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剑神 转瞬为风 玩物母亲

段枫不知道柯震业的打算和想法,但是也没有着急去科尔沁草原,而是显得十分淡定。

不是他不想去科尔沁草原,而是他没有任何柯震业的消息,去了也和他人一样在哪干瞪眼,而且还要面临兵戎相见的可能。

他段枫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是为了成吉思汗陵之中的宝藏,但是他却没有兴趣,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找到戚鹏,将戚鹏给救走,至于其他的事情,都等救下戚鹏再说。

可是现在根本没有戚鹏和柯震业的消息,完全的消失了。

在加上皇甫哲和其他人现在在科尔沁草原,并且他手中还有另外一半的赤血玉,所以他段枫没有动,他在等,等消息,只要一旦有消息传出,那么段枫必定会携带雷霆之势立刻动身。

并且到时候谁也不能给拦他!

河洛市之中,段枫依旧生活的依旧如同之前一样平淡,每天过的都是平平淡淡,看似十分潇洒,倒是戚烟梦这几日让段枫觉得十分反常,每天段枫都不知道戚烟梦在做什么,而且戚烟梦每天休息的时间都是到了深夜!

段枫不止一次的问戚烟梦她在做什么,但是戚烟梦每次都是嫣然一笑,而不多解释什么。

但是段枫能够看的出来,戚烟梦这几日很是疲惫,每一天那脸上都充满了疲倦之意,并且脸色还泛白。

段枫心中担忧,可戚烟梦始终避而不谈,无奈之下,段枫只好再次选择作罢。

毕竟现在大多数势力都已经去了科尔沁草原,整个河洛市倒是也安静,也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为此,段枫只是心中担忧,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河洛市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的暗流,同时京城之中也是风平浪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平和。

自从龙蛇会所和一品江山两个庞然大物合二为一叫做九重阁之后,立刻以摧枯拉朽之势,一跃成为了真正的龙头会所,不止是在京城,放眼整个华夏所有的会所之中也是龙头。

不少人挤破脑袋都想要进入现在的九重阁,可是九重阁却不是什么人都要,任凭你家财万贯,脚踏红色背景,但你若是一个废物,一个纨绔,休想进入其中。

就算进去也不过是最底层的人物而已。

可以说,想要真正的踏进九重阁,那么你必须是人才,无论你的出身是高贵还是贫贱,只要你是人才,那么九重阁就给你跳板,让你往上跳,让你往上爬!

虽然现在的九重阁还没有达到非常恐怖的地步,但假以时日,定能成为一个庞然大物,一个所有人的利益链,谁动,谁就要考虑那将会牵动多少人的利益,有多少人不同意。

而这一切都要归功在纪含香和龙辰熙的身上,当然还有戚烟梦,名字是戚烟梦起的,并且还建议纪含香和龙辰熙怎么做。

只不过在合并为九重阁之后,龙辰熙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完全的隐与幕后,不管不问,任凭纪含香折腾,在外人的眼中,龙辰熙就仿佛那被架空的帝王一般,而纪含香则是登上了女王之位,俯览天下!

龙辰熙刚隐与幕后的时候,以前一品江山之中自然有人不服,但是却被纪含香以铁血的手段给肃清了出去,对此,龙辰熙依旧没有说什么。

没有人知道龙辰熙究竟要做什么,在想什么,这么庞大的势力,竟然转手给了纪含香。

可是龙辰熙真的是被架空了吗?

没有人知道,就连纪含香现在的代言人米静雯也不知道,她曾经多次想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龙辰熙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甘愿隐与幕后,放弃手中的权利呢?

但任凭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并且她米静雯也已经多日没有见过龙辰熙了,不知道龙辰熙在做什么。

今日纪含香忽然给米静雯打了一个电话,让米静雯来找她,这让米静雯有些惊讶,以前凡是有什么事情,纪含香都是直接让她去办,但是让她过去却找她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

米静雯带着疑惑来到了纪含香所在的别墅之中。

别墅之中,纪含香做坐在沙发上,双手之中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脸色平静如水!

纪含香在看到米静雯之后,那脸上立即露出了一道笑容:“外面的雪,下的大吗?

“不大,不过因为已经下了一天的缘故,那地面上的积雪有些多。”米静雯在面对纪含香的时候略显拘谨。

现在米静雯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和纪含香叫板的人了,换句话说,现在的米静雯不过是她纪含香的仆人!

而且在华夏一直讲究四个字,那就是上下尊卑,现在米静雯的身份在这放着呢,她必须要认清楚自己,摆正自己的位置,不然对于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这点米静雯非常的清楚,非常的明白,所以在面对纪含香的时候,米静雯即显得恭敬,有显得拘谨!

“坐吧!”纪含香轻轻的点了点头!

米静雯慢慢的坐在了纪含香一旁,满脸恭敬的说道:“纪小姐,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纪含香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给米静雯倒了一杯热茶,递给了米静雯!

“先喝口茶再说!

“谢谢!”米静雯接过茶之后,轻轻的泯了一口。

“这两天我要离开京城,九重阁就交给你了,有什么事情,你自己看着解决!”纪含香淡淡的说道。

纪含香那平淡的声音落在米静雯的耳中,却让米静雯浑身上下猛然一震。

这是什么意思?

给自己权利?

要知道,自从米静雯跟着纪含香之后,纪含香都在防着她,这点米静雯心中清楚,但是也没有任何的怨言,如果换成是她,她也会如此做。

但是如今纪含香要离开京城几日,而且将九重阁的权利交给自己,这……

“不用这么惊讶!”纪含香再次开口说道:“我这些日子,确实在防着你,这点不假,我也不否认,毕竟你我曾经为敌,你多次想要杀我而后快,身边放着这样一个想杀自己的人,恐怕换成任何人都会防备着点吧?

“我明白,我没有怪纪小姐的意思!”米静雯顿时有些惊恐的说道。

纪含香淡然一笑,继续说道:“虽然我防着你,但是你也没有让我失望,确实在尽心竭力的帮助我,为九重阁做事,虽然我现在还是不能够完全相信你,但是我有事情要离开,不得不相信你……

“纪小姐可以找龙少……

“他?”纪含香轻笑一声:“他不在京城,他早就离开了,我这次离去,就是去与他汇合,去办点事情!

“所以,我也是抱着赌一把的心理,将九重阁交给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龙少不在京城?”米静雯那脸上的惊讶之色,没有丝毫的掩饰。

“不在!”纪含香回答道:“这两天我也会离开,并且野田小姐也会和我一起离开,京城的事情,你就看着处理吧,你现在应该清楚九重阁的势力,如果你好好为我做事,没有其他心思的话,日后你必定能够和我一同掌管九重阁。

听到纪含香的话后,米静雯那脸上顿时露出了激动之色。

她确实知道九重阁的势力有多大,而且自从跟着纪含香之后,凡是京城之中的人,无论你以前有多么的牛逼,现在见了她米静雯哪一个不是恭敬喊一声米小姐,或者米姐!

虽然她不过只是一个代言人,但是却让她的身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能够成为九重阁的掌舵人之一,那么……

“我一定不会辜负纪小姐的嘱托,一定会好好的经营九重阁!”米静雯满脸信誓旦旦的说道。

纪含香点了点头:“那就好,你先回去吧,我收拾收拾,就准备离开京城了!

“您今天就走吗?

“明天!”纪含香给出了米静雯一个准确的答案。

“那好,明天我来送您,现在就不打扰您了!”米静雯说着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纪含香没有多说什么,任凭米静雯离开了别墅。

米静雯前脚刚刚离开别墅,只见野田优子便从楼上走了下来,冷漠的扫了一眼米静雯那即将消失的背影,缓缓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你真的将九重阁交给她?”野田优子看着纪含香重重的问道:“九重阁势力可不小,在我们国家基本上和山口组的能量差不多!

“她要是心怀不轨,九重阁必定易主!

纪含香淡然一笑:“你认为她会叛变吗?

“如果一个人打了你一巴掌,让你受尽耻辱,你会不报仇吗?

“不会!”纪含香非常肯定的说道。

有仇不报,不是她纪含香的风格。

“她恐怕也不会!”野田优子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知道!”纪含香那嘴角微微上扬,嘴角之上的那一抹殷红如果鲜血一般刺眼:“所以我要离开京城,看看她会不会背叛我,如果她敢背叛,那么她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龙辰熙猜测的并没有错,但是也不全对,柯震业是故布疑阵,但是却并没有去偷偷的开启成吉思汗陵,此刻的他带着戚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来了锡林郭勒草原!

锡林郭勒在蒙古语的意语为丘陵地带的母亲河,是蒙古族发祥地之一,又是成吉思汗子孙走向中原、走向世界的地方。之孙忽必烈更是在锡林郭勒草原上继承帝位,建立大元帝国,并在锡林郭勒草原上建筑了著名的元上都;之后的元朝八位皇帝也都在元上都继位。

锡林郭勒草原有着悠久传统历史的锡林郭勒盟,这里既有一望无际、空旷幽深的壮阔美,也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动态美;又有蓝天白云、绿草如茵、牧人策马的人与自然的和谐美。

但是现在如同科尔沁草原一样,全部也是被那皑皑白雪所覆盖,四处望去,尽是雪白之色。

柯震业带着戚鹏站在一个丘陵之上,眺望远方,那脸上挂着浓厚的笑容。

而戚鹏则是不言苟笑不说,那身体还在瑟瑟发抖,显然体虚的他在面对如此寒冷的天气时,有些受不了,但是柯震业却丝毫不管戚鹏能不能受的了,依旧站在那里,眺望远方。

“你很冷?”柯震业忽然开口说道。

“如果你被别人穿了琵琶骨,又备受折磨,就会知道到底冷不冷了!”戚鹏没好气的说道。

柯震业淡然一笑:“可惜没有人能够穿的了我的琵琶骨,也没有人敢穿!

戚鹏沉默了一下后,再次开口说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又来锡林郭勒草原!

“来看美景,来感受忽必烈在这登基称帝时候那宏伟浩大的场面。”柯震业淡淡的说道:“怎么,你难道没有感受到!

“没有!

“用心感受!”柯震业说着闭上了眼睛:“那样你会听到蒙古铁骑奔腾的声音在你耳边不停的响起,你会听到那声势磅礴的呐喊声……

“你有病吧?”戚鹏在看着柯震业那一脸陶醉的模样:“要是有病,就他妈赶紧去看,别他妈拉着我在这,我冷!

“那你就冷着吧!”柯震业丝毫不以为然的说道:“只要冻不死就行!

“你……”戚鹏的脸上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他妈就是一个表态,一个疯子。

“柯震业,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的人不是告诉你,所有人都去了科尔沁草原吗?你来这里到底要做什么?

对于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柯震业一点都没有瞒着戚鹏,每次有什么最新的消息传来,戚鹏都会知道,但仅仅只是知道而已,对于柯震业究竟想要做什么,他真的不知道,也猜不透!

柯震业慢慢的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戚鹏说道:“戚鹏,他们去不去科尔沁草原和我有什么关系吗?我让他们去的吗?是他们自己去的!

戚鹏顿时无言以对,确实如此,柯震业没有逼迫任何人去科尔沁,是他们一个个自己来的。

并且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嗅到了腥味的猫一般。

但是却殊不知,在柯震业的眼中,这些在科尔沁草原上的人不过是一条狗,一条被他牵着鼻子走的狗。

“他们想去,难道我还能够拦住吗?”柯震业冷漠的说道:“他们自愿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而且现在科尔沁草原上这么多人,这么多势力,可谓是鱼龙混杂,说不好那天就打了起来,啧啧……美丽的大草原要被这些人的鲜血给污染了!

“你……你想要让他们自相残杀?”戚鹏脸色微微一变。

柯震业轻轻的摇头道:“不是我想要让他们自相残杀,而是他们自己要动手,毕竟手和脚长在他们的身上,我又左右不了!

“你真狠!”戚鹏咬着牙说道!

柯震业是不能够左右他们,但是却有这个意思,而且现在这局势还需要他左右吗?

根本就不需要,早晚都会爆发出来。

“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柯震业淡淡的说道:“都来吧,都来吧,这样才会更热闹!

“你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戚鹏重重的说道:“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你的用意,你会死的很惨很惨,我保证!

“我的用意?”柯震业嘴角勾勒出了一道不屑的笑容:“他们之中不缺乏聪明人,恐怕早就想到了,但是一直没有走,为什么?

“因为利益,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是利益让他们想要动手,和我有什么关系,如果他们不在乎成吉思汗陵,可能动手吗?”柯震业的声音陡然一变:“老子为了赤血玉,为了布局,损失多少人,也该他们死点了!

“不过,我不会现在让他们死,也不会让他们死一点!”柯震业的嘴角慢慢的勾勒出了一道残忍的笑容。

随后,话音刚刚落下,柯震业便再次的开口说道:“不过,我真的很佩服段枫,这么多人都到了,他竟然还没有来,他不来,这场戏没意思!

说着柯震业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他的忍耐力,真是超乎想象啊!

“你……你想把段枫也引来?

“怎么说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他不来,我一个人唱独角戏有什么意思,起码要找个和我唱对台戏的,这样才好玩,你不这样认为吗?

戚鹏心中陡然一沉:“你想要借助这些人的手,杀段枫!

“你真的很聪明,什么事情一点就透!”柯震业那脸上的赞赏之意:“天狐不愧是天狐,即使被穿了琵琶骨,这份智商还在!

“柯震业,你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想要让段枫死?

“他挡了我的路!”柯震业那声音陡然一变,同时一股肃杀之意从身体之中陡然涌出:“不止是他,还有清风,公孙子敬以及其他人,这次只要来了,就一个别想走!

“对了,还有薛昊天,他最好也来,他若是不来,就见不上段枫最后一面了!”说着柯震业那眸子之中立刻射出了一道精光。

“你……你……

“不过你放心,他们所有人都会死,但是唯独你不会死!”柯震业看着瑟瑟发抖,脸色铁青的戚鹏说道:“你不是想要知道我最终的目的吗?

“我会让你知道,我会让你看到,我需要一个人说说话,聊聊天,而你就是最好的选择,聪明!

“我会杀了你的!

“你没有机会,你只不过是一个废人,连普通人都不如!”柯震业毫不留情的打击道:“所以不要幻想着杀我了,还是好好看着吧!

“而且你也知道我的布局,知道我的人到底有多少,又都是些什么人,你认为谁能够挡住我!”柯震业说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笑声之中充满了得意忘形之色!

片刻之后,笑声停止,柯震业看着戚鹏再次说道:“对了,顺便在告诉你一个消息,一个让你怦怦心动的消息!

“说!”戚鹏铁青着脸说道。

“我还有一个帮手,一个非常强劲的帮手!”柯震业重重的说道:“只不过他隐藏的很深,很深,你们谁也找不到他!

“等他出现之后,科尔沁草原上的那些人没有一个能够跑的掉,他们全部都要死!

“他是谁?”戚鹏下意识的问道。

“秘密!”柯震业轻笑一声:“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这一刻,戚鹏发现柯震业的身上有很多秘密,隐藏着很多很多的东西,他都不知道。

“对了,我在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情,一件你恐怕也不知道的事情!

“什么事情?”戚鹏立即问道。

“你知道吗,单凭赤血玉是开不了成吉思汗陵的!

“什么?”戚鹏的脸色微微一变。

“还需要一件东西!”柯震业淡淡的说道:“而且这件东西在几十年前我就已经找到了,我就已经拿到手了!

“什么东西!

“不在我身上,我无法告诉你!”柯震业轻声道:“段枫要是栽,就是栽在拿着这件东西的人手上,而且还会死的很惨很惨!

“柯震业你到底都在段枫身边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柯震业淡淡的说道:“要怪就怪他太自以为是,就怪他老子当年心不够狠,如果够狠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些事情发生,你也不会成为一个废物,你妹妹戚烟梦也不会因为人体潜能开发而被拖进来!

在说起段枫的老子段莫宁的时候,柯震业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着刻骨铭心的恨意:“你还不知道吧,段枫的父亲段莫宁也是被我给弄死的!

“你……

“我当年没有想让他死,他杀了我儿子,我都不想让他死,因为他是一个天才,可是他却敬酒不吃吃罚酒,自找死路!”说着柯震业的双拳紧紧的攥在了一起,那手指上的关节发出了一道道清脆的响声!

“柯震业,你果然是恶贯满盈!

“恶贯满盈?”柯震业冷笑一声:“戚鹏,等你知道了我的真实目的后,在做评价吧!

惊世剑神 转瞬为风 玩物母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