就足够了。

例如…顾念,苏珊和桑榆。

夏小宠觉得和她们仨在一块儿啊,自己有说不完的话。

夏小宠继续以往的低调,平日里早出晚归去学校实习。

久而久之,大家都开始接触到夏小宠的为人,更加觉得夏小宠亲民了。

夏小宠在学校的三个月实习时间逐渐到了尾声。

这个期间,夏小宠最有乐趣的事儿就是看着一个个准妈妈肚子圆滚滚起来。

再然后就是看着一个个新生儿落地。

极其有意思的事儿…

午休的时间。

夏小宠百无聊赖的跟着季扬发微信。

季扬虽然平时很忙,但是每次自己发去短信的话,季扬都会主动给自己回复短信,而且速度很快。

“你们听说嘛…援非活动又开始了,这一次是非洲坦桑尼亚塔宝拉…

夏小宠闻言美眸一怔,对于援非这类的字眼,自己也只是在新闻上看到的比较多而已。

“报名已经开始了,我们医院总共有三十个名额呢。

“肯定报不满啊,那么艰苦的环境,谁愿意去啊,而且那边艾滋病传播很严重呢。

“对啊,听说塔宝拉省是那边最落后的一个省份了,平日里都吃点玉米啊,芒果这类的当地农作物,吃不到好的东西的。

“再者说了,那边医疗资源简直是没法说,无论是检查设备还是药物都特别的少…没有药,医生只能找替代药物,反正感染也特别严重,当地人也没有什么这方面的医学知识。

“嗯嗯…不过那边的妇女和孩子也真的是可怜,平均寿命也都只有四十多岁啊,孩子的话先不说吃饱不吃饱的问题了,最夸张的就是疾病啊。

夏小宠听着周遭的护士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美眸闪过一抹沉思。

忽然…有点心动,想去了。

想做一点儿有意义的事儿…

“好了好了,不说了,反正我是不打算去呢,保命要紧啊,那边听说政局还不稳定,枪击啊是常有的事儿呢。

“嗯嗯…估计这三十个名额,我们医院是没人去了。

“嗯嗯。

夏小宠:“…

嗯…

的确,国内锦衣玉食的。

这国外的生活条件那么的苛刻,的确是没人想去。

夏小宠嘴角噙着一抹浅淡的弧度,按耐不住心底的想法,夏小宠随手在电脑上百度了一下坦桑尼亚的资料,越看神色越凝重。

那边的自然环境真的是非常的严苛啊…

新生儿死亡更是不计其数。

还有一些最基本的妇科疾病,在那边夺走了一批又一批妇女的生命。

在国内这些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儿…

一想到这儿,夏小宠忍不住咬了咬牙。

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夏小宠一整个下午都可以听到周遭的护士在聊援非的事儿。

夏小宠抬手揉了揉眉心,要下班的时候,将今天所有的孕妇资料整理发给了江主任。

“江主任…今天总共有53个定期产检的孕妇。

“嗯,放下吧。

夏小宠眼尖的看到江主任在填单子,美眸一怔。

“这个是…

“这个是援非的申请表…

夏小宠闻言有些诧异。

在这家妇科医院内,江主任算是数一数二比较牛掰的人物了。

一般来说都是高薪聘用的。

她怎么会想着去援非呢。

看着夏小宠难掩吃惊的模样,江主任随后轻笑出声。

“我去过不止一次了,这一次有机会,趁着自己还没老…想再去一次。

“啊…您都去过一次了啊。

“是啊,三十多岁的时候去了,现在四十来岁还能去,到了五十岁啊,恐怕就去不动了。

“听说那边环境很艰苦…其实您很有经验,在国内的话…

“在国内啊,我每天可以问诊50多个病人,在那边啊,我平均一天要问诊一百多号,两百多号人。

看着夏小宠无比诧异的表情,江主任笑眯眯的继续道:“别吃惊,当地啊,医生个数非常非常的少,但是病人却非常的多,当地艾滋病的感染率高达百分之十,非常可怕的一个数字。

“我啊…也知道去那边会辛苦,可是人总得在最需要的地方发挥作用吧…我还是想趁着年轻多做些事儿,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病人在病危的时候向我投来祈求的眼神,那么殷切,让我觉得我是被迫切的需要着。

“嗯嗯。

夏小宠点了点头,默默地下定了自己的决心。

很想去…

不是一时的冲动。

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儿。

“江主任…你带上我吧。

“你这丫头,开什么玩笑啊,我可不敢轻易带上你。

“为什么啊?

“其他实习生一来都是跟着护士,跟着其他医生,唯独你直接就跟着我这个主任了,你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嘛?

听着江主任循循善诱的话,夏小宠若有所思,的确是有些奇怪。

江主任见夏小宠完全不知情的模样,随后笑眯眯的开口道:“这个是因为啊,你来的时候院长就跟我打过招呼了,说你是季氏总裁,季扬的未婚妻,得给你优待啊,反正啊,我是最讨厌那种靠着关系走后门进来的,本来是没瞧上你…没想到啊,你是一点儿架子都没事,还经常熬夜加班整理资料。

事实上…有些资料第二天整理也是没事的。

江主任就是不信这个邪,就想好好折腾一下夏小宠。

没想到越折腾越喜欢。

夏小宠一点儿架子都没有…

甚至之前还搀扶着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进待产室,弄得浑身是血也毫不在乎。

系统让我做炉鼎 死亡集中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