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战学院 他来了请闭眼结局

到了一个黑洞洞的街道口,法罕阿克塔开了一辆猥琐的面包车正在等候。奔驰毁了,一时之间找不到好车开,为了避免借车暴露目标,只能开这辆猥琐面包来了。

“沈大哥,这个,找不到好车,随便弄了一辆面包车来,不要嫌弃啊!

法罕阿克塔有些尴尬,约定好了去找甘迪尔那个杂碎的麻烦,竟然开一辆面包车等沈浪,有点坑爹!

“没事,我不在乎这些,走吧,去找甘迪尔。

法罕阿克塔点了点头,可拧了几下钥匙,都没有效果,法罕阿克塔满脸堆笑,出这样的丑,他真该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一波三折晃晃悠悠的弄了好一阵,面包车才艰难行驶到了距离甘迪尔住所五百多米的位置,为了防止杀人后跑出来坐进车子里打不着火,只能这样了!

逃跑工具很不理想,但沈浪那厮是无所谓的,悄无声息的杀人,才是真正的杀手行径!那种光天化日之下扛着火箭弹炸人的,简直就是傻逼!

“就是这栋别墅?

沈浪微微瘪嘴,婆罗门的大人物就住这种地方?在C国,这就是一个村长的住所啊!

“是的,甘迪尔肯定在里面,这里是他的大本营,守卫挺严的,我们要怎么进去?

法罕阿克塔没有听出沈浪的深意,还当那厮只是随便问问呢。

要是让他知道沈浪在暗中嘲笑印度的贫穷落后,不知道会不会翻脸!

“我进去就行了,你回去面包车上等着。保持启动状态,我很快就回来。

法罕阿克塔被沈浪说的无地自容,但还是同意了沈浪的指示,规规矩矩的走了。

沈浪跳墙翻了进去,那就是一栋位于郊区的三层高的小楼,半点特色都没有,那根本不能称之为别墅了,天地良心,那真的只是小楼啊!

传说中的守卫森严沈浪一点都看不到,顺着下水道爬到了灯光最亮的阳台上,猫身听了一阵,运气真他娘的好,那个甘迪尔就在里面!

“甘迪尔大人,任务应该失败了,在法罕阿克塔的车子出事点不远处的一栋高楼顶上,我们找到了两具惨不忍睹的尸体!

“滚!失败了就是失败了,什么叫应该失败了?

甘迪尔暴怒的一巴掌把那个汇报情况的人打飞,力道还不错,有几分实力,练过。但是要跟真正的黑暗世界猛人比起来的话,甘迪尔的实力就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了。

“是是是,小人告退!

那名可怜的小厮连滚带爬的走了,跟着一个容易暴怒的老大就是悲惨,被打都是常事了。

房间里没有了声音,沈浪潜伏了好一阵子,确定了里面没人后,起身拉开了一点窗帘,那个甘迪尔正在郁闷的愁闷烟喝闷酒,运气更好的是,窗户是开着的,一推就开,连破窗的程序都省略了!

“走吧,要是早知道这么没难度,打死我都不会去,在这个世界上值得我沈浪亲自跑一趟的人不多,那个甘迪尔,完全就是草包,不值得跑一趟的,我亏大发了。

沈浪真心很郁闷,击杀了一个那种级别的小人物,对他来说就是很亏很亏的。还以为是什么牛逼人物呢,法罕阿克塔所说的守卫森严就是爬到了阳台上都还没有半个人发现?守卫森严就是小楼周围连几个巡逻的保镖都没有?

他娘的,守卫真森严啊!

沈浪对法罕阿克塔的鄙视,已经不是笔墨能够形容的了。

法罕阿克塔张了张嘴,想要表示一下惊叹,但是想想沈浪的实力,那有什么值得惊叹的呢?他绝对相信,跟沈浪真正的对上,要是沈浪想杀他的话,一招之内就可以解决,毫无疑问!

距离上次去刺杀沈浪还没有多长时间,但是法罕阿克塔在沈浪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无法匹敌的味道,那是上次的时候没有的感觉!只要在沈浪微微发怒的时候那股强悍的气势才会显露出来,今天在那个天台上领教过了一次,法罕阿克塔就恐惧终生了。

很难想象,沈浪全力出手的话,会强悍到什么程度!也很难想象,需要什么样的敌人,才值得沈浪全力出手呢?

法罕阿克塔缓缓的开动了面包车,把沈浪送回了总统府,对沈浪能够长期霸占总统府住着,法罕阿克塔也只能佩服,那真是太牛叉了!虽说总统的势力不行,但也不是这么欺压的啊!

沈浪刚刚回到了住处,被甘迪尔那渣渣弄的一脸不爽,正想跟考尔好好的大战几千回合寻点开心,帕克吉那厮就来拜访了!

可怜的帕克吉老头子,快七十岁了,好不容易混到了总统的位置上,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呢,就出了这样的事,总统之位岌岌可危,几夜之间,他仿佛又苍老了几岁,真是可怜至极!

“沈先生,这个时候来拜访您,没有打扰到您吧?

看的出来,沈浪那厮满脸不爽,帕克吉很是尴尬,但也不能不打扰。

“什么事快点说吧,我这个人很爽快,喜欢直来直往的人。

沈浪明显是不耐烦了,稍微有点觉悟的都不该在这种时候继续跟他说话,告辞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帕克吉似乎缺乏的就是觉悟,仍旧厚颜无耻道:“沈先生,我希望您能帮我,挽救一下印度政府的声誉,这对您来说不难。

“哦?我需要怎么做?

“您只要公开露面,在电视上发表讲话,就说您支持我继续担任总统这个位子,民众们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煽动了,他们也许会听您的。

帕克吉似乎是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一样,满脸期冀的看着沈浪,沈浪就是他的上帝,沈浪就是他的神!

“这倒没问题,但是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沈浪突然觉得缺钱花了,从帕克吉那老东西的身上搞点钱花,没问题吧?

虽说这个老头子看起来就没有什么钱,但不是还有印度国库的吗?

沈浪的歪脑筋动到了印度国库上,不知道他这样做,算不算是为祖国做贡献呢?

“沈先生,您需要什么?只要您能帮我,我满足您的一切要求。

帕克吉的老脸都涨红了,沈浪能这么说,就是答应一半了啊!

“我最近手头有些紧,缺钱,你能不能借我点钱,等我周转开来,我就还你。

沈浪说的巧妙,这是借,不是直接索要!借是要还的,区别很大!

但是对沈浪那种人来说,到了嘴里的东西,还能吐出来吗?说一个借字,只是为了能够多套一点出来罢了!

帕克吉兴奋的追问道:“沈先生,您要多少?

“一百亿美金吧,应该够了。

狮子大开口,沈浪习惯了。一百亿美金听起来不是很多的样子,对M国的那些超级大家族来说,也不算是很多,但在印度,这已经是天文数字!

帕克吉直接吓的一哆嗦,差点就趴到了地上,一百亿美金?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在印度,你去抢银行,把新德里所有的银行抢一遍,也抢不到那么多钱吧?

“沈先生,您别开玩笑,您就是把我卖了,也不值那么多钱!

“我知道,把你卖了不值那么多钱,但国库里不是有钱么?我只是借钱,会还的,把国库里的钱挪点出来借给我周转一下我的生意,我保证一个月之内就还你!当然了,这是一个秘密,我们一起保守,没有问题的,只是一个月的时间就把钱还回去,我运转的好,要赚一个倍呢!到时候我不会忘记老哥您的好的,我会分你一些彩头,如何?

沈浪居高临下的扶着帕克吉的肩膀,就像是在教育一个小学生。

把一个印度这样的大国总统弄的无言以对,沈浪那厮心怀大慰!

“沈先生,国库里的钱不是说动就能动的,需要无数的程序审批,我也没有权力弄出来,很抱歉!

“没事没事,我很谅解,做不到就算了,没事,你不要内疚。

帕克吉被沈浪说的有些自责,好像是他的无能一样!

“真的很抱歉,如果您缺钱的话,我私人可以赞助您一些,但也不太多,我最多只能凑到一百万美金!

帕克吉把全部家当卖了,也就那点钱,他已经是下了血本了!

沈浪无语凝噎了,一个大总统,跟C国的那些村长差不多一个水平,太寒碜了吧?

“算了吧,听我一句劝,你现在坐在这个总统的位置上,你也捞不到什么好处,权力也没有多少,都被婆罗门的人死死的掐着,你没辙的。再加上出了这档子事,民愤很大,再当下去没意思。不如干脆辞职的好,有那一百万美金,你可以放放心心的养老了。

印度国库的主意是不能打了,沈浪自觉被浪费了时间,说完就挥手道:“我困了,你走吧。

在总统府里这样的挥手赶总统,沈浪也真够做的出来!

更奇葩的是,帕克吉那老头子灰溜溜的走了,还若有所思觉得沈浪说的很对的样子!别人不知道,但是帕克吉在这个位子上坐了一年多,他深深的知道,印度总统不好做,婆罗门门主才是老大,那些掌握着宗族的议员,才是老大!

就像沈浪说的,做了干嘛呢?闹心啊!

帕克吉一整夜都在考虑沈浪说的问题,久久不能入眠!

沈浪的手上拎着那杆AK47,脸上带着几分恶毒的邪光,枪管子正正的顶在一名杀手的身上!

“沈先生,我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肯定是阿里江。

法罕阿克塔站到了沈浪的身边,看着两个凄惨的杀手,他有些于心不忍,想要直接结束了他们的性命。

“法罕阿克塔,你记好了,妇人之仁,永远是不行的,面对敌人,就要心狠手辣,让他付出无数倍的代价,身体上心理上的折磨,才能见效!你要让人怕你,而不是觉得你软弱可欺,这就是阿里江三番五次对付你的原因!

沈浪就像是在教育一个小学生,法罕阿克塔也规规矩矩的受教了,面对沈浪的怒火,他大气都不敢出。

“那个阿里江,应该跟你矛盾不浅吧?

“是的,我们一直都是死对头,上次我妹妹去C国刺杀你,也是受了阿里江的唆使,我不知情,没有及时拦住。婆罗门的杀手组织,也是掌握在阿里江的手中。

法罕阿克塔满脸歉意,那不是装出来的,考尔去刺杀沈浪一直是他心头的内疚点,但那何尝不是一种缘分呢?反正沈浪那厮是不介意的,现在考尔对他这么好这么乖,还有何求?

“是江志光出的钱吧?

“嗯,江志光好像是来自C国B市的权贵,出价五亿人民币买你的性命,那就是五十亿印度卢比了,所以阿里江铤而走险,顺便陷害我,一举两得。但他最后还是没有拿到钱,在老门主的干涉下,任务放弃了,被列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法罕阿克塔把他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反正这两杀手马上就是死人了,也在不在当着他们的面说。

“你就那么肯定,这两个杀手是阿里江那个人派来的?

“那是自然,在婆罗门,我就阿里江一个仇人。

法罕阿克塔真的还很嫩,沈浪笑了,笑的很邪恶。

“法罕阿克塔,我们来打一个赌怎么样?

“什么赌?

“就赌这两个杀手是不是阿里江派来的,如果是,我全力帮你拿下婆罗门的门主之位,不会出任何差错,并且还会帮你把那些不服从的人通通镇服或者铲除,完事后,我就会离开,绝对不插手你们婆罗门的事。但如果他们不是阿里江派来的,你当上婆罗门门主之后,就发誓对我效忠,真正的那种效忠,用你们印度教的神灵来发誓对我效忠,怎么样?

在印度,百分之八十二的人信奉印度教,百分之十二的人信奉伊斯兰教,还有一些诸如基督教、锡克教、佛教,信奉人数很少。

信教的人都很惧怕用神灵来发誓,那是一种不容背叛的誓言。

“好,我相信我的直觉,在婆罗门内部,我没有其他的敌人。

考虑再三,法罕阿克塔还是同意了沈浪的赌约,那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沈浪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这才回头重新看向了那两名杀手,枪管子狠狠的往其中一人的身上顶了顶,轻声道:“听了这么多,也该给我一个答案了。我数三声,三声之后,没有答案,蛋蛋就保不住了。

那名杀手恶狠狠的瞪视着沈浪,一点都不退让,那种眼神,沈浪知道,他不会说,不管如何,都不会说。

“三!

“二!

“一!

AK47的枪口处闪出了火光,十多颗子弹哒哒哒的喷射而出,那个杀手被打成了稀烂!

一个男人在死前受到了这种侮辱,那绝对是一种悲剧!

“我知道你不会说的,是个真男人,但是不知道你失去了那部分,还算不算是男人?

沈浪的脸上带着春风一般的微笑,那种微笑很迷人,就像贾姆森那厮拍马屁说的,沈浪的笑容对女人拥有一种杀伤力,那种杀伤力不致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接触的增多,那种魅力会越来越大,靠近沈浪身边的女人,都会不自觉的被吸引进去。

那就是沈浪泡妞的招数,王牌杀招!

不用刻意去表示什么,经常对那个女人笑笑,就行了。

可在这种时候,沈浪的那种笑容,在两名杀手的眼中,却是恶魔一般!

沈浪抬手一枪把那名死闭着嘴不说话的杀手下巴打掉,三颗子弹,准确无误的计算!

血淋淋的恐怖模样并没有让沈浪丝毫心软,法罕阿克塔却已经不忍心再看的别过头去,他的妇人之仁,注定了不可能成就大事,当沈浪的小弟,还勉强能行。

考尔早就退到了一边,连沈浪在说什么都不是很敢听,更别说看那两个悲剧的杀手了!

沈浪把枪管子顶到了另外一名杀手身上,笑道:“兄弟,你要不要做男人?

那名杀手吓的一哆嗦,尿了裤子,一股很难闻的骚臭味传来,沈浪微微皱眉,一枪打掉了他的一只耳朵!那种精准的手法,让法罕阿克塔心颤!

在法罕阿克塔心中,沈浪就是一个恶魔,绝对的恶魔!只有恶魔,才能这般心狠手辣,这般实力强悍,连枪法都是顶尖级的!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难道是恶魔的转世吗?

法罕阿克塔出现了一股很无力的感觉,他逐渐的预感到,这场赌博,他要输!看沈浪的那种样子,就知道,他不会打没有把握的赌!

效忠吗?那又如何?反正在印度,婆罗门还是他的,法罕阿克塔是小富即安的心态,对他来说,那已经够了!

沈浪算的很准,先把死咬牙不会开口的那个干掉,剩下的这个,就简单多了。被吓尿了裤子,他还能坚持多久?

“老规矩,我数三声,做不做男人,你说了算,我说了不算!

沈浪把枪口使劲的往那名杀手的身上顶了顶,笑容收敛了,杀机涌现,森然道:

“三!

“二!

“我说我说!”沈浪还没有完,那名杀手看了看另外一人的惨状,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

在那种恐惧之下,无法再镇定,什么都得说!

“很好,说吧,是谁?

“是甘迪尔大人,是甘迪尔大人派我们来的,我们是甘迪尔大人的手下!

那名杀手几乎是爆吼着说出这番话的,说完后,全身脱力了一般,晕倒在了地上。

沈浪直接一颗子弹送他上了西天,从太阳穴打了进去,AK47的力量实在是太大,那厮的脑袋都快开了花了!

另外一名杀手也被沈浪以同样的方式结果了,答案已经知晓,他们活着也没意思了。

“怎么会是甘迪尔?他昨晚还跟我说自认打不过我愿意做我的手下啊!

法罕阿克塔充满了失落,在婆罗门,甘迪尔是他唯一的朋友了!

“这就是你的幼稚了,虽然我不认识这两个人,但是听你们说说,我也大约能够猜到他们的性格,那个阿里江实力不行,胆识更是差,要是他敢派杀手杀你,早就动手了,不可能等到现在。明天就是推选大会,现在杀你,那就是傻逼行为。阿里江不会做,但是他的嫌疑最大,很简单的一个栽赃嫁祸,你如果死了,阿里江背黑锅,那个甘迪尔,就笑了。

沈浪的眼睛了已经是森然的杀机,要不是他的灵觉发达,他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那个甘迪尔,非杀不可!

“原来是这样!

法罕阿克塔喃喃自语了一阵,那种失落,沈浪能够理解。

不用逼他,等时间一过,他会懂的。

沈浪的收获很大,等法罕阿克塔当上了婆罗门门主,对他效忠,他的势力,瞬间就能扩展到一个南亚次大陆啊!但是他不会把全部的赌注都压在法罕阿克塔的身上,贾姆森达的制约,也是必要的!

那个傻逼阿里江,就连法罕阿克塔的妹妹考尔都不敢杀,只敢玩什么强暴视频玷污阿克塔家族名誉的事情,沈浪就断定了,这两个杀手不是阿里江派来的。沈浪占了一个便宜,心情不错。

“走了,甘迪尔住哪,他必须死!

沈浪走到考尔的面前对那女人温和的笑笑,拉住了考尔的小手,走下了楼顶。考尔本来是很紧张很害怕的,刚才沈浪展现出来的东西实在是太邪恶了,但一被沈浪拉住了手,她的心情瞬间就放松了下来,那是一种踏实安心任何人都无法欺负自己的感觉!

在沈浪的身边,即便是天塌了下来,也没事吧?

法罕阿克塔留在后面处理了一下现场,即便不在乎警察什么的,印度的警察那破案技术也不可能找到沈浪的把柄,但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奔驰车子彻底报废了,由于找不到人,只能定性为一次恐怖袭击就草草了事,那些警察绝对没有兴趣深究,印度的警察就这个样子,不能多求什么。

法罕阿克塔和沈浪、考尔三人远远的围观了一眼,一辆奔驰车子换到了甘迪尔的消息,也算是值得了。

沈浪把考尔送到了总统府,现在的新德里暗流涌动,帕克吉总统也即将下台的节奏了,但总统府还是安全的,游行示威的民众再怎么激动,也不敢冲击总统府,那可是有无数的军人守卫的地方,哪里是随便能够冲击的?

安顿好考尔之后,沈浪出了总统府,现在的总统府就是他家了,随便出进!

急速奔跑转了几个弯,两分钟不到的时间,沈浪已经奔出了四公里,那比世界冠军的速度还要快上两倍有余!

机战学院 他来了请闭眼结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