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插的轻点 色老头吃嫩草小说

晶莹的水珠顺着他的发丝滴下,他还赤着脚,抬首望去,就见到谢舜钦性感的锁骨、诱人的腹肌,和那引人遐想的人鱼线。

面对自己暗恋了许久的总裁上司,文婧一下子就灵魂出窍被迷得七荤八素,双颊不自觉就烧起来。

“文秘书,还没走?”

直到谢舜钦发话了,文婧还有点云里雾里的,都忘记了自己等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好半天,她才非常不自然地挤出几个字,“总,总裁,有几份紧急,额,文件等着您签署。”

“放着吧。”谢舜钦拿起毛巾擦着头发,动作随意。

手臂上结实的肌肉却让文婧看得忍不住咽咽口水,后知后觉道:“哦,好,好的。”

谢舜钦一手擦着头发,一手翻开了文件,对她说:“到隔壁柜子里,拿一套衣服和内衣裤过来。”

文婧一怔,脸色唰地就白了几分,目光很快扫了关上的浴室门一眼,低声应道:“是。”

谢舜钦看了看文件,就提起钢笔刷刷几下签好字。

等文婧把衣物拿过来,他也没说话,接过衣服径直进了浴室。

文婧咬唇看着他的背影,眼里闪过不甘的神色。

不多久,浴室门就再次打开,苏洛心已经换好了衣服。

黑色的小洋装,简约的设计,胜在剪裁,没有腰带装饰也衬得她细腰如杨柳般。

谢舜钦牵着她的手,脸上是工作中根本见不到的柔和之色。

插的轻点

苏洛心的脸色却冷冷的,眼睫微垂,倒还显出几分疲累之色,但是双颊却染着酡红,瞎子都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了什么。

嫉恨之色刚在文婧的眼中冒出来,谢舜钦就抬头看向了她,音色清冷道:“还有事?”

“没有了。”文婧知道自己再恍恍惚惚,谢舜钦该生气了。

利索上前收拾好桌上已经签字的文件,文婧弯腰低头道:“那总裁,我就先走了。”

“累坏了吧,不如在我这儿休息会儿?”谢舜钦根本没有听她说话,侧头很亲昵地对着苏洛心。

他们手牵手,掌心相贴的温度袅袅宜人,苏洛心却很不喜欢。

每次亲热完毕,谢舜钦都会对她比平日里更好更温柔,这表示他对亲热的过程相当满意。

但偏偏苏洛心不稀罕他这份满意,她只会觉得他的软言软语让她浑身都不自在。

不过看了眼文婧,她终究是没有挣开。

“我想下去喝杯水,你要吗?”

谢舜钦很意外她会想到自己,忙不迭点头,“你的好意自然不能辜负。”

“我自己能走,你去忙吧。”走到文婧身边的时候,苏洛心的语气也特别温软,一副贴心好女人的模样。

其实就连她自己都茫然,她何必演戏给文婧看,只为了气她?

谢舜钦放开了苏洛心,而她朝前走的时候,故意擦着文婧的身侧过去。

文婧脚比较大,站在那里不用刻意伸出腿,苏洛心迎面而来也容易被绊到。

她踉跄了一下,幸亏谢舜钦动作快,一把揽住了她的腰。

文婧眼神一凛,她可站在那里什么都没做,是苏洛心故意不绕道撞在她脚尖上的。

但她担心谢舜钦会责怪自己,只能先开口道:“你要紧吗?”

谢舜钦并没有发现文婧有故意绊倒苏洛心的举动,没理由责骂她,只是冷声纠正:“喊苏小姐,另外,文秘书,以后再有紧急文件就直接交给陆特助,我签完字会让他带到公司。”

谢舜钦毫无感情的一番话无疑粉碎了文婧一颗炙热真诚的少女心,让她伪装很好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苏洛心若无其事地继续出门,却也觉得自打文婧出现之后,自己的一系列行为根本无法解释!

连她自己都想不通她究竟为何要那么做,为何要故意摔那么一跤,她一定是病了!

……

日子飞快地过,很快就到了苏沫桐结婚的那天。

“小姐,该起床了。”小香压低了嗓音在苏洛心耳边提醒。

她点点头,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

她的身边还散发着热源,谢舜钦还在熟睡中。

新人在结婚当天都需要早起梳妆打扮,作为伴娘,她也不例外。

她还想好好再看谢舜钦一次,把他的眉眼轮廓深深记在脑子里。

奈何,大概是小香开了灯,光线略有刺眼,男人抱着个枕头,大半张脸都被压在下面,看不分明。

苏洛心有点想笑,平日里不可一世的谢舜钦,有时候也是很孩子气的。

本来她还打算今天最后再给他系一次领带的,但没想到,她要起这么早。

去了苏沫桐那边之后,大概一个上午也没时间和谢舜钦说上一句话的。

她平时那么讨厌反感谢舜钦,临走前,却连和他好好道别的机会都没有。

她突然有点不知道该喜该悲了。

昨晚谢舜钦要了她三次,后来她犯起傻来了,主动勾着他的脖子,又亲又摸的,惹得男人把持不住,又要了她两次。

大概是真的累着了,直到苏洛心洗漱完毕换好礼服,谢舜钦也没有醒过来。

关上门的那一刻,一股温热冲上了眼眶,鼻子酸酸的。

双肩轻颤,她无可抑制地感到发冷,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碰撞,一股疼痛蔓延开来。

化妆师在二楼苏沫桐的房间等待,大概是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有钱人家的太太,苏沫桐脸上洋溢着喜色,见到化妆师在一旁帮苏洛心上妆,倒也没说什么特别刻薄的话。

“洛心妹妹,今天你是我的伴娘,这可是新娘身边最信任的人,今天咱俩可要好好相处,让这美好的一天万事顺利啊。”

苏沫桐已经化好妆,造型师正在给她佩戴首饰,她又举起左手上的翡翠镯子给苏洛心看。

“看见没有?这是梁家祖传的镯子,专门传给媳妇的,皓初的妈妈亲自给我戴上的呢。”

苏洛心微微怔住,假模假样地笑了笑,“那你就好好铭记这难忘的一天吧。”

苏沫桐,从前你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我今天都会统统还给你。

保准给你一个永生难忘的纪念!

“待会儿皓初和伴郎团来了,你记得帮我挡门哦,收红包的时候可千万别客气,回头晚上我会跟你算账的。”苏沫桐不忘提醒。

瞧着她那副小家子气的模样,苏洛心本想说“谁稀罕你的份子钱”,但转念一想,上次套取现金失败了。

眼下,这些份子钱,不是正好吗?

精光不经意地划过眼底,苏洛心傲慢一笑,“你放心,我都会替你收好的。”

就苏沫桐对她造成的伤害来说,这些份子钱连利息都还不上。

梳妆打扮完毕,她们一行人就被送到了酒店。

在酒店补了个妆,大概到了十点的时候,楼下响起了震天的鞭炮声。

是来迎接新娘的!

虽然她是苏老太太钦点的伴娘,不过苏沫桐的小姐妹还是来了一大票。

本来苏洛心是无心参与她们出招刁难堵截新郎这些无聊的把戏的,但是想到她的份子钱,她就不得不卯足了劲冲在前面了。

门外的男人们从门缝地下塞了许多张红包进来,苏洛心眼疾手快,抢到了三张。

抢完了就立马撤退,当然也换来几个白眼。

插的轻点

她无所谓,拿钱跑路才是比较重要的。

一帮男人冲进来的时候,梁皓初自然是在最前面的。

毫无意外地听到了几声抽气声。

今天的他,黑色西装,一丝不苟,胸前别着一朵花,头发打理得精神帅气。

淡金色的阳光照在梁皓初身上,描绘出他深邃的眉眼,英挺的鼻梁。

见到苏洛心的那一刹那,他脸上的笑容绽放出来,如冬日暖阳,融化了一众少女心。

他原本还不确定苏洛心会不会跟他一起远走高飞,见到她的一刻,心里的那块大石头总算落下。

和苏沫桐要好的姐妹团都是她认亲以前来往的,自然没见过梁皓初这样有气质又帅气的男人,而且身后的伴郎团也是个个容貌出色。

她们几个一激动,更是拉拉扯扯着不放梁皓初进新房。

苏洛心被人挤到了后面,但为了红包,她又得向前冲。

拥挤推搡间,她被人一把推出了人群外,脚下失重,眼看就要撞在茶几上。

“小心!”

伴随着一道清润的男声,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托住了她的腰身。

男人带着她在原地旋转了90度,稳住了两人的身子。

“谢谢。”她抬头道谢,却惊愣。

“嗨,苏小姐,又见面了。”

入目,是剑眉星目的一张脸。

外表出色的男人往往让人过目不忘。

何况还是那天陪伴了她好几个小时的纪云宸。

“纪先生,想不到你也会在这里。”苏洛心扶着他的手臂站稳身子,脸上挂着客套的笑容。

“苏小姐是今天的伴娘吗?”他收回手,双目炯炯,面带笑容。

纪云宸很善于言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苏洛心是认识了几年的好朋友,实则他们不过第二次见面而已。

梁皓初看到了苏洛心被人挤出去,心系她的安危却还是花了点功夫才突破了人群走到她身边。

见到纪云宸和她有说有笑,也是惊讶了一下,“洛心,你认识云宸?”

纪云宸一手搭上梁皓初的肩膀,主动解释道:“和苏小姐比较有缘分,短短几天,已经是第二次见面了。”

梁皓初的脸色却有些不自然地一滞,他看着苏洛心问:“洛心,刚才有摔伤吗?”

不等她回答,纪云宸已经又抢过了话头,“有我在,当然不会让美女受伤了。”

“那就好,云宸,今天我比较忙,你帮我多照顾一下洛心。”

同为男人,梁皓初不会听不出纪云宸话里的殷勤之意。

他是留美回国的公子哥,对他有兴趣的女人,他可以毫不避讳地表达出爱慕之意。

换作平时,梁皓初肯定不会给他太多接近苏洛心的机会,但今晚他和苏洛心就要离开A市了,纪云宸以后都不会再见到她了。

因此他也没什么顾虑,就拜托纪云宸照顾一下。

插的轻点

纪云宸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欣然答应下来。

看着梁皓初离去,纪云宸又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

苏洛心也没闲情雅致去抢什么红包了,她干脆在酒店的沙发上坐下来。

纪云宸也跟着在她身边坐下。

苏洛心其实是有点不待见这个人的。

做人太精明,说话又油嘴滑舌的。

上次在商场,碍于还有不少下属在,纪云宸说话算克制得体。

但是现在,表现出来的目的性未免太强了吧。

苏洛心想不通,自己有什么值得他感兴趣的地方。

“苏小姐,没想到今天在这里也能见到你。”纪云宸拿起茶几上一瓶红酒,径自取了两个杯子倒上,说出的话富含深意,“你是伴娘,我是伴郎,也算一种缘分,我敬你一杯。”

“你是皓初的朋友?”她接过了高脚杯,却没喝。

很少有人会不给纪少爷面子,纪云宸眸光悄然一闪,微微扬起嗓音问她:“在美国的初中同学兼现在的合作伙伴,苏小姐你呢,和新娘是什么关系?”

苏洛心神情平淡地看着他,“我们是姐妹。”

“哦对,苏洛心,苏沫桐,瞧我,真是反应太慢了。”

他举着酒杯笑起来,眼角飞扬,看上去倒是无害极了。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苏洛心的错觉,总觉得他在念自己名字的时候,刻意咬了音,带着几分沉慢的引诱之意。

苏洛心觉得自己无法再和纪云宸呆在一块儿了,而且抢红包是为了她自己,总不能第一次因为纪云宸套不了现金,第二次还是因为他而抢不到红包吧。

她霍地站起身来,却被纪云宸洞悉地制止了,“苏小姐,抢红包这么危险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参与了,皓初刚让我好好照顾你,我们就在这里聊会儿天吧。”

苏洛心没有理他,看向那边新房门口,苏沫桐的小姐妹们可不是吃素的,个个抢起红包来不要命的。

要不是刚才她冲在最前面,也不见得能抢到三封。

大不了事后把来宾给的份子钱都拿走好了,犯不着在这里和一群人争个头破血流。

于是她只好又坐下,眼睁睁看着纪云宸把酒杯再一次递到她面前。

“苏小姐酒量应该很好吧。”纪云宸勾着嘴角,与她碰碰杯,那眼里闪动着一抹兴味,就好像猎人找到了猎物。

这种眼神是苏洛心最讨厌的。

她就不明白了,自己什么都没做,怎么男人们都喜欢把她当成猎物来驯?

“我酒量不好。”纪云宸这样的男人她还看不上呢,没必要讨好,他敬的酒,她也没必要领情。

还从来没有同一个女人会两次拒绝纪少爷递来的酒。

纪云宸越看苏洛心,越觉得她对自己的胃口。

只可惜,是谢少的女人。

不过即便是谢少又怎样?

如果自己有本事把他的女人弄到手,让她乖乖臣服于自己,那么即便是谢少也成了自己的手下败将!

色老头吃嫩草小说

这种感觉一定很爽。

“这么不给纪某面子?那待会儿的婚宴上,我可是要苏小姐陪我喝个尽兴哦。”纪云宸邪肆地挑了挑眉,话里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现在她喝,只需要喝一杯。

但如果她不给面子坚决不肯喝,那待会儿婚宴上,他是势必要借题发挥,让她多喝几杯的。

到时候她是伴娘,为了苏家的面子,肯定是不能拒绝他这样无理的要求的。

没想到他这么咄咄逼人,苏洛心又没法和他翻脸,便只能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虽然只是一小口,但这并不妨碍纪云宸欣赏到苏洛心那弧线优美的白皙脖颈,嘴角不由轻扬起,“那我就先干为敬了。”

说完,他仰头喝完了一杯酒,兴致盎然地看着苏洛心,意思是她也必须干杯。

要换在平时,苏洛心还真有可能直接端起酒泼他脸上了,这纪云宸实在是够无赖的。

但是她真这么做了,理亏的就是她,谁让纪云宸这么能装呢?不知道的都还以为他是个谦谦君子。

正在此时,梁皓初这最后一道门始终突破不过去,他高声喊道:“今天我给每位姑娘准备了一份礼物,你们答应我,收了这份礼物就放我进去,行不行?”

“那得让我们看看梁大公子为了娶到美娇娘送我们什么礼物了!”

“诚意够重才放你进去!”

“一定让你们满意。”梁皓初对身边的伴郎团说道,“来,兄弟们,把礼物分发一下。”

红包可不是人人都能抢到,但是这礼物却是人人有份,女人们一听有礼物拿便两眼放光,很快就把圈圈给散开了。

梁皓初则拨开人群,直直朝沙发走去。

“洛心。”他微笑着,边走边将手伸进了西装内袋。

他来得太及时,苏洛心刚好趁机放下酒杯,站起来看着他,不明所以,“怎么了?”

梁皓初一直看着她,嘴角含笑,将一个小首饰盒递到她眼前,“这是我给姑娘们准备的礼物,你也有份,今天这个伴娘辛苦你了。”

纪云宸这么个人精还坐在边上,他们的一言一行势必要谨慎点。

苏洛心接过来,客气道:“你是我的好朋友,你和我姐姐结婚,这个伴娘是非我莫属的,算你有心,谢啦。”

梁皓初看着她明媚的笑容,就仿佛看到两人灿烂的未来,于是笑出声来,“是一个发夹,我眼光不好,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他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苏洛心已经猜到,梁皓初特意给她准备的礼物,势必和其他姑娘的不同,心意也自然不一样。

她脸上的笑容有片刻的凝固,时间短暂得谁都没有发现。

打开盒子,是一个钻石发卡。

一大一小双桃心的设计,上面镶嵌了白珍珠、珊瑚色贝壳玫瑰和许多大小不一的钻石,璀璨夺目、精美绝伦。

插的轻点

今天苏洛心把长发盘起来了,头上什么多余的首饰都没有,她不是个虚荣的人,也不太讲究这些。

梁皓初拿起发卡,直接帮她别在了发髻一侧。

多了这个作为点缀,映衬着她一身华美的薰衣草礼服,美得令人惊叹。

谢舜钦刚到房间门口,就撞见这么一幕。

梁皓初抬手在她发间,两人离得特别近,而苏洛心还侧眸,对他笑得别样温柔。

一双眉眼弯弯的,像是阳光下幽静的湖水,盈盈动人。

该死的,居然对着别的男人笑得这么好看,一离开他身边就把他这个金主完全抛在了脑后是不是!

梁皓初还想伸手帮苏洛心整理一缕碎发的时候,就感到迎面一股强冷的劲风袭来。

谢舜钦脸色阴郁地进来,伸手一拽就把苏洛心紧紧抱在了怀里,大步流星离开了房间。

苏洛心感觉自己的腰都快被他的手臂勒断了,觉得这个男人太不懂礼貌了,她还在和别人交谈,他就这么不由分说把她给拽走了。

两人一到了走廊上,她就亟不可待地甩开他的手,没好气,“你这是做什么?很痛!”

“我一不在,你就敢勾搭别的男人!当我死了是不是!”他脸上满是阴霾的怒意。

苏洛心咬牙切齿地瞪着他,“谢舜钦,你说话给我把嘴巴放干净一点,什么叫做勾搭别的男人,梁皓初他是我姐夫!”

“姐夫姐夫,我早看出你们两个有问题!上次保镖拿枪对着他,你就紧张得不得了,甚至还想对着我开枪!”

看苏洛心如此维护别的男人,谢舜钦眸光喷火,真恨不得一把掐死这个吃里扒外的小女人。

“你真是乱咬人的疯狗!你的保镖拿枪对着任何人,我都会很激动的,你别总是心思那么狭隘好不好!”

谢舜钦双眸一沉,布满了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阴鹜,为了一个野男人,居然骂他疯狗!

他冷若冰霜地开口:“那就证明给我看。”

“什么?”

他说话总是想一出是一出,每次都让她无所适从。

“证明给我看,你对我别无二心。”他黑眸深沉,仿佛苏洛心不照做,他就立马要冲进去杀人了。

苏洛心咬咬牙,“真是受够你了……”

话音未落,她双手捧住男人气哼哼的俊脸,踮起脚尖,主动把唇对准了他的嘴。

谢舜钦略微一愣,似没有想到苏洛心真的会主动亲他。

嗯 插的轻点 色老头吃嫩草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