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之死神传说 懵懂青春张莹莹免费阅读

宁婉白又带她下楼来吃饭,看她吃的食不知味,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她和乔氏的情况不一样,也不能一概而论。她的观点是离婚,但是乔氏这么多年活的很没有自我,把宁家当成了自己唯一的依靠,不敢离开。

她明白乔氏的心情,却不赞同。劝了几句,乔氏只哭着说绝不离婚,死也要死在宁家。她怕说的急了,乔氏真的做出什么偏激的举动,就不再劝。

“你别着急,我们明天回去看看。胡玫怎么说也是名不正言不顺,不敢太嚣张的。

乔氏坚持带着顾邵谦,让顾邵谦去对着宁天赐和老祖宗下命令。

宁婉白觉得她这个想法其实很可笑,可又知道神经崩溃的人会失去理智,就说了些话哄着她吃饭。

这件事还是找个律师问问的好,可是她认识的好律师就只有那一个,就是简思恒。在拒绝了人家之后,再找人家帮忙,这样很不光彩。

宁婉白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拨出简思恒的电话,而是找叶小青请假。

“我妈这边出了点事,明天不能过去,店里就麻烦你了。

叶小青追问到底怎么了,她就简单的把事情说了。

叶小青唏嘘不已:“真没想到,怎么会出了这种事?你好好陪着伯母吧,店里有我,不用担心。

“谢谢啦!

“客气什么?

“对了,你有没有认识的律师之类的?”一问出来她就后悔了,叶小青对简思恒还是有心思,她不该提起来的。

叶小青愣了一下,接着就说:“我还真不认识律师,你找律师做什么?

反正都说了,宁婉白也不瞒着她:“没事了,就是我妈这件事,我觉得最好找律师咨询一下。毕竟离婚这些事,也涉及到很多方面,不懂的话会吃亏。

叶小青在那边考虑了一会:“我帮你找找吧,找到了再回复你。

“好,谢谢。

挂了电话,想着自己找个律师咨询一下。之前跟约翰逊打官司的时候,曾经认识了一个法官。过年的时候还曾见过面,她也要了对方的号码。

正想着要不要打给人家咨询一下,简思恒就打来电话。

“小白,你好吗?

自从上一次两人谈过,简思恒就再也没出现过。但是宁婉白总觉得他好像就在附近似的,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在这个时候他打来电话,倒是让宁婉白很意外。

“我,还好。你好吗,怎么会想起来打给我?

简思恒那边顿了一下才说:“其实是小青告诉了我你家的事,她觉得我能帮上忙。我想帮你,虽然你拒绝了我,但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

他都说的这么坦然,宁婉白也不好扭扭捏捏的,就跟他说了。

“这样的情况下,我可以帮伯母打官司,顺利的话可以让伯父净身出户。”他说的很自信,也确实是打官司的好手。

“当然,如果你不想的话,我可以按照你们的要求来提条件,保证让你满意。

宁婉白说:“如果我妈不想离婚呢?

简思恒说:“已经出了这样的事,我建议还是离婚的好。不过既然伯母不愿意,那就要费一些功夫了。那两个孩子如果证实是伯父的,伯父就需要付抚养费。

“当然,抚养费这方面不能让那个女人狮子大开口,我们能掌握主动权。不过,小白,伯父的心很明显向着那边。

“即使做了法律约束,也不能阻止他私下的行为。小白,你和伯母要做好心理准备。不离婚的话会有很多忧患。

宁婉白自然也知道这些,谢过了他:“这件事还要看我妈妈的意思,明天我们会回去,再看情况。

“好,等你决定好了,我愿意做伯母的律师。

挂了电话,又哄着乔氏去睡了,在她的牛奶里加了安眠药,好让她好好睡一觉。

给顾邵谦打了电话,说了自己的想法。

顾邵谦问:“明天早上九点在家里等我,我跟你们一起去。

宁婉白说:“你这么忙就不用了,我会带着汪静去,你放心,就算打起来也不怕。

但是顾邵谦还是说让她早上九点在家里等着,她要拒绝,那边却挂了电话。

“好吧,九点。

时间还早,她就在一楼看了一会书,把家里的摆件看了看,几个喜欢的物件也没打算带走。

只是她收了两个很小的物件,就是想留着作为纪念。

正想着,就有人来敲门,过去一看是柳若轩还有向雪妮。

向雪妮兴奋的挥手,喊着快点开门。

宁婉白把门打开,她们俩就带着两包东西进来了。

“小白,我们来看你了。

宁婉白奇怪道:“你们怎么突然来了?来就来,干嘛还带东西?

向雪妮举着东西说:“你怎么知道是给你的,是带来我们自己吃的呢?

宁婉白把东西都抢过来,故意恶狠狠的说:“不给我那我就抢。

向雪妮立刻嘻嘻哈哈的笑起来,抱着她说很想她之类的。

柳若轩也走上前跟她打招呼,上下打量她,眼神关切:“宁姐姐,你瘦了好多,开店是不是很累啊?

宁婉白说:“还好,瘦了也很好,以前还是有点太肉了。

向雪妮一进来就闲不住,在屋里到处看,摸摸这里看看那里,哪里都觉得新奇。柳若轩跟着她一起看,但是更多的注意力是放在宁婉白身上,一直在看她到底好不好。

宁婉白神情一直很平静,看不出好也看不出不好,这种感觉总让柳若轩看的很悲伤。

向雪妮也知道她心情不好,不过她不提那些难过的事,只尽量说些高兴的事。

“对了,我和廖羽在看房子,我们打算按揭买一套。我想要个小一点的,这样经济不用这么紧张,但是廖羽想要大点的。

宁婉白惊奇道:“你们要结婚了?什么时候?

向雪妮把手露出来给她看:“看,我的订婚戒指,漂亮吗?

她的订婚戒指是一个很普通的白金戒指,有些花样,但是并没有钻石,看来向雪妮把省钱这件事做到了方方面面。

宁婉白很为她高兴:“恭喜你雪妮,你什么时候结婚,我得快点准备个好的结婚礼物了。

向雪妮说:“过年的时候,那时候假期比较长,大家也都有时间。

她又看着自己的戒指说:“我知道,不是很名贵,不过我们在买房子,我想还是省点钱比较好。

“说的对,这些东西并没有那么重要,你们两人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宁婉白看着她脸上的笑,也真心为她高兴。

而且,她也想好要送向雪妮什么礼物了。

“对了,你们的房子定好的话告诉我,我这边有设计师,可以帮你们做装修设计。

向雪妮几乎拍手叫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还可以省钱。

她终于安静下来,三个人坐在客厅喝茶。

向雪妮肯定从廖羽那里知道了一切情况,也不知该怎么说,只能引着宁婉白高兴点,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柳若轩就坐在宁婉白的对面,不经意间看到她脖子上带的项链,又仔细看了看。

“宁姐姐,你的项链真好看,是在哪里买的?

宁婉白习惯性的摸了摸:“不是在哪里买的,我从小就带着,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柳若轩把手在左手腕摸了摸,也摸出一个链子,上面挂着一块很小的石头。

“宁姐姐你看,你的石头跟我的好像啊,就好像我这块石头是嵌在你的石头里一样。

她把手链摘下来,然后递过来给她看。

宁婉白接过来,看到那是一块跟她的石头材质很像的石头,而且是花的形状。她赶紧把自己的项链拿下来,跟这块石头一对比。

“真的可以嵌在里面,该不会我们这两个石头是一对吧?

宁婉白是惊奇不已,柳若轩也是若有所思。

向雪妮也凑过来看了看:“看着确实很像,但是这不就是两块普通的石头吗?说不定是什么时候生产的那种纪念品,就是量很大,这两个只是其中两个呢?

宁婉白觉得这两块石头有缘,不过她说的也对。把两块石头又在灯光下看了看,怎么看都是普通的石头。

把两块石头分开,又带回去。

向雪妮又说:“不过这两个石头这么相像,说明你们俩有缘啊。其实你们俩长的也很像,发现了吗?

宁婉白把一个薯条扔过去揶揄道:“正反话都让你说了,上次你还说狄贝贝和扬子琪长的像呢。

“本来就很像!

柳若轩收回了手链,还一直若有所思。

她们俩在这里待了一会就回去了,宁婉白送她们到门口。

柳若轩突然转身抱住她,轻声说:“宁姐姐,好好照顾自己,好吗?我们是你的朋友,我们会一直支持你,跟你在一起。

宁婉白回抱住她:“谢谢你,我知道。

柳若轩对着她笑了笑,转身之前看了看她的项链。

“宁姐姐,你相信缘分吗?

宁婉白知道她说的是项链的事:“我相信,我也相信事在人为。

“我也是!

等她们走了,宁婉白才回去休息。只是她把玩着那块小石头,总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力量在牵引着她,这块石头一定不是这么简单。

她的精神很差,脸颊有不正常的红润。

宁婉白摸摸她的额头,担忧道:“妈妈,你发烧了,我先带你去医院。你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回去。

乔氏却不肯,坚持要回宁家。

自从宁婉白姐妹俩嫁进顾家以来,乔氏就从未主动来过顾家。就是上一次宁老太太来找茬的时候,她也没有过来。

这一次主动登门,还是在晚饭时间,实在令人奇怪。

当他们看到乔氏的样子,就更觉得惊愕了。

乔氏很老实,存在感也很低,但是她总带着一种大家闺秀的端庄感。平时总是打扮的中规中矩却也带着贵妇人的雍容,看着让人舒服。

可是她今天头发乱糟糟,衣服扯破了一块,就连鞋子也被踩了很多泥点子,看起来狼狈极了。

“妈,你这是怎么了?

宁婉白率先冲过去,扶着她往沙发上坐,上下打量检查她的身体。

顾老爷子也觉得惊愕,看她的情况不对,就让王嫂快去倒杯热茶来,又让人准备衣服等。

宁婉静则是扶着肚子慢悠悠的过来,对于乔氏现在的样子觉得很丢脸。

“妈,你怎么了,怎么出门之前也不检查检查?

她走过来,就小声的说着,语气埋怨。

乔氏浑身颤抖,听到大女儿的话抖的更厉害。

“我出来的匆忙,没来得及。

宁婉白生气宁婉静这种冷血的举动,却也对乔氏的逆来顺受更加无语,就是因为她性格这样,才会让她的大女儿更加嚣张跋扈自私自利。

她没再做什么批判,更关心乔氏怎么会这样出来,肯定是出了大事。

王嫂已经端着热茶过来:“亲家夫人,喝茶,暖暖身子。

“谢谢。”乔氏接了茶杯,抱着杯子不撒手,抖的也没那么厉害了。

宁婉白没再追问,等着她平静一点自己说出来。

而宁婉静没那么有耐心,在旁边不断的追问,又觉得乔氏在这里多坐一会都是在给她丢脸。

“妈,你快说啊,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自己出来了,爸爸知道吗,老祖宗呢?

她不说还好,一说起宁天赐和宁家老太太,乔氏突然呜呜的哭起来。

“你别哭啊,有事快说。”宁婉静吓了一跳,更加不耐烦,又问了一遍。

顾老爷子就坐在不远处看着这边,对于孙媳妇的品性更加失望,忍不住摇头。

宁婉白拿了纸巾给乔氏,又训斥道:“你不会说话就别说,没看到她现在心情不平静吗?

宁婉静自然不服气,正要还嘴,乔氏却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她越哭越大声,最后几乎是嚎啕大哭,声音都变了腔调,整个客厅里回荡的都是哭声。

这么多年,虽然乔氏一直被欺负,经常偷偷的哭。但是宁婉白还从来没见她这么大哭过,不禁惊愣,更觉得肯定是出了大事。

她拿着纸巾给乔氏擦拭眼泪鼻涕,一点也不嫌弃。又从旁边拿了个毯子裹在她身上,轻轻搂住她,轻拍她的后背。

人在难过的时候,哭出来也是发泄的一种方式。等她哭过之后,自然就会把事情说出来,她愿意耐心等。

但是宁婉静就没那么好耐性了,如果不是顾老爷子在一边看着,她估计早就喊起来了。

好不容易等乔氏平静一点,她立刻追问到底怎么回事。

乔氏擦着红肿的眼睛,啜泣着说:“老祖宗要休了我,你爸爸也不要我了,呜呜呜,我无家可归了。

宁婉静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宁婉白就瞬间理清了事情的头绪。

之前顾邵谦就曾说过,宁天赐在丽城花园十号楼养了一个*,这个*还生了一个儿子。

现在*要登堂入室了,自然要把乔氏赶出家门。

顾老爷子一听是这些事,也知道自己不好插手,只能坐的远了些。

乔氏一边哭一边说,断断续续把事情说清楚了。

果然是宁天赐的*要上位,用儿子和肚子里又怀上的孩子做筹码,要挟宁天赐离婚娶她。否则,她就把据说已经查清是儿子的胎儿打掉,再带着大儿子另嫁他人。

宁天赐这半辈子最想要的就是儿子,怎么可能允许儿子被打掉,另一个还去跟了别人的姓?

但是宁天赐好歹还要点脸面,更不想因为离婚的事就分割出去财产,所以才一直没答应离婚,就这么一直拖着。

而这个名为胡玫的*就忍不住了,直接打上门来,喊着让乔氏滚蛋给她让位置。

她挺着一个大肚子,战斗力还爆表。宁老太太怕伤了肚子里的孙子,不许乔氏还手,最后她就被打的这么狼狈。

宁天赐回家来说给她二十万,让她自己识相自己走。

宁老太太连二十万都不想给,觉得乔氏在宁家吃穿这么多年,连个男孩都没生出来,不给她要钱就是便宜她了。

乔氏被打骂的没办法,一气之下跑了出来,来找大女儿想办法。

顾老爷子听的唏嘘不已,也不好插手,跟宁婉白说有需要的就找他,就避开了。

宁婉静听完之后真的是怒不可遏,立刻就打电话叫顾邵泽回来。

“老祖宗和爸爸是怎么想的,要是这时候爸爸离婚娶了小三,我的脸往哪儿放?我在顾家怎么抬得起头来?

宁婉白本以为她是为了自己的母亲生气,可谁知说来说去,她考虑的还是自己。

这件事如果宁天赐心意已决,其实外人根本左右不了什么。按照她所想,就算要离婚也不能吃亏,应该先争取最大的利益。

但是乔氏根本不想离婚,她在宁家这么多年,娘家也早就没人了,根本不知道离开宁家之后能去哪里。

宁婉白没办法,只能先让她上去洗澡休息,冷静下来再回宁家看情况。

但是宁婉静却说:“小白,你家里地方大,也没什么人,还是让妈妈去你那里休息。

乔氏来投奔的大女儿竟然不肯收留她,这倒真是讽刺。

宁婉白问过她的意见,就开车带她回去,打算回去之后再商议这件事。

宁婉静则是带着顾邵泽回宁家大闹一场,义正言辞的把自己的父亲训斥了一顿,并要求他把乔氏接回来。

一向对她言听计从的宁天赐没有听她的话,拒绝接回乔氏。

“你们姐妹俩也都成家了,应该孝顺长辈,以后就你们姐妹奉养母亲。

宁婉静怕的就是这种情况,她嫁进的可是顾家,大户人家。现在却要她带着离婚的母亲,这算怎么回事,她会遭受多少白眼和非议。

宁天赐这边行不通,她又去找老祖宗。

但是一向疼爱她的老祖宗咬咬牙,在她能带来的利益和孙子面前,还是选择了能传宗接代的孙子。

“小静啊,奶奶这么多年没白疼你,你一定要听话。照顾好你母亲,让她懂点事,别再回来了。

宁婉静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老祖宗,您搞清楚啊,如果我妈离婚了,我在顾家还有什么颜面?我怎么办?

老祖宗训斥道:“你怎么能只顾自己?是你的脸面重要还是我宁家的孙子重要?你也不小了,该懂事了。

通常宁家老太太训斥别人不懂事的对象都是宁婉白,这种话第一次放在宁婉静身上,让她有种吃了苍蝇的感觉。

“要孙子有什么用?不过是两个见不得光的杂种,还不知道是谁的种就想接回来。我看我爸肯定是带了绿帽子,还在这里沾沾自喜呢。

宁婉静气狠了,说话也不管不顾,什么难听说什么。要是胡玫生的孩子在眼前,估计她会直接把那孩子掐死。

老祖宗和宁天赐气的要打她,说她不懂事。

顾邵泽在一边护着,虽然觉得她说话难听了些,可也觉得这种心情可以理解。

宁婉静最后还是被拒绝,气哄哄的回去了。

顾邵泽劝她别太生气,免得动了胎气。

“可那是我妈妈啊,我怎么忍心让她难过?我爸爸怎么会做这种事,我真是太心痛了。

宁婉静表面上说是心疼母亲,坚决不能放过小三。可心里早就恨死了,恨宁天赐和老祖宗不管她的颜面,也恨乔氏不争气,连个狐狸精都斗不过。

如果乔氏真的离婚从此留在顾家,她以后绝对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不行,乔氏必须回宁家去。

宁婉白带着乔氏回去,给她找了衣服,让她先去洗澡。又怕她想不开,就一直在于浴室外面守着,听着她在里面断断续续的哭。

乔氏出来的时候,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太大,好像抽走了她借以维生的所有希望,让她一下子倒下难以再次站起。

宁婉白只能劝她想开点,又说明天带她回去找奶奶和爸爸问清楚。

“妈妈,我觉得这样的情况离婚也没什么不好,你要不要想想以后怎么办?

宁家一直虐待打压她,那样的家庭一点温暖都没有,还不如不回去,去寻找自己的生活。

乔氏摇头说坚决不离婚,接着又看着她,好像想到了什么。

她好像有了希望一样,猛地抓住她的胳膊,疯狂的说:“小白丫头,让顾邵谦去说。你爸爸和奶奶最怕他,只要他去说,你爸爸绝对不敢休了我。

她太激动手劲很大,掐的宁婉白胳膊生疼。

宁婉白解释道:“顾邵谦再厉害,也管不到别人离婚不离婚的事。妈,你先冷静一点,你真觉得回宁家是个好选择吗?

乔氏根本不听她在说什么,还是坚持要顾邵谦去命令宁天赐。

“只要他去,你爸绝对会听。对了,还有房子,家里的房子是顾邵谦买回来的。这是人情,要还的。

宁婉白不觉得宁天赐这样的人会还人情,尤其是顾邵谦的人情。

而且,她也不想再继续欠顾邵谦的人情,那才真的是很难还清。

“妈,我明天带你回去问问,你放心,我会帮你的。

乔氏还以为她是答应了,很是激动,语无伦次的说着什么。

斗罗之死神传说 懵懂青春张莹莹免费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