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搜小说搜索 针锋相对镜子

滕华明的双眼微微一黯。

钱婉瑜好福气么……

如果没有遇到了他,如果没有和他相爱,她或许真的会有好福气吧……

终究。是他辜负了她啊。

见滕华明的眼神变得灰暗,白雪也知道他的心情不太好,便连忙转移了话题。“您是来看少桀和阿姨的吧,您进去吧。他们都在里面。

“嗯。”迟早,都要面对的。

他点点头。跨步,推门,而入。

此刻,钱心正缠着滕少桀讲鬼故事给自己听。钱婉瑜坐在一旁。听着舒缓的音乐,看着一儿一女嬉闹着。觉得如此清平的世界当真很美好难得。

或许,真的是她太古板了。思想跟不上时代了,以至于坚定不移的钻着牛角尖。活生生的拆散了这对相爱的孩子,所以,才制造了这场事故。让她差点失去自己的孩子,悔恨终生。

或许。少桀说的对。自己的事。何必要在乎别人的目光。简简单单的做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便好,想的太多,为别人而活,这样的幸福,又能坚持多久呢……

罢了罢了,只要孩子们过得幸福,那么,她也就幸福。虽然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别扭,但她真的怕自己再执着下去,换来的,可能是一双亲爱的子女永远离开她。

“有一个小孩儿,他爸爸妈妈晚上都出去了,就他一个人在家。由于那个小孩儿从小也不信什么鬼呀神呀的,所以并不觉得害怕。到了晚上十一点多了,他爸爸妈妈还没回来,他开始有点担心,所以,他就给他爸爸妈妈打电话,但电话筒里传出来的却是‘您的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询后再拨……您的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询后再拨……’那个小孩儿打了很多次,一直都被提示说是空号,他不敢想象,熟记在自己心里的号码为什么突然变成了空号,越想,他就越害怕,所以,他就报了警。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在他拨下电话的一瞬间,他家的电话突然着火了,火势蔓延着,越来越大,不可收拾。他大叫着,拼命的往外跑,可是门也被无故锁上了。他绝望的看着墙壁,惊恐的叫着‘救命’,可是,没人理会他。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呼吸困难,一声尖叫,突然醒了过来。看着周围的白墙,他忍不住拍拍胸口,发现自己在做梦。这时,一个女人拿来毛巾给他擦了擦汗,他吐出一阔气,倒下头,准备继续睡觉。可正当闭上眼睛的那一霎那,他突然猛地睁开了眼睛,因为,他突然回想起那个女的其实是没有眼睛,眼眶里也是漆黑的一片,脸上还留着血,脸色惨白,就和刷了白墙似的。他大叫一声:啊……然后,死了……

“不好玩,一点都不可怕,换一个,换一个嘛。”钱心嘟着嘴,不满意滕少桀讲的鬼故事。

不就是没有眼睛,眼眶里是漆黑的,脸上也留着血,小孩大叫一声,被吓死了……

这恐怖级别也太低了呢!

滕少桀无奈的撇撇嘴,挖空脑袋的想了想,又编造了一个:“有一个男生晚上要坐公车回家,可是因为他到站牌等的时候太晚了,他也不确定到底还有没有车,又不想走路,因为他家很远很偏僻,所以只好等着有没有末班车。他就这样等啊等啊,等了好久好久,正要快放弃的时候,突然看见远处有一辆公车出现了,他很高兴的去拦车。车子停了下来,他上了车,心里却发现这末班很怪。照理说,最后一班车人应该不多,因为路线偏远,但是这台车却坐满了,只有一个空位,更诡异的事,车上静悄悄的,没有半个人说话。他觉得有点诡异,可是仍然走向那个唯一的空位坐下来。那空位的旁边有个女人坐在那里,等他一坐下,那个女的就悄声对他说,‘你不应该坐这班车的。’他自然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车不能坐呢?那个女人又继续说道:‘这班车,不是给活人坐的。你一上车,他们就会抓你去当替死鬼的’。男生很害怕,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结果那个女人又对他说:‘没关系,我可以帮你逃出去。’于是,她就拖着他,拉开窗户跳了下去。当他们跳的时候,他突然听见车里的‘人’大喊大叫着‘啊,竟然让他跑了’,那声音,无比惊悚……

等他站稳时候,他发现他们站在一个荒凉的山坡,他松了一口气,连忙对那个女人道谢。可那个女人却露出了奇怪的微笑,诡异的獠牙齐刷刷的露了出来,阴森恐怖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现在,没有人跟我抢了……呵呵呵呵’……

钱心:“这一点都不恐怖啊!

滕少桀差点暴喝出声:“这世上还有让你觉得可怕的鬼故事么!

即便是3D鬼故事,她也看的津津有味,越是最诡异、最恐怖的镜头,她越是起劲儿!

他刚刚讲了两个鬼故事,把自己都搞得神经兮兮的,总觉得病房里有一双诡异的眼睛盯着他,可她依旧神经大条的让他继续提高鬼故事的恐怖级别……

真是,要纯心吓死他么!

“没有了。”他坚定主意,绝对不能因为哄她开心把自己吓出神经病。

“真是的……”听不到鬼故事,世界这么无聊,钱心不爽的嘟嘟嘴,想了想,双眼突然变得亮亮的,“哥哥,不然,换我给你讲一个吧!

“总是神神鬼鬼的多没意思,我们换点别的话题好么!”滕少桀连忙指指钱心。

能让这丫头甘心求的鬼故事,惊悚级别一定一定能让他的心跳加快一倍啊!

“干嘛要换话题嘛!鬼故事多好玩儿啊!哥哥,你该不会是害怕吧?”她怀疑的看着滕少桀,笑的很鄙视。

“p!”滕少桀冷哼一声:“这世上,除了你,还有谁能让我害怕!

“那就再好不过了。”钱心骄傲的咽了一口吐沫,刚刚提起气:“话说,从前有一个小孩,他生来就只有一个头……

“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钱心转头看去,想知道是什么人打断了她讲故事。

这一看,可哪哪都不好啊!

站在门口的那个老男人,竟然是她心里万分讨厌的滕华明!

这个老混蛋,来这里做什么!真是够讨厌的!

钱婉瑜和滕少桀还没有说什么,她便皱着眉头,像一只刺猬似的说道:“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正如钱心不喜欢滕华明一样,滕华明也同样不喜欢她。

她骄纵的不像样,脾气还大的可以,从小就容不得别人说教半分,没教养没礼数便也罢了,有多少次,滕少桀便是因为这个女人和自己翻脸。好好的一场订婚礼,便诶她毁的不像样子,让他被那么多人当场看了笑话,成了北京城的笑柄。

少桀都是被这个死丫头带坏的!

真是个丧门星!

自从婉瑜领养了她,所有的一切就都偏离了轨道!

婉瑜出事,少桀和他闹僵,这个丫头难道不是扫把星么,否则,好好的闺女,她父母为什么要把他遗弃?

只不过,他现在还有别的事,所以也懒得和她一般计较,便走进病房,走向滕少桀。

白雪跟在滕华明身后进了病房,安安静静的坐到钱婉瑜身边,用一颗平静的心看着这一家人上演家庭闹剧,从而判断到底如何才是对她最有利的。

滕少桀四肢有三肢集体故障,炎热的夏日,打了厚重的石膏在身上吊着,动弹不得,即便他不问,也可以明显看出他伤势严重。

索性,他便不和他客套的寒暄,只是用一双晦暗莫测的眸子看着面前这个桀骜不驯的儿子,轻轻皱眉:“明天我会召开股东大会,宣布公司破产。

顿了顿,他声音深沉的说道:“少桀,我欠你一个家,欠你一个童年,可你也亲手毁了我这辈子引以为豪的公司,现在,我们是不是也该扯平了。

“怎么扯平?”滕少桀嗤笑出声,眼中的冷意那么浓烈:“我们一家三口会有今天,都是拜你们滕家所赐,仅仅是一个公司倒闭了而已,你以为破些财就能了结所有恩怨吗?

“那你还打算怎样?”滕华明皱皱眉,继续谈判。

是不是很可笑,他谈判了一辈子,到如今,竟然是和自己的儿子站在了对手的位置进行谈判。

真的很可笑啊!

“你以后会知道的。”滕少桀冷冷的回复他,着实吝啬和他多说一句话。

“那好,你对我还存有怨恨,没关系,我等着你原谅我的那一天。可是伟军,我们之间所有的恩怨都和他没关系,你不该让他吃了官司,去坐牢的。

虽然,他也觉得,伟军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害的少桀住院是他这个大儿子不对,但毕竟,是少桀先出的手,害了公司,害了伟军,所以伟军才会忍不住出手。此事若换做是他,他也会反抗报复到底的。

“呵,你该不会不知道,我如今这幅模样正是拜你亲爱的儿子所赐,你觉得,对于一个想杀死我的人,我会让他在有生之年平平安安的走出大牢,再给我最后一击吗?

滕少桀不是个善人,对于伤害自己的人,他深切的明白,不反击到底,那就是在给自个儿添堵!

有生之年不让他平平安安的走出大牢……

滕华明被滕少桀这句话给震惊了。

“少桀,你……何故如此残忍,如果不是你利用他,想对他出手,他又怎么会不念亲情,制造车祸伤害你……平常人尚能做到恩怨了,你和他是亲兄弟,何故要逼他至此。你放心,只要你放过他,我保证,他以后不会再伤害你任何一分。所以,到如今这个地步收手,好吗?

“收手?呵……”滕少桀嗤笑出声:“你是在异想天开吗?那去看科幻片好了,何苦再我这里矫情!

“你……

谈判无果,滕华明无奈,他转过身,看向钱婉瑜,眼中一刹那变得温柔,他的唇动了动,终究,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婉瑜,我知道你一直都是最善良的,你劝劝少桀。

这是钱婉瑜在醒来后第一次这么认认真真的看着他。

宜搜小说搜索 针锋相对镜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