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 嗯啊 在办公室 小攻尿进小受文

大块大块吃着冷血成功捕获的鳄鱼肉的‘领主’笑着:“哈哈,没想到果然是跟着冷血有肉吃。”

四名重机枪手都议论了起来:“一直都是冷血负责军刀团野外食物来源啊。”

“嗯,真希望能学到冷血的技术,哈哈。”

“废话,这样一来我们至少饿不死了。”

这时A002队员凑到了冷血面前:“冷血前辈,你能教我使用弓箭吗?”

冷血看着A002队员:“你现在可是重机枪手啊,难道还想成为狙击手?”

张然笑着说道:“掌握弓箭技术而已,这样也好,今后在丛林中也不需要你独自一人准备食材了。”

冷血点点头后对着A002队员说道:“这样吧,现在你跟着我先去制造一个属于自己习惯的弓箭,然后我直接教你一点技术,看你能不能捕获食物。”

A002队员兴奋的跟着冷血往丛林深处走去,现在军刀团的成员在增加,张然也不希望每次在丛林中休息的时候都由冷血自己负责整个团队的食物,张然想让其他队员也掌握捕猎技能,这样至少冷血会轻松很多。

快手和林枫抱着树枝和叶片,就地捡起藤蔓,开始建造起多人的临时住所,人员多了,需要住的地方就需要更多。‘暗夜’找来了很多芭蕉叶,在一堆柴火旁搭建着避光的遮挡,随后,快手升起火,大家围坐在火堆旁,烘烤着全身湿透的衣服。

学长

过了很久,冷血和A002从一旁的丛林中走了出来,两人嬉笑着,A002队员肩上扛着一只小鹿,来到张然身边,兴奋的对众人说道:“你们看,我的战果。”

张然看着小鹿身上插着弓箭,问道:“你用弓箭成功了?”

A002‘高傲’的抬着头:“当然。”

冷血也笑了起来说道:“老大,这确实是他自己猎捕的,进步很快,我都完全惊讶了。”说完,冷血开始对食物进行清洗和处理了。

冷血一边清理着,一边教育着身边观看自己清洗食物的A002队员:“回去给你配置‘黑蟒’。”

A002兴奋的说道:“‘黑蟒’?就是你之前使用的弩箭?”

冷血点点头:“‘黑蟒’在现代军用弩的地位和巴雷特在狙击界的地位一样。”

冷血的话让A002队员眼中并发出兴奋的光芒,说道:“真的?”

“恩,这种武器的有效射程两百米,在这范围内,拥有高超狙击技术的人完全能做到狙击枪不能比拟的杀人无形。”

A002队员兴奋的说道:“哈哈,谢谢,谢谢。”

看来冷血也是想让自己放松一些了,这么直接就肯定了一个门外汉的实力,至少弩箭能提高A002队员捕猎成功率。

冷血拿着打理完的食物来到火堆放,支起木质‘烤架’,把食物放在了上面,开始来回烤了起来。

快手在张然身边问道:“老大,接下来我们往哪里走?”

张然回答道:“继续直行,寻找他们,我们现在就想是无头苍蝇一样,只有一个大概位置而已,希望能遇见他们吧。”

冷血说道:“我觉得敌人距离我们不会太远,就像你说的,我们不断发现新鲜的痕迹,明显感觉到我们之间的距离在缩小。”

张然接过话说道:“不错,这些佣兵看上去并没有在意自己在丛林中留下的痕迹,看来还是三等佣兵啊,一直在慌乱的逃窜,而既然是三等佣兵,他们又为什么会体现发现我们隐藏?直接选择撤退说明他们知道我们的人数比他们多,但是不知道我们其实有五名队员根本没有武器。”

众人点头,听着张然的分析。

张然继续说道:“之前在‘龙洞’中的爆炸,附近应该能听见,只是现在一直没有得到‘虎鲨’他们的消息,所以我也很在意能否在着片丛林中寻找到他们,据我观察,‘龙洞’外也只有这片丛林能为‘虎鲨’他们提供撤退的路线。”

随后张然说道:“今日大家好好休息吧,明早继续前进。”

“是!”众人开始大吃起来,看来都饥饿了,进食后,‘暗夜’和林枫单独两人走到了丛林中,张然和冷血对视一眼,冷血说道:“从进入试炼地开始,这两人每次吃完饭都要消失一段时间,他们做什么去了?”

学长

张然微笑的看着冷血:“每晚你在都做了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不是吧,我还以为只有我在努力啊。”

“呵呵,每天吃完饭,夜晚‘暗夜’和林枫都会加强训练,两人每次回来都带着伤,这你没看出来?”

“这我倒是没有注意,只是觉得他们有些疲惫。”

张然低声说道:“大家都很努力啊,不光是‘暗夜’、林枫、你和快手每天都坚持训练,‘领主’一个人也在做着强化训练呢。”

“他一个人?”

“恩,你看看‘领主’手指关节处。”

冷血顺着张然指的方向看去,‘领主’正在吃着食物,冷血看着‘领主’手指,倒吸一口凉气,手指关节处全是伤痕,伤疤很厚,一看就知道是伤口愈合后又再次裂开,再次复合,反反复复的锤炼。

‘领主’注意到冷血的眼神,笑着说道:“怎么了,你看什么啊?”

冷血笑道:“没有,没有,你吃你的。”

‘领主’笑了起来:“呵呵,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我可是纯爷们,不喜欢那些。”

“我靠,你现在怎么也油嘴滑舌了,老子有这些爱好?”

张然狂笑起来:“‘领主’啊,以后离快手远一点,别学这些不好的语言,你也看到了他的下场了,我和冷血可不介意像收拾快手一样收拾你。”

‘领主’回想起自己刚加入军刀团时接受的传统教育笑着说道:“呵呵,确实有点不适合我啊。”

冷血:“靠,好的不学,专学这些旁门左道。”

‘领主’立即问道:“快手好的地方是什么?”

“…….”沉思后的冷血居然直接说道:“对不起,我错了,他没有好的地方。”

张然嘴角上扬:“呵呵,‘领主’,虽然不怎么习惯你这样,不过你说的事实我也表示认同的。”

‘领主’顿时人体喷泉似得,嘴中的食物喷涌出来。

冷血问道:“说的什么事实?”

看着疑惑的冷血,‘领主’忍不住狂笑起来,冷血这才意识到张然口中所说的事实:“老大,我靠,你还在说我喜欢男人?”看来冷血并没有听清张然和‘领主’的对话。

张然躲到一旁,看着冷血:“我艹,你什么耳朵啊。”

冷血气不打一处来,双眼一转,阴笑起来,走着猫步,摆弄着身体,往张然走去,来到张然面前,右脚一抬,放在张然面前,身体微微靠在了张然胸口,阴阳怪气的尖声说道:“小哥,长的不错啊,今夜我陪你睡睡?”

张然立即呕吐起来:“滚,滚,你怎么也变得这么奔放了。”

一旁的‘领主’和其他队员早就笑倒在地上,冷血斜着眼,看着‘领主’。

‘领主’看着冷血已经关注自己了,立即收回笑容,一脸严肃的盯着手中的食物,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办公室

这时,‘暗夜’和林枫回到了这里,看着冷血的动作和张然的表情,两人张大嘴,吃惊的呆呆看着,冷血这才意识到玩笑开过了。

林枫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大,冷血这是终于解放了?放出了内心的自己?”

‘暗夜’疑惑的说道:“冷血,是不是压抑久了,取向都变了?”

张然推开冷血,吼道:“都给我滚,M的,没我什么事最后还惹一身骚。”

看到这中情景,‘暗夜’和林枫也狂笑了起来,‘领主’更是笑倒在地上,捂着肚子抽搐起来。

张然走到‘领主’身边,双手揪住衣领直接把‘领主’从地上提了起来,微笑的看着还在狂笑的‘领主’:“走吧,自从你加入军刀团来,我就没有和你单独聊聊啊。”

听到张然这么说,‘领主’立即收回笑容,说道:“别,别,老大,我错了,我错了。”

“你有什么错?你没错,走吧。”说完,张然拽着‘领主’往丛林深处走了过去。

剩下的队员你看我,我看你,随后狂笑声在军刀团临时住所响起。

片刻后,张然拍打着双掌从丛林中回到临时住所,见张然一个人回来了,众人问道:“老大,‘领主’呢?”

张然往后指了指,丛林中,只见‘领主’穿着一条内-裤,双手遮挡要害部位,满脸委屈,全身都有被张然‘殴打’的痕迹,‘领主’没有理会众人惊讶的眼光,快速跑到火堆旁,开始取暖。

看见火堆旁的‘领主’,众人已经笑的人仰马翻了,‘领主’委屈的说道:“打就打呗,撕了我衣服做什么,我穿什么啊。”

张然说道:“让冷血给你做一套。”

“什么?冷血做一套?他会做衣服?”

冷血笑着说道:“最原始的部落服装,很简单呢,一张芭蕉叶就能搞定。”

‘领主’嘶吼了起来:“我靠,我才不要,老大,你赔我衣服,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我。”

张然微笑着说道:“是吗?走吧,我们再去试试。”

‘领主’立即说道:“算了算了,我不和你打,我不可能打的过你,一个团长带着团员欺负新人,哼!”

张然:“我还算有良心了吧,给你留了条底裤,看来你很不满意啊,底裤也不想要了?”

‘领主’抓住自己仅剩的内-裤,吼道:“满意,满意,M的,我这是得罪了谁呀,这让我怎么见人啊。”

冷血更是在一旁忙碌起来,片刻后来到‘领主’身边,递过手中用树叶做的‘衣服’:“给,还是遮遮羞吧。”

‘领主’看着冷血手中的一团树叶,眼角泛起泪水:“我不要啊,你们欺负我,你们以后别让老子抓到把柄。”

顿时众人围了上来,同时说道:“你什么意思呢?”

‘领主’立即嘶吼起来:“你们要干什么?我还是处男,别,别!”

嗯啊

‘领主’最后还是没能守住自己唯一的底裤,全身赤-裸的蹲在火堆旁,开始‘抽泣’起来:“一群人渣,只会欺负老实人。”

‘暗夜’从一旁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套衣服递给‘领主’:“快点穿上吧。”

‘领主’就像是看见救星一样,接过衣物立马穿了上去,一边穿着一边说道:“还是咱们‘暗夜’小弟-弟有点良心。”

张然笑着说道:“怎么样?我们再去切磋切磋?”

‘领主’没有回答,转身跑去自己的‘床位’直接倒头就睡。

看着‘领主’的行动,大家也是笑的更欢了。

张然:“平原?”

“恩,那里有很多群居动物,视野也很开阔。”

“平原很容易暴露我们的行踪。”

“想继续前进只有通过那里。”

“呵呵,这片平原尽头是河流,他们留下的痕迹一直延伸到了平原,我们也只能跟下去了。”

张然低着头想了想,随后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家苦熬速度追赶吧,为了避免更多意外事情发生。”

快手:“加快速度今天我们能穿过平原,在平原队员的小型丛林中休息。”

张然点点头:“恩,现在只能这么办了。”

说完,张然转身对军刀团众人说道:“出了这片丛林大家加快脚步,以最快速度到达对面,平原上注意时刻隐蔽。”

“是!”

军刀团刚来到丛林边缘,正在张然想踏出丛林时,平原上出现了一辆作战车,正在疯狂追赶一群羚羊,似乎在猎捕它们。

作战车上正有佣兵拿着枪往羚羊射击,随着两匹羚羊的倒地,作战车停在一旁,两名佣兵模样的人下车扛起就走了。

冷血对张然说道:“老大,看他们的装扮似乎不是之前三角重工的人。”

“恩,他们猎捕食物的熟练程度,看样子才到这里不久,很可能是附近小型佣兵团的人。”

“跟上去?”

“先看看他们往什么方向去,如果是进入对面丛林我们现在贸然跟踪在平原的视野中很快就会被发现,等他们进入丛林后,我们再行动。”

“恩。”

军刀团众人蹲守在丛林边缘的灌木中,看着前面不远处的作战车,等待着观察作战车行驶方向。

‘领主’笑着说道:“老大,不如我去打探打探?”

张然点点头:“恩,现在只有你去寻找线索了,你一个人速度快,注意隐蔽。”在张然看来‘领主’是唯一一个看上去和佣兵没有联系的人,由他去侦查应该没有大多问题。

‘领主’回应后往作战车开出来的丛林那边移动起来。

军刀团前方不远处的作战车汇合后,四人开始同时处理起食物,短暂交流后作战车往军刀团方向开来。

众人握紧手中的武器,随时等待张然的命令。

学长

张然也看着作战车的动作,准备着。

作战车来到军刀团藏身的灌木前,一个转弯往右边的丛林开去,那里正是‘领主’去的方向。

看着作战车消失在不远处,张然笑着对身后的军刀团队员说道:“呵呵,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这些人难道是上天派来给我们运送武器转装备的?”

快手缓缓说道:“我们现在知道了他们的大概的位置,但还不能确定他们的实力,要等‘领主’回来后,再制定计划。”

林枫点点头:“恩。”

军刀团一直在原地蹲守着,等待着‘领主’的回来。

赤道的天色六点后就已经开始暗淡起来,片刻之间黑夜就快完全遮蔽里。

这时军刀团身边的灌木开始摇动起来,‘领主’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张然看着归来的‘领主’,询问道:“怎么样?”

‘领主’擦了擦汗,接过冷血递给他的水,一边喝着一边说道:“情况比我相信的要好很多,刚开始我以为他们人员众多,防守严密,可观察下来发现他们很不在意周围动静,我在一旁隐蔽观察着,都在吃肉喝酒,根本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听到‘领主’这么说,一旁的林枫说道:“M的,我们在这里喂蚊子,他们确潇洒的很。”

张然看着‘领主’继续问道:“营地位置?”

‘领主’指着自己回来的方向说道:“前面四百米左右,几颗大树中间,都是临时住所,没有营房啊”

“没有营房?”张然继续问道:“人员怎么样?”

“十名左右,人不是很多。”

冷血突然对张然说道:“老大,情况有些不对呀。”

“哦?”

“怎么有十名佣兵?还有就是他们是谁?难道附近没有他们自己的营地?”

“恩,看样子这些佣兵似乎在附近没有长期居住的地方,很可能是来这里执行任务的佣兵。”

“我也是这么想的,老大,你说下不下手?”

张然笑了笑:“为什么不出手?现在必须尽快补充‘领主’他们五个人的武器装备,寻找到‘虎鲨’,追上那些三角重工的佣兵。”

“呵呵,明白了。”

说完张然看着众人开始部署起来:“冷血,你和A002队员在后方掩护,必要时需要你开启第一枪。”

“是!”

“‘暗夜’和林枫一组,从敌人住所左侧进攻,我和快手右侧包夹,十名人员对于你们来说应该是不难的事,如果条件允许,带头的佣兵,问问他们来这里的任务和属于什么团队。”

“是!”

说完,众人开始检查起装备,片刻后在‘领主’的带领下,军刀团来到敌人的临时住所,和‘领主’说的一样,十名佣兵正围坐在火堆旁喝着酒,吃着才猎捕的羚羊,不过似乎都没有交流说话,各自埋头吃着。

小攻尿进小受文

张然对身后的冷血比划着手势,冷血点点头带着‘领主’往一旁的树干爬了上去,‘领主’攀爬到了一旁的树枝上,冷血在‘领主’的协助下也来到了同样的位置,身体靠着树干,双脚微张,左肘撑在自己腹部,手掌托住巴雷特枪身,右臂弯曲手指放在扳机处,头部往瞄准器倾斜,左眼紧闭,随后‘领主’给张然比划着手势,张然也点头示意收到。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张然也教会了‘领主’军刀团中的基本手势密码,这点最基本的暗号‘领主’也是很快就掌握了,很快便运用在了军刀团的行动中。

张然转身对‘暗夜’和林枫也比划起来,两人同时点头,之后从腰间拿出格斗刀往一旁缓缓移动起来,张然看着快手,两人相视后也点头示意准备好了。

军刀团众人来到各自指定位置,张然探出灌木往敌人临时住所看去,做着最后分析。

四颗较大的树干围绕在临时住所四周,用芭蕉叶搭建的‘房屋’在树干的另一边,四颗树干的中间正是佣兵围坐的火堆,此时的佣兵都已经醉意懵懂,大家左偏右倒的相互搀扶往临时住所走去。

这时张然看见被两名佣兵驾着一名喝醉的佣兵往一旁走去,两名佣兵把黑人佣兵搀扶进‘房屋’后又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喝着酒,少了那名黑人佣兵后,火堆旁的气氛明显好了很多,佣兵们开始交流起来。

“队长这次可真厉害。”

“是呀,要不是他带着我们冲了出来,我们一定会和营地一起被那些佣兵灭了。”

“也不知道他们五个人从哪里冒出来的,武器装备别我们好上很多啊。”

“暗杀,那叫暗杀,别TM不懂装懂,人家是悄无声息的进来的,要不是队长出去玩女人这么迟回来,我们今天就全完了。”

“可惜还是死了很多队员啊。”

“知足吧,我们可是散佣兵团啊,遇见那些真正的佣兵团,我们也只有死的命。”

“对了,刚才对方有狙击手吧。”

“嗯,我也听见狙击枪声,M的,不过他们似乎没有打算追捕我们。”

“废话,队长早就看出来了,不然我们还有机会在这里打猎?”

“M的,他们到底是谁,这附近似乎没有什么佣兵团啊。”

“你说是不是‘龙洞’中的团队?”

“嗯嗯,很可能,他们那些人虽然没有经常出现,但自从他们来了之后,我们这里的佣兵团就突然少了一两个。”

“靠,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管他的,反正我们活下来就够了。”

听着佣兵们的议论,张然知道自己追捕的五名三角重工的人一定是袭击了这些佣兵的营地,只是并没有直接干掉他们,张然立即想到那些佣兵是否抢劫佣兵营地中的作战车快速离开了?

学长 嗯啊 在办公室 小攻尿进小受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