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啊啊太深了 啊哦哦好的

男人幽暗深邃的眼眸,深深的凝着她,口吻低沉,“好,但是嫁给我以后,你别后悔。”

后悔?

陆青青怎么可能会后悔呢?

只要能嫁给他,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她都不会后悔的,绝对不会。

她挽着他的胳膊,笑呵呵的,一脸的自信,“我怕到时候后悔的人是你,那啥,我先下楼去喝杯水,晚点再上楼来找你。”

她说着,放开他后,一溜烟儿,跑出了房间。

钱皓眼眸眯了眯,为小丫头的行事作风,有点儿不敢恭维,风风火火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不过,这样坦率正直的小丫头,他喜欢。

……

实际上,陆青青根本没喝水,跑到楼下后,悄悄就溜出了家门,一个电话打给她家司机,让司机送她出门。

不管怎么样,七枫送给她的东西,她绝对不能丢,即便或许全部找不回来了,但她也要过去看看,能捡回一颗是一颗。

那些,都代表着七枫对自己真诚的心,丢了以后,她会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

不知道怎么回事,先前的天气都还好好的,可当陆青青坐车出门没多久,天空就下起了瓢泼的大雨。

她又没带伞,想要再回家拿伞时,又害怕碰到钱皓,不让她出来了。

所以她索性不管了,车子到达的时候,直接推开车门就下车。

小星星丢的位置,正是马路中央,左右都是来往的车辆,陆青青冒着大雨,跑进车流里,一颗一颗的捡着地上的小星星。

啊哦哦好的

好多小星星都被车辆碾压扁了,烂了,不成样子了,但看到的即便是残骸,她也都捡起来,用衣服兜着。

司机在路边看着,胆战心惊的喊,“天哪,小姐,小姐你在做什么啊?危险,快回来。”

陆青青充耳不闻,一边擦拭着额头上的雨水,一边捡。

司机看不下去了,赶紧跑过来帮她,索性下雨天,车辆都开得比较慢,所以没遇到什么危险。

捡到周围再也看不到小星星了,陆青青才愿意被司机拉回马路边,坐上车躲雨。

可她还不愿意走,坐在车里数捡回来的小星星,数了半天,才五百零九颗,还差十一颗。

她焦急的看向车外,眼睁睁的盯着马路上,渴望还能再看见那丢掉的十一颗。

不知道是不是下雨,被雨水冲走了,于是,那十一颗,怎么都找不回来了。

此时,天已经黑了。

为了回去不被钱皓骂,陆青青对司机说:“王伯,送我到那边的服装店买套衣服吧,这样湿漉漉的回去,会被骂的。”

王伯想想也是,这样浑身湿透的小姐回家,不被少爷骂死才怪。

然后,王伯送她去附近的服装店买了衣服,穿好干衣服离开服装店,陆青青看见旁边精品店里有折叠小星星的塑料管子卖,她顺便去买了一把。

然后又买了一个装星星的玻璃瓶子,桃心的。

她不会折,就请店员教她折,会折了以后,这才坐车回家。

回家的一路上,她都在折,直到折满满了那520颗,全部都装进了玻璃瓶子里,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为了以后你不被钱皓发现,我准备回家后,把你埋在后花园的泥土里。”她抱着玻璃瓶,满怀欣慰的说。

陆青青是晚上八点回到家的,除了一头乌黑的长发还有湿,其他的都是干的,她心想,这样回去的话,应该不会被发现的吧?

车子停在别墅门口的时候,她下车,顺便就将小星星藏在了门口的盆栽后,然后叮嘱王伯不能告诉任何人,这才大摇大摆进屋。

没想到,客厅里,一家人都坐在沙发上,见她回来了,各个眼睁睁的看着她,也不发一语,像是在看一只猴子。

陆青青就纳闷了,撅着小嘴走过去,跟没事儿一样,一屁股坐在钱皓身边,“艾玛,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安静啊?”

钱皓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打量,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所以陆青青换了一身衣服后,他不会不知道。

“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你去哪儿了?”钱皓出声问,声音有些冰冷。

陆青青不敢看他,因为害怕被他犀利的眼神看出自己的心思。

她笑笑,挽着他的胳膊讲,“好久没下雨了,我在外面欣赏了一会儿雨景。”

“……”

死静。

还是没人出声。

啊哦哦好的

钱氏夫妇更是眼都不眨的盯着陆青青,看得那姑娘,浑身起鸡皮疙瘩。

她抖了下,苦笑着问,“爹地妈咪,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薛容真收回目光,看了一眼钱皓,再看看陆青青,吞吞吐吐的讲,“你……要跟钱二结婚了?”

结婚?

陆青青一听,挑眉点头,“是啊,我们要结婚了,爹地妈咪,难道你们不高兴吗?”

“高兴,高兴,呵呵”薛容真苦笑两声,目光看向钱皓,“我只是有点儿不敢相信,我们家钱二,竟然已经同意了!”

真的好难得啊,这个公认的机器人,不近女色,冷若冰霜的冰山男,竟然要结婚了?

做父母的钱振华跟薛容真,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得到了陆青青的肯定后,他们这才相信。

虽然表面没有什么反应,但内心深处,着实是高兴不已了。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这一场婚礼?”薛容真问。

陆青青瞥了一眼身边的男人,拐他,“老公,你想怎么办啊?”

钱皓的神色很凝重,盯着陆青青,眼神少了之前有的柔情。

他突然站起身来,“你不是要去国外办吗?那就去国外,旅行结婚。”

话音落下,他阔步,直接就走开了。

陆青青看着他突然变得冷冰冰的样子,心里有些不舒服。

她起身追过来,“你怎么了?你不想跟我结婚了吗?”

钱皓停住脚步,看她,语重心长,“你难道不知道外面下着雨,马路上都是车辆,很危险吗?”

司机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没差点给急死。

还好她没出事,不然,他会恨不得剁了自己手,剁了那只扔掉她小星星的手。

陆青青不知道他原来已经知道了,眨眨眼睛,低低的说:“对不起,我……我……”

她欲言又止,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钱皓看着她,口气依然低沉,“你要是实在想要那些小星星,你可以告诉我,我派人去给你捡回来,陆青青,下回你再这样不要命的冲出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咬牙瞪着她,真有种想把她揉进自己骨子里的冲动。

害怕陆青青感冒生病,钱皓也不多指责她了,逮着她赶紧回房间,在浴室里放了热水,让她进去泡一个热水澡。

“泡好了叫我。”

他亲自给她试水温,觉得差不多了,这才准备离开浴室。

陆青青拽着他的手,不让他走。

钱皓回头看她。

小丫头腼腆一笑,双额羞红,低下头,羞涩不已的讲:“那个……我们都要结婚了,马上就要成为夫妻了,其实,其实,我们可以在一起洗澡的。”

说完话后,她害怕他又拒绝,所以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低下头等待他的回头。

没想到,钱皓凝着她沉默片刻,转而叹了一声,“陆青青。”

不要啊啊太深了

“嗯?”她猛地抬头看他。

男人很高,一米八七的样子,每次在他面前,她都要抬头才能看得见他的五官。

这一点,陆青青感觉自己矮得很悲哀。

“你早晚会是我的,逃不掉的,赶紧去泡澡,好了再叫我,我去处理几份公司的文件。”

话音落下,不看她失落的表情,他转身离开了。

陆青青盯着他的背影,感叹自己没出息,没能力让他留下来,没魅力征服于他。

他走了,她只好悻悻的去泡澡。

差不多泡了半小时,然后披着浴巾出来,上床睡觉,睡衣都懒得换,扯开浴巾,直接果睡。

钱皓是十点钟的时候工作完的,想到他让陆青青泡完澡后叫他,可这一转眼两小时过去了,那小丫头竟然没叫他?

他从书房里出来,直接去了陆青青的房间,刚进房间,谁知道,就看见小丫头已经安详的睡在了大床上。

他轻步走过去,轻轻的坐在床边,凝着她。

小丫头拥有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精致,可爱,皮肤白皙,细腻,手感特别好。

尤其是那一双唇瓣,鲜艳得仿佛刚成熟的樱桃,水嫩嫩的,看着叫人垂涎欲滴。

她的呼吸很均匀,感觉得出来,她的睡梦很好,可却就是这么一个安然入睡的小丫头,竟让床边的男人起了别的心思。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他会情不自禁地就有了感觉,有了反应。

他起身离开,迅速去冲了澡出来,将房间的主灯关了,留下昏暗红晕的壁灯,然后扯下身上的浴袍,上了床。

一钻进被子里,顿感里面一道热浪席卷而来,猛地又往男人身上增添了几分晴欲。

他侧身搂过她,低头啄上她的小嘴,气息灼热撩人。

陆青青是被吻醒过来的,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见眼前的男子时,她惊讶的睁大双眼,愣住了。

艾玛!这这这……这怎么回事啊?

钱皓这个不近女色的冰山男,会深更半夜爬她的床,偷袭她?

她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在惊讶的时候,男人的吻,已经转移到了她的脖颈里,耳垂边,然后呵气如兰,“小妖精,今晚要不要,嗯?”

他的声音,仿佛琴弦一般,优美动人,扣人心弦。

陆青青一下子就被陶醉其中了,猛地点头,“嗯嗯,我要,老公,我要给你生宝宝。”

口上说要,可身体,却不知道怎么的,颤抖得厉害。

不仅颤抖,就连那一张白皙如雪的小脸,都布满了一层惊慌失措。

看到陆青青这么紧张,钱皓眉头皱了皱,神色黯然,亦有要起身的趋势。

“害怕了?”他轻声问她。

陆青青眨着双眼,清澈动人的美眸看着他,明明是害怕了,却又强装坚强,“没有啊,我就是……有点儿紧张,没事的老公,你尽管来吧!”

不要啊啊太深了

“……”

尽管来?

钱皓听到这话,心里却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小丫头还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滋味吧,所以她憧憬的格外想要去体验。

可是,就她现在这副颤抖的小身子,要是真做的话,她会很难受的。

介于她还没有准备充足,所以,他放弃了,翻身躺在旁边。

陆青青见他离开自己了,心里有些失落,扭头看他,“你怎么了?你不做了啊?”

男人亦也扭头盯着他,长臂伸过来,将她搂抱在自己的怀里,轻言细语。

“不做。”

陆青青惊讶,“为什么?”

他示意她的身子,“现在都还在颤抖,你很紧张,乖,以后再做。”

“啊?”陆青青好失望,嘟着唇瓣往她胸前挪,“可是,我很想诶,老公,难道你就不想吗?”

他会不想?那真是天大的笑话,除非他不是男人。

就现在这样抱着她,他已经用很强大的力量在控制了,他可能会不想吗?

小丫头太单纯,只知道一味的想要,却不知道,这其中有秘密。

“睡吧,明天我送你去学校。”他低头吻上她的额头。

陆青青变扭的挪开,抬头盯着他,眼睛睁睁的,很是炯炯有神,“这样跟你睡在一起,我睡不着,老公,来嘛来嘛!”

她抱着他的手臂撒娇。

钱皓很无奈,做还是不做?

实际上,他几乎都快忍无可忍了,再加上小丫头这么想要,要是不做,他会被鄙视的。

做吧!

他深吸一口气,翻过身来,再次擒住她唠叨的小嘴。

这一次,是真的开始了,陆青青努力让自己不要紧张,不要害怕,只要跟他在一起了,以后,他就不会再丢下自己了。

以后,他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了。

她很兴奋,在跟他接吻的时候,心里都仰止不住的高兴。

他肆虐疯狂的吻着她,熟练又有条不紊的做着事前准备。

再也受不了了后,然,却是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钱皓的动作又停了。

原因是……他的手,触碰到了湿润的液体。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那个,可感觉很多的时候,他就恍然了,开了房间里的灯,掀开被子一看,满床的血迹。

陆青青看见血的时候,也大吃一惊,“艾玛,怎么会这样啊?”

钱皓起身去了,边穿衣服边说:“你每个月的月-经是多少号,你自己不知道吗?”

他很恼火,天知道,身体疯狂想要的时候,却发现她来大姨妈了,那对一个男人来讲,是多么的打击人啊。

可陆青青,却还一副羞涩不已的样子,“对不起嘛,我真的忘记这事了。”

他特别哀怨的瞪着她,扯了被子给她盖上,叮嘱道:“躺着,我去给你拿卫生棉。”

然后,拉开房间门,走了出去。

陆青青躺在床上咬手指,万万个没想到,她竟然来大姨妈了。

不要啊啊太深了

艾玛,这么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竟然来大姨妈了,真该死。

这个天杀的大姨妈,陆青青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糗死了,她以后还怎么见钱皓啊?

刚想着,钱皓又推开门走进来了,他手中拿着一套睡衣,一条陆青青穿的小内内,跟两个卫生棉,来到床边,递给她,“起来穿上吧,我换床单。”

陆青青磨磨蹭蹭的,很不好意思的接过睡衣跟小内-裤,然后抱着,一溜烟冲进了浴室里。

钱皓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眉头皱了皱,真有些哭笑不得。

现在到逃得快了,先前怎么不见她有这样的自知之明?

小妖精,真的只会折磨他。

钱皓换好床单跟被子,陆青青还没出来,他到浴室门口去喊她,“自己不会弄吗?要弄这么半天?”

谁知道,里面没声音,钱皓好奇了,直接推门进去,却看见陆青青捂住腹部蹲在地上,一脸的苦痛之色。

“很痛吗?”

他赶紧过去扶她。

之前,陆青青每次来大姨妈的时候,都会很痛,每次都痛得半死不活的。

只是从来没有在钱皓面前痛过,因为之前的钱皓,很少跟她单独待在一起,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她痛经的时候有多难受。

陆青青浑身无力,一下子靠在他的肩膀上,脸都白了,“老公,你叫云姨给我熬些糖水来,好痛。”

看得出来,她真的很痛。

钱皓抱起她离开,放在宽大的床上,开了室内的暖气,然后亲自去熬糖水。

这么晚了,老人家都睡了,他不想打扰他们,所以亲自去厨房弄。

半小时不到,他端着温热的糖水来到床边,可此时的陆青青,已经痛得满头大汗,连喘气都觉得十分的困难。

他边喂她糖水边问,“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难受?”

陆青青喝了两口,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喘气,“因为以前你都不关心我,你当然不知道我会这么难受。”

“……”

是啊!以前的他,哪有那么多时间陪她,又怎么会知道她痛经这么难受。

“要是还痛的话,我现在送你去医院吧?”

看到她痛得整张小脸都皱在了一起,他心里,觉得十分心疼。

如此娇俏的一个小丫头,因为痛经变得这般难忍煎熬,让人看着,真的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陆青青摇头,“不用了,我熬一会儿就不痛了,它基本是一段时间一段时间的痛。”

他这才放心,喂她喝下糖水后,他又上床来,伸手按住她的腹部,希望能为她减轻一点痛楚。

陆青青看着他的行为,就在那不经意间,竟感动的眼眶都湿润了。

钱皓以为她是痛哭了,赶紧俯身去亲吻她,“青青,要是实在难受,就跟我去医院。”

她坚强的挤出一抹笑意,“没有,我只是觉得,即便是痛得很难受,可是有你在我身边,痛意就没那么明显了,我是在感动你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

啊哦哦好的

“……”他愣住,心里百味丛生。

她主动挪进他怀里,双手抱着他,“老公,我觉得我好幸福,这辈子,能嫁给你这样的男人,是我陆青青一生最大的荣幸跟幸运。”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跟你分开,我们一定要,一辈子,白首不分离。”

陆青青乐呵呵的笑着,摇头,“痛,但是我能坚持的,老公,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对我的,我就算生再大的病,你都要让我上学,我现在不过是痛经而已,你就这样关心我,害怕我去学校以后,难受,你变了哦!”

“……”

钱皓在开车,听到陆青青这样说,忍不住扭头看了她一眼。

小丫头满脸洋溢着幸福,样子很欢乐啊。

“以前是以前。”他冷不丁了回了一句。

陆青青来了兴趣,紧紧的抓着他问,“为什么以前跟现在不一样了啊?”

“陆青青!”他很严肃的叫她。

“嗯?”她很配合的应答。

“再问这样无聊的话,自己走路去学校。”

下一秒,陆青青果断蔫了。

恨恨的看了一眼那男人,陆青青觉得,真没法跟他沟通,高冷也就算了,不爱跟人说话也就算了,至少别人跟他说话,他要礼貌的回答啊。

诶,就他这种不善于交际的人,真不知道以前是怎么混出来的。

也就是她陆青青,身体里断了一根筋才对他死心塌地的喜欢,估计要是换做其他女人,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半个小时候,钱皓的车子,停在了a大校门口,陆青青久久不愿意下车,也不说话。

钱皓扭头看她,“你到了。”

陆青青装聋,还是坐着纹丝不动。

钱皓或许知道她的意图,所以这便倾过身去,给她解开安全带,然后在陆青青不经意间,蜻蜓点水的吻了她的脸颊一下。

陆青青脸颊一红,扭头看他,“这还差不多。”

她正要推开车门下去,胳膊又被钱皓捏住,他很认真的跟她讲:“这几天,特殊情况,我会每天过来接你回家,要是在学校的时候身体不舒服,记得打电话给我。”

不要啊啊太深了 啊哦哦好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