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进入h公交车 班主任娇嫩

金莎答应着嘱咐几句:“那我先走了。”

随手拿起了办公桌旁的包,她离开了办公室。电梯里,手机响了起来。

是周德昌的。

酒宴之后,他经常会打电话过来,有时候谈工作,有时候单纯吃顿饭。

企图心金莎能看出一些,但很少有人能像他一样,让人明知道其居心不良的情况下也升不起太大反感。

甚至,她喜欢跟周德昌聊天。

不是出于男女的那种喜欢,而是喜欢对方的见识,句句珠玑,风趣风度。喜开玩笑,又绝不过线。

金莎作为女人来讲,如果不是对男人带有成见,很难克制自己不会陷进去。

假若把周青比作一个热血方刚,值得信任的男伴。那周德昌就是绝对的成熟,短短相处的细节,很容易让她体会到一种被照顾的感觉。

“周总。”

想着,她接起了电话。

另一端,周德昌成熟的男性声音随之响起:“小金,有时间么,出来吃个饭?”

金莎愣了一下,不明所以,这都几点了。

周德昌却没给她思考的时间:“我在你们公司楼下。”

电梯这时叮咚到了底层,金莎出门之际已经看到了门口停着的那辆奔驰。

周德昌穿着一件灰色西装,快五十岁的男人,看上去却是三四十岁的状态。不显老态,反而更添一种寻常男子根本不具备的魅力。

自信,成熟,稳重。

突然进入h公交车

金莎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很多女孩子喜欢大叔级别的男子,接触到周德昌她有点体会到了。

不是第一次跟周德昌吃饭,她也并不推辞,随即就上了车。

周德昌看了一眼,奇怪道:“小金,你今天气色不怎么样啊!”

金莎轻松道:“下午陪工商局的人喝了几杯……”

周德昌漫不经心道:“叫什么名字,灌女人喝酒,太不知趣了点!”

“没,我自个乐意陪的酒。”

“那些人就不能惯着,你以后再碰到事情的话找我就成。”

金莎不愿多聊这个,转开话题问:“周总,去哪吃饭?”

“附近新开了一家海鲜楼,本来想带你过去尝尝。今天算了,改天吧,你早点回去休息。”说完,周德昌吩咐司机道:“去康华酒店。”

“周总,您这让我有点看不懂了。”

周德昌笑了笑:“吃饭显然需要一个好心情。”

……

周青就在康华酒店里,他从服务生的口中得知金莎每天都会回来,只不过很晚。

时间快到凌晨,周青几番想要打电话给金莎,犹豫着没拨。

他挺怕金莎知道自己在酒店里,连见面的心情都会没有。

等待着,他听到了走廊里传来的清脆脚步声。

周青听出来是金莎的脚步声,下意识就想拉开酒店房门。只是,刚要有所动作,又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心里一缩,周青放弃了开门动作。

周德昌,他来干什么?

如果说宴会看到金莎跟周德昌在一起,他认为金莎是在演戏。那现在,周青脑袋中像是有血液灌了进去。

普通的朋友,这么晚应该没必要一起回酒店的。

自己今天是赶巧在,如果不在呢?

念头一起,便刹不住车。周青拳头逐渐握拢,咯吱作响。

他真看不懂了,金莎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甚至于,她不喜欢跟男人相处的说辞,周青都开始怀疑到底是不是真的。会不会她对自己没感觉,进而找的说辞……

“周先生,就送到这吧。酒店一层住的都是我员工,怕人误会……”

到门前,金莎出声提了一句。

周德昌停住脚步:“那明天我找时间把今晚欠小金你的这顿饭给补回来,顺便谈一谈工作。”

“嗯,说定了!”

周德昌点了下头,自然抱了金莎一下,然后转身离开。

金莎眼看着他进入电梯,这才打开手包准备拿房卡。

但听到了身后动静。

她下意识回头,捂着胸口当即退开了一步。看是周青,她才皱眉缓了口气:“你存心吓死人啊!”

“您是做贼心虚吧。”

周青从小最厌恶的就是周彦龙动辄乱吼乱叫,不留任何余地的说话方式,每次听到他跟吴晓燕吵架,他只要在场,都会烦躁的拼命拦住两人……

突然进入h公交车

所以他自己,对女人从来都没有任何的重话,不管分手还是吵架,周青总是要么妥协,要么沉默,从不争执。

可此时,从猫眼里目睹着周德昌跟金莎拥抱,他感觉真的想用周彦龙的那种方式来质问,来发泄。

金莎没注意到周青反常的脸色,随口道:“你来也不打个电话。”

周青一腔怒意到嘴边,生生又咽了下去:“莎姐,我是想给您一个惊喜,没想到反吓着您了,真抱歉。”

金莎无所谓道:“我没事,你有事吗?”

“您真这么不想看到我。”

金莎摇头:“这倒不是,我怎么说也是替你打工,工作上肯定要有交集听你吩咐。但,你如果再来酒店提前告诉我一下,这层被公司整租了下来,很多空房间,我可以让服务员帮你安排一间。”

“莎姐,你别这样……”

周青慌乱走出一步去抓她的手。

金莎退开:“青子,注意分寸。”

周青双腿灌了铅水一般,再难前进。苦笑看着她道:“我在住院之前,咱们关系还好好的。就像睡了一觉,醒来之后您就变了一个人……换一下位置,您会怎么想。”

金莎不去看他灼灼双目:“人是最善变的,这个我想解释也无从解释。再说,我感觉咱们俩没到你说的那种程度。”

“那您之前干嘛迁就我,关心我。演戏吗?”

金莎莫名笑道:“青子,你这人就是太实在了。你肯倾家荡产的借我二十多亿帮忙还债务,是个人都会感动的好吗?我知道你们男人喜欢什么,需要什么。我无以为报,就把自己给你,帮你管理公司……这都是很理所当然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去想我喜欢你。咱们年龄相差整整六岁,你真以为你这种小年轻对我有吸引力?”

“你说谎。”

“你可以这么看,但我现在要休息了。”

周青失措道:“莎姐,年龄不是问题,我本来就打算这次来京都市找你求婚……”

金莎打断道:“别让我看不起你,你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对不对?”

“您了解我,却用最了解的方式来对付我。我是个活生生的人,你一句让我放下,我就能真的放下?”

金莎沉默了下来,半响问道:“你去了碧海蓝天?”

周青以为她是误会了这个,解释道:“我从你办公室出来正巧碰上了几个战友……喝醉了……就在里面睡着了……我什么都没做。”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在问你这件事你准备如何处理,万一被曝光出去,很容易帮集团引来负面影响。”

周青瞬息被她一句话抽干了力气,张了张嘴,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金莎看了半响:“早点休息,隔壁有空房。”

休息,睡得着吗?

可不管任何变故,自怨自艾是最废物的一种表现。

班主任娇嫩

周青强打起了精神:“莎姐,你跟周德昌有没有发生什么?”

金莎定神:“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不会有。”

周青真诚道:“如果你真决定了一些事情,我希望不会是为了公司,而是出于你自己的意愿。否则,我宁愿不用你这个人。”

金莎不置可否:“谢谢!”

周青最后看了金莎一眼,离开了酒店。

该说的说了,该解释的解释了。

注定挽回不了,再难以接受周青也只有强迫着自己去接受。

至于金莎口中的隔壁空房,周青提不起去住的心思。他宁愿找家小旅馆落脚,也不愿意放下尊严死缠在金莎的身边。

这一晚,周青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

总之,睁开眼睛就已经到了次日下午。如果不是肚子饿的受不了,他懒散的连吃饭的心思都没有。

接下来两天,状态始终都难以纠正过来。

就是无所事事,不知道该干什么。

工作,全部由金莎一手处理,他不需要操半点闲心。朋友,京都市也并没有几个,多半是工作上结识的。

倒是关于他嫖c的新闻,这几天发酵到了顶点,影响面越来越大,争论不休,很多人在他微博底下留言让他出面回应。

还有就是,薛怀瑾打电话过来说常清婷同意了去他集团任职,但不愿意做总经理。

周青倒是理解常清婷为什么会这么说,问道:“小姨,你认为安排什么职位合适?”

薛怀瑾不答反问:“嗓子怎么了?”

却是听出来周青声音低沉沙哑,跟往常截然不同,像是感冒。

周青瞥了眼桌上烟灰缸里塞满的烟头:“没事。”

“你这几天忙什么,连电话也不给小姨打一个。”

“走走转转玩玩看看。”周青笑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往浴室方向去。

到门口道:“小姨,我等会去找你吧,见面说。”

放下手机,周青打开了遥控窗帘,正午的阳光照射进来,让他竟然感觉到了些不适应,禁不住眯了眯眼睛。

他知道大概是这几天休息跟饮食的不规律所导致的。

生活毕竟不能因为一个人而停住,不然对其它关心他的人来说太不公平。深呼吸,缓了片刻,周青走进了浴室。

洗澡,刷牙,换衣服。

一连串的动作之后,镜子里的人又恢复了以往那股精神劲儿。只是眼眶有些浮肿,显得双眼特别无神。

……

茶餐厅,薛怀瑾坐在沙发上不断打量着对面的周青。

有几天没见,这小子打扮的就是再精神,她也敏锐察觉到了周青廋的明显,脸色苍白,双眼闪烁不敢跟自己对视。且视线下垂,一看就是许久没出过门的样子……

尤其声音,说话的时候沙哑的像是硬挤出来的一般。

“得绝症了?”

薛怀瑾抿了口茶,讽刺中带着玩笑。

班主任娇嫩

周青瞒不住她,失笑说:“小姨,您还有没有点同情心,我这分明是失恋后遗症。”

薛怀瑾若有所思,敲了敲桌面:“金莎是什么情况,说甩就把你给甩了。你也够丢人的,没她又如何。女人大街上随处都是,担心找不到?”

“小姨,这就是您单身的原因,你根本不懂啊!”

薛怀瑾扬起茶杯作势要往周青脸上泼:“你再说一遍。”

周青哪敢说:“开玩笑呢小姨,您这么漂亮优秀。什么样子的男人肯定都是招手即来……”

薛怀瑾放下茶杯:“你认识的有没有合适点的男人,给小姨介绍个对象。”

周青想了想:“周德昌吧,他好像还没结婚,被称为国内第一黄金单身汉……”

薛怀瑾忍俊不禁:“你小子倒能算计,这样一来,你的金总就不用被骚扰了对吧。不过,你这太没良心了点,为了自己把小姨我往火坑里推。”

玩笑几句,薛怀瑾说了正事:“常清婷的事情你想好了没?”

周青在路上就琢磨了这个问题,并且打电话给金莎商量了一下,她的意思是学校建设进行到一定阶段,已经可以考虑成立人事部。让常清婷暂时任人事主管,负责接下来的招工事宜。

一举数得的事情,既不怠慢常清婷,又能考验她做事的能力……

“这主意不错,等改天我找个机会,你跟金莎还有常清婷坐一起聊聊。”

周青让服务员加了些茶:“一周后吧,这几天金莎要去东南市出差。”

薛怀瑾示意知道,又追问道:“你们俩真分了啊。”

“嗯,其实根本就没谈过恋爱,都是你外甥我一厢情愿。以后就当是个普通朋友吧,毕竟还要一起工作,关系冷热都不合适。”

薛怀瑾掩不住笑意感慨:“果然啊,男人承受力更强一点,这才几天啊,你就从失恋打击中走出来了。”

周青无语:“小姨,我是你外甥,你把我打击的一点尊严都没有,对您有什么好处。”

薛怀瑾看他言谈无忌,笑道:“这才对嘛,你要是因为一个女人要死要活的,我都怀疑自己当初看错了人。”

“对了,碧海蓝天的事情是时候做个回应了吧。你不应,别人反倒认为你真被牵连了进去,由着猜测,百害而无一利。”

周青摇头:“静观其变就好,新闻就是这样,一波一波的。下一波谁知道又是什么,最多再有一周,这件事有可能会被另一桩起来的新闻给压下去。真运气不好,再做危机公关不迟。还是那句话,这事本身就是屁事儿……”

“至于名声,只要我不犯法,别说被传嫖c,再严重些也没关系,只要有证据拿出来。而且,您把舆论想的太重了些,传闻只是传闻,三人可以成虎,但绝对吃不了人……”

薛怀瑾乐道:“我还真好奇你哪来的自信?不过这心态虽然单纯了点,但符合大众对你这人性格的认知和判断。”

“小姨,我这是自暴自弃……”

薛怀瑾看了眼时间:“别贫了,等会跟我去趟军区医院,我认识一个权威的骨科大夫,找他帮你看看左臂。”

自然而然,毫不作伪的关心。让周青感激之余也在庆幸,庆幸自己在京都市能够遇到薛怀瑾。

他真的是很多时候,都是在跟薛怀瑾的接触中慢慢调整,缓解,然后坦然。

突然进入h公交车 班主任娇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