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j贝微微和她的舍友 充实的一天

317伍欣雅的报复

这回自己派他过来,是严格尊照大小姐的指示,挑了性格稳重的訸笙。

没想到这个人竟然给自己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

昨晚上自己还在被窝里就被大小姐的电话叫醒,骂得自己狗血喷头,吓得自己连夜就坐专机从汉城那边飞过来。

訸笙冷不丁的瞅见执行总裁伍建国阴森森的目光,吓得冷汗长流,几乎站立不稳,就要瘫倒下去。

伍欣雅看了看远处那些富豪们,轻轻打量了下还在弯腰鞠躬、头也不敢抬起来的刘家良,眼神里闪过一丝厌恶。

“既然你们都在这,那我就当着你们的面说几个事。

“金先生,事情我在来锦城的路上就已经调查清楚。确实是我西灵集团的人做的不对。

“很感谢静怡董事长来接我的飞机,路上我跟静怡董事长也达成了共识。

“訸笙这个人我们用错了。给金先生和云正带来了很大困扰。在此,我代表西灵对金先生和静怡董事长以及云正药业上下全体员工表示歉意。

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倒也无所谓,但从伍欣雅这样身份地位的人嘴里冒出来,却是惊天动地。

在场的富豪们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接下来,伍欣雅做了一个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行为。

退后三步,向金锐鞠躬,声音清朗脆脆,婉转悦耳。

“对不起,金先生。我代表西灵向你道歉,请您原谅我的过失。

这一幕出来,所有人全都吓得目瞪口呆,惊悚当场。

伍建国跟种花家总部总裁阿建哥勃然变色。

二话不说,疾步退到伍欣雅身后,一同向金锐鞠躬行礼。

所有围观的人全都看呆了。

蓝静怡也是满脸惊诧,她也从来没想到过伍欣雅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赶紧上前,娇声说道:“伍总请您快不要这样…金锐…

“我们云正当不起你这样的大礼。

金锐却是不动声色。

伍欣雅鞠躬行礼之后,轻声说道:“金先生能当得起这个大礼。因为,他曾经救过我三次命。

“没有金先生,我伍欣雅这一辈子都困在自己的阴影里,永远也走不出来。

这话让所有人无不震撼当场,心中充满了骇然和惊怖。

原来金锐是伍欣雅的救命恩人,怪不得金锐敢说出那样的大话。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金锐,这个人真的是权势滔天!

果然不假!

再想想被金锐蹂躏过的苏世伦和李昊两个二世祖,众人心里更加惊恐万状。

金锐这个人,不但在国内牛逼到顶点。

在国外,一样的混得风生水起!

每个人都涌起无穷无尽的痛悔之情,却是回天乏术。

金锐淡淡说道:“伍总裁言重了。我说过,我跟你之间只存在利益关系。我办好你的事,你办好我的事就行。

伍欣雅轻启朱唇,娇声说道:“金先生办好了我的事,我却没办好金先生的事。这是欣雅的不对。

转过身,伍欣雅收敛笑容,冷冷说道:“谁是訸笙?

远处的訸笙听见大小姐叫着自己的名字,吓得手足颤抖,不敢应声。

伍建国冲着訸笙厉声大吼:“訸笙!给我滚过来。

訸笙一下瘫坐在地,颤声大叫求饶。

“大小姐,大小姐,我错了,我错了…

“表哥,表哥…我错了,我错了…

伍欣雅都不愿再多看訸笙一眼,叱喝出声:“带回去。交给司法机构处理。

訸笙听到这话,身体抽搐个不停,脸上露出惊恐万状的表情。

訸笙是鹰酱人,自然按照鹰酱法律,以泄密公司机密罪上法庭。

这可比杀了訸笙更要难受。

鹰酱国的监狱里暴力横行,像訸笙这样的花样美男进去,绝对会成为‘狱花’,备受欢迎的宠物。

一想到这个,訸笙便自吓得死狗一样,口吐白沫,晕死过去。

伍欣雅的随身护卫上前,揪住訸笙,拖死狗一样的拖走。

訸笙这等惨状,在场的富豪们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心里的恐惧更深了一层。

金锐悠悠闲闲的掏出烟点上,目光烁烁,冷漠无情。

伍欣雅娇声说道:“为了弥补金先生和云正的损失,西灵与云正集团将会签署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意见书。

“未来两年内,西灵将会携手云正集团在锦城和建立三个制药厂和一个全世界最好的生物医学研发中心。

“轰!

这个消息让在场所有富豪轰然炸锅。

制药厂倒是无所谓,可生物医学研发中心这个就太恐怖了。

可更惊人的话语还在后面。

“制药厂所有管辖权全部归蓝静怡董事长所有。西灵只参与建设和监督事宜。

“药厂利润五五分成。科研中心成果共同享受。

这两句话杀伤力如同核爆,直接把所有富豪们的心脏轰杀成渣。

云正药业!

从此腾飞!

金锐也有些意外,这个伍欣雅魄力超乎了自己想象。

但就这三个制药厂,一年的利润就是十亿以上,云正就能独得五个亿。

云正总算是达到了真真正正的崛起。

不过这些利润比起生物医学科研中心来,那就差得太远了。

科研项目一旦转化为成果,所带来的的利润将会是无法想象得到的丰硕收益。

而且还是永生永世。

金锐看了看蓝静怡,露出一丝苦笑。

蓝静怡的脸上翻起激动的红晕,垂着的两个拳头紧紧的握着,露出了几根青筋。

金锐一看蓝静怡的样子,就知道伍欣雅这个女人昨晚肯定在电话里就跟蓝静怡达成了某个协定。

“这个蓝静怡,还是死性不改,见钱眼开的臭毛病比以前更严重了。

仿佛听见了金锐的埋怨,蓝静怡蓦然回首,目光和金锐撞在一起。

看着金锐似笑非笑的臭德行,蓝静怡想起昨晚自己跟金锐的旖旎深吻,不由得玉脸潮红,双眸迷离。

似嗔似怨的白了金锐一眼,随即抿嘴露出一丝害羞的笑,轻轻别过头去。

“我是你大姨姐…

金锐想起昨晚蓝静怡逃跑前说的那句话,禁不住轻声长叹。

伍欣雅娇声接着说道:“伍建国身为西灵执行总裁,没有调查清楚情况,擅自签字批准购地计划,按照西灵财团规定,即日起撤销西灵全球执行总裁职务。

“保留其西灵财团董事局核心董事一职。

伍建国早已知道这个结果,现在只是默默低头,不发一言。

富豪们却是又吓了一大跳。

伍建国可以算是伍家的嫡系核心。

身为西灵财阀全球执行总裁,手里掌握着数以千亿计的资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丝毫不为过。

却被伍欣雅一句话就给撤了。可见伍欣雅在西灵的绝对掌控力有多强。

但富豪们更怕的是,因为伍建国办错了一件事就被伍欣雅撤职,而这件事并不过是区区十个亿的投资项目。

这个金锐的能量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只手遮天!

直到现在,这些富豪们才真正认识到了什么叫做权势滔天。

伍欣雅宣布完这两个决定,回首对金锐笑起来,如冬季里最美的水仙。

“金先生,对欣雅的处理还满意吗?

“那是你伍家的家事,我不做评价。

金锐冷淡得一逼的回应让伍欣雅再次绽放出夺人心魄的笑容。

“我的事办完了。金先生,现在可以带我去找秦老神医了吗?

金锐看了看腕表,把烟头轻轻一弹,淡淡说道:“秦老神医下午才见客,等着吧。

伍欣雅点点头,笑颜如花:“那我等着。静怡,我们吃早饭去。

316伍欣雅来了

金锐蓦然回头,淡然沉稳的说道:“那点小钱,不是问题。交给我处理。别忘了我也是云正的副总。

蓝静怡心底泛起一阵暖流,柔声说道:“金副总…

金锐深深凝视蓝静怡,轻轻说道:“叫我金锐。

蓝静怡心头一阵慌乱,捋捋自己的秀发,柔柔一笑。

忽然间。

金锐一步上前,粗暴的搂住了蓝静怡的纤腰,稍微一用力,蓝静怡就贴在了自己的怀里。

“静怡!

搂着蓝静怡赢痩的玲珑身躯,金锐情不自禁颤声叫着:“静怡!

这是藏在自己心底很久的热切呼唤。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蓝静怡浑然不知所措。

颤悠悠的叫声让蓝静怡猛地一僵。

自己的身体和手不由自主的被金锐强壮有力的双臂箍住,整个娇躯都在金锐怀里。

金锐的搂抱更加用力,蓝静怡禁不住发出低碎颤颤的呻吟。

芳心激烈跳动,急促的喘息着。

根本不去敢面对金锐火辣辣的目光。

吐气如兰的香味和天然的玉兰花香让金锐更加沉迷,金锐低着头,就要去亲蓝静怡。

蓝静怡忍不住低低娇咛,呼吸都快停止。

成熟火热的躯体让金锐炙念更甚,反应更大,紧紧抱着蓝静怡,不停摩擦,试着想要去吻。

蓝静怡慌乱无措,拼死拒绝着。

头往后仰,闭着美目,无力娇喘声声,几缕乱发粘在唇角,无助的绝望。

“静怡!

颤抖的一声呼唤,戳中蓝静怡最柔软的心房。

蓝静怡闭上了眼睛,轻轻叹息。

整个身体陡然放松,向金锐敞开防卫。

呼出的热气近在咫尺。

金锐嘴唇轻轻触碰到蓝静怡唇边。

一瞬间,两人都被狠狠的电了一下。

厚实的双唇覆盖在蓝静怡的性感的红唇上,蓝静怡迷失了自己,任由金锐亲吻。

金锐搂住蓝静怡纤腰的手往下,蓝静怡猛然间一僵,脑子里忽然想起一件事来,猛然的推开金锐。

“我们不能这样,金锐。我们是…

“你是小妹的男朋友,我是你大姨姐,我们不能这样…

金锐直视蓝静怡,轻声说道:“问问你自己的心。

蓝静怡芳心剧颤,不敢面对金锐直刺自己心房的锐利眼神。

颤声说道:“我们这是乱伦,不道德的…

“不道德,不道德…

说着,蓝静怡就跟做错了事的孩子,转身就跑向别墅。

颤颤抖抖开了门,嘭的声重重的关上房门。

金锐怔怔站在门口,静静看到蓝静怡关门,叼上一支烟,轻轻点燃,嘴角挂着固有的哂笑。

“请原谅我这么做。因为,我时间不多了。

云正药业的停车场摆满了密密麻麻的的各种豪车。

锦城和天南省无数富豪们整齐的站列在寒风当中,静静的翘首期待着。

当金锐从直升机上下来的时候,众多的富豪们脸上的表情简直精彩纷呈。

能买得起直升机的主有很多,但能自己开着直升机上班的金主就屈指可数了。

何况一个区区几亿资产的小公司的一个副总,竟然能开近两千万的直升机上下班。

金锐的身份确实让人感到恐惧。

站在最前面的都是昨晚上嚣张狂妄、跟云正解约的富豪们,现在却是一脸的颓废和沮丧。

见到看直升机过来的金锐,更是无地自容,垂头丧气,毫无半点大富豪的姿态。

保安队长老杨头迎了上来,小声告诉金锐,这些富豪们从早上七点就在门外等着了。

金锐冷哼一声,斜着眼睛瞥了老杨一眼。

“你这个月奖金没了。

老杨头倒吸一口冷气,呐呐说道:“为…为什么?

金锐丢给老杨头一盒烟,冷冷说道:“没有预约,你特么放这些人进来干嘛?

“老子们的云正药业,是这些阿猫阿狗瘪三胎神想进就进的吗?

这话说得很大声,站着不远的富豪们听得那是清清楚楚。

脸上就感觉被金锐重重的抽了几十记响亮的耳光,打得脸都肿了。

站在最前面的刘家良满脸懊恼,看金锐的眼神中多了几丝愤怒和怨毒。

而最搞笑的则是訸笙与王高阳两个锦城的风云人物。

昨晚上年度酒会上的大战到现在已经传到了最远的海角省。

更惨的是,昨晚两个人被王文龙副队长关在一间禁闭室里。

禁闭室的窗户早已坏掉,吹了一夜的北风。

到今天早上放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冻成了冰棍。

而且两个人都衣衫不整,鼻青脸肿,狼狈不堪。

昨晚上两个人在禁闭室里打到了天亮。

訸笙仗着自己人高马大,把张高阳打得满地找牙,却是喊破喉咙都没人搭理自己。

现在两个人被放出来,连衣服都没换就跑到这里来等着,衣衫褴褛,面色青紫,在寒风中冻得直打哆嗦。

金锐正要进办公大楼的时候,蓝静怡的宝马760急速开进来,在楼前停住。

760后面还跟着一辆奥迪A6,那是金锐最开初开的第一辆云正药业的车。

周茂德坐在760的副驾驶上,首先下车,当先开了车门。

走下的一位风姿绰约的女人,却不是昨晚还在瑞士洛桑出席年度财富论坛的金融女王、伍欣雅又是谁!

伍欣雅一露面,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瞩目,好些富豪纷纷靠上前来,冲着伍欣雅远远的打招呼。

刘家良更是一路小跑,到了伍欣雅五米外,远远的鞠躬行礼。

“大小姐您来了,您辛苦了。

蓝静怡从另外的车门下来,随眼看了看一大堆的富豪们,转头正和金锐视线相对。

蓝静怡有些尴尬,轻轻冲着金锐点点头说道:“我去接的伍总的飞机。

副驾驶上,伍欣雅的保镖沐雪也下车来,冲着金锐笑了笑。

伍欣雅根本没理会远处的刘家良,玉脸上一抹寒霜。

见到金锐,伍欣雅轻轻调整呼吸,当先走向金锐,向金锐伸出纤纤玉手。

“金先生,实在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所有的责任都在于我。

金锐跟伍欣雅握手,白皙的牛奶般嫩滑的柔夷握在手心,冰冷彻骨。

金锐愣了愣,看看伍欣雅的脸色,轻轻说道:“虚火太重,失眠多梦。伍总裁,你该去看看中医了。

伍欣雅愣了愣,忽然展眉一笑,轻声说道:“是有点上火,金先生有哪位名医推荐吗?

金锐淡淡回应:“有,秦老神医是我忘年交,我让他给你开两副药。

伍欣雅微笑说道:“谢谢!

继而柔声说道:“请给我几分钟,我处理完一些公务。还请金先生为我引荐秦老神医。

众多富豪见到这两个人都惊骇非常。

一个是西灵伍家全球执行总裁伍建国,另一个则是西灵财团驻种花家总部的新任总裁。

这个西灵财团驻种花家的总裁可是个大人物。

著名的隆氏企业前CEO,带着小小的隆氏企业在五年内就成功上市,价值从最开始的五千万到现在的市值上百亿。

号称种花家的第一管理人的阿建哥。

被伍欣雅三顾茅庐才挖到了西灵财团。

从此,西灵在种花家的一切无不顺顺当当,可见这个人的过人之处。

两个人大步过来,一脸凝肃,首先向金锐握手见礼。

伍建国冷冷瞥了远处的訸笙一眼,眼睛里怒火滔天,恨不得将訸笙咬成碎片。

这个隔着八竿子都打不到的外戚訸笙是名校毕业,倒是有三分能力,进入西灵总部基层足足干了八年。

迷j贝微微和她的舍友 充实的一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