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魔妃太逆天 香澄夜空 苍穹之影

“萧先生……

刘小丹刚才听到孙晓敏说自己是萧阳救得,此时心中对他的感激之情,自然无法言表。

“您想要问我什么,请问吧。

因为萧阳刚才把她从鬼门关救出来,她的身体还有些虚弱。

萧阳点点头,看向她,“刘阿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想要杀你?

他看的出来,刺向刘小丹胸口的那一刀,很致命。如果不是对方刺得位置,离心脏正中心稍稍歪了一些,恐怕就是他,也救不回来了。

想到夜里发生的事,刘小丹深吸了一口气,此时还有些惊魂未定。

“小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好好的,怎么会被人刺伤的?”孙晓敏在一旁,也跟着急声道。

刘小丹看向众人,沉默了下,而后道:“昨天夜里,我正在卧室休息,半夜醒来,正想去卫生间,可这时……

说到这,刘小丹的瞳孔,瞬间缩小了许多。

“可这时,我的卧室内,忽然凭空出现了几道黑影……

萧阳的眼眸皱了皱,眼底射出两道精光。

“小丹,你说有人凭空出现在你的卧室?这不可能吧,难道是鬼魂?”孙晓敏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不,他们不是鬼魂,他们是人。”刘小丹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一点,我能确定。

“刘阿姨,继续说吧。

“当时,我看到凭空出现的他们,吓坏了。我刚想大叫,却被对方一人捂住了嘴,他拿着匕首,抵在我的脖子上……

刘小丹只不过是个商人,虽然在事业上,她还算成功,但是这样惊悚的事情,她却是第一次碰到,心中受到的惊吓,可想而知。

“他们问你什么了?”萧阳沉声道。

“他们问我……是不是收藏了一个铜质的古杯……”刘小丹看向萧阳。

铜质的古杯?

萧阳心中一动,这古杯,不就是当初自己花了一个亿,拍到的那古董吗?只不过,这古董,是当时没人愿意要的而已。

难道,这古杯,有什么特殊之处?

“小丹,你当时,是怎么回答的?他们为什么要刺伤你?”孙晓敏在一旁问道。

刘小丹顿了顿,继续道:“我当时又害怕又好奇,但是我否认了那个杯子在我这里。他们随后就开始逼问我,杯子到底去哪里了。看他们的那语气,似乎那古杯,对他们来说,非常的重要。

“我知道他们想要找的,是当初萧先生拍到的古杯,但是我没有告诉他们杯子在萧先生那里。不过,或许他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萧阳点点头,刘小丹说得对,既然他们能找到刘小丹,那肯定也能找到自己。

这只是时间问题。

“他们从你这里没有得到想要的消息,所以,就伤了你?是这样的吗,小丹?”孙晓敏有些气愤道。

“是,他们逼问了我几次,我说这东西被卖了,具体卖给谁,是我下面的人负责的,我也不知道。”刘小丹点点头。

“这帮混蛋,这么猖狂!这还有王法没有!

孙晓敏黛眉紧蹙,高耸的胸脯,一起一伏。

在她看来,那帮刺伤刘小丹的人,或许只是一般的歹徒,只不过是有些装神弄鬼罢了。

萧阳此时,站在那,没有说话。他的大脑,在高速的运转着。

沉默了一会儿,他看向刘小丹,“刘阿姨,那几个人,是华夏人,还是西方人?

刘小丹想了想,茫然的摇了摇头。

“萧先生,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只听到他们的声音,说的是华夏语,好像不太自然。但是他们的相貌,我并没有看到。另外,不知道为何,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冷,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好像不是活人一般……

萧阳对这帮人,心中大致有了数。

“萧先生,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他们肯定会找到你的……”刘小丹对萧阳提醒道。

萧阳点点头,微微笑了笑,“刘阿姨,以后别叫我萧先生了,你就喊我名字吧,别太客气了。

“好,好,那我就和晓敏一样,叫你萧阳。

刘小丹有些羡慕的看向孙晓敏,“晓敏,你真是好福气,找了一个这么好的女婿,不仅是亚洲首富,医术还这么高超……要是我有个女儿,我肯定想方设法,把你这个乘龙快婿抢过来。

孙晓敏微微有些尴尬,朝萧阳看了一眼。

此时,她忽然觉得刘小丹说的很对。

实事求是的来讲,这小子确实是个不错的女婿,当然,如果他能不那么花心,自然就更好了。

“萧阳,谢谢你救了小丹。”孙晓敏看着萧阳,“以后,清月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对她,记住了吗?

罗清月心中一喜,眼眸射出两道兴奋之色。

孙晓敏这么说,就代表,她已经完全同意自己和萧阳在一起这件事了。以后,她再也不会去干涉萧阳和她交往了。

不容易啊,真不容易……

罗清月不禁有些感慨,让孙晓敏说出刚才的话,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看来,萧阳已经达到了她之前提出的要求,以后,他们之间的交往,再也没有障碍了。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清月的。

萧阳对孙晓敏笑笑,而后又道:“孙阿姨,刘阿姨还是转到咱们军区总医院吧,那里更安全一些。

“嗯,好,我待会就安排人去办手续。”孙晓敏点头道。

之后,萧阳和她们又聊了一会儿,然后和罗清月,离开了抢救室。

“萧阳,你以后,真的要小心点好不好,那帮人,真的好可怕,我不想你也像刘阿姨这样……”罗清月挽着萧阳的胳膊,柔声道。

萧阳笑笑,“放心吧,我不是刘阿姨,也不会这么柔弱。

“萧阳,你说,你当初拍到的那个古杯,难道有什么特异之处不成?为什么他们想要得到它?”罗清月现在还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萧阳想了想,道:“本来,我的想法和你一样,觉得那古杯毫无价值,但是现在,我改变看法了。或许,那古杯,和那博物馆中的长剑一样,都有惊人之处。

“长剑?什么长剑?”罗清月一脸懵逼。

萧阳把博物馆中的那柄长剑的事情,告诉了罗清月,搞的罗清月连连惊叹。

“哇,你说,那长剑之内,是不是真的有灵魂啊?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萧阳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这种事不好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

顿了顿,他看着罗清月,道:“清月,阿波罗能量液中的那种特殊物质,现在研究的怎么样了?

罗清月有些沮丧的摇了摇头,“还没研究出所以然呢,真是奇了怪了,那物质,到底是什么啊……再给我一点时间吧,我一定想办法攻克。

“好,不着急,你慢慢研究。

萧阳和罗清月在医院里聊了一会儿,叮嘱了她几句,然后离开了医院。

不过,他并没有去国情局,而是回到了萧家别墅。

当萧家众人看到萧阳回来,都好奇的看着他。

“萧阳,你不好好上班,怎么跑回家来了?”索菲娅看着萧阳,好奇道。

郑月柔也跟着道:“小阳,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萧阳沉思下,点点头,看向他们,“爸妈,姐,有件事,我要和你们说下。

“什么事啊,搞的这么正式。”索菲娅笑了笑。

“这几天,你们换个地方去住吧。咱家不是还有套别墅吗,你们去那里住。”萧阳笑了笑。

“为什么?”众人都诧异的看着他。

萧阳嘴角勾了勾,眼眸闪烁了下,“因为,这几天,有人会在半夜来拜访,我要好好招待他们。

萧阳坐在地上,一脸苦笑的看着床上,风情万种的两姐妹,哭笑不得。

“不带这么玩的啊,我真的是冤枉的。

床上的姐妹俩,两人的脸蛋红的和小苹果一样。尤其是光子,脸红的都快滴血了。

要说两人之中,最有女人味的,自然要数光子了。

她内敛的性格,成熟的气质,丰盈窈窕的身材,都是那么的让人着迷。

此时的光子,整理了一下某处被萧阳弄开的纽扣,深吸了一口气,走下床,一只纤纤素手,伸向了萧阳。

“萧阳……对不起,我,我刚才是不是故意的……

萧阳苦笑一声,拉着她的小手,站了起来,“没事啦,反正我皮厚,摔不疼的。

这时,夏木也从床上跳了下来,两条雪白的玉腿,有些的晃眼。

“萧阳……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呢……你没生我气吧?

“生什么气啊,我至于那么小气么。”萧阳笑笑,站起身,看向两个女人。“你们俩昨晚喝醉了,一个抱着我的脖子,一个抱着我的腰,我想走都走不了。这事,真不赖我。

然而夏木却白了他一眼,“怎么不怪你啊。你的手……放在不该放的地方……也不怪你吗?

萧阳顿时语塞,“哦,这个,额,可能是……本能吧……

夏木在萧阳的胸口,使劲的锤了一下,“色狼,流氓,看来你平时没少欺负别的女孩。

“额,嘿嘿……

萧阳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叮铃铃。

正在这时,萧阳的手机,忽然急促的响了起来。

萧阳有点纳闷,一大早的,这才八点多,会是谁打电话过来。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罗清月打来的电话。

这丫头大早上的,怎么打电话过来了?

萧阳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接通了。

“清月,早啊。

电话那头,传来罗清月有些急促的声音:“萧阳,出事了。

“怎么了?”萧阳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刘阿姨昨晚受了重伤,现在正在医院抢救,我妈说,情况不妙!”罗清月急声道。

刘阿姨?

萧阳愣了愣,随后忽然明白了过来,罗清月所说的刘阿姨,应该就是那晚举行慈善拍卖会的刘小丹。

“刘阿姨是怎么受伤的?”萧阳问道。

罗清月在电话那头摇头,“我们也不知道,今天早上,我妈去她家找她,进了卧室才发现,她已经身受重伤,昏迷很久了,后来我妈赶紧把她送到了医院。

“报警了吗?”萧阳问道。

“嗯,已经报警了。警察在现场,找到了陌生人闯入的印迹。但是闯进来的人很谨慎,没有留下很明显的印迹。”罗清月解释道。

萧阳点点头,“好,我知道了。刘阿姨现在在哪个医院,我去看一下。

“在和谐医院,抢救室。

“好。我马上到。

萧阳挂断了电话,看向面前的光子和夏木。

“两位美女,我有点急事,先走了,你们快去吃早饭吧,有事咱们电话联系。

说完,萧阳的身影忽然一闪,从两人面前消失了。

而等他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和谐医院的大门口。

此时,医院抢救室外,孙晓敏和罗清月,正站在走廊内,焦急的等待着。尤其是孙晓敏,神情严峻,双拳紧握,显然很紧张。

这也难怪,毕竟她和刘小丹的关系情同姐妹,现在刘小丹在抢救室内,生死未卜,她心里又怎能又着急。

“妈,没事的,刘阿姨是好人,上天一定会保佑她的。”罗清月握着她的手,安慰道。

孙晓敏眼眸湿润,点点头,“嗯,你说得对,小丹是个好人,上天一定会保佑她的。

这时,抢救室的门,忽然被人打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脸色疲倦的走了出来。

这医生,是为刘小丹做手术的医生,已经在手术台上,奋战了两个多小时了。

“医生,小丹怎么样了?”看到医生走了出来,孙晓敏和罗清月,立刻快步迎了过去。

医生摘下口罩,而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什么!

孙晓敏顿时傻眼了……

“不可能,小丹不会死的,不会的,你们一定搞错了!

“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小丹,医生……

孙晓敏的泪水,瞬间就涌了出来。然而医生却依然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们真的尽力了。节哀顺变。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孙晓敏泪流满面的站在那,却没有任何办法。在这一刻,她的心底,涌起一股强烈的无助感。

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告诉她,我可以救活刘小丹,她恐怕什么条件都会答应他。

不过,就在孙晓敏已经有些绝望了的时候,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忽然响起。

“医生,麻烦你稍等一下。

这道声音,虽然不算严厉,但却透出一丝让人无法拒绝的威势,那医生,立刻就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向迎面走来的身影。

“萧阳!

罗清月看到萧阳来了,快步走了过去。

“清月,你妈妈她……怎么了?”萧阳看向罗清月,好奇的问道。

“萧阳,刘阿姨她……死了。”罗清月咬着嘴唇,轻声道。

死了?

萧阳皱了皱眉头,快步走向那医生:“医生,刚才那伤者,确定已经死亡了吗?

医生虽然不知道萧阳是什么来历,但是他此时散发而出的气场,却让他心底根本无法拒绝回答。

“是的,伤者刚才,已经脑死亡了。

“有多长时间了?”萧阳急声道。

“差不多有三分钟了吧。

刷!

还没等医生回话,萧阳的身影,已经从他面前消失了。

此时,抢救室内,刘小丹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似乎已经永远都无法睁开眼睛了。

病房内并没有其他人,医生和护士都离开了,待会,就会有人过来,把她推进太平间。

萧阳站在一旁,掀开了盖在她身上的白布,看到了那胸口的致命伤口。

他皱了皱眉头,随后把右手,放在了她的胸口,开始催动御龙经第四层……

大约四十分钟后,萧阳额头满是汗珠的把右手收了回来,长舒了一口气。他微微休息了几秒钟,然后站起身,走出了抢救室。

此刻,抢救室外面,孙晓敏和罗清月,正焦急的等待着他的消息。

罗清月自然知道,他刚才是进去救人了。

“萧阳,怎么样,刘阿姨还有救吗?

此时,孙晓敏也一脸期待的看着萧阳,期望着能从他的口中,听到好消息。

萧阳朝两人,笑了笑,“放心吧,我出手,就没有搞不定的事情。

“你……你是说,小丹有救了?”孙晓敏全身颤抖的看着萧阳,眼眸中满是兴奋的神色。

萧阳点点头,“对,你们进去看看吧,她可能已经醒了。

孙晓敏不可思议的快步走进了抢救室。

旁边的医生和护士,看着萧阳,都是一脸懵逼。

这人吹牛怎么不打草稿啊,人都死了,还说有可能已经醒了……

真是什么人都有啊。

此刻,躺在病床上的刘小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当孙晓敏看到刘小丹真的醒来了,顿时喜极而泣。

“小丹,刚才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刘小丹脸色苍白的看向孙晓敏,缓缓道:“小敏,我还活着?

“对,你还活着,医生都宣布你……可是萧阳却把你救活了。”孙晓敏有些激动的回应道。

萧阳?

刘小丹的眼眸中,满是疑惑。他怎么会……救得活自己?

这时,萧阳和罗清月,也走进了抢救室。

“刘阿姨,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麻烦你回答一下,可以吗?

萧阳看着病床上的刘小丹,沉声道。

绝世魔妃太逆天 香澄夜空 苍穹之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