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讲黄色笑话的她竟然是处女

女友第一次出现在我的朋友圈,朋友看到,男人所有唾液流长,女人也是粗暴的怪气地说我,不咋地,不咋地,找一个女友如此美丽,咳嗽,还是老话说的好:丑汉娶一个可爱的妻子!

朋友们笑了,当然也有人为我打抱不平,说我诚实,有责任心,一定会成为一个合格的丈夫,怎么说我也是一个才貌兼备的美女啊。说正经的,有人建议去游泳。女朋友一听,连忙给我一个眼色,我也没反应问女朋友是陆鸭吗?女朋友回答,第一次上裸体,多尴尬啊!

我女朋友的话让我的朋友们听懂了笑话,他们笑了,第一次不,不,第二次说,再说一遍。

一个胸前长毛的伙计从更衣室里走出来,惹得大家哄堂大笑,这个伙计得意地挺起胸膛说,好女人一身肥,好男人一身毛。女朋友说:“我有根拔出来的欲望。”这“毛”哥们儿对我女朋友说:“拉他(指我)啊,拉根,尖叫,你会更兴奋!”女朋友不甘示弱:“不,必须保持,性感。”

事发后,我的朋友叫我原来全身都是穿着人体皮肤的性疯子,装成喜欢的样子,把妈妈给家里人开了。我支吾其词,无法解释,唉——我不知道如何提醒我的女朋友她的谨慎。

一个朋友单位发了几张电影票,他本来打算卖半价的,但是一个电话,朋友想看。看完电影,吃完晚饭,我们就去星巴克。一个哥们儿是坏的,说我的脸不好,在话中的“善良”劝我照顾好身体,“那东西不会一夜之间变坏的。”然后大家都笑了。女朋友不懂就不懂,顺着眉毛,垂下眼睛,轻轻搅动吸管说:“酸倒不会,怕饿极了,张开嘴,捉谁咬谁。”我当然不明白女友在说些什么,突然,我对面的弟弟“噗”的一声把我脸上一股甜丝丝的液体喷了出来,顿时冲到桌子上哈哈大笑起来。

喜欢讲黄色笑话的她竟然是处女

我没有笑,因为我真的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她也没有笑。她只是递给我一张纸巾擦我的脸。其他人都在笑,笑得满头大汗。

我和我女朋友交往了三个月,说实话,我牵着她的手,但我们没有接吻。在这期间,一些朋友还用沙家浜的歌声对我的女朋友说:“这个女人很特别!”我以为你在夸我。

假期,朋友们有或旅行或回家的计划,并约AA晚餐。不知怎么地,话题转到了大学生求职上。每个人都说现在的用人条件很苛刻,大学生和他们的能力。我女朋友喝醉了,开始说一些“不寻常”的话。在肯定了别人的意见之后,女朋友举了一个例子来证明。

说一个年轻人申请男性公关工作,门口的大爷问这个男人有什么“特长”,穿着短裤的男人很得意地举起短裤,让门口的大爷看看裤腿指的是什么。那人只是笑了笑,一句话也没说就让那人进来了。过了一会儿,那人沮丧地走了出来,看门人问工作结果,那人失望地摇了摇头。男人说:“不要后悔,你看着我。”说完,大伯的门拉起裤子裤腿,男人吃惊地看到话都伸出了头。那看门的说,“他不过是个看门的。”

现场的气氛无需描述。

我终于找到了。事后,我对我在现场表现出的极大的平静感到满意。我没有让我的女朋友和我自己失望,破坏了整个晚餐的气氛。然而,在大家大笑起来的那一刻,他就决定和女友分手了。

我关机,不上网,工作走弯路,反正我要让自己消失。最后,女友在单位受阻。我生气地对我女朋友说:“你无耻到极点,你是一个字:烂。”我女朋友终于明白了我消失的原因,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胸部剧烈地起伏着,她拉着我的手走到街上。我把她甩了,她就是不听。她说如果我不陪她去医院,她会在这里脱光衣服告诉我我在强奸。哦,我的上帝。我知道我女朋友会说,也会做。我住在附近。别让我的女朋友毁了我的名声。我答应了我的女朋友,跟着她去了医院。

我的女朋友像个囚犯一样跟着我去了医院。她请医生检查她的处女膜。医生看了看我们的情况,以为是那对年轻夫妇吵架了,还劝我们不要去屈

喜欢讲黄色笑话的她竟然是处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