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 快点再深一点 小污书污到湿

一顿饭,具有里程碑似的意义,彭晓飞在饭局上,宣布自龙堂已经取得了天成帮那七家场子的合法经营权,也就是说,龙堂,在省城,已经有了自己的根据地。龙堂这个现在仅仅有一百人的组织,俨然开始进入了,省城黑道江湖里,成为了这里众多行会社团中的其中一个。

而且,这顿饭的过程中,保安薛刚,无牵无挂的,表示自己愿意加入龙堂,反正,当保安也是混,在龙堂也是混,在龙堂的前途,肯定比当保安强得多,所以,这小子当时就确立了自己也要加入龙堂的决心。

钟宝松和李志星都是有家的人,而且,钟宝松连孩子都有了,所以,俩人都不想混了,决定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过以后要是学要帮忙什么的,他们肯定会出一份力,只是不想在涉足黑道中的事情了。

而郭方俊,经过饭桌上的一番考虑,以及通过自己对彭晓飞的分析之后,得出,彭晓飞是个正人君子,而这个龙堂,也绝非是那种普通的黑道社团,他们有文化底蕴,有思想,有目标,而且,龙堂的人几乎都是那种惩恶扬善,扫平社会不公的江湖豪侠,这些人不能算是黑道的人,更应该说他们是侠客,行侠仗义的的侠客!

每个人,都有一个江湖梦,江湖并不一定都是黑道,什么样的人,将江湖的理解都各有不同。正义之人,认识的都是侠客,邪恶之人,自然认识的,也都是地痞流氓。龙堂不敢妄称自己是侠客组织,但是,他们的种种行为,都在想别人传达这一个思想,那就是盗亦有道。即便是黑道,也要有自己的原则,有自己的底线。黑道不是欺负善人的,而且欺负那些邪恶之人的,是用暴力的手段,扫平社会的不公之事的!

郭方俊突然站起身,举着酒杯,朝着彭晓飞,说道:“枫哥,这杯我敬你,出了感谢你今天就我和我女朋友,我还要说的是,我也想加入龙堂!我和我的几十号兄弟,愿意跟龙堂,同生死,共命运!”说着,郭方俊一口干了自己杯子里的酒水。

彭晓飞也赶紧站起来,简单的说了一句:“好兄弟!”然后,也是一口,把被子里的白酒都干了。

这顿饭,非常成功,也非常有意义,龙堂正式涉足省城的黑道江湖,而且,收了两员猛将。这两个人,在日后龙堂称霸省城江湖的征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

叶少枫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之后,总算是出院了,虽然身上的上还没有完全好,但是,可以自由走动了。

常妙可去给叶少枫办理出院手续,唐佳倩和白洁在忙着给叶少枫收拾东西。他的兄弟们都没来,因为都知道叶少枫没啥大事儿了,所以,都去忙活自己的事情了。兄弟就是这样,出事儿的时候,一个电话就能到,没事儿的时候,也不会天天都腻在一起,天天腻在一起喝酒泡吧的那叫狐朋狗友。感情真到那份儿上了,不用天天在一起,也照样是兄弟。

叶少枫刚洗完脸,对着镜子,正在观察自己住院这几天的变化,虽然瘦了一些,但是,脸上有棱有角的轮廓显得更帅气了。

这时候,有人敲病房的门,唐佳倩以为是常妙可班里完了住院手续了,也没问是谁,直接打开了房门,外面竟然站着一个女人,唐佳倩不认识。

白洁也转头看过去,也并不认识这个女人。

“你好,你找谁啊?”唐佳倩客气的问道。

“请问,这里是叶少枫的病房吗?”

“是啊,你你他朋友?”唐佳倩不认识这个女人,按说,他和叶少枫是从小玩到大的,叶少枫有什么朋友她全都认识,这个女人,却从来没见过。

“我是来感谢他的,他救过我!”女人说道。

“哦,好吧,那你进来吧。”唐佳倩看这个女人一脸的诚恳,估计也不是什么坏人,就把这个女人让了进来。就算这女人有什么歪心眼,在这个病房里,她也得逞不了,毕竟,有白洁在,白洁手里面有枪,白洁的枪法,是得到过叶少枫的真传的,全警署都有名气的。

叶少枫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正看到伊茹静走进来。

伊茹静一身素衣,黑色为主,脸色有点不好看。

“少枫,谢谢你!”说着,伊茹静一下子就给叶少枫跪下了。

叶少枫赶紧跑过去,说道:“起来,起来,我也没做什么,赶紧起来。”

伊茹静被拉了起来,然后唐佳倩扶着她坐在座位上,白洁也给他起了一杯茶。

伊茹静眼睛里含着泪水,说道:“少枫,都是因为我的事情才害得你这样。我是前两天才听说你被霍天成他们给炸伤了,差点就没命了。”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没事了,都过去了,霍天成他们死了。那个迫害你的冯长利现在还在监狱里呢,他爸爸冯满强天天叫嚣着要来找我理论,估计,看到霍天成和霍赫雄被炸死了之后,也不敢轻易的来跟我闹事儿了,没事儿了,恶有恶报,都过去了。你放心,冯长利以前有杀人案,而前几天又把你……只要开庭审理的时候,你出庭作证,他冯长利也是死路一条,谁都救不了他!而他爸爸冯满强,我肯定也会去招手办他的!”叶少枫笑着说道。

“谢谢,谢谢你,你真的是一个好官儿!”

“对了,在你受到迫害的那天晚上,其实,你老父亲去烈焰红唇酒吧找你了,但是他和张大爷都被冯长利的人给揍了,就是因为这个,我才扫了冯长利和霍赫雄的场子的。当时,你老父亲上的比较重,张大爷没啥事,现在,两位老人还好吗?”叶少枫问道。

“张大爷早就出院了,要不是他,我也不知道一下子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的父亲,前天已经去了……现在老人已经下葬,以后,就是我和我的儿子相依为命了……”伊茹静说到这里的时候,再也忍不住,彻底哭了出来……

“什么,你父亲前天去世了!”叶少枫惊讶的说道。

“我刚送葬回来,本想过两天再来看你的,但是,回来给我父亲缴纳住院费用的时候,挺有人说,你要出院了,所以,我交了费用,办了手续,这就来看你了,怕你这一走,就再也找不到你了。”伊茹静说道。

“哎呀,真可怜啊。”多愁善感的唐佳倩听着听着,顿时同情心泛滥,一下子哭了起来。

“我看啊,你也别再那个廉租房里面住了,你一个女人不但要工作赚钱,还要照看你那个小孩子太不容易了,这样吧,我给你找个好点的住宿环境,然后,给你弄个轻松的工作。”叶少枫说道。

“我今天来,是来感谢你的,不是来求你帮助的。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我伊茹静帮忙的,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万死不辞。”

“你总说感谢我,我确实也没做什么啊,真动手打你爸爸致死的那个混蛋还在监狱里关着,还没有吃枪子儿呢,那混蛋的爸爸还在外面冠冕堂皇的当总经理呢。这种混蛋依旧能够看到太阳,而你的父亲,却已经命归西天了。我叶少枫眼不下这口气,等冯长利吃了枪子儿,然后我再把冯满强办了,到时候你再谢我吧!

现在你听我的,我怎么给你安排,你就怎么做,我不会害你,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孩子考虑啊。”叶少枫说道。

“我……我什么都不会,只能做一些情清洁的工作。你给我找工作,太麻烦了,还是不用了,我不想在麻烦你了,你为我,为我们家,已经付出的太多了。”伊茹静说道。

快点再深一点

这时候,常妙可走进来,刚才的话她也听到了一多半了,说道:“这样吧,我公司里正好有空缺的职位,就是打字员,一些简单的文件需要一个打字员,你应该会打字吧。”

伊茹静惊讶的看着这个说话的漂亮女人,那长相,那气质,好像是仙女下凡一样。再仔细一看,竟然是常妙可,是他那死去的王八蛋丈夫,马腾上司的女儿!以前,还是在纵海集团的大型年会上见过,虽然没说过话,但是,也能混个脸熟了,真没想到,现在会在这里见到她。

“电脑我当然会,打字也可以。”伊茹静说道。

“那就行了,来我公司工作吧。我公司空的办公室多,也有住宿的地方,我给你安排一个单独的办公室,你可以一边工作,一边照看孩子。工作完不成的话,也可以回家继续,然后用电子邮件传给我就好了。”常妙可说道。

“对,我看这个方案可以,就这么办了,伊茹静,你也别推辞了。这是我老婆,常妙可,现在是纵海集团的总裁了,你们以前估计也能见过面吧。

咱们现在都是自己人,有困难,大家伸出手来,一起来帮忙,以后的路都会很好走的!”叶少枫笑着说道。

“谢谢,谢谢你们,谢谢少枫局长,谢谢常总裁,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行了,不知道说些什么就不用说了,现在给我留一个你的联系方式,然后先回家休息吧,你父亲刚下葬,你精神肯定不好,回家歇一两个星期之后,我们给你打电话,让后,你来我老婆公司上班就可以了。”叶少枫说道。

伊茹静给常妙可留下了自己的联系短话,然后,简单的告别之后,自己便回家了。

叶少枫的东西也收拾好了,坐着自己的那辆奔驰G级。白洁开车,唐佳倩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叶少枫和常妙可坐在后座。一路开回了家。

本来,按理说,叶少枫刚出院,不应该马上就回到公安局上班儿的,但是,叶少枫一想到冯长利还没有被判死刑,一想冯满强这个混蛋还在衣冠禽兽的当什么国企项目部的总经理,他心里就窝火。

在他回家的第二天,就回到公安局,开始主持工作,针对冯长利的拿起就按,以公安执法机关的名义,想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前的打人致死,再到现在的强健伊茹静、以及打伊老爹致死,这靓装人命案子,一桩强健案子,三起重大恶性犯罪事实叠加在一起起诉他,够他、妈的这小子挨十枪的!

叶少枫找来了全市最好的律师,不把这小子弄成死刑,他叶少枫眼不下这口气!为了这桩关系,叶少枫拿到了太多的人证物证,证据确凿,相信,法院肯定会判处对方死刑的!

但是,就在叶少枫准备提起上诉的时候,白洁找到叶少枫,面色有点不好看,说道:“少枫,我爸爸想要见你。现在已经来了,在接待室呢。”

小污书污到湿

“哦,白院长来了,我赶紧去。”叶少枫赶紧起身,去了接待室。

白爱宁笑着跟叶少枫握手问好,“少枫啊,身体恢复的不错嘛,年轻人,身体就是好!不过,你这次住院可把我们都吓坏了,你住院那几天,唐书记他脸色一直都不好看啊,现在看你这么健健康康的站在我面前,我心里可高兴了,哈哈哈。”白爱宁笑着说道。

叶少枫知道,这老狐狸来公安局找他,肯定不是为了看看他身体恢复的怎么样的,既然来了接待室,这就肯定是有正经的事情。但是叶少枫表面的工作也做的很充足,说道:“有劳白叔叔惦记着了,我能够从死神手里逃出来,也算是运气了,您快请坐,快请坐。”

白爱宁和叶少枫入座了,白洁给俩人沏好了茶水,还准备在旁边听听他们要说什么但是白爱宁却说道:“白洁啊,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先出去吧,我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要跟少枫单独说一说。对了,下午,你那个那朋友刘长奎要从省城过来了……”

“是吗,长奎兄要来啊,白洁,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啊,他来了,我得好好地招待一顿啊,你赶紧回家准备准备吧,呵呵,反正局里也没什么事,有事我再叫你就好了。”叶少枫笑着说道,暗中的意思,也是在哄白洁赶紧走……

要 快点再深一点 小污书污到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