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得无语!一罐茶叶将老公送到小三床上

我和陈波相爱多年了。从大一到毕业再到结婚,我们是班里少有的一对,大家都很羡慕。作为一家公司的副总裁,陈波经常外出。我在一家国有企业做会计,除了年底,平时工作比较自由,家里的大事,一般都是我在操心。

陈波去苏州出差,在苏州和我们共同的同学赵宁相聚过一次,赵宁介绍自己的朋友苏燕,说苏燕和陈波是同行,希望陈波以后多关心。

这些,陈波告诉我所有的细节——陈薄熙来是一个细心的人,知道我总是有一些被考虑得失的思想动摇,从爱情到婚姻,陈波的优秀让我没有压力小,他不希望我有这样的压力。

听陈波说,苏岩和他一见如故,像老朋友一样聊得很开心。那天分手的时候,苏燕还请李波做了一件事,帮她带回来一大锅碧绿春在苏州买的,她要在苏州待上一段时间。回来后很长一段时间,陈波把那瓶碧螺春放在车里。我催了他好几次,他才把信寄来。

送茶后不久,我注意到陈波的行为开始变得奇怪起来。首先,神秘的召唤。有时在家里,当手机响了,陈波看着号码,去阳台接电话。此外,他晚上的约会明显增多了。当然,有些变化只有妻子才能观察到。

不久,陈波出差去了。我趁机查了一下他的手机通讯录,发现最近陈波和一个手机经常通话,一天几次,有时一个多小时。从这一点上,我断定一定是我丈夫在外面出了什么事。

气得无语!一罐茶叶将老公送到小三床上

陈波出差回来,我心平气和地对他说:“如果你还想要这个家,还想让我们住在一起,就把你在外面的事情告诉我。”我会原谅你,并给你解决问题的建议。如果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就什么也别说。”

陈波一开始是沉默的,在我的眼睛里吸着两根烟。这段时间我没有再催他,直到他讲了这个故事:送完茶后,苏延经常请他出去喝茶聊天。他觉得他将来会向她寻求帮助。与此同时,苏艳为人体贴,甚至温柔。

当然,陈波有时也会主动约她出去。陈波还说,他们之间的身体关系发生在他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那天苏延请他去茶馆。午饭后,苏小姐说茶馆楼上有间客房。为什么不休息一下呢?陈波觉得有道理,和她一起进了房间。

我没想到他一进来就再也不会出来了……他甚至承认这次出差苏燕也跟他一起去了。他还说,苏艳看起来端庄典雅,在那方面热情似火,总有一个诡计,而我的矜持,苏艳要开放得多

最后,陈波还是表白了自己的心意,说自己最喜欢还是苏颜,而苏颜只是肉体上的诱惑,表示要和苏颜分手。说实话,听陈波说起那些可以被称为肮脏阴谋的人,我不是心痛,但我是一个理性的人,既然陈波坦白了一切,也下定了决心,我是怎样给他一个机会的呢?

再说,我也不想离婚,这不是刚叫小三的心吗?

从那以后,陈波的神秘电话确实少了很多。春节期间,陈波开车带我去度假。半路上,他的手机响了。陈接了电话,说:“我要带妻子出去过春节。”我在高速公路上。说话不方便。”然后他关掉了机器。他接了电话后显得心不在焉。

我板着脸。汽车一段曲折的山路,在一个陡坡,陈波可能是不好操作的位置和油门,车子突然回来,已经滑入一个七八米深沟,汽车底盘受损严重,幸运的是我们没有受伤。

我很震惊,但陈波向我交待,路上的那一幕让他心有余悸,那是苏艳打来的。从这一点上,我才知道他和苏燕并没有彻底的断交,私下里还在联系。

陈波承认,面对苏燕的威胁和风情,他总是不能下定决心结束——苏燕和他现在有业务往来,甚至给了他很大的方便,在甜,严苏有那些调情的手段,总之,陈波完全我的承诺成了空话。

现在的陈伯是对我一个五天的完美说,但他说它不能离开苏艳,我也不想离婚,无论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我的“感情”,他只希望我能“理解”他的“放弃”和无奈。

我气得说不出话来,以前怎么没见过,陈伯还有这么无耻的一面?现在他这么说,显然是抱对了,我不想离婚,儿子才两岁,我怎么愿意让他没有父亲,可是陈伯的算计太响了,我实在受不了这种语气。

现在我进退两难,陈波是开放的,通常要做大量的相同,但严去看苏已经明目张胆的——他是“公平”,让我逐渐失去了对他的情绪,这样一个人,值得我去坚持下去吗?

气得无语!一罐茶叶将老公送到小三床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