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对方主动追你的巫术 龙之飞翔

贝奕叶通话结束之后,夏栖桐一脸紧张的跑了过来,是魏宁吗?

她点了点头。

夏栖桐吞了一口口水,只感觉整个人越发的紧张了,那他答应了吗?

贝奕叶很是无奈的看着他,并没有说话。

夏栖桐眼中的神采瞬间暗了下来,然后强撑着笑意说道,没关系,是魏宁没有眼力,我们再找其他的合作伙伴。

看着他明明非常失望,还强撑着努力安慰她的模样,贝奕叶终于绷不住了,直接笑了起来,这就不用了,魏宁已经答应跟我们合作了。

夏栖桐:

他白失望了。

你这么恶劣,叶哲琛知道吗?夏栖桐很是认真的说道。

贝奕叶扬起了小下巴,很是得意的说道,很抱歉,叶美男就喜欢我这个模样。

夏栖桐撇了撇嘴,今天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自恋!

你这是什么表情?贝奕叶眯起小眼睛,露出危险的光芒。

夏栖桐立刻站得笔直,很是认真的说道,我在积蓄力量,一会儿继续练习,好了,力量急需结束,我要努力奋斗了。

说完之后,他飞快的转身,一路小跑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他可不想看到这位被惹怒的模样,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现在她还充当老师的角色,他可不想找虐。

听到房门哐当被关上的声音,贝奕叶忍不住笑了起来,跑得够快,看来是真的没有被偶像力量那三个人出道刺激到。

*

《华夏新歌声》的策划案正式通过,贝奕叶不知道魏宁用了什么方法,让台长答应了她的提议。

不仅有利益分成,还免费将网播权给了她。

不过魏宁也是有条件了,这档栏目的前期准备工作她要全程跟进,所以,现在制作人由魏宁一个,变成了两个。

这样的变动让贝奕叶很是纳闷。

不过,当她到了电视台,看到了魏宁的竞争对手,贝奕叶瞬间了解。

那位是牧歌吗?青檬卫视的金牌主持人,这可是综艺女王啊!业界不是说,只要是有她,那节目的收视率肯定稳稳当当,绝对不会有问题。

贝奕叶忍不住感叹道,听说她跟青檬卫视的合约已经快到期了,很多电视台争相聘请,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竟然陪你们电视台招来了。

魏宁很是凝重,京都电视台可没有这么大的能力,从央视嘴里虎口夺食!

那是?贝奕叶皱眉问道。

看到她旁边的那个人没有?是他将人留下来的,牧歌连我们台长的面子都拨了,但是最后韩制作出马,将人留了下来。

魏宁沉声说道。

贝奕叶点了点头,转头看着他,微微一笑,看来这个韩制作就是你的竞争对手了?

没错。现在已经确定,这个牧歌将是他新节目的主持人,有了这个综艺女王,金牌主持人,就等于给他的节目的收视率上了一层保险。

魏宁双眸猩红,今天早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都已经快崩溃了。

韩制作是有备而来,节目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现在还请到了这么厉害的主持人,而他这边还什么都没有。

时间只有一个月,再这样下去,他肯定会输,没有任何疑问。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背水一战,直接答应了贝奕叶的所有的条件,如果按照他平常的性子,这么重要的合约,是一定要讨价还价的,可是这次,他连这个时间都没有了。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这两人还帮了贝奕叶一个大忙,如果没有这两人的刺激,她跟台里的合约也不会签的这么顺利。

贝奕叶将合约收了起来,只要节目能够顺利播出,那她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

看样子这位就是你请来的外援,自我介绍一下,韩风。

贝奕叶。

双手相握,就算是认识了。

贝小姐,我只知道你在创作方面很有才华,没有想到,你在制作节目方面也有高见。牧歌也主动伸出了手。

牧小姐综艺女王的名声可比我响亮多了。贝奕叶回以浅笑。

贝小姐,我劝你在做决定之前要仔细想清楚,合作对象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千万要考察清楚,否则一个不小心,可有可能你在圈子里的名气就会毁于一旦。

韩风笑着说道。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你一定可以赢我?

魏宁的脸色很是难看,被人如此当面嘲讽,这样的事情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发生过了?

韩风笑了笑,并不是很在意魏宁的态度,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

他变慢条斯理的整理袖口,一边说道,我现在节目有了,主持人有了,剩下的就是联系嘉宾,之后就可以直接录制了。你呢,你有什么?

你魏宁信憋了这么长时间的怒火终于抑制不住了,马上就要迸发来。

但是却被贝奕叶侧身上前,挡了下来。

贝奕叶耸了耸肩膀,唇角勾出一抹浅浅的笑容,本来我就是过来学习学习经验,也没有想过插手节目制作的事情,对于你们之间的输赢我也并不敢兴趣。

不过还是多谢韩先生的提醒。

说完贝奕叶眯着眸子,凝视着站在韩风身边的牧歌,笑着说道,牧歌,听说年之前是跑新闻的,你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可以说是一步一步打拼出来的。

你身上所有的荣誉都有你的汗水和泪水,我非常佩服你这样的主持人。

所以,提醒你一句,在做任何决定之前,都要谨慎谨慎再谨慎,三思而后行,你现在的地位,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前程尽毁。

贝奕叶上前一步,嘴角勾起一抹魅惑的浅笑,你有今天这样的成就属实不易。可千万不要一朝决定失误,而从天堂跌坠入地狱,云端跌落泥淖。

牧歌一愣,看着她眸子中的认真,一时间她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本来她是应该回嘴的,应该反驳的,应该利用她最强大的武器回击的,可是,这一刻,站在贝奕叶的面前,感受着她真挚的目光,她却一句嘲讽的话,反驳的话都烁不出口。

贝奕叶!你这是什么意思?没有听到预料中的反击,韩风的语中充满了怒火。

他刚从D市而来,对贝奕叶不了解。

他是做节目的,而贝奕叶又不是艺人,更加很少上节目,虽然总是在娱乐圈里听到她的消息,但是,她一枚签约经纪公司,二没有自己的团队,这样的人,在韩风的观念里,都是不重要的。

是属于可以得罪,不用顾忌的那一种。

因此在贝奕叶面前,他一点怒火都没有收敛,冲着她全部发泄了出来。

那高亢严厉的声音,那质问的语气,将周围正在办公的其他同事都吸引了过来。

你是说牧歌上我的节目会毁了她的未来,毁了她的前程吗?韩风的声音更大了一些。

贝奕叶已经能够感受到周遭的复杂的目光。

有审视,有疑惑,有不解,有玩味的。

不过,她直接将这些目光统统无视,她依旧淡定无波,将韩风的挑衅忽视了个彻底。

只见她勾唇浅笑,很是认真的说道,你说你这个人这么诚实做什么?有些事情清理清楚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说出来呢?

给自己留点面子不好吗?她语重心长的教育着,韩风的脸色却仿佛染上了一层红漆一般,难看的紧。

只见他用力的攥着拳头,狠狠的瞪着她,贝奕叶,这里是京都电视台!不是你家,你不要欺人太甚!

贝奕叶很是无辜的看着他,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难道说,这年头连实话都不能说了吗?

说着她故作无奈的摇了摇头,唉,既然你这么不喜欢听实话,那就算是了,就当我刚刚什么都没有说,你们大家也都什么都没有听到,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众人:

他们只是看热闹的好吧?管他们什么事情?

一边的牧歌一愣,这样也可以?还有这样的操作?

韩风已经快被气疯了,可是,这个时候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魏宁努力憋着笑意,这个韩风到电视台里这么长的时间,从来都是眼高于顶,见到他的时候也多是耀武扬威,冷嘲热讽。

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神情?

这个贝奕叶还真的是厉害!怼起人来连牧歌这个主持人都没有办法。

魏先生,我们就不要耽误韩制作在这里自欺欺人了,我们还是先走一步吧,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

贝奕叶一本正经的说道,那真诚的模样,不明就里的人绝对会相信,她是真的不想打扰对方的时间。

我们确实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就先走一步了,毕竟,你们节目都已经准备好了。魏宁笑着开了口。

韩制作的速度真的是让我大吃一惊。我们昨天才开的会,你今天就提出了完整的节目策划,甚至连节目主持人都准备好了。

魏宁的眸中划过一丝嘲讽的浅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韩制作是早就知道了一切,所以早有准备。

韩风面色不改,只是给了他一个高傲的眼神,自己的能力不够就怀疑其他比你更加有效率的人,魏制作的做派还真的让人吃惊。

魏宁没有跟他继续掰扯这件事情,淡淡的看着他,事情究竟是怎样的,你自己心里清,我们可什么还都没有影子呢?先走一步。

说着也不管这人是什么反应,直接转身离开。

贝奕叶的唇角始终挂着淡淡的浅笑,好像是在看戏一般,转身之前,她深深的看了牧歌一眼,而后双手插着裤兜,很是潇洒的离开。

我可事先说好,对于节目制作我可是一窍都不通,你强行将我拉过来,根本一点儿意义都没有,我是真的一点儿忙都帮不上。

贝奕叶跟在魏宁的身边,慢悠悠的说道。

谁说你没有用了,我看你刚刚怼人的模样,就很好!这不就是一个巨大的作用吗?魏宁笑着说道。

现在想想刚刚韩风那就快气死,却硬是不能拿他们怎么样的神情,他的心里就一阵苏爽。

贝奕叶:

怼人?

台里放工资,甚至给我挂上节目执制作人的名号,就是因为我能怼人?贝奕叶忍不住问道。

请问魏先生,你究竟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韩风那个孔雀男刺激疯了?

魏宁停了下来,我们现在可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同一个战壕的战友,总是魏先生,贝小姐这样的称呼,是不是见外了一些?

贝奕叶点了点头,确实,那你以后可以跟我的朋友一样,叫我叶子。

行,我比你大,你就叫我喊我一声哥吧。魏宁笑着说道。

贝奕叶嘴角一抽,诧异的看着他,你确定?

魏宁点了点头,当然确定,怎么,你不愿意?

贝奕叶小狐狸似的的笑了起来,我有什么不愿意的,魏哥你都不在乎,我有什么好在乎的。

什么意思?看着她这样的笑容,魏宁下意识的觉得身上一寒。

贝奕叶很是无辜的看着他,没什么意思?不就是一个称呼吗?只要魏哥不担心让人误会就好。

误会?魏宁更懵了。

魏哥,魏哥,炜哥!贝奕叶笑着重复了三遍。

我靠!魏宁终于听出了其中的玄机,这要是在大街上,被人高声一句炜哥,那特么可就尴尬了。

你还是喊我宁哥吧。魏宁已经无法直面他的姓氏了。

贝奕叶摊了摊双手,无所谓,你觉得好就好。

魏宁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他狐疑的看着贝奕叶,然后在脑子里暗自将四个声调反复读了很多次,发现这次是真的没有什么问题,这才放心下来。

我走了,你加油吧。贝奕叶双手插着裤兜,怎么看怎么潇洒。

反观魏宁,苍老,颓废,意志消沉,反正跟正面的词汇搭不上边。

两人这样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魏宁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他连忙走到贝奕叶身前,拦住了她的去路,你要去哪里?

当然是回家啊,我还能去哪里?贝奕叶很是淡定的说道。

这理所当然的口吻听的魏宁恨不得吐血三升。

我说叶子,我们两个可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你这么扔下我一个人在这里苦苦挣扎,你自己回家睡大觉,这样真的好吗?

我觉得很好。贝奕叶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一开始就跟你说过了,我对节目制作什么的是一窍不通,我是帮不了你什么的。

贝奕叶静静的看着他,仿佛在说,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是你自己要拉我入战壕的,跟我无关。

魏宁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以免自己当真是憋不住,直接被她的话气吐血了。

节目的事情你不用管,四位嘉宾就靠你了。你在乐坛里也算是有些名气的人,找四个有影响力,有话题性,又可以拉动收视率的嘉宾,你应该可以做的到吧?

贝奕叶歪着脑袋,眯着大眼睛审视着他,说,你是不是早就想好把最难的事情交给我了?

魏宁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能者多劳,能者多劳。我虽然做了三年的节目制作人,可是,你如果让我请出四个重量级的嘉宾,我还真的做不到。

看着明显示弱的魏宁,贝奕叶也不好再说什么,行,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不过,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再找我了。

没问题,只要最困难的事情解决了,其他的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魏宁信心满满的说道。

贝奕叶却给了他一个神秘的微笑,希望如你所愿。

说完她直接走出了电视台。

请四位嘉宾呢?请谁好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让对方主动追你的巫术 龙之飞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