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星球 犬犬的小说 死亡高校

兄弟们,周六到了!

明天爆发五更,第一更凌晨六分,第二更早上八点,第三更中午十二点,第四更下午四点,第五更晚上八点!

周日同样是五更,同样时间,下周一开始正式每天万字更新,宁死不断!

用更新拼成绩,小步拼了!拜求大家支持!

****************

对于她的心态,陆峰心中非常了解,还不是想让自己早搬走一天,她也能多收别人一天的房租。

心中冷笑,口中婉拒后,陆峰才和王语梦离开。不过在他离开的时候,看着车窗外的房东大妈笑道:“我房间里还有东西,明天再来取,这车放的东西太少,拉不了。

笑容满面的房东大妈,一张脸顿时变得铁青,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豪华跑车背影破口大骂。

刚刚陆峰收拾东西,她伸头往里看了看,就那么几件小东西,那辆跑车绝对能够一次性拉完!

这小王八蛋要是再不走老娘早晚有一天要被他气死!

豪华跑车上,王语梦哭笑不得的看着陆峰问道:“你干嘛这样刺激她?今天你那个房东不是挺热情的嘛?何必要再多跑一趟?

“热情?

陆峰苦笑一声,说道:“你看错啦,她那是想我快点走!我刚才也是故意的,经常要面对她的冷嘲热讽,感觉她要是不挖苦我两句,她这日子就过得不顺心。说实话,如果她人好,我倒是不会这么做,但是这个房东实在是可恨,我那邻居顾洪峰顾大哥一家,也是租的她的房子,前段时间该交房租的时候,顾大哥身上没钱,要第二天才能发工资,她竟然连一天都不能等,非要把他们一家四口给赶出去。甚至连周围的左邻右舍,她都打了招呼让别人不能借钱给顾大哥。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们以前租她的房子,价钱有些低,而把我们赶走,她就能够高价租给别人。

说道这里,陆峰回想起自己那端窘迫的时光,恨恨说道:“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时候吗?那个时候是我交房租最后的时间,她整天要赶我走,如果不是当初救了你爷爷,要不是因为那件事情,我从那个黑心医馆馆主那里要到了工资,恐怕我现在就住在哪一个天桥下面呢!

王语梦虽然知道房东大妈整天挖苦陆峰,对陆峰的态度不好,但是没想到她是这种人,心中生气的同时,也暗暗为陆峰以前可怜的日子感到心痛。一手驾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则轻轻抓到陆峰手上。

陆峰看了眼王语梦,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王语梦粉白的手背,笑道:“没事,放心吧,我就是气不过,想要临走的时候气她一下,好好开车。

晚上,陆峰没有回租的房子,而是在新房中度过了第一个夜晚。突然间换了一个环境,他倒是没有感觉不习惯,照常修炼,照常睡觉,同样按照生物钟,六点半准时醒来。

艳阳高照的天气,陆峰上午在医馆待到十一点,才慢悠悠的朝着租的房子赶去。

他是故意的,故意拖到最后一天,最后一个小时。

在济阳市买了房子,他的心态有了些不一样,以前他看着这个城市,会有一种陌生感,但是有了自己的家,他却忽然感觉有种亲切。

通往住处的小道,他以前几乎每天都要从这里经过,想到在这里,刘欢找人要收拾他,想到刘欢找的人,有叫来他的大哥,陆峰苦笑着摇了摇头,把脑海中胡思乱想的念头甩掉。

突然,他面色一怔,因为他看到前方,升起滚滚黑烟。而那个位置,好像就是以前自己租的房子地方。

怎么回事?

难道是着火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加快了脚步,身形如同风一般朝着原来的住处扑去。

等到他赶到狼烟滚滚地点的时候,顿时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惨烈的场景:

自己以前租的房子没事,但是隔壁顾洪峰大哥一家居住的房间,却熊熊燃烧着烈火,在房子外面,房东大妈大声痛哭着坐在地上,扯着嗓子叫人救火。

而顾洪峰和他的妻子,则被一群人给拉着,透过人群缝隙,陆峰能够看清楚顾洪峰和他妻子在痛哭着,而且很清晰的听到顾洪峰愤怒的咆哮:“都不要拉我,都滚开,我两个女儿还在里面,滚开!我要去救我的女儿。

陆峰呆滞的看着那熊熊的烈火,又看了看顾洪峰,心中大为惊骇,这火势,一般人冲进去,绝对会被活活烧死在里面。

根本来不及考虑,他第一时间踹开自己的房门,冲进去拿出准备已经丢掉的破被子,猛的打开水龙头冲着上面狠狠的冲了一被子睡,然后快速披在身上后,身形如同闪电般朝着燃烧的房屋扑去,几乎在众人眼睁睁的目光中,一脚踹开那原本关闭的房门,闯了进去。

“这……

顾洪峰和他的妻子,顿时都被眼前的变化惊得停止了哭泣,连周围的人,一个个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刚刚那个冲进去的年轻人,就是隔壁租住的陆峰啊!

他这是……是去救两个可怜的孩子?

一瞬间,所有人都膛目结舌说不出话来。一道道眼神死死盯着熊熊燃烧的房屋的大门,眼中流露着期盼的神色。

他们先前不管从房东大妈那里听到陆峰人品怎么怎么样,但是这一刻,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一股感动。谁看不出,冲进火海救人,能够活着冲出来的几率很小,几乎小到令人不敢想象。看那房屋的屋顶,仿佛随时都会塌陷,万一屋顶塌陷,那可是会被活活埋葬在火海之中啊!

噗通……

顾洪峰直挺挺的跪倒在人群中,对着那熊熊燃烧的房屋,狠狠磕了几个响头。

不管陆峰能不能救出自己的女儿,他都是——恩人!

是——英雄!

天地间,仿佛化作茫茫的火海,灼热的疼痛,几乎让闯进屋里的陆峰感觉窒息,曾经陆峰面对过无数次的痛苦,但是哪一次,都没有这次的感觉那么强烈,那火烧的痛苦,就像是灵魂被放在烈火上面煅烧,甚至在他的感觉中,现在的自己都已经变成烤乳猪了!

火,无孔不入,焚天地万物。

身为肉身凡胎,怎么可能抵抗这种熊熊烈火的燃烧?

陆峰不是大罗金仙,也没有金刚不坏之躯,披在身上的被子同样化作一道火焰匹连,不但不能给陆峰阻挡火烧躯体的作用,反而带给他更大的痛苦。

然而此时,身体的疼痛他能够忍耐,但是担心两个孩子的心,却剧烈的颤抖。在这样滔天火海中,那两个可爱的孩子,能够幸免吗?

突然,陆峰面色大变,因为在他闯进去不足五六秒的时间,前面一个大衣柜在剧烈燃烧中,重重砸向他的身体。如果被砸到,如果被压在大衣柜下,即使耽误那三四秒钟,恐怕他身体的皮肉也会被烧烂。

滚开!

心中愤怒的一声咆哮,庞大的内气顿时破体而出,凌厉的一脚狠狠踹在大衣柜上,直接把它踢翻到三四米外。

骤然间,体表强烈的烧灼感倏然消失,仿佛一层无形的屏障,把他和外面的火海世界隔开。

内气?

天啊!我真是猪脑子,内气能够把火焰推开,自己不就能够平安无事的在火海中寻找那两个小女孩?

想到这里,陆峰眼中流露着惊喜之色,刚刚的一瞬间,在被烈火烧灼的时候,他还真有种想要逃出去的冲动。但是现在看来,担心是多余了!

一声声清脆的爆破,一道道吞吐的火焰。

顾洪峰一家人居住的房子,和他自己居住的房子,格局完全不同,这个房子一共有两个房间,还有一厨一卫,而此时,陆峰所在的位置,就是一间卧室之内。

眼神迅速的扫遍整个房间,没有发现两个小女孩的身影,陆峰再次奔去大厅,一转身间,已经来到另一个卧室门外。

没敢用力踹门,而是内气外放,硬生生的把房门给推开,当他刚刚踏进这间房间第一步的时候,屋顶哗啦啦的掉下数团燃烧物,甚至差点砸在他的头上。

视线迅速从屋顶上扫过,他惊骇的发现,此时这间房屋的屋顶,竟然快要塌下来似地,看上去都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必须和时间赛跑,如果房子塌了,自己恐怕都会被砸在下面!

陆峰在思考的同时,已经扫视了这间房间一遍,里面此时燃烧的程度,比刚刚那一间还要凶猛,如果那两个小女孩还在这里的话,恐怕现在已经被活活烧死了!

她们在哪里?

顾大哥如此的着急,说明他知道两个女儿都在房间里,可是这两间明显住人的房间都没有,那只有两种可能,厨房和卫生间。

想到这里,陆峰身形迅速朝外面扑去,眼神认准厨房方向,当他踏进厨房后,顿时露出惊骇之色,这里明显发生过爆炸,甚至多处墙壁都被炸破,厨房内简直成了火的海洋,到处都是支离破碎,别说有人,这里恐怕连一只苍蝇蚊虫都不能生存。

卫生间在哪?

不在厨房,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卫生间!

陆峰释然,他对于王家经营的产业,几乎是一无所知,听到王语梦的话,便笑道:“既然是你们家的生意,干脆装修费你出得了,算是你嫁给我的嫁妆!

王语梦扑哧一笑,媚态百生的白了陆峰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谁要嫁给你!

陆峰哈哈一笑,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说下去,不过在去吃晚饭得路上,他还是往王语梦的银行卡里划过去十万块。

王语梦是聪明人,她知道,如果说自己出钱帮助陆峰装修,他一定不会接受,因为她能够感受的到陆峰的大男子主义。至于十万块装修费,够不够倒不是问题,最起码,面子是给了陆峰。

对于王语梦的心思,陆峰又何尝不明白,他甚至都没有问一句十万块够不够,便把钱划给王语梦。他知道,如果因为钱和王语梦斤斤计较,反倒会让王语梦不舒服!

爱情,需要两个人小心翼翼的经营。

晚餐吃的很简单,但是在两人心中,这却是一顿浪漫的晚餐。

站在住处房门外,看着王语梦驾车离去,陆峰心中还回味着王语梦香舌的味道,和那丝幸福的滋味。

然而,一声不屑声,彻底让陆峰幸福的心情消失的一干二净。

“哟呵,小白脸就是有出息,现在都在大庭广众之下抱在一起,亲在一起喽!不过我怎么都觉得,小白脸就是小白脸,等哪天人家玩腻了,就会把那谁谁给一脚踹开。

房东大妈带着满脸的讥讽,慢慢从隔壁没多远她住的地方走出来,她已经忍了三个月了,看到陆峰一天比一天精神好她就一天比一天不舒服,她现在还想着三个月前到嘴又飞走的鸭子!

房东大妈的指桑骂槐,让陆峰心中生出一丝怒气,最近都不怎么再和房东大妈顶嘴的他,冷哼道:“小白脸也有情有义,总比那些蛇蝎妇人心的人好,这年头也真怪,怎么到处都是这种尖酸刻薄的老娘们。

房东大妈勃然大怒,恶狠狠的瞪着陆峰,眼神仿佛能杀人一般,大步奔向陆峰,怒骂道:“你说谁尖酸刻薄?你说是谁老娘们?小兔崽子你还翻了天了?

陆峰冷笑,淡淡说道:“我有提名提姓吗?我警告你,辱人者自辱之,是谁先说小白脸的?怎么?想玩泼妇那手段?没问题,要不要我先拨通120?省的一会我自卫,把有些人给打伤打残了!

张牙舞爪快要奔到陆峰身边的房东大妈,那张尖酸刻薄的脸上的怒气,因为听到陆峰的话而为之一凝,脚下迈着的步子也顷刻间停止。

她虽然心里恨死了这个小王八蛋,但是还真怕陆峰动手把他给打了。

心中有气,但顿时把动手的想法给抹去,悻悻怒道:“一个大男人,竟然还想动手打女人?哼,真是有能耐,老娘我懒得理你这种小人物。反正房子快要到期了,到期后该滚哪去就滚哪去,老娘不租了!

陆峰冷漠的看了房东大妈一眼,其实他刚刚说的话,也是吓唬她,如果这个老女人真像个泼妇似地发难,他还懒得动手打人呢!不过看到自己的话起到效果,他心中冷笑,顿时扬了扬手上的文件夹,淡淡说道:“唉,真是凑巧啊,今天刚刚买了房子,就有人让我从这里滚蛋。不过我的房子合同还有十五天呢,本来想今天就搬走的,算了,看来我还有在这里住半个月了!

说完,他不理会目瞪口呆的房东大妈,快速走到房门前,拿出钥匙打开门,快步走了进去。

买房子了?

房东大妈愣愣的看着陆峰的背影半天没反应过来。

日子如流水般匆匆而过,最近一段时间,陆峰和王语梦的感情迅速升温,不过两人都是感情方面的菜鸟,如胶似漆的同时,也没用耽误两人的学习和工作。

而且,在空余时间,两人相约到东城翡翠公园练习跑酷,这段时间,由于王语梦的相陪,陆峰的跑酷动作进步很快,基础知识也练习的纯熟无比。

夕阳西下,当陆峰从‘养生按摩馆’出来,准备给王语梦打电话的时候,王语梦那辆豪华跑车稳稳停在‘养生按摩馆’大门外。

王语梦犹如一个高贵优雅的女王,带着墨镜从驾驶位上走出。她今天穿着白色背心,披着米黄色外套,下身是牛仔短裤,而且里面还穿着黑色打底丝袜,黑色高跟鞋让她婀娜多姿的娇躯看上去更加的充满诱惑力。

不管是路旁经过的男人,还是挽住男友的那人,几乎在看到王语梦的一瞬间,便感觉眼神再也移不开了。

无数人的心声,都在惊呼,天啊!这是哪里来的绝色美女?

陆峰同样看到了带着浅笑的王语梦,怦然心动的同时,转头看了看四周,顿时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王语梦的魅力实在是太大,简直到了男女通吃的地步,估计自己现在迎上去,会被无数道羡慕嫉妒的眼神给杀死。

不过,他心中又升起一股自豪,也只有这样的绝色女人,才能够配得上我陆峰。

他不是自恋,是自信!

昂着头,挺着胸,眼神仿佛没有看到周围杀死人的目光,大步走向王语梦,甚至在到达王语梦身边的时候,还伸出双手,和她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美人在怀,陆峰偷偷在王语梦耳边小声笑问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难道你对你自己的魅力还不清楚吗?估计等会咱们走不了,我就被周围那些寂寞的男人羡慕的眼神给杀死了!

王语梦嘴角勾勒出一丝甜美的笑容,柔声笑道:“怎么?难道你不喜欢吗?

陆峰呵呵一笑,低声说道:“喜欢,但是也得有命享受啊!还好你男人我脸皮后,否则今天还真迈不开腿朝你走来!晚上想吃什么?要不要我带你去吃大餐?

王语梦松开陆峰,笑道:“好啊,今天晚上我要吃烛光晚餐。地点我都选好了。就是你的新家!

陆峰一怔,随即脸色露出惊喜之色,问道:“难道是房子装修好了?

王语梦轻轻点头,笑道:“装修好了,你现在住的地方,合同不是还有三天就到期吗?我想办法从国外进口了一种原材料,能够及早入住了。

陆峰大喜过望,狠狠抱着王语梦亲了一口,才哈哈笑道:“走,咱们去房子看一看,自从上次买房的时候去了一次,我还不知道装修的怎么样了呢!

王语梦好奇的问道:“难道你不先搬东西?

陆峰摆了摆手说道:“不急,和你一起吃大餐才总要。走,咱们吃完再搬东西!

说着,两人快速上了车,一路绝尘而去,留下的只有一片暗骂鲜花插到牛粪上的嫉妒男。

来到房子处,当打开房门,陆峰顿时变得目瞪口呆。

房间里的装修,简直太过精美奢华,而且布局装饰,全部都是那么的令人欢喜。陆峰敢保证,这套房子装修下来,十万块绝对不够,甚至恐怕都不会少于二十万。深深看了房子一眼,他才伸手牵住王语梦葱白的玉手,大步走进房间中。

令他想不到的是,房间里面,各种家具电器竟然配备齐全,就连洗衣机冰箱都给准备好了,伸手拉开冰箱,陆峰一瞬间感觉自己内心最深柔软处的地方,被轻轻触动。一丝感动,一丝幸福,一丝高兴,编织成浓浓的爱意,眼神从冰箱里各种饮料,水果,还有各种食品上移开,他轻轻把王语梦抱在怀中,几乎是用心在说:“谢谢!

王语梦微微一笑,这些天为了房子的事情,她确实费了很大的精力,从陆峰这句谢谢中,她感受到了陆峰对她的情,对她的意,对她那份浓浓的爱。

没有说话,原本搂住陆峰腰的手,紧了紧。

一顿饭,并没有什么浪漫的烛光晚餐,也没有在哪个高档的酒店。由于冰箱里各种菜都有,所以王语梦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好菜,用她的话来说,就是为庆祝陆峰的乔迁之喜。

一顿饭吃到晚上九点多,看着时间,陆峰笑道:“今天就不搬东西了!我晚上回去收拾一下,明天你开车过去,直接拉过来就行了!

回到住处,陆峰很快就把重要的东西都收拾妥当,其实他并没有太多的东西,除了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之外,就是一些书籍和衣服。

刚刚他回来的时候,又是受到房东大妈的一阵冷嘲热讽,这让他心中憋着一股火气。这年头,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他只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很快,他便挑出几样不重要的,准备留在这里,一定要把时间耗到最后,才搬走。

果然,当第二天,王语梦开车来帮陆峰搬东西的时候,这几天一直在门外转悠的房东大妈,眼中明显松了口气,甚至一反常态的上前问寒问暖,虚情假意的说要帮忙搬东西。

荒芜星球 犬犬的小说 死亡高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