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盐核桃 女生玩家最多的网游

得知这个消息后,尹楠跟着护士长立即跑去医院安保部去调监控,又看了两个多小时,在护士站发现了徐静姝的身影.

虽然已经有了结果,但是回办公室的路上,尹楠也是一路犹豫,他才太清楚陆仲川对徐静姝的态度,不知道他得知情况会如何处置?他很想知道后续。

“不用,你下班就好,我这就去医院,先把学良的事安置好,其他的我自己来处理。”陆仲川却拒绝了尹楠,自顾自离开了,留下尹楠瘫软在自己的座位上,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很快,陆仲川就赶到了医院,而安然和学良都不在病房里。

“护士,请问351病房的祁学良患者和家属都去了哪里?”陆仲川赶到护士站询问。

“哦,学良和安小姐啊,学良的情况很不好,他们送他去病症监护室了,刚刚走没多久。”一个小护士飞快地看了下陆仲川回答。

“重症监护室在哪里?

“前行左转就到了。

“谢谢。”陆仲川扔下两个字,飞奔了过去,小护士看着他这样的身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天啊,他这样的人,居然也会着急到奔跑?”学良在医院这么久,大家都清楚他和安然的关系,加上之前陆仲川和安然公开了关系,大家都知道他是什么人,因此一直在背后悄悄花痴。

安然和林文轩看着重症监护室门口的门缓缓被锁上,两个人互相对望了一眼,眼睛里满是焦虑。

林文轩一看安然担心又害怕的表情,心中一动,将安然的手拉住了,“安然,不要怕,我在。

好巧不巧,就在这个时候,陆仲川出现在了走廊的拐弯处。

他看到林文轩的手拉住了安然的,心中一阵不悦,脚下的步子更快了。一言不发地来到他们身后,这才开口,“安然,你在做什么?

安然和林文轩两个人转过身,看到了陆仲川。林文轩放开了安然的手,指了指重症监护室的门,“学良被送进去观察和抢救了。

见林文轩还算乖觉,加上此事要紧,陆仲川暂时没有和林文轩说什么,只是说了一句,“安然,我知道学良的药是被谁换的。

“谁?”安然听后一把抓住了陆仲川的胳膊,“快说是谁!

“我爷爷家徐妈的女儿。”陆仲川的脸色很难看,不知道是因为林文轩,还是因为此事。

“徐静姝?”安然很快就明白了陆仲川的话,她放开了陆仲川的胳膊,“就是你那个从小一直惯着,和你们陆家大小姐差不多的徐静姝?

“她不是什么大小姐,她姓徐,不过是我家佣人的女儿。”陆仲川解释了一通。

“到底怎么回事?”林文轩听了半天依旧云里雾里的,便开口了。

“此事是我疏忽了,安然,先把学良救过来要紧。”陆仲川自知理亏,但是却不想对林文轩解释,只是劝安然。

安然扭过头对陆仲川道,“我当然知道要先救学良,我一直就在这么做!可是你!都怪你,这些都怪你!

“怪我,是怪我。”陆仲川见安然那么伤心,脸上的泪花已经肆虐成小溪了,心中一痛,他上前搂住了安然,“安然,你别难过了,学良还需要你,其他的,我会处理好。

林文轩见两个人如此亲密的接触,他心中被他强压下很久很久的某种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他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才忍住了想上前来开陆仲川的冲动。

“不行,我一定要忍住,不能在安然面前太鲁莽!毕竟他现在是她的老公!”林文轩一遍一遍地劝自己。

安然抬起泪眼朦胧的头,看着陆仲川,“你怎么处理我不管,但是我要见她。

“好,我来安排。”陆仲川一口答应了。

小芳下班后,直接来到了一家外观普通,内里奢华的日料店。一进门,就告诉服务员老地方。

服务员十分娴熟地带她去了一间包房,坐下后没多久,包房门被打开,唐沐雪走了进来。

“唐小姐,您来了。”小芳立马站起来,诚惶诚恐地问。

“说罢,今天非要见我是什么事。”唐沐雪坐下后,点了菜,将菜单扔该了小芳,小芳摆摆手说不用了,服务员也就出去了。

“唐小姐,今天安然的妹妹,也就是那个明星茜茜,她让我给您转交一样东西。”小芳说着就拿出了那块用布包着的东西。

“哦,她和我已经说过了,放这里。”唐沐雪将一只小盘子推到了小芳面前。

“是,唐小姐。”小芳知道,安美美果然和唐沐雪通过气了。

“我就不吃东西了,你自己吃吧。”唐沐雪用一只透明的密封袋将那块东西装了进来,扔给了小芳一叠现金,“这些足够你付账了。

“多谢唐小姐!”小芳一看双眼放光,那些钱付这餐饭绰绰有余,还能剩下不少,她兴高采烈地拿在手上,对即将出门的唐沐雪不停致谢,末了道,“对了唐小姐,今天我在公司听说,那安然的弟弟,进了重症监护室。

“此话当真?”唐沐雪听后一脸惊喜地转过脸来看着小芳。

小芳重重地点点头,“千真万确,我们部门的老大下班前和别人在卫生间闲聊,我正好在隔间里,听见了。

“很好,这个消息很不错,继续好好干,我不会亏待的。”唐沐雪很开心,将手上一只白金手链褪了下来,“这个奖励给你。

小芳一下子拿在手里,“哇,唐小姐的东西就是好,这手链,做工就是细腻!还是洛华奇的,肯定很贵!”紧接着又是一阵感谢和奉承,“唐小姐您放心,我一定会继续为您留心的。

唐沐雪很受用,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薄子言还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挑灯奋战。为了应对文化部的政策,他们公司今年准备了好几个抗战和宣扬国家精神的项目,有电影,也有电视剧。

报上来的项目很多,他已经加班研究了好几天了。今天也是和项目组的员工开了一天的会,刚刚离开会议室不多会儿。

学良从医生办公室回到病房里,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

“刘医生怎么说?”林文轩上前去,将他拉住问道。

“刘医生没在办公室。”学良摇了摇头,慢吞吞地坐在了床上。

这可把林文轩给急坏了,他拉起学良的手焦急道,“学良,你安然姐姐出去买水果了,你告诉,到底是怎么回事?

学良却愣愣地看着林文轩,良久才徐徐问,“文轩哥,我会不会死啊?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你明明知道你姐姐为了救活你,和你妈妈付出了多少心血,你还说这样的话!”林文轩制止了学良,“再说了,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需要维修呢?

这话一出,学良刚刚还满是担心的脸上,立即被笑容覆盖,露出来一整排又齐又白的小牙齿,“哈哈,文轩哥,那你快给我检查一下!”说着张开了胳膊。

这是文轩和学良在很久以来一个玩不腻的游戏,每当在病房里待的腻了,实在无聊得要死,他们俩就会互相整蛊,出其不意地骚扰对方。

而每一次的动手,他们都会说,“让我看看你哪个地方需要维修。

林文轩也十分配合,在他身上到处检查了一遍,然后虚推了一下并不存在的眼睛,清了清嗓子道,“嗯,学良小朋友,你的情况非常好,零部件都很好用,作为你的主治医生,我特别批准你,可以出院回家了。

他学的是刘医生的声音和强调,刘医生每一次一开口,就有一种诗朗诵的感觉,林文轩每次都能模仿得惟妙惟肖,这一次也不例外。

果然,学良再次爆发出了开了笑声,将刚刚来到病房门口的刘医生给吓了一跳。

“刘医生,您怎么站在门口?请进!”安然买了水果回来看见刘医生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小摞检查单,她心下明白,应该是学良的检查结果出来了。

“哦,原来是安小姐啊,是这样的,学良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我正要去找你们呢。”刘医生的脸上满是凝重,他替双手都被水果占领的安然打开了病房的门。

“结果出来了?”安然听后心中一紧,慌忙问道,“刘医生,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进去一起说吧。”刘医生忘了一眼安然,却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安然见他不想说,便也作罢了,“也好,进去说。

见到安然和刘医生一起进来,学良和林文轩一起站了起来,林文轩过去帮安然将她手里的水果拿了下来,而学良则一眼就看到了刘医生手里的单据。

“刘医生,我的病怎么样了?”学良的神色很平静,似乎在问别人的事情。

“嗯嗯,”刘医生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十分凝重地说道,“本来呢,学良的手术很成功,后面的恢复也很不错的,今天早就可以出院,但是昨天的检查之所以出现问题,是因为我们发现,从前天开始,学良的药被换了。

学良听后如释重负,他放下心似的说道,“什么?原来是换药了?我还以为是我体质不好的缘故,我就说嘛,我天天在病房里地锻炼,不应该那么体虚才对。

倒是安然和林文轩,被这个结果弄得五雷轰顶,尤其是安然,当下就落泪了,“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换药呢?

“是啊,刘医生,我们怎么也没听您说过要换药呢?”林文轩虽然这几日很忙,但是对于学良的病,他还是很上心的,基本上所有的情况他都了解,没听说过什么要换药的事。

“安小姐,林先生,你们听我说,不是我们医生主动给学良换药,之前的药都是对症下药,而且效果都有目共睹,我们何必再拿学良的病来做改动?”刘医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也就是说,有人要害学良?”安然这下终于弄清楚了,不是医生更换了药物。

“不是这样吧?刘医生,这怎么会?”林文轩表示不相信。

刘医生将单据递给了安然,“你们看看,这些是学良这些天的药物,原本都是配药中心配好了,送到护士站,再分发到各个病房的。

安然一把抓过来,细细一看,其他的都是一模一样,只有其中一种药,在前天开始,那药品后面就多了一个字。刘医生已经拿了朱红的笔在上面圈出来,并标注道‘药效相左’。

也就是说,学良的药物单上,有一样药被换了相近名称的药。这样一来,原本帮学良的血液和骨髓正常开始造血功能的药,便成了阻碍这个效果的药。

“刘医生,你是说,学良的身体出现反复,就是这个原因造成的?”安然缓缓地抬起头,大大的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

刘医生重重地点头,“没错,就是这个缘故。

与此同时,陆氏集团陆仲川的办公室里,陆仲川正在翻开尹楠紧急赶回来递给他的调查结果。

他已经看得差不多了,结论也很明显,尹楠在资料里标注了出来。

“很好,这一次的调查比上次还快了一个小时,不错。”陆仲川合起来资料,拿起了衣架上的外套,“这件事你做得很好,现在你下班吧。

“陆总,那您这是要去哪里?要不我送您?”尹楠委婉地询问。

调查了一下午,他几乎忙得焦头烂额,一个人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才紧赶慢赶将这件事查出了原委。

只是这件事的结论让他一直心中发虚,不为别的,就因为这背后的主使,算是陆仲川家的人。

徐静姝。

当他熬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过了所有学良病房附近的监控,并发现送进学良病房的药物,有一个形状发生了变化后,他敏锐地察觉了这一情况,立即跑去医院,找了学良的主治医生和护士站的护士长。

很快,大家都察觉了情况不对,仔细一看,果然学良的药被篡改了。

椒盐核桃 女生玩家最多的网游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