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湿 硬 娇喘到让人湿

张玄望着杨秋,似乎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心里没底了。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他根本都没有真正的动过手,但是他这样的高手,半步先天武者的境界,已经对于很多的危险有了一种天然的警觉。

杨秋就那么站在门口,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眼神冷得有些可怕。

张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嘴角多了一丝笑容,在昏暗的灯光之下,他嘴角的笑容显得有些可怕。

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杨秋,呵呵冷笑着说道:

“小子,你杀了张家的人?”

杨秋平静的说道:

“没错,为什么?”

这句话应该是张玄问杨秋才对,但是从杨秋的嘴里问了出来,张玄也不觉得有意外,他冷漠的笑道:

“因为你该死!因为,当年那个狗屁的避世宣言就是个错误,这个世界,原本就该是属于武者联盟,所以,我们要把这个世界再夺回来。”

杨秋有些奇怪的看着张玄,淡淡笑着,声音却冷的出奇:

“我不管你想要做什么,你现在从这里离开,我会当做你没有来过,否则……!”

杨秋的话都没有说完,他的脸色忽然间就大变,惊叫一声:

“怎么……可能!”

张玄就在他的眼皮子地下,突然摇身一变,身上陡然冒出来两道极为诡异的气息。

他的皮肤陡然之间变得莹白如玉,白皙无比,光洁无比,就像是擦拭了无数遍的极品美玉,但是他的身上,却多了一种极为邪恶的寂灭气息。

h

杨秋瞬间就明白了过来,他冷冷的看着张玄,张玄也冷漠的盯着他,眼神从之前的不屑,变得了一种漠视,那种高高在上的漠视,让杨秋都有点自惭形秽的感觉。

这个张玄只是半步先天武者,杨秋想要杀他,易如反掌,但是偏偏的,对方又给了他一种极为矛盾的一种感觉。

从实力上的对比来说,杨秋一巴掌就能拍死对方,但是从他身上的气息来说,对方赫然有了堪比龙飞等人的那种修道者的强大实力。

见了鬼了。

一个半步武者而已,怎么算也还算是普通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变成如此强大的存在?

张玄就在杨秋的眼皮子底下,摇身一变,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原来如此!”

杨秋漠然无比的钉死了张玄,他不等对方出手,直接伸手一把对着对方的肩膀就抓了过去。

他现在突破到了金丹期,加上世界之力这种隐秘的手段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骤然发动之下,居然一把就抓住了张玄的肩膀。

张玄脸上的骄傲瞬间变成了狗屎一样的表情,他甚至都还没有醒悟过来,就觉得浑身犹如坠入泥潭,根本就动弹不得了。

杨秋哪里给他机会,直接一甩手就把他丢了进玉虚宫之中。

只是一招而已。

张玄直接就被杨秋生擒活捉。

进入玉虚宫之后,张玄陡然长大了嘴巴,几乎嘴里就能塞得进去一颗鸡蛋,他无论如何也不敢想象,怎么可能自己一招就被擒拿住了?

绝对不可能,自己一定是眼花了。

张玄知道,如果他变身的话,他的实力,那可是变成一个接近先天武者五品的高手啊。

武者分三阶,但是每一阶段却分为九个品级。

张玄就像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而且瞬间他的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不……可能……我的实力……我怎么变成了!”

杨秋的冷笑在他的身后响起:

“果然是被人做了手脚,帝释阎这些恶鬼,简直就是无孔不入,哼,想算计我?做梦!”

张玄也是个狠人,一咬牙,宛如饿狼一样的盯着杨秋:

“小子,你最好是放了我,要不然,你自己都想不到你会面临着多少人的追杀,整个武者联盟,都会把你当做死敌!”

杨秋冷哼一声,淡淡的说道:

“那我不在乎灭了你张家!”

张玄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几下,他能从杨秋身上感受到那种气息不是吓唬他的,他知道,这个家伙,实实在在是自己轻敌了。

他变身之后,实力就算是张叔平都不是对手,他甚至有把握去挑战张家的家主,但是他在杨秋面前,却败得这么稀里糊涂,而且是惨败。

显然,对手的手段,比自己想想的更加恐怖。

张玄目光复杂的看着杨秋,冷冷的说道:

湿

“那你准备拿我怎么办?”

杨秋的声音很轻柔,丝毫没有什么杀气,但是听在张玄的耳朵之中,却宛如地狱使者在勾魂:

“我不会杀你,但是我要废了你的真气,然后研究一下你身体里到底有什么秘密!”

张玄陡然傻眼。

他死死盯着杨秋,色厉内荏的吼道:

“小子,你找死!你敢废我真气?我告诉你,如果你敢这么做,哼,不要说我背后的人,就算是张家,就算是武者联盟,一八零八个门派全都被主人掌握在手,到时候,整个武者联盟的人,都会为我报仇,那个时候,你身边的所有人,你的亲戚,朋友,甚至你朋友的朋友,都会被我们杀死。”

说到这里,张玄似乎找到了什么精神上的依靠,脸上重新多了满脸的煞气:

“而且,你根本就不知道,你根本杀不死我!等我复活,我一定会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你身边的所有人,那个时候……!”

杨秋原本心底还没有多么强烈的杀意,但是他被张玄一番话激得彻底的怒了起来。

“呵呵……很好!”

他淡淡的看着张玄,然后把哮天犬招呼了出来,只说了一句让张玄和断肠作伴,哮天犬顿时就明白了过来,直接把张玄带到了关押断肠公子的偏殿之中。

当张玄明白杨秋那句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之后,吓得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刹时额头上已经全是冷汗。

他脸色狂变:

“等等……等等……你……我……!”

张玄陡然狠狠的一巴掌对着自己的天灵盖拍了上去,只可惜,他的力气全部消散,完全连个普通人都不如,想自杀都做不到。

偏殿之中,哮天犬嚣张的笑声响起,吓得连东边大殿之中的马真一和十二血神都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狗爷的手段,他们这几天算是见识到了。

可怜的两个家伙啊。

师傅(少爷)看起来那么老实敦厚的一个有为青年,身边怎么有这么一条无耻到人神共愤的一条狗祖宗啊?

回到青家,时间都已经是凌晨一点。

杨秋见到杜轻语她们的院落已经灭了灯,于是回到自己的房间,直接上床打坐到了天亮。

他现在的恢复了金丹期的修为,浑身片尘不沾,连流出的汗水都比纯净水干净,自然也不用洗漱什么的。

加上身上是极品防御法袍,穿上十年不洗澡都不会有问题。

这就是所谓的清净无垢的境界。

他送给身边的人极品防御法袍,本身能做到无垢,但是普通人吃五谷杂粮,怎么可能无垢,所以他们还是需要定期洗澡,洗漱。

起床之后,在院子里吐纳半天,青凝和杜轻语等人才起床,自然有青家的佣人伺候着,大家收拾好就开始吃早饭。

吃饭的时候气氛微微有些古怪,杨秋想问却被杜轻语和林冰的眼神顶了回去,加上多了青霜和青璇,他只好闷声喝粥。

今天是大家在京城呆的最后一天,明天一早的飞机直飞香港,所以要准备的东西很多,美女们直接就把杨秋丢在了一边没人管,杨秋只好一个人出了门。

他先给秦纵打了电话。

“你在哪?”

秦纵在电话那头口气有些取笑的味道:

“我还能在哪儿?你以为是你啊?左拥右抱,对了,昨天怎么样?”

秦纵问的是昨天见冷将军那件事,杨秋正在为这件事头疼,于是把那个军官训练团的事情说了一下,秦纵哈哈一笑:

“那你准备教点什么?杨教官?”

杨秋有些郁闷:

“我怎么知道?难道我还能教他们法术不成?真不知道这个冷将军是怎么想的?你那边有没有什么现成的方案,就是龙刺训练用的那种,借给我对付一下。”

秦纵当即拒绝,并且好言相劝:

“不行,这是绝密,龙刺的训练计划怎么可能外泄?而且,我还是劝你断了这个念头,那位母暴龙都是我的副手,你敢在她面前用龙刺计划去应付她?到时候,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别看你厉害,哼哼,你对付得了她?”

杨秋顿时醒悟,连忙擦了擦莫须有的汗水,苦恼的说道:

“那你总得告诉我,我该教他们一点什么东西吧?”

秦纵却在电话那头十分吃味的说道:

“你别问我,老子现在羡慕都来不及呢,说好了,你从香港回来,也来龙刺兼一个教官,哼,教会了他们,龙刺存在还有什么意思?你留点手段,别让他们变得太厉害了。”

杨秋当即了直接挂了电话。

想了想,他又给林老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身边这一圈人,只有林老还靠点谱,至于说姬青禾,那家伙现在估计接到自己电话就烦,还是不要去打搅他了。

林老爷子在电话那头似乎丝毫不以为,直接说了一句话:

“你想教他们什么,就教他们一点什么。”

杨秋顿时一呆,他从老爷子的话里,听出来了一种别的意思。

想了想,他压低声音:

“爷爷,您不会是……!”

“为什么不能?”

杨秋顿时皱起眉头,犹豫好半响,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那岂不是会出大问题?”

林老爷子在电话那头叹息一声,淡淡说道:

“你现在手上有多少可用的人?零一局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维持东方世界的安稳都只能算是勉强,除了十二个长老之外,现在能帮上你的,根本没有一个人,武者联盟又开始蠢蠢欲动,西方教廷和狼人高手众多,你身边的高手不缺,但是,根基还是太浅。”

杨秋不由得悚然而惊:

“您的意思,是让我把他们都变成……修道者?”

林老的声音带着一种无比的轻松:

“有何不可?天庭还有天兵天将呢,你小子,格局还是太小,既然你已经决定要按照自己的心意做,那你做什么不行?”

湿

杨秋陡然心中亮起了一团光,长久以来,他心中横着的一层隐隐约约的隔膜,突然被刺破,那种朦胧的感觉陡然消失,眼前出现了一片的光明。

“爷爷,我明白了!”

林老爷子没说话,只是嗯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

普陀别院,林老爷子站在窗户边上,看着平静的海面,目视前方,一脸的平静。

好半天之后,他缓缓的站了起来,然后走出了房间,他似乎在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要乱了啊!”

杨秋终于选择了一条路,这一切,都是他在背后引导的结果,这到底是好是坏,只有交给时间去验证了。

不管怎么说,杨秋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杨秋了。

想通了一切,他直接去了京畿卫戍部队司令部,进门的时候,原本森严无比的门禁这一次却连检查都免了,卫兵都是笑嘻嘻的看着他,一脸的暧昧。

刚走到大门口,昨天晚上和他对战过的大刘猛地带着一群人跑了过来,他们浑身戎装,直接在他面前排成了整齐无比的队列,然后同时举手敬礼:

“教官好!”

虽然只有十多个人,但是却有一股无比凌冽的气势,让杨秋都为之侧目。

他有些不适应对方的热情,摇了摇头说道:

“我要见冷司令。”

大刘等人立刻松散,脸上挂着一脸的馅笑扑了上来,把杨秋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妹夫,你先别去见司令了,大家知道你要来当教官,都兴奋了半天,你还是先去见见你的学员再说,走走走,这边!”

不由分手,大刘和几个中校军官直接强拉硬拽的把杨秋拖到了司令部侧面的一个作训室内,一进去,赫然是满屋子的军官都在危襟正坐。

这些军人,全部都是军官,军衔从少尉到上校,几乎囊括了整个卫戍部队全部骨干军官,他们见到杨秋的时候,虽然依然还保持着无比挺拔的身躯,但是眼睛里的那股兴奋和好奇,还是怎么都忍不住。

这家伙不但是军官训练团的教官,而且,是冰山美人的相好,京畿卫戍部队全军上下,说是一支部队,但是,基本上就是一家人,冷傲雪可是所有人的妹妹,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征服了那朵孤傲的雪莲花的?

随着一声口令,所有军官轰然起来,中气十足的声音,差点把屋顶掀翻:

“教官好!妹夫好!”

随即所有人都是哄堂大笑,笑的杨秋心底一阵的发毛。

h 湿 硬 娇喘到让人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