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要我我不行啦 床上最有激情的叫声

得知马老爷子已经彻底脱离危险,马公启夫妇又惊又喜,赶紧走了进来。

前后才不到半个小时,原本命悬一线的马老爷子竟然就痊愈了,不是神医还是什么?!

苏梅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红着脸朝罗源歉意地说道:“罗医生,对不起!我刚才……”

罗源挥了挥手,打断了苏梅,淡淡地说道:“没关系!马太太您也是救人心切,担心马老爷子的安危罢了。好了,我也该走了。老爷子必须静养至少一个月,所以这个月最好不要出院。”

说着,罗源便准备离开。

马公启一愣,立即从口袋取出一张卡和名片来。

“罗先生,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

“马先生……”

罗源微微皱眉。

马公启知道罗源一定是误会了,立即解释道:“罗先生,您误会了!这是我公司名下会所的至尊卡,凭这张卡可随时到我名下海悦会所随意消费,全都免单,请你务必收下。否则,家父醒来,肯定会责骂我们夫妻不知礼数。”

罗源微微犹豫了一下,这才将这张做工精美,疑似黄金质地的至尊卡收下。

他不是迂腐的人,马公启能够为了自己父亲纡尊降贵,这点就值得称赞。

马老爷子眼下的情况虽然稳定,静养一阵就能痊愈。

但是后续治疗可能还要他出面,他若是再拒人于千里之外,倒显得小心眼了。

先要我我不行啦

只是,罗源对于马公启的产业还没有一个真正清晰的认识。

他不知道的是,那间私人会所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

这张至尊卡,整个东海也没有几张。

这是马公启为了方便有时候打点一些关系用的,收到的人非富即贵,身份非凡。

马公启除了感激罗源治好了自己的父亲,其实还有另外一番心思。

自己父亲的病情他是心知肚明的,找了许多所谓的大国手,都表示只能保养,难以根治。

而且一旦复发,危险万分,恢复的可能微乎其微。

可是到了罗源这里,竟然手到病除,只需要静养一个月就能痊愈!

人吃五谷杂粮,谁都难免有个生病的时候。

认识一个医术高明的人,不仅对自己和家人多了一份保障,而且在合适的时候,还能成为拓展人脉的资源。

黄院长满面堆笑地走了过来,笑咪咪地说道:“小罗啊,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啊!我们医院竟然还藏了这么一个高手,险些就被某些尸位素餐,只知道钻营的家伙埋没了!从今天开始,你的实习期满了!我看以你的水平,完全可以在我们医院担任主治医师!”

看到翻脸比翻书还快的黄院长,罗源感觉一阵恶心。

他淡淡地说道:“多谢黄院长地好意。只是,像我这种不守规矩的人,怎么能担得了这么大的重任?!我看,您还是另先贤能吧!”

说完,罗源也不理会尴尬无比的黄院长,大步向外走去。

这时候,年青云走了过来:“小罗,有空吗?跟我出去走走怎么样?”

年老……

罗源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落后年老半步,离开了特护病房。

黄院长满脸尴尬,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一边的吴主任,立即气不打一处来。

只是,想到吴主任背后那位,他又不可能直接跟他撕破脸,于是冷笑一声,不咸不淡地说道:“吴主任,你今年三十七还是三十八?”

吴主任显然感觉到了黄院长眼神不对,但还是回答道:“还有两个月就三十八了。”

“就快三十八了啊!这年纪也不小了。院里的工作压力太大,嗯,考虑下让人分担一下你的工作,免得再出现类似的情况,险些就出现医疗事故。”

吴主任心里咯噔一下,刚想说点什么,立即又被黄院长堵了回去:“我决定将住院部那边工作就交给姜医生负责,以后你就负责急诊部吧,你工作经验丰富,有你坐镇出不了漏。”

根本不给吴主任开口的机会,黄院长丢下这话,立即转身走人。

吴主任欲哭无泪。

发配到急诊科这样的地方,再想要像在住院部里面那样捞油水可就不容易了。

他知道黄院长不喜欢他,只是万万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发难。

床上最有激情的叫声

而且,因为马家的关系,他身后的靠山恐怕也会有所忌惮,而不敢出手。

况且黄院长的处理也是非常老道,并非一撸到底。

至少在外人看来,急诊科这样的地方还是相当重要的。

他总不能跟背后那位靠山说是因为油水太少而不愿意去吧?

且不论医德如何,这吴主任的医疗经验和能力确实有一定水平。

在东海第一医院能当上主任,没两把刷子肯定没戏。

至于收好处,也得先有本事才能收不是。

要真给他扔个闲职,倒是有点浪费了。

而且也说不过去。

却说罗源此时已经跟在年老身边默默地步行了一圈。

“小罗,你学医到底是为什么?”年青云不疾不慢地道。

“救死扶伤,医者仁心。”罗源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我想把中医再次发扬光大。”

“噢?看来你对中医很有信心。”年青云笑着说道。

“对!”

“我虽然是主张中西医结合治疗,但是更多的还是倾向于西医,中医博大精深,但现在流传于后世的传世医法和药方并不多,而且。”年青云缓步踱向远方。

“年老,我有信心将中医发扬光大。”罗源坚定地说。

他的确有这个底气。

凭借他脑袋里那些关于中医的知识,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够融会贯通,娴熟运用,一定能够让中医大放异彩,让人们对华夏医学有一个重新的认识。

“好,既然你有这样的信心,那就更不应该离开。”年青云突然停下脚步,笑着说道。

“年老,您都知道了?”罗源问道。

年青云年近六十,德高望重,在医院声望很高。

虽然是副院长,但熟悉医院系统的人都知道,副院长其实是主抓业务的,不参与管理。

而年青云自身的实力相当高,乃是整个东海市医疗系统首屈一指的大国手,有不少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患者排队等他看病。

因此,他其实很少有时间关心医院的日常工作。

“哎,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年青云叹息地说道,“当年,我也跟你一样,以为凭着一身医术,就能无往不利。但是现在想想,有些太天真。所以这些年来,我沉下心来,反而有一些突破,做了点成就。”

“年老,你想让我留下?”罗源问道。

年青云的事情,罗源也道听途说了一些。

据说他原本是京城某位大领导的保健养生,可是不知道得罪了人,才被发配到东海市来的。

“对,我希望你能留下来。我们医院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我们的患者也需要你这样身怀绝技的医生。在这里,我能够给你保驾护航,让你可以心无旁骛地将一身医术施展出来。”年青云目光灼灼的看着罗源,言辞充满了恳切。

没想到名满天下的年老竟然会来当说客,要自己留下来?

床上最有激情的叫声

罗源不禁苦笑地想到。

看到罗源似乎在犹豫什么,年青云不由得皱了下眉头:“小罗,你该不是认为我跑来当说客的吧?我不只在第一医院任职,东海三甲医院,我其实都有挂职。但是,我认为只有一医院才是最好的平台。我之所以想要说服你留下,也是因为不希望像你这样胜负绝技,又有远大报负的年轻医生走入岐途。”

“可是,年老……”

“小罗,你听我说完!”年青云又说道,“我知道,以你的医术,无论是到任何一家私立医院或者自己开个诊所,甚至像给马公启这样的富豪当私人医生都可以获得不斐地收入。但是,你将永远无法将你毕生所学应用到专业领域,更无法完成你的心愿,将咱们华夏医学发扬光大。你明白吗?在这个世界任何事情都要凭资本,并不只是你自身做得足够好,业务水平精就能出人头地,就能名满天下的。就像你今天一样,整整半年了还没有出实习期,是你的水平不够吗?所以,你需要这个平台!”

罗源没想到一个在医学领域里的老前辈,曾经自己要仰视的大神级人物能给自己语重心长地说出这么一翻话,不由得有些感动。

“年老,我听你的!”罗源深吸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道。

年青云满意地点点头:“小罗,谢谢你能接受我的建议。我会让黄院长给你安排一个中医院主任医师的资格,在重症部,你也可以挂个医师的职务,这样更利于你发展。”

丢下这话,年青云便径直朝行政大楼走去。

折腾了大半夜,尤其是耗费几乎全部的真气为马老爷子治疗,罗源感觉疲乏不已。

回到宿舍,倒头便睡。

一觉醒来,一看时间,才六点一刻,天都还没亮。

好在这个时候,雪已经停了。

罗源盘膝坐在床上,眼观鼻,鼻观心,按照九段锦的法门运气一个周天。

顿觉体内浊气舒尽,气海之内一股浩然之气升腾而起。

推开房门,直接来到小院子里,摆开架势,耍了一套五禽戏。

饶是罗源为人沉稳,还是忍不住一顿兴奋。

体内那股浩然之气冲破气海,充斥在在奇经八脉之中,一阵神清气爽,仿佛体内充斥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

看来,这九段锦与五禽戏简直就是绝配。

二者相辅相成,可谓是珠联璧合!

他又暗暗检查一下气海神宫之中的气息。

虽然稀薄,但是相信照这样下去,恐怕不出半年,他就能初步为修炼神蚕九变的神功做准备了。

一旦将准备工作做好,便可以按照记忆碎片里教授的方法按图索骥,寻找适合修炼第一变的神蚕来修炼神蚕九变的神奇功法了。

我想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

突然,熟悉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小院的宁静。

先要我我不行啦

拿起一看,却是起床铃声的提醒。

之所以将闹铃设置成跟来电铃声一样,还是因为在此之前,别的铃声根本就没法将罗源唤醒。

现在看来,自己似乎已经用不着闹铃提醒就能起床了。

已经是七点了,既然答应了年青云,罗源还是像往常一样简单洗漱整理了一番,就准备穿好衣服,去办公室继续上班。

虽然按照规定,八点半打卡,但是他想先去看看江老先生,看看是不是能帮得上忙。

才走到门口,就发现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似乎不是因为昨天的事情……

罗源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身上。

一瞬间,他就明白了原因。

这寒冬凛雪的天气,自己竟只穿着一身单薄的睡衣,就走出了门,而且还一副丝毫不觉得寒冷的样子。

“小罗啊,天气这么冷,你穿这么少出门做什么?千万不要年轻逞强,你是医生,怎么还这么不懂事!别以为年轻就扛得住,要是病了,你一个人在外,可没人照顾!”邻居张阿姨正好要出门,有些责怪地说道。

罗源与他们家对门,向来关系不错。

而且这位张阿姨是个热心肠,对罗源挺关心的。

“人家罗源早起锻炼呢!话说罗医生,平时可没见你有晨练的习惯呢!”跟张阿姨一起出门的王阿姨也说道。

“谢谢二位阿姨关心,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罗源说完,一溜烟上了二楼。

“张琴,你注意到了吗?罗源这孩子皮肤可真好!比小闺女儿都白净!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化妆品……”王阿姨小声说道。

“罗源这孩子挺朴素的,据说老家在楚南农村,应该不会用什么化妆品吧。”张阿姨摇摇头说道。

“不对,你难道没闻到他身上那股子香味儿吗?很好闻!不成,回头我要问问他,这是什么香味儿!”

“咦,你还别说,这股味道的确很好闻……”

罗源虽然已经上楼,但是两位阿姨的对话还是被他听到了。

他下意识地照了一下镜子,还真别说,自己的肌肤似乎真的变白了。

他忍不住摸了一下,光洁如玉,就像是婴儿的肌肤……

而且,身上不仅没有汗味儿,的确有一股子淡淡地香味儿,沁人心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修炼五禽戏和九段锦还有这样的好处……

想来想去,似乎只能归咎到自己得到的神秘传承身上。

只是,眼下他对于这些传承的了解还是一知半解,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仅仅是一夜之间,自己的身体竟有如此大的变化,罗源对未来更有信心了。

带着非常愉快的心情,罗源披上一身有些单薄的衣服便出了房门。

正如他预料的那样,一步入医院,就发现那些熟人看自己的眼神带着异样的光芒。

床上最有激情的叫声

他当然知道原因,也只是微笑地点头致意,然后直奔办公室。

突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罗医生,等等!”

“王姐,有什么事吗?”罗源笑着说道。

“那个……嗯,今天见你气色比昨天好多了!这些巧克力你拿着,没事的时候,吃几块。你自己是医生,要好好照顾自己才是。”王姐笑着说道。

罗源看着她手中一大盒巧克力,心中不免有些古怪。

幸亏王姐都三十多岁了,孩子也上小学了,不然看她这表情,这语气,还真以为她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想法。

平时的时候,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打交道的时候不少,但是彼此之间充其量也就是比较熟悉一点,瞧今天这个热乎劲儿,似乎是在有点过头了。

难道是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

可是印象之中,王姐又不是这种趋炎附势的人。

看到罗源一脸犹豫,迟迟没有接自己手上的巧克力,王姐半开玩笑地说道:“怎么,罗大医生瞧不上?”

罗源有些尴尬地笑笑:“那就谢谢王姐的好意了。”

见罗源总算将自己手上的巧克力接了过去,王姐笑容更甚,竟然相当熟络地将罗源拉到一边,轻声道:“小罗啊,既然你叫我一声王姐,那我也就把你当弟弟看了。我啊,其实早就看出来你小子本事不小,只可惜吴主任那人啊向来是无利不起早的。这半年来在医院里一直当实习医生,也算是为难你了。”

“王姐,其实这也是因为咱们医院要求高嘛!”罗源不清楚王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打着哈哈说道。

“呵呵,就你看得开!不过也是,像你这样身怀绝技的人才能这样沉得住气。金子嘛,总是要发光的!区区一个吴主任,怎么压得住你这样的强龙。”

似乎是注意到罗源有些不耐烦了,王姐总算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你看我,一说起来就没完。那个,时间也不早了,知道你今天有的忙,就不和你多说废话了。其实今天王姐是受人之托,帮人约你吃饭。不要说没时间,看你这么大年纪,还没有个女朋友,正好我表妹也在医院里做护士,可漂亮了。我看你们就挺合适的。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介绍给你认识,现在啊,先容我卖个关子。”

罗源简直惊呆了。

这什么情况?!

这也太快了点吧!

昨天自己露了那一手岐伯推气术,立即就有佳人相约?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抢手了。

罗源还来不及拒绝,王姐就跑的没影了。

看来这位护士长这次是志在必得。

又或者,她那位托她办事的表妹给她下了死命令。

罗源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拿着巧克力直奔住院部的方向。

医院大厅的一个角落,王姐快步走到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护士跟前。

床上最有激情的叫声

还没说话,就听那个年轻的护士有些焦急的问:“姐,怎么样?他答应了吗?”

王姐见她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当下笑着摇了摇头。

女护士顿时一脸失望。

王姐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妹子,这大冬天的,你竟然也能思春,真受不了你。他呀,没有答应,但也没拒绝。”

那年轻护士闻听此言,眼睛一亮,也顾不得王姐刚才的捉弄和挖苦,一脸害羞地跟她连连道谢。

罗源打了卡,然后换上了一身白大褂,在针灸科报了个到就一溜烟就向重症区跑去。

饮水思源。

自己因为江老先生老两口的原因得了天大的好处,如果不帮他们做点什么,自己良心上绝对过不去。

只是江老爷子的病情复杂,他必须先看看再说。

反正这么早针灸科也没有什么事情,而年老承诺的中医院主任等头衔,即使是黄院长也不能随便公布,也要找合适的时机。

因此,他今天还是必须继续扮演实习生的身份。

重症病房中,由于开着暖气,尽管窗户已经打开了一个细缝,但室内空气还是不怎么流通。

再加上时间还早,没什么声音,因此更显得闷。

“小罗,你来了啊!来来来,还没有吃早饭吧?俺刚刚给老头子煮了鸡蛋,拿着,就着牛奶趁热吃!不够就说,俺这里还有……”

罗源有些盛情难却的接过了老太太手中的两颗鸡蛋,就听老太太继续抱怨道:“这几天哦,那个负责俺们这个区的年轻医生可凶了,你回来了就好了,回来就好了!”

看着老太太慈眉善目的样子,罗源低了低头说道:“大娘,江老先生还好吧?医院怎么说,什么时候手术?”

一听罗源如此问,老太太顿时就一脸的愁苦神色,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倒是躺在病床上的江老先生格外看得开,对着罗源笑道:“罗医生,不用担心我,我身体健朗着呢!应该能坚持到手术!”

江老先生的身形微胖,脸上的皱纹比老伴儿要少很多。

他的头发虽然苍白,但可以看的出来,他的精神头其实很好。

要是换做一般的病人,有这份精神,治疗就算是成功一半了。

只可惜,江老先生是心脏病,这种病一旦情绪激动,血液加快循环,心脏很容易因为不堪重负出问题。

“江老,最近感觉怎么样,身体还舒服吧?”

罗源不急不缓的坐下,一边问道,一边小心地观察江老先生的气色。

先要我我不行啦 床上最有激情的叫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