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我要上你h 温柔 文 黄

方才在审讯室苏哲听申队长说他惹到的是陈家的女人,当时没多想,见到陈国标才恍悟过来。

怪不得陈娇敢如此泼辣,有陈家当后盾,确实可以有恃无恐。

陈国标同样看见苏哲,上次苏老的宴会上,他当着众多宾客落他的脸,这股气到现在他都没顺下来。

没想到今天在公安局会碰到苏哲,真可谓是冤家路窄。

苏哲旁边有两个身穿制服的人,陈国标以为苏哲犯了什么罪给抓进来,立刻上前落井下石。

“苏瞎子,你也有今天,这是犯什么罪给抓进来了?”瞄见旁边的许雅,顿时让她的容貌给惊艳到。

陈国标气一下子就冒上来,这瞎子运气怎么这么好,身边的女人一个个都这么漂亮。最让他怒火中烧的是这瞎子明明与苏羽澄在一起,偏偏又与其他女人厮混。

嫉妒冒上头,陈国标冷言讽刺道,“别不是嫖娼给人当场抓个正着吧……”

“放你妈的狗屁!”

许雅怒道,“你他妈的才嫖娼给人抓到,你当老娘是出来卖?老娘要是出来卖的,你全家都是出来卖的!”

由不得许雅不发怒,陈国标刚才那话的意思摆明是将她当成出来卖的。让人当成骗子小偷甚至乞丐都算了,当成出来卖的简直是铙不可恕。

陈国标让许雅骂得将后面的话死死的呛进喉咙里。望着许雅发怒的表情,连忙解释说:“这么小姐,我不是说你……”

“你才是小姐,你不知道这年头,小姐的意思是什么吗?”许雅冷冷的打断陈国标的话,“看你长得人模狗样,没想到是斯文败类。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换我是你,早就自己撒泡尿憋死得了!”

苏哲先是让许雅的彪悍愣下,接着笑出声:“哈哈,许同学你这真说对了,这家伙以为自己在国外呆了几年,连华夏文明礼仪都忘了。”

许雅接口阴阳怪气道:“哟喝,还是海龟!不过就这种素质,唔…….丢人呀。苏哲我看肯定是在国外丢脸丢大了,才会回国当龟儿子。哦,说错了,是海归回来的儿子。”

苏哲和许雅一唱一和,陈国标怒气已经按耐不住。

苏哲三番四次落他面子,他堂堂147省军医院脑科医生,却让一个瞎子踩在头上,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

“申队长,你们听到了,这两个人对我进行诽谤,我要控告他们!”

申队长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陈医生,你要告他们,可以去法院递交申请。至于你说他们诽谤,这个我不敢当人证。你刚才还说别人出来卖和嫖娼,他们也可以反告你污陷。”

“申队长……”

陈国标一时语塞,对申队长的表情有点摸不着头脑。陈国标与申队长见过几次面,因为他一般在省城那边,极少回昆城。对申队长这个人不熟,不过听陈娇说过,他与陈家走得很近。

陈国标今天刚好回昆城做学术交流,接到陈娇的电话说有人打了她,马上赶过来。

陈娇这时走上前问:“国标,你认识那两个贱人?”

陈国标在苏哲脸上瞥一眼低声说:“上次苏爷爷的宴会,就是那家伙让我们陈家丢面子的。爷爷差点让他急得当场病发。”

陈娇脸上错愣下,然后指着苏哲说:“国标,就是他动手打我的,你一定要给我们陈家讨回公道!”

陈国标咬着牙,声音阴沉着:“好你个苏瞎子,三番四次与我陈家作对,我看你这是不想活命了。”

“行,我今天就要让你看看我们陈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苏哲没理会陈国标带着威胁性的话,转过头说:“申队长,在公安局这里,有人进行恐吓、威胁,试问要该怎么处理?”

申队长此刻头都大,苏哲是廖局长那边的人,这边又是陈家姐弟。陈丰山是珠宝商人,关键陈枪不是。那个老头子的脾气申队长可是有所耳闻,事情闹大,吃不了兜走着的是他自己。

苏哲问得如此直白,在自己的地盘申队长不可能任由陈国标胡来。

板着脸斥道:“好了,你们私人的事情你们私底下解决。刚才的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你们可以走了。如果要闹事的话,别怪我不讲情面!”

陈国标瞪着苏哲,想用此刻的怒火通过眼睛烧死他。苏哲表情淡定:“陈医生,你瞪我没用。别忘了你是脑科医生,要是突然一阵风吹过来闪了眼睛,出了问题你自己可治不好。”

温柔

说完,苏哲示意许雅离开。

许雅此刻见到陈娇气急败坏的模样,心里无比满足,自然没想要继续留下来。

陈娇见到他们要走,冲上前拉住许雅的大衣怒道:“你别想走,今天不把你这小贱人教训一顿,日后你就反了!”

许雅用力甩开陈娇的手冷笑道:“我警告你,别再继续纠缠,不然哭的只是你!”

“我还怕你这个小贱人不成!”陈娇单手插腰,“我告诉你,今天我要是不教训你,我陈娇就跟你姓。”

许雅撇撇嘴:“谢谢,我家教挺好的,不需要你这种女人进来败坏我家的名声。”

“你——”

陈娇气得抬起手一巴掌挥过去。

苏哲眼疾手快伸手抓住陈娇的手腕用力往后面一推,看着陈国标斥喝道:“陈医生,要是我的话就将你姐带回去,别在路上丢完脸,又在公安局丢人。”

“如果你觉得陈家的面子够大,丢得起的话,我不介意立刻打电话让媒体记者。我倒想让大家看看陈家的家教到底有多好,教出一个忘掉华夏礼仪的儿子,又出了一个当泼妇的女儿!”

“苏瞎子你不要太嚣张!我陈家再差也好过你这个穷屌丝攀苏羽澄这条高枝。你一个吃软饭的,身为男人,我都为你感到丢脸!”

苏哲没感到生气,反而笑起来:“我吃软饭我骄傲,有人养,何必自己那么辛苦。倒是你,想吃还没得吃。”

陈国标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如果不是在公安局,他气得说不定会动手。

眼睁睁的望着苏哲和许雅离开,陈家姐妹一肚子怒火无处可泄。

看到苏哲坐在副驾驶位,陈国标心里阴险道:“苏瞎子呀苏瞎子,不要以为你吃软饭就可以理直气壮了。只要让我抓到你的把柄,到时发给羽澄看,羽澄就会发现我对她好了。”

想到这点,陈国标怒火突然减了不少。

陈娇挨了许雅一把掌,又让苏哲如此数落,气撒不出来。瞧见自己的男人从来公安局后一直沉默不说话,娇也不撒了,耍起泼来。

“你还是不是男人,看到自己老婆让人这么欺负,只会站在一旁发呆。你真是个窝囊废,平时就只会伸手要钱。黄业,你可别忘了,如果不是娶了我,你有今天的地位,你要认清你的现状!”

陈娇气在头上,黄业不敢顶嘴。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听陈娇将他骂得狗血淋头。

陈国标对这个二姐夫没有任何好感,如果不是因为二姐这是第三次改嫁,凭黄业的出身根本进不了陈家的门。

“国标,我们回去找二舅去,我就不信那两个贱人本事能够通上天了!”

陈国标自然不会放过苏哲,这已经不是新仇旧恨这么简单了。

从公安局出来,许雅脸上一直挂着愉悦的表情。

“苏哲,你真能看出那个女人是整个容的?”想到这事许雅很好奇。

温柔

苏哲笑了笑说:“我哪有那个本事,只是瞎扯罢了。”

“可是那个女人当时听了表情惊慌,就像你说的是真的一样。”

“估计是瞎猫碰到死耗子,陈娇是真的整过容,刚好又让我说中。”

苏哲只能这样解释,总不能告诉许雅他有透视异能。想到这个,苏哲开启透视眼瞥一眼许雅,她穿的是件白色的内衣,中规中矩。不过想到她方才的彪悍,觉得她此刻穿的这套内衣有点不符合她的性格。

许雅觉察到苏哲目光在盯着看,侧过头轻嗔道:“目光这么下流,当真像个小白脸似的。”

苏哲摸摸鼻子收回异能:“能得到许大美女以小白脸称赞,我实在是感到荣幸。”

许雅切一声,顿了下认真问道:“苏哲,难道你真的让人包养了?”

苏哲愣下,没想到陈国标的话会让许雅误会。不过也懒得解释太多,撇嘴道:“这有什么不可以,有人养,不用做事岂不是美哉。如果没人养,我这眼睛哪里好得起来。”

苏哲没说假话,在没接触赌石之前,一直都是嫂子养他。

许雅没想到苏哲回答得这么干脆,一时间反而不知该说什么好。

到了建行,许雅借口说想起还有事情要做,改日再来银行办法。

望着许雅扬长而去的车子,苏哲苦笑下:“难道让人包养真的很让人鄙视吗?”

走进银行,苏哲见到里面有不少人。由于之前他在这边存了不少钱,今天过来办事可以享受VIp服务。

正跟着银行的一名经理进入接待室,从门口进来几个粗壮的汉子,手里提着几个行礼袋。

苏哲嘀咕道:“现在的土豪真多。”

出于好奇,苏哲想看看进来的几个土豪的行礼袋装的是否会是现金。以前生活拮紧,根本没机会见到超过五千块现金的机会。兜里装有最多钱一次还是失明后中了彩票那次,之后赌石的钱几乎是转帐。

“要全是一百块红钞,这至少得有千万吧。”苏哲一边暗忖一边开启透视眼。

不看不要紧,一看整颗心都悬起来。

妈的,里面哪里是红大纱,枪支就有几把。

抢劫!

苏哲心里扑通扑通的跳起来。

以前只在电影才会看到的剧情,活生生出现在眼前,任谁都不能淡定。苏哲此刻真想跑回去看黄历,上面是不是写着“日值月破,诸事不宜”的字样。

跟在银行经理后面准备进去,苏哲叫住他说:“毛经理,我突然想起等会有件急事要做,这钱我等明天再过来取,可好?”

苏哲在银行存了几千万,是一个大客户。其他客户毛经理或许可以爱搭理不搭理,大客户自然是堆着笑招待。

苏哲临时有事,毛经理不敢拦阻。反正钱在银行,他需要钱总要过来取。

“苏先生有事的话,我们可以明天再约。反正我白天几乎都在,苏先生来之前打我电话,我随叫随到。”

苏哲也不与他客气。上大学之前,苏哲做过不少兼职,服务行业更是最多。在银行上班,外人看着是羡慕不已。总觉得在里面上班的人,每天数数钱,盖几个印章又过一天,工作甭提有多舒服。

苏哲没接触过银行类,却也明白,即使是银行,在里面上班人每个月也需要业绩。

业绩多,不管是对提升还是待遇都是成正比的。小客户自然不用理由,碰上大客户,都恨不得斟茶倒水侍候了。

如果有一个大客户存进一笔大款目,比一天接待那些小客户效率好快得多。这就是为什么每逢彩票中了大奖,除了记者在兑奖处守着,银行的职员同样少不了。

苏哲并不想为难毛经理,可是那几把枪在那四名大汉行礼袋里,等会掏出来,想再逃出就没那么容易了。

苏哲的本意是先离开银行再报警,毕竟里面还有很多人在,他又知道这事情,不可能视而不见。然而苏哲发现得还是太迟,四名大叹一走进来,突然有两个人立刻将门闸给关上。

没等里面的人反应过来,一人拉开行礼袋掏出一支手枪对着天花板开一枪。

“砰!”

轰雷般的声响将天花板一处光管打中,碎片从上面掉下来砸中一名妇女。

“统统给我抱头蹲下!”

这时候在里面的人反应过来是抢劫,惊慌的尖叫声在一瞬间就喊起来。

“砰!”

一人又往天花板开一枪,怒道:“不想死的都给我闭嘴!”

刚才还发出恐慌叫声人,立刻鸦雀无声。颤抖着身体,连忙蹲下去一动都不敢动。

“你们两个过来蹲下!”

一名腮边留着浓厚胡子的大汉枪口冲着苏哲和毛经理动了下。毛经理此时腿发软,他在银行工作多年,这种打劫银行的事情,堪称是百年难得一遇。今天倒好,赶好给他遇上。

毛经理今天这个时间段是在外面,接到苏哲的电话才回来。

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赶上打劫才回来。吓得他双腿直哆索,连忙跑下来爬着过去。

苏哲淡定一点,毕竟他是事先知道这帮人是打劫的。走到人群中,苏哲双手抱头蹲下去。

“开门,将保险库的门打开!”劫匪命令道。

在里面的员工连忙从椅子上下来将门打开。

一名劫匪用枪口指着银行一名女员工,面目凶猛道:“将保险柜给我打开!”

“我、我、我没有钥匙,只、只有经理、理才有……”女员工嘴唇发抖,早就吓破胆。

毛经理被一名劫匪拎着上来进入里面。苏哲抱着头,用眼角瞄了一下,想看下他们手中的枪是不是都是真枪。

扫过一遍,发现四名劫匪中只有两把是真枪,两外两把来福枪不过是仿真。苏哲心里想,这帮劫匪也太不专业了吧。

不过他们专不专业与他无关,苏哲这会只想这帮劫匪拿了钱离开。

“铃…….”

突然一阵悦耳的警铃响起来。

“靠!”

苏哲在心里大骂一句,不知是哪个家伙按响了警钟,这岂不是要将他们这些无辜市民的生命拿来开玩笑吗?

两名在外面守着的劫匪顿时慌张起来,另外两个在里面,接着又有一个跑进去。剩下最后那个拿着枪威胁道:“都给我蹲好,子弹不长眼,谁要是乱动,我请你吃颗子弹!”

说话的劫匪拿的是把来福枪,苏哲知道他拿的是假枪。这个时候苏哲真希望他是特工或者刚好来银行办事的特警,那样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将眼前这名劫匪拿下来。

可惜这是现实版的抢劫银行案,苏哲不是特工也不是特警,就算有三位劫匪进入里面,他依然不敢贸然行动。

“走!”

在里面的三名劫匪冲出来,每人手里拿着一个行礼袋。还有一个拉链没拉好,一沓红纱露出来。

苏哲开着透视眼,虽然是进去几分钟,三个行礼袋都装得满满。看来这三个劫匪早就有预谋,知道银行哪一天钱最多。

按照电影发生的情节,抢银行的人肯定连逃跑路线都规划好。不过有一点苏哲觉得与电影不同,这几个劫匪连脸都没蒙,好像根本就不怕别人认出他们来。

“呜呜——哔呜——”

四名劫匪拉开闸门准备逃走时,外面的警笛也越来越近。苏哲惊讶不已,公安局的人居然会来得这么快,简直出乎所有人意料。按照他有过的经验,就算真报警,出警时间都不会这么快。苏哲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早有预谋的临时演习。

四名劫匪见警车在外面停下来,接着一大堆人开始将外面包围,同时疏散人群。

前没出路,后无退路。

四名劫匪一个抓起一个人质用枪指着押着出去。

苏哲站在最前面,很不幸成为其中一名人质,而在包括他在内的四名人质当中,还有一名小女孩。

小女孩的母亲喊着想将她抢回来,泪眼模糊哀求道:“我当你们的人质,你将我女儿放开……我给你当人质……”

劫匪自然不会听她的话,一脚将她踢开,抱着小女孩就冲出去。

“放开人质,你们已经被团团包围,丢下武器投降!”一人拿着扩音喇叭在喊着。如果劫匪会听从他们的指挥,就不需要过来抢劫银行了。

“都给我退后,不然我开枪!”

连脸都不蒙就冲进来,这四个人俨然亡命之徒,早就将生死置之于外。

“分开逃!”

其中一名劫匪喊一声,有两个人押着两名人质冲过马路,公安一路跟上去。劫匪在冲过马路后将两名人质丢下,迅速往一条小巷子跑。

另外两名人质押着苏哲和抱着那名小女孩。

小女孩不停的哭喊,脸上因为惊慌没有一丝血色。

劫匪带着苏哲和小女孩往后面退,一拨警察去追逃进小巷的两名劫匪,一拨继续持着枪与面前两名劫匪对峙。

“都他妈的给老子退后,不然我一枪毙了他!”拿着手枪的劫匪枪口对准苏哲的脑袋冲着跟上来的警察怒吼。

“别吵,再吵我让你永远闭嘴!”小女孩的哭声终于将劫匪激怒。小女孩只有五岁左右,这种情况下根本止不了哭,不管劫匪再怎么威胁、恐吓,依然哇哇大哭。

劫匪与警察的距离拉开有三十米远,劫匪每后退一步,警察就上前一步。

在退到距离都河街一处十字路口,两名劫匪对视一眼将苏哲和小女孩同时丢开往后跑。

小女孩被放开,站在那里哭得更大声,苏哲连忙跑过去想将她抱到一边。

“砰!”

“砰!”

连续两枪响起。

苏哲心一慌,大喊一声:“不要!”

千均一发间苏哲开启慢视眼。

只见两颗子弹在空中缓缓飞过来,速度如同电影中的慢镜动。两颗子弹飞过来的方向是对准小女孩,苏哲加快脚步伸出手指抓住其中一颗。刚从枪口射出来的子弹,滚烫无比。

苏哲此刻顾不了那么多,转身想抓住另外一颗。

然而转身速度慢了一拍,子弹缓缓从子弹滑过。小女孩站在原地放声大哭,眼见子弹就要打中她的脑袋,苏哲没有一点犹豫飞扑过去抱着小女孩往地上翻滚几周。

身体停下后,苏哲感到背后传来一阵剧痛。只是听到怀中小女孩的哭声,他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躺在地上,身体的痛楚越来越大,眼皮不受控制想要合拢。

“要死了吗?”苏哲心里轻声自言自语着,“也好,总算做了回英雄。”

“有人中枪了,快叫救护车!”迷糊中苏哲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但很快眼皮一后,失去知觉。

啊 我要上你h 温柔 文 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