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裤子奇缘大目录全集 看图识字

“这个,呵呵,激动了,激动了。”我尴尬的解释了一下,很快重新冷静下来,观察了一下身后的通道,这里很深,还远远没有到尽头,但是却可以看出来,这条通道是认人为弄出来的。当初弄这个通达的人不知道是什么心理,因为它很奇怪,很高但是却很狭窄,似乎是故意弄出这样的。

难道当初的人也遇到我此时的状况,所以故意弄出这么一个狭窄的通道,来阻挡那老僵尸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岔道肯定就是执法队弄出来的了。

我摸了摸头上的冷汗,然后走到几人面前,他们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好像我脸上长了花一样。

“老五,那,那究竟是什么东西?”虎头终于说话了,打破僵局,也是避免我再尴尬。

“僵尸,不,因该是金甲尸。”我说道。

“金甲尸?不会吧,这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几个人都呆了呆,显然这个回答让他们觉得很意外。

“别说了,我们找找,看有没有出口。

我向通道的深处走去,很快就来到一处非常宽阔的地方。这是一片被开辟来的所在,足足有几十平方的空间,而这里也是通道的尽头,再往深处就没有路了。

不过在上方可以看到打出来一个洞口,但是并不是很深,只有几米的深度,明显有人想在这打出一个通道但最后却放弃了。

这个结果让我们感觉很失望,这里竟然是一条死路?这么说的话,等一下我们肯定还是要再出去的喽?可是有一个金甲尸在外面,出去的话不是自找麻烦吗?

我在四处查看了一下,但却没有没有什么收获了,看来这里真的不是什么重要的场所。

等了一会,我站起身,慢慢向入口走去,直到快要走到出口,都没有再看到那个金甲尸。但我却不敢继续往前走,谁知道它是不是就在附近,这东西可不能让它近身,只要被它抓住,麻烦就大了。

我从旁边捡起一块泥块扔了出去,等了很久也没有什么动静,这让我觉得它应该已经走了,当下长呼一口气,慢慢向出口走去。

可就在刚走到出口的位置,一个巨大的黑影就扑了过来,不是那金甲尸还是什么。

我被吓了一跳,快速的后退蹲下身体,将手中准备的道符甩出去,然后重新返回到里面的空间,才安全放松下来。

想到刚才的景象还心有余悸,要不是反应快,并且用道符阻挡了一下,这时候我说不定已经完了。想到这里不由苦涩不已,金甲尸竟然在出口处埋伏着,它竟然还会使用战略?还让不让活了。

不过我也知道,这恐怕只是巧合,要是这东西也能思考的话,我根本就逃不到这里,在追过来的路上它随便捡一块东西砸过来,也能把我砸的半死。

看来从出口已经没法走了,要是它一直在出口处蹲守怎么办呢?所以只能找别的路。

虽然这是一条死路,但是看了看上面那个打了一半洞口会我做了一个决定,既然找不到路,那我就打出来一条路。

其实刚看到这个土洞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个猜想,这个地方看起来根本没有任何用处,但是,没有用处的话,执法队的人为什么要开辟出这么一个地方呢?难道真的是为了躲避那金甲尸?我觉得不是这样,这更像是一种提示,告诉我们,这里才是真正的出口,但是,却要自己将它找出来,就像之前研究那图案一样。

实在是太麻烦了,不知道其他的小队都遇到什么样的考验,肯定不是完全一样的,至少,除了其他三个上四门的小队之外的队伍遇到的境况,应该跟我们是没法比的。

不管是不是我猜想的那样,总得要试一下,反正我们有这么多人,也费不了太大的力气。

我们没有带挖掘的攻击,是能用我们的兵器,但这样效率肯定要低一些。所以这一挖就是半个多小时。这时我才发现,这活看起来简单,但要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只这么一会,两条胳膊便又酸又麻,十分难受。

这还是因为挖出去的土根本不需要运送出去,顺着斜坡就能滚到外面,不然的话,恐怕速度会慢上许多。

“娘的,这真不是人干的活,真不知道那些盗墓贼在这种洞里一钻就是一天的时间,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我想到了当初遇到的盗墓四大门派,心中不禁感叹道。

早前有听说过,有些盗墓贼在碰到一些大墓的时候,打盗洞往往能在里面一待就是一天,吃喝拉撒都在里面,真难以想象,在这种狭窄半封闭的空间,人怎么能忍受得了。反正对我来说,一会的工夫都难以忍受。

挖还是得继续往前挖,只要不让我们回去碰到那个老怪物,多费点劲还是能接受的。

他们也都上来帮忙,很快,就挖了几米的长度,就在这时,突然碰到一些坚硬的东西,让我心中一喜,难不成是到地方?但很快我就大失所望,随着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滚出来,我才发现这不是石板之类的的东西,而是一个人的头骨。

我将其丢掉接着往前挖,但接下来遇到的骸骨越来越多了,最后直接白花花一片出现在我面前。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骸骨?我觉得事情不同寻常,急忙在四处寻找,终于发现一些残破的衣服还有兵器之类的东西。

难道这些骨头是殉葬的?有这种可能古代的人死亡之后,不就是喜欢用人和牲畜来殉葬么。我感觉这是最合情合理的解释。

我们加快了动作,顺着大量骸骨堆的边缘往前。就这样又挖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终于碰到了坚硬的石板。

果然我猜对了,这不是一块石板,而是一扇石门,这边的土并不是天然的,而是被人为弄出来的,只不过看起来很逼真而已。这些执法队们,为了为难我们,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我们将整个石门都给挖出来了,然后合众人之力,将其推开。

顿时间,一条裂缝一般的洞窟出现在我们面前。随之,一股冰寒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众人都不有打了一个寒颤。实在是太冷了,跟我们刚进山的时候在大雪和寒风中行走一样,甚至更冷,难道裂缝的尽头就是外面了吗?

虽然空气很冷,但是我们的心却是火热的,总算是出来了,实在是不容易啊!一连闯了两关,我们都很劳累了,很想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一觉,想必他们应该也会给我们安排休息的地方了吧?

我们没有休息,直接急冲冲的又上路了,没想走了大约十分钟的时间,面前形势突然一变,岩石裂缝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冰洞。

我们竟然走到了冰川地带,而且,最让人惊异的是,眼前的冰洞有些地方并非完全是天然形成的,明显有人工开凿过的痕迹,因为它是呈方形的,非常规则,天然形成的不可能如此的规整。

而在这个冰洞的洞口之处,却竖立着一面旗子,正是茅山的阵法旗。

“我擦,真当我们是牲口了?

一看到旗子,虎头就先忍不住大骂起来。因为旗子的出现代表着,面前这个冰洞里面就是第三关,我们现在就站在第三关的入口处。

没有休息,没有任何解释和缓冲,刚经历第二关的考验,马上就进行第三关,难怪虎头要骂人,事实上,我也想骂人。

“老五,不行了,我实在是走不动了,他玛德这简直就是在玩命啊,真是不拿人当人看啊!”虎头又说道。

我苦笑一声,看看其他人的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隐隐含着怒火。

好奇之下,我缓缓将石钮转了两圈,顿时进,感觉到地面轻微震动了几下,然后地面竟然慢慢的裂开了,一具具的石棺从地下升了起来。

一共有五具,呈五个方向排列的,周围的四个要小一些,中间的那个尤为的巨大,足足有近三米的长度,这在棺椁之中是非常少见的,除非是地位非常尊贵的人。

我感觉非常好奇,这些石棺是被隐藏在这里的,而且,执法队的人肯定也知道,他们将石钮隐藏起来,就是为了避免被人发现,难道里面隐藏着什么秘密吗?或者,我们找到的出口只是一个假的,这里隐藏的才是真正的出口。

这样一想,那我必须要看一下了,但是就在我准备将它们打开看看的时候,石棺竟然剧烈的晃动起来,然后一股熟悉的气息弥漫开来。

这种气息我非常熟悉,当初在黄河故道下面遇到的那个老僵尸,身上就有这种气息。

当下脸色不由大变,玛德,怪不得隐藏起来,因为里面根本不是出口,而是僵尸,甚至是执法队都难以控制的僵尸,怕我们惹祸,所以才藏起来,不然也不会直接封印在这里。

当下二话不说,我直接站起身,转身就要跑。

刚跑出几步,身后传来一声巨响,我转头看了一眼,中间那具巨型石棺的盖子已经被打开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慢慢从里面坐了起来。

那是一个类似人的生物,为什么说类似人而不是人,因为这东西面目长相跟人差不多,但是身材却极为高大,足足有两米多高,身上长满了黑色的毛发。

黑毛僵尸?那可是比绿毛僵尸还要可怕的东西,一个绿毛僵尸都我对付的了,更何况是黑毛僵尸,我估计我就算是使出全力,也斗不过他

不,不仅仅是黑毛僵尸,它的身体好像还有些特别的变化,尽管身体的有些地方已经腐烂,比如腹部,明显能看到一个大窟窿,甚至能看到里面内脏干枯后后的景象。但是留下的部分都变成漆黑的颜色,就像金属一般,极为坚硬,几乎是刀枪不入,非常可怕。

我也不知道这东西该怎么称呼他了,是僵尸还是怪物?我突然灵光一闪,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金甲尸吧?

真正的金甲尸可不是大多数的传说中那样身披金甲,而是它的身体会变得如同金甲一般坚硬,着想要特殊的材料和经久累月的时间才会形成,每一个金甲尸,都是无比可怕的,不是同等级的僵尸可比的,每一个金甲尸的出现,都是一个巨大的灾难,本领不强的遇上它,简直就是找死,就算是大师,也要费一分力气。而且,金甲尸不怕火,是烧不着的,所以大多数都只是镇压起来?

眼前的这具巨大的古尸,像极了那种金甲尸,这可比身披金甲厉害多了,一个只是依靠外部的防御,而一个完全是依靠自己的身体,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遇到这种金甲尸,也算是倒霉极了,我根本就提不起任何战斗的心思,能做的就是赶紧逃走。

本来看到它的样子后我以它的移动不会太快,但没想到的他坐起身后,竟然直接从棺椁中蹦了出来,然后像一只黑色的恶狠狠的大狗熊一般,快速的朝我扑过来。

它的速度太快了,至少我觉得不会比我慢。要是被它追上,可想而知会有什么下场,就算侥幸不死,估计也能被整废。

没有别的办法,此时的我连一点战斗的心思都升不起来,只有将全有的潜力都压榨出来,快速的朝着缺口处跑过去。

终于到达了出口,我长出一口气,急忙顺着缝隙钻了出去。可这时身后突然一紧,我惊骇的感觉到衣服的后摆被抓住了。

不想看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心中不由一震骇然,这老僵尸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刚看到它蹦出来,这眨眼间就跑过来了。我转头看了一眼,大松一口气,衣服只是被刮住了,那怪物虽然很快,但离我还有一点距离。

“快跑。”我朝着通道里面大声喊道,我已经可以看到虎头他们的身形,他们似乎发现我遇到了麻烦,看样子是想回来帮助我。

“老五,怎么回事?你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废话,后面来了个打不动的大家伙,快点走,注意前面的路,不要被堵死了。

说完我赶紧将衣服扯下来,这个时候那金甲尸也冲到我的身后,当下急忙转过身握着长刀猛地在它的脑袋上砍了一刀。

“当。

但结果却让我目瞪口呆,刀砍在它的身上,竟然没有太大效果。无坚不摧的宝刀只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并不是太深的伤口,对他的伤害,根本无法对它造成任何影响。反而因为反震之力,差点将手中的兵器崩飞。

“玛德,这还是人的身体吗?难道不是机器人?这根本就没法打啊。”我骂了一句,二话不说,转头就跑。

“轰。”身后传来巨响,那个窟窿太小,老僵尸过不来,它应该是将墙壁弄倒了。

这条通道里面部分很宽阔,之前我们总是希望能大一些宽一些,我从来没有像此时一样那么希望它更窄一些矮一些,最好只能让我勉强通过,这样的话,以那个老僵尸的体型,它就钻不进来了。

但这里却不一样,宽大的通道让跑起来的速度很快,但是老僵尸也能一路追下来,我觉得它肯定会锲而不舍的追我,谁让是我将它放出来的呢。

玛德,好奇心害死人啊,要是没有那么强的好奇心,也不会出这一档子事。

通道一开始向上倾斜,但很快就转为正常平行状态,我也不知道这里是通向哪里的,只能一直往前跑。虎头他们在前面,我在后面,我一边跑一边的催促,就怕他们突然停下来。好在他们很听话,一个个撒丫子跑的飞快,我们之间相隔的距离不过二三十米,但党组缓冲已经足够了。

足足跑了几百米左右,直到前方出现一条岔道,这让我感觉一阵惊喜,因为这条新出现的岔道非常狭窄,开始有两尺左右的宽度,但越往里就越狭窄,最后甚至不足一尺宽了,这样的宽度,那个老僵尸肯定过不去的。

虎头他们已经进入岔道之中,所以我毫不犹豫快速的钻进了岔道,只能侧着身体通过,在我刚进入通道的那一刻,那个金甲尸就追到了这里,然后直接冲着通道扑了过来。不过可想而知,它被卡主了,只能伸着手臂不停的抓来抓去,抓的岩石都咯吱作响,但离我的身体却总有一些距离。

我大松一口气,忍不住笑了,我感觉自己安全了,在这种地方,只要我不出去,那个金甲尸就无法奈何我,们。

“嘿嘿,该死的老家伙,你过来啊,你不是厉害吗?有本事你过来抓我啊,看看咱这一身肉,可都非常新鲜呢,你有本事就过来吃我啊。哈哈哈,你过不来吧,活该,谁叫你平时吃那么多长那么大,这下你应该明白短小精悍的道理了吧?

我不停的说着话,这样能让我心里爽快一些,也能快点平静下来。

但随即意识到我身后还有人,当下急忙转头,便看到虎头等人就在我不远的地方,一个个面色古怪的看着我。

我连一红,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在他们的面前,我可是一直都是一副高大上的样子,现在说出来的话却像个地痞无赖一般,估计让他们眼镜跌了一地。

内裤子奇缘大目录全集 看图识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