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爱还在 婚姻真的不可怕

我不记得是谁说的了,但是婚礼上的誓言里的“我愿意”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婚姻,是一双鞋,只合脚穿才知道,拒绝穿鞋,可能避免因为鞋子不合脚而磨出血泡,也可能赤脚走路而踩到钉子。

婚姻,不可怕。只要有爱,只要用心,婚姻其实就是爱情幸福的延续。

今年国庆节,我和柯明结婚两年了。现在我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了。两年的婚姻让我有了很多感触,平日和柯明也有过一些波折,但幸福是生活的主旋律。我曾经认为婚姻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但当我真正走进这座被围困的城市时,我发现家庭闲谈的时间其实是很好的,这是新生活的开始。

我对婚姻的恐惧源于我父母婚姻的失败。我童年的记忆里充满了父母的争吵和母亲的泪水。后来,我的父亲经常无缘无故地打我。后来,父亲开始一年到头都不在家,只留下母亲一个人。他们离婚的时候我还在上初中,但我的母亲并没有摆脱它,还是经常带着眼泪,她告诉我最多的是:“男人没有好东西。”这表明了母亲是多么憎恨父亲。但不是那句话,恨有多深,爱有多深,断断续续的听到一些关于父母大人的故事,他们彼此相爱,是家人反对,但仍坚持爱,但城乡,结婚后,无聊的事情磨光两个人的感情,然后父亲甚至外另一个女人。

我不明白,原来爱上了两个人,但最终和敌人一样,早知道如此,为什么还要走在一起?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吗?

婚姻真的不可怕

也因为我父母婚姻的失败,我在爱情上一直比较被动,总是以一种非常悲观的态度去面对感情,与其结婚离婚,不如独自生活。但我甚至不同意那个诅咒男人的母亲。

爱发生

尽管害怕婚姻,爱情还是意外地相遇了。我和柯明曾经是同事。他对我一见钟情。在认识我的一个星期内,他向我表白了他的爱。但他并没有放弃,仍然特别关心和照顾我,他的爱就像春雨,一点一点地注入我的心里,爱的种子静静地发芽。恋爱一年多后,面对柯明的求婚,我又犹豫了。

柯明第一次向我求婚是在中国的情人节。我们正在一家西餐厅吃饭,突然他送给我一枚钻石戒指。“你愿意嫁给我吗?”柯明深情地看着我。太突然了,我都僵住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柯明看着我,什么也没说。他焦急地问我:“为什么,你不爱我吗?”又沉默了一会儿,我说:“我们为什么要结婚呢?当我们生气时,我们不得不争论,就像我的父母那样。”明明白白的可我只是担心这些问题,笑着安慰我:“你不会多想身边的幸福这个例子吧,看到我父母一直相处的不是很好吗?”还有你的表姐和她的丈夫,他们不是很喜欢对方吗?”当我给他一个害怕的理由时,他能举出十个快乐的例子来反驳我。

尽管如此,我还是两次推动他的提议,直到第三次才点头。每次柯明求婚,我都会悄悄问自己,你爱他吗?婚姻是我想要的幸福生活吗?经过询问,我发现其实在我内心深处,我也渴望和我爱的人结婚。

幸福是永远的

在我28岁的时候,我终于穿上了一件白色的婚纱。但说实话,那一刻,我仍然害怕婚姻。但幸福的婚姻生活,柯明的体贴和关心让这丝恐惧变得越来越轻。与他做家务,跟他出去工作,他晚饭后散步,听音乐和看电视,并期待我们的未来,尽管它非常重要,非常普通,但只要我跟他,我的心非常稳定,稳定是他对我,对我来说是婚姻。

我结婚快2年了。当然,我和柯明也有不愉快的时候。当我生他的气时,我不想见到他。现在,我们有了爱的结晶,宝宝在肚子里让我懂得了如何珍惜家人和枕边的爱人,可明也给了我这份关爱。

我相信,只要我们心中有爱,相互理解和包容,幸福对我们来说就不是昨天、今天,而是永远。

只要爱还在 婚姻真的不可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