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派的侦探成了丈夫的小三

未婚夫突然变富

林冬梅出生于江苏淮安。在南京的四年大学生活中,林冬梅遇到了男生马良,并建立了恋爱关系。毕业后,林冬梅没有听从马良留在南京的建议。对于林冬梅来说,留在南京肯定能与恋人相处,但林冬梅是家里唯一的女儿,父母不希望她离得太远。而另一个原因是,相恋两年的时候,马良从来没有带她到过马家,但是爱的力量还是让林冬梅答应了马家

不错的提议。

2003年10月,马良带着林冬梅来到南京,看望父母并商量婚事,马良的豪宅让林冬梅目瞪口呆。此时,林冬梅知道了马良隐瞒了两年的秘密:马良的父亲是一家大型私企的董事长,2000年马良家族的资产达到4000万元。为了避免家庭背景影响儿子的婚姻,父亲和马良约定,在没有一定结婚对象的情况下,不向对方提及自己真正的家庭,不将对方拒之门外。马良大学毕业后,一直是在父亲公司工作的底层,除了一些关系密切的员工,几乎没人知道,这名整日沉默的营销助理竟然会是公司的接班人。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林冬梅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离开南京后,林冬梅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家人。林冬梅的父母为自己的女儿高兴,在两位老人的眼里,马良是个好孩子,林冬梅的父母相信马良有能力让她高兴。

她进了私人侦探社

我派的侦探成了丈夫的小三

但自从认识了马良的家,林冬梅一直怀疑自己的选择,自己现在将要面对的不再是一个普通人。帅气的外表和高学历的男人,本身就足以吸引女孩子,再加上突然出现的千万富翁财富,这样的男人会坚守传统的爱情吗?林冬梅把她的担忧告诉了她的朋友们。朋友们告诉她,现在有很多“私家侦探社”,可以让他们调查马良的日常圈子,这样不仅可以了解马良的圈子,还可以看到他是什么样的人。

2003年11月6日,林冬梅在朋友们的陪同下,成立了一家信息调查公司,负责接待的绅士热情地告诉林冬梅,公司已经接手了多起“爱情忠诚”的测试案例,并成功地拿到了对方“不忠诚”的证据。

他还告诉林冬梅,要求做一个关于爱情忠诚度的调查或测试是有风险的,因为大多数人会失去他们现在的爱人。也就是说,几乎所有的受访者都抵挡不住自己的“爱情杀手”的诱惑。听到这个介绍,林冬梅突然犹豫起来,她担心他会伤害马良。

女侦探用“美人计”

但第二天,林冬梅还是来到了考察公司。在支付了“信息调查费”后,林冬梅看到了负责执行任务的“爱情杀手”——23岁的女侦探李英,有着闪烁的眼睛、模特一样的身材。林冬梅将要求她给马良的照片等一些信息也告诉了李英。他们同意及时联系。林冬梅没有告诉李英马良的家庭背景。

2004年2月11日,李英以“找工作”的名义到马良公司应聘工作。

为了尽快接近调查对象,李英经常与林冬梅保持联系,她通过林冬梅了解到马良的许多生活习惯,其中也包括马良最喜欢的女装。她试图按照林冬梅提供的标准装扮成职业女孩,但马良很少看她。

李英开始有点担心了,她决定用另一种方式采取主动。回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些调查,她相信:英雄难过美人关。3月3日,李英得到了一个机会。当天的例会上,市场部经理让马良连夜制定计划。下班后,李英找到马良,表示希望他能跟他一起完成计划,马良没有拒绝。

梁妈妈。晚上的工作确实需要一个助手。那天晚上一切都很顺利,完成了手头的工作,马良对李英说了一声谢谢。李英说:“真想谢谢我请我吃饭。”“好吧,我欠你一顿饭。你可以随时打电话来。”

对旧爱的考验会产生新的爱

从那以后,李英和马良一直保持着距离,但只要有机会和马良单独工作,她都会争取。马良也觉得很奇怪,与李英一起工作,他觉得特别轻松。作为未来的老板,马良总是注意自己的言行,这让他感到很累。尤其让马良无法释怀的是,恋爱两年多的女友似乎并不了解自己,他甚至能感觉到林冬梅对他的不信任。两人商量好婚事后,林冬梅竟提议不婚前见面,原因是让蜜月过后多了几个小段的浪漫和温馨。

我派的侦探成了丈夫的小三

马良并不觉得林冬梅的建议有什么意思,但他并不是不情愿,因为他有很多事情要做。他的父亲告诉他,一旦他结婚,他将接管公司的日常工作。换句话说,即将到来的婚姻将彻底改变你的生活。马良甚至感觉到了李英的出现,冲淡了自己的沉重和疲惫。马良忽然想起还欠李英一顿饭,4月15日趁同事们陆续离开后,马良给李英打电话。

“就因为你欠我一顿饭吗?”上车后,李英开玩笑说。马良笑了:“怎么了?没有?”李莹莹耸了耸肩。“不,我怕耽误你的时间。”两人有说有笑地去了市中心的一家西餐厅。那天,马良非常高兴。凭着自己的经验和女孩子的敏感,李英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已经来了自己。

晚饭后,马良问:“接下来你去哪儿?”李英答:“只要不卖我,去哪儿都行。”20分钟后,我们在市郊的一家农舍前停了下来。马良告诉李英那是他的一个朋友。李英什么也没说,但她很清楚,她的任务是可以顺利完成的。

他们在一个装饰华丽的西餐厅里坐了一会儿,李英突然说她头疼。“那我就带你回去。”梁妈妈说。李英竟问:“没有地方休息吗?”他们被带到一个房间后,李英趁马良外出时,将口袋里的数码录音机打开,为了安全起见,她将电话录音功能设置好。

“好吗?”马良问,用手背摸着李英额头的温度。这一举动是李英没想到的,她拿开马良的手故意捏了一下说:“你很好。”马良搂着李英的肩膀。虽然这是一把要烧的斧子,但当李英被一个男人热情地拥抱时,她还是禁不住激动起来。为了让自己的说法更有说服力,李拒绝了,她夸张地说:“不,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此时的马如热情的少年:“需要什么准备,我爱你,这是不够的。”李英听了马良的话惊呆了,原来,她应该在调查和取证之后离开,她不相信马良会对自己说“我爱你”三个字,她趁机推开了马良满手的欲望。英莉说:“你和每个女孩睡觉的时候都说‘我爱你’吗?”马良喘着气说:“不,我和未婚妻从来没有说过这三个字,但你轻易让我说,我可能永远不会说这句话。”那一刻,李英忘记了自己的角色,两人疯狂地纠缠在一起。

女侦探决心成为情敌

事后,马良紧紧地抱住了李英,李英突然问:“我对你一无所知,怎么能相信你呢?”李英的话让马良突然松开了手。只是在短暂的停顿之后。马良几乎一口气向李英坦白了自己的身份。他告诉李英,自从他们一起工作的那个晚上起,他就喜欢她了,甚至还告诉她,他就是那个“大小个子”。李英傻傻的,她看着那个男人,原来在他心里那么清楚的男人突然变得陌生。李英借口要冷静下来。让马良出去买瓶酒。她想确定马良说的是实话。她拨通了林冬梅的电话,假装告诉林冬梅他刚接到消息:马良是千万富翁的儿子。林冬梅说:“我知道。”

我派的侦探成了丈夫的小三

放下电话后,李英似乎变了一个人,她甚至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过兴奋。只是在一瞬间,李英决定碰碰运气。

马良很快带着一瓶酒回来了。李英倒了两杯酒,问马良时:“你能认真对待我吗?”“我从不拿自己的感受开玩笑,”他边说边喝着酒。说完,马良放下手中的酒杯,再次深情地吻了李英。一切都按照李英的期望,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一步步走进他们编织的情感陷阱,李英心满意足。李英认为:这么好的男人也许这辈子只能遇见一次,她从不放手,她想把物证交给调查公司,赶走情敌林冬梅。

三人的爱情悲剧

2004年6月28日,心碎的绝地武士林冬梅得到了调查公司的一份录音和马良的内衣。第二天,林冬梅到了南京。让林冬梅吃惊的是,没有等她出示手里的证据,马良就把自己的事情全部交待了。“我爱上了一个女孩,对不起,真的。但我不想对自己撒谎,也不想对你撒谎。”

事实上,当拿到证据时,林冬梅有些后悔,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想到考试,为什么会亲手毁掉两人几年的感情。她来到南京是希望马良能给自己一个交代,林冬梅颤抖着问:“你背着我爱她多久了?”“就一个星期,但我没办法!”林冬梅做梦也没想到,马良爱上的女孩竟然是李英。

马良也没想到,当他将自己对林冬梅的爱意告诉李莹后,竟然得知这一切都是由调查公司安排的。“不可能,你在嫉妒,你在诽谤……”马良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他说什么也不想相信,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会成为侦探,宁愿把一切都交给自己的女孩,也会被人预谋诈骗。但马良不得不相信,因为林冬梅给他看了与调查公司签订的合同。

“原谅我,好吗?”我不是故意的。”林冬梅没想到会说对不起的将是自己。马良摇了摇头。“你们都是骗子。

马良没有理睬林冬梅的眼泪,他没有回头就离开了她。马良径直去了公司,李英二话没说就拉出了办公室,李英在车上悄悄跟着马良。一路上马良一句话也没说,当车再次停在“庄主院”时,马良下了车,走进曾经激情澎湃的房间,他抓起李英的包,将所有的东西都翻了出来:“你不是在找证据吗?你现在可以再做一次,我会和你一起工作,我会比上次更投入。”

李英并没有感到太突然,因为当她决定把证据还给公司时,她已经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我确实是为了工作才来找你的,但后来我真的很喜欢你。”李英告诉马良,她已经辞去了调查公司的工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想要什么?”马良生气地喊道。“我什么也不要。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李英突然哭了起来。马良咬紧牙关说:“你们都去死吧,我不要,不要!”

我派的侦探成了丈夫的小三

李英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离开马良后,李英回到上海,在家里呆了一个星期。李英没想到的是,两个月后,她将第二被告林冬梅告上了法庭。

走出法庭后的忏悔

2004年9月,江苏省淮安市人民法院受理了林冬梅诉信息调查公司、李颖违约侵权一案,并进行了私下审理。在法庭上,原告林冬梅激动不已,言辞激烈地说:被告李英利用不正当手段向马良进行性引诱,促使原告和马良感情破裂。被告的行为不仅违反了双方的合同,而且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为此,原告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被告退还3400元的侦查费,并赔偿原告5万元的精神损失。

在法庭上李英不敢看林冬梅的脸色,她知道,对林冬梅自己是有罪的。被告信息调查公司辩称,原告要求被告对其男友的忠贞爱情进行测试,但双方对测试方法没有达成一致。二四年六月底,被告须将其男友不忠的证据交给原告,显示双方已就有关事宜达成协议,而被告的调查亦告结束。至于被告的雇员李英与原告男友的恋爱关系,是她的个人行为,与被告无关。由于原告和她的男友没有经过法律程序,他们的爱情不受法律保护。因此,被告要求驳回原告的索赔。

法庭通过调查,作出判决:我国法律明文规定,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授权的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具有侦查权,更不得以非法手段侵害他人隐私。因此,原、被告双方所签合同属无效合同,不具有法律效力。而原告与其男友关系尚属恋爱期间,不受有关法律保护。根据《合同法》第七、八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等相关条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退还原告所交全部共3400元调查费,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诉讼费2388元由原告林冬梅承担。(文/钟何)

我派的侦探成了丈夫的小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