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厨房小说 月如钩前一句

看到我过来,张庭笙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一边指着我,一边朝着那些人笑道:“各位,这位就是我的大嫂,是我们张氏新上任的总监,不但长得漂亮,而且还很能干哦。

他介绍的口气不算太正式,语气里带着点*让我很不舒服,我有些懊恼,没想到他在家里占我点便宜就算了,结果在外面也是这个样子。

他靠我靠的太近让我很不自在,我小心的往后退一点想要避开他,结果他将我一拽,又拽到了他身边。

“大嫂,你别走啊,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他声音不算很轻的说道,惹得旁边的人都看了过来,他这样一说,别人全都笑出来了。

搞得我更是尴尬,我以为他真的是介绍客户给我认识的,却不知道他原来是打着羞辱我的主意,我有些不自然的想要避开他,而与此同时,我看到薄玺安向我走了过来。

薄玺安阴沉着脸让我看不出来他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味道,他的目光就跟一道刺一样刺向这边,我有些局促的想要张庭笙放开我,结果他却一边嬉笑的搭上我的肩膀,嬉笑的说:“大嫂,你在看什么呀?

他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其他人戏虞的目光也都看了过去,我很不自在的想要避开这道目光,我不想别人看到我这难堪的一幕。

然而我的力气不够大,挣扎不开张庭笙,张庭笙一条胳膊摁住了我的脖子,让我躲闪不得。

我不知道薄玺安的目光里都含着怎样的情绪,只知道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很快就越过我向前去了。

他或许也看到了熟人,他用流利的英语跟别人在交流,他穿着手工的西装端着高脚杯,一派我熟悉的商务精英的样子。

在他脸上再没看到什么伤痛的痕迹,过去了,真的是什么都过去了,过去的那些让人折腾得不成.人样的伤痛,都过去了。

而与此同时,张庭笙在我耳边轻声的暧.昧的说道:“慕沅,你的前夫不过如此嘛,他心里真的没有你了。

我实在是不喜欢这种玩闹,我终于忍不住一把把他推开,大声的骂道:“神经病!

我离开了宴会厅,一口气往外跑,我坐在甲板上吹风,初冬的深夜风凉凉的,吹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我并不想回去,我就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不知过了多久,却忽然感觉到身上批了一件外套,我回过头,看到了薄玺安在船上的灯火映照下影影绰绰的脸。

“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小叔子调.戏寡嫂,不把你当人看的生活?”他仔细的盯着我,扬着唇角,脸上是我看不清的笑容。

我愣了愣,却说不出话来,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小声的说:“他也就是开个玩笑而已,我们平时没这样的。

“我分得清什么是玩笑什么是正经。”薄玺安面色柔和,再无刚刚初见时候的冷漠和冷淡,嘴角上挑:“慕遥,我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碰到我曾经当宝贝一样的女人被杂草一样的对待,如果早知道你会来,或许我不想来的。

他说着,转过身去望着夜色中的海平面,他的面孔冷淡而疏离,声音里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气息。这样的我们,就好像回到了刚刚结婚的那会儿。

我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伤了一下,说实话,我也不喜欢这样,我宁愿他知道我是为了荣华富贵而去,却不愿被人看到我难堪的一面。

但我向来就性子要强,这个时候也不愿输了阵势,只好尽可能的忽视他的冷淡带来的不悦情绪,自顾自的说:“玺安,你错了,真正的遗忘,不是老死不相往来,而是再相见的时候,能心平气和的打招呼,却也不会再荡起心湖,你明白吗?

我也不知道我是哪句话惹到了他,我这样一说,他就又不高兴了,他不愿再与我多说一句话。

“我朋友还在房间里等我,我失陪了。”他站在我身侧迈开步子,头也不回的说道。

等我反应过来再回过头的时候,却只见到他拂袖而去的身影,他是真的冷淡了,放下了。

风吹乱了我的发丝,也拂乱了我的心情,我看着那高挑颀长的身影消失在我的眼前,他穿着黑色西裤白衬衫和黑色马甲,他的外套还在我身上。

快要进船舱的时候,他忽然停了下来,他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你也回去吧,你身体不是很好,吹风感冒了瞎折腾。

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黑夜深处,他说得对,要是生病了还真是瞎折腾,我也跟了进去,在进去船舱的第一刻我取下了身上的西装挂在胳膊上。

然后就在这会,我眼角的余光却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薄先生”,紧接着我看到一个女孩从黑暗处窜出来,那双无处安放的手一下子就挂上了他的。

女孩也看到了我,朝我眨眨眼睛,而就在这时,薄玺安点了点女孩的女孩,带着点宠溺的语气责备的说:“倩倩,你不是不舒服吗?怎么又出来了?

“好久没见你回去找我,我想你了嘛。”女孩像个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两个人那样的亲昵,我站在原地,望着他们相携离去的身影,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就像个傻逼。

当初是我要遗忘,结果现在放不开的也是我,这不是傻逼这是什么。

我勾勾嘴角苦笑一声,好了,爱情不过徒有虚名嘛。

当初我以为他劝我找个男人,是为我好,现在看来,他是真的劝我找个男人。

我苦笑着摇摇头,将胳膊上的衣服捉在手上,向房间里回去。

我的房间是个很不错的海景房,回到房间后我随手将西装丢到沙发上,拿了衣服就进去洗澡。等我洗完澡出来,才刚找出吹风机准备吹头发,房门却又敲响了。

拉开.房门,张庭笙嬉笑的脸出现在门口,我第一反应就是要关上门,结果他却一只手伸过来卡在门口,然后强行给挤了进来。

“你晚上都没怎么吃东西。”张庭笙手里还拿着个打包盒,盒子一打开,全是味道鲜美的食物。

“不用了,我不饿。”我就跟没看到眼前的人一样,拨弄着自己的头发,沉着脸说道。

他让我在认识的人面前颜面扫地,我至少几天的时间都不想再见到他,也给不出什么好脸色。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张庭笙扯了扯嘴角,就跟看不到我的脸色一样,笑嘻嘻的说:“我刚刚不是为了实践你前夫对你还有没有感情吗?

我没有说话,只拿着梳子将自己的头发梳理整齐,打开了吹风机,嗡嗡的声音盖住了他的声音。

张庭笙走过来强行的关掉了我的电源,蹙着眉头眼对眼瞪着我。

我也恼了,我实在厌烦了这种先招惹我然后又来献殷勤的姿态,我指着门口,大声的说:“张先生,很晚了你还是快点回去休息吧,你一个小叔子这么晚在你寡嫂的房间里待着,你不怕人说闲话吗?

“难道你害怕人说闲话?”张庭笙笑着逼近了我,眼看着我差点又要发毛的时候,他马上就撤退放开了我,嘟囔着说。“好了好了,看到你前夫另结新欢我也算是放心了,大嫂,我这就回去了,东西味道真的很不错,你好好吃,吃完早点休息吧!

在我发火之前他起身出去,门啪的一声被关上,我看着桌上还冒着热气的食物,气愤的就丢进了垃圾桶里。

盖着面膜躺在床上发呆,望着外面暗黑的海浪,想起这个老是捉弄我的小叔子,又想起忽然对我冷漠的薄玺安,我无声的叹了口气。

我以为我能就这样睡着,但很快我就发现丢掉张庭笙带回来的食物真的是个错误,半夜的时候我给饿醒了,我以为喝点水能抗饿,但我很快就发现今晚我就是饿得睡不着。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抗不过饿,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起身来准备出去找点东西吃。

我却没想到一出去就被一个黑影吓到了,黑影依着我的门口站着,沉浸在黑暗里在抽着烟。

这船上鱼龙混杂的我很害怕,我下意识的就想往房间里面退去,结果黑影却一下子扣住了我的手腕。

我正要尖叫,结果他却捂住了我的嘴,低声地说:“是我。

是他?薄玺安?

一秒之后我就反应了过来,我一边剧烈的挣扎一边叫他快点走开,结果他却顺势将我一抱,往房间里面滚去,他的两条胳膊紧紧的圈住了我,他的嘴唇紧贴着我的耳朵,低声地说:“慕遥你别怕,我现在心里堵得慌,就想跟你说说邮轮上的故事,你能耐心的听我说说吗?

邮轮?正在挣扎的我却忽然停了下来,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就在几个月,间接因为我的故事,薄玺安被人强行困在邮轮上,被关了一个多月,还在那里被毁了容。

事后我始终不敢当初的他到底有多残酷,他也从来没对我说过,我却从未想过,在这样的夜晚,他竟然会乘着夜色来跟我吐槽。

这一次的偶然相遇之后,后来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

将事情都说开了,那些爱恨也都放下了以后,我将所有的心思都投入到了工作中。

我想好了,只要努力,让自己的能力得到提升,让自己变得无可替代了,让自己甚至能威胁到张家人,我在张家才有话语权。

毕竟,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

这一天,刚开完一场长达几个小时的会议出来,我早已疲惫不堪,回到办公室才刚放下文件夹,却见自己的桌面上躺着一张颜色素雅花纹却看起来特别华贵的邀请函。

我打开一看,是美国南部s州举办的酒会,日期是。

我并不是很想去,眼下我心里只有工作,和孩子,这就是我全部的乐趣,工作以外的娱乐活动,我一律都不想参加。

只是还没来得及拒绝,婆婆的电话却打了过来,她特意打这一通电话并没有别的事,竟然是要我去参加这次酒会的。

我委婉的表示了我不想去,结果婆婆却特别坚持,她说那家公司是我们的大客户,不去不行,其他人去也分量不够。

不得已我只好应下了这件事,挂断了电话,我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发呆。

对于婆婆,我骨子里是敬畏而害怕的,我也不知道是她比较严肃苛刻让我害怕,还是因为她拿捏着我的孩子。

而且,我在公司里职位不是最高的,对于上级的命令,我自然是无从拒绝的。

安排好接下来的工作之后,临走前又去看了果果一趟,告诉她我将要出差了,这才坐上了去s洲的飞机。

我却没想到会在飞机上遇到张庭笙,我本人还是挺意外的,出于礼貌我给他打了招呼,然后就出神的看着窗外。

他倒是大赤赤的坐在我隔壁的座位上,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我,戏虞的说:“这又不是在家里,至于对我这样排斥?

我有些尴尬,我讪讪的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他却又说:“慕沅,你在我面前为何如此假正经?是因为你真的要为我大哥守节?还是…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他提高了音调,也直把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不得不承认,每一次跟张庭笙都让我感到非常紧张,我很害怕,真的。

我不知道他对我到底是怎么样的心思,张庭朗不在了,偌大一个张家都独属于他,他应该所向无敌了才对呀,可是…

我也不会承认,虽然婆婆管得严,可是在婆婆看不到的地方,眼前的这个男人,一边守着小叔子的本分,却一边又用*的眼神和挑.逗的言语来刺激我。

而眼下,我不知道啊又会说出怎样惊骇的话来,我没打算搭理他,我靠在座位上取出眼罩正要睡觉,他却一把将我的眼罩抢了过去。

浓烈的男人味道袭来,他逼近了我。

“偶遇旧*的故事,好感人啊!”他离我离得那样近,他的鼻尖几乎都快抵着我的了,隔得这么近他紧紧的盯着我,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就在我惴惴不安的想要移开自己的脸的时候,他却忽然又笑了:“大嫂,那一天的咖啡,好喝吗?

咖啡?难道…

我震惊的望过去,却对上了张庭笙一脸了然的脸。

我不知道他那天不揭穿现在又拿出来说是什么意思,我有些尴尬,也不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他却又笑:“大嫂,你别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说着,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戴上了我的眼罩,进入了梦乡。

他将我搞得很紧张吓得半死之后又回去坐好,他一脸没事人的样子,我倒是很紧张,我忐忑不安的坐在座位上,然后就再也睡不着觉了。

下了飞机,张庭笙走在我前面,他问我定了那个酒店,我说了酒店名字之后,他脸色有些阴沉,没等我反抗便拽着我上了一辆前来接他的车,带我去了他入住的那家酒店。

他是个从不亏待自己的人,他定的酒店自然是最好的,我有些不自在,他却笑,他说:“大嫂,张家这么有钱,难道你出个差连住个好酒店的钱都没有了么?

他给我订了他楼下的套房,回到房间,天都已经黑了,我洗了个澡放松了一下,就将自己沉入梦乡中。

再醒来的时候是被敲门声吵醒的,拉开门,只见张庭笙站在门口。他漫不经心的瞟了我一眼,问我要不要下去吃饭,他说他吃过这边一家不错的餐厅。

我当然不想去,张庭笙对我的那点*姿态我不是看不出来,我不认为他是喜欢我,他应该有着他自己的目的吧。

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张庭笙倒也不恼,我关了房门继续睡觉,没想到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我的房门却又被敲响了。

张庭笙手里还提着个打包盒站在门口,他冲我扬了扬手里的盒子,淡笑的说:“吃点吧!

他的嘴角含着清浅的笑容,黑幽幽的眼神让他看起来特别的真诚,我也不想去看透他这一层外衣下又有着怎样的算计,我接过了盒子,门重新被关上。

打开盒子,一阵诱人的香味传来,虽然张庭笙那个人比较讨厌,可是几乎一整天都没吃东西的我,还是忍不住食指大动。

吃完收拾好,我收到了张庭笙的短信,他问我好吃吗,我没有回。

看到我的张庭笙吓了一跳,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他嬉笑着说:“早知道你长得不错,却不知道你打扮起来竟然如此的艳光四射。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看到我盛装华服的样子吧,我眯眯眼睛,礼貌的对他的夸奖表示了感谢。

有什么稀奇的?张家虽然有钱,可是从前在国内的时候,我不也是薄氏的总裁夫人吗?衣香鬓影的生活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只是现在年纪大了,对一切就慢慢的看淡了而已。

今晚的宴会在豪华邮轮上举行,我和张庭笙一起到了晚宴现场,可是我却从么想到,我会在这里碰到薄玺安。

短短一个多月不见,那一日咖啡厅一别的薄玺安又变了个样子,如今的他再也不是之前的颓然样子,整个人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他胳膊上还挽着个女孩子,看起来很小,不会超过二十五岁,年龄漂亮明媚,正是青春逼人的年纪。

他们俩看起来挺亲密的,女孩依赖着他,昂着头来跟他说着话,不时甜甜的笑着,眼前的一幕这真的很好。

我有些感慨,他这么快就找到他的真爱了吗?虽然的确很漂亮,只是,这也太快了吧!

难道他对我也不过尔尔吗?

匆匆一瞥,他很快便移开了目光,带着他的女孩往里面去了,我略微有些失落的收回视线,却正好觉得肩膀上一沉,张庭笙的大手搭在了我的肩头上。

“你的前夫,这么快就另结新欢了?”他脸上的笑容明媚极了,写满了幸灾乐祸。

我有些尴尬还有些恼怒,对于这个男人神一般的三观,我表示无力吐槽。

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三三两两的客人在邮轮上里来来回回,除了张庭笙,其他的我几乎全都不认识。

服务生带我去了为我分配的房间,躺倒在属于自己的房间里,我重重的喘一口气。

我以为各自安好的结局真的是我想要的,可是当我真的看到薄玺安挽着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的时候,我也会不自在。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自己是介意,还是单纯的不习惯而已。

差不多七点钟的时候,张庭笙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里,要给我引荐一些张家的大客户,我赶忙爬了起来,给自己补了个妆出了门。

我却没想才出去就碰到了薄玺安,他站在一个房间的门口,而他旁边还站着我刚刚看到过的那个女孩。

我一愣,刚犹豫着是要装着什么都没看到的越过去,还是打个招呼的,薄玺安却对那个女孩招了招手,温和的说:“倩倩,你不舒服就先好好休息,一会儿我来给你送吃的。

他说着便走了,在我之前,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有些尴尬,片刻之后还是重新迈动了脚步,经过那个房间的时候,却见房间门还没关,那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就站在门口。

我路过的时候,我不自然的看了一眼,她却也对我笑了一下。

“你就是慕小姐吧?”女孩朝我抬起了骄傲而又充满了胶原蛋白的脸,淡淡的笑着:“你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好薄先生的。

女孩的话让我心里一阵悲呛,说实话,当人家挑衅上门还能做到无动于衷,我还真有点做不到。

我却也不想多说什么,也不想表现出自己的恋恋不舍,而是什么都不说的越过了她。

我抬起眼睛,却见薄玺安一直走在我前面,不远的距离,却是一道无法企及的鸿沟。

他没有停下来等我,我也没有追上去多说什么,分叉口的时候,他走他的,而我,也从另一个方向去了宴会厅。

才一进去,远远的就看到了站在一众外国人中特别显眼的张庭笙,他身旁还站着几个同样黑色西装一脸精英气息的男人。

“慕沅。”他朝我招手,喊我的名字,而我,也朝着他走过去。

下厨房小说 月如钩前一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