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异能兴农家 行动代号

酒井芸香打了电话给龟田一夫,让他立马召集重要成员到会议室议事。

半个小时后,龟田一夫,坂田未央,渡边烟云以及东条一刺都相继赶到了会议室,在会议桌的两边坐下。

见酒井芸香的脸色有些不好,龟田一夫问:“夫人这么急召集我们,有什么重大情况吗?

酒井芸香说:“我们马上安排人,去杀了那个赵诗雅!

“杀了赵诗雅?”龟田一夫很感意外,眉头一皱,“为什么?

酒井芸香说:“她向秦少虎透露了我们的不少情报,是个对我们来说极度危险的人物。

“什么,她向秦少虎透露了我们的情报?”龟田一夫吃了一惊,问:“透露了我们的什么?

酒井芸香说:“具体的还不得而知,暂时知道的是,她对秦少虎说惠子会武功,是带着某种目的潜伏在他身边的。

“有这样的事?”龟田一夫说,“这个赵诗雅也太可恶了吧,真是想找死了。

没说话的渡边烟云开口了:“那,秦少虎是什么反应呢?

酒井芸香说:“也没多大的反应,惠子急中生智的把谎圆过去了。

渡边烟云说:“那事情就不是很紧急啊,没必要现在这个时候动手杀她吧?

酒井芸香说:“暂时的事情虽然不大,但谁也不知道她下一秒会做出怎么威胁我们的事情来;其二,她喜欢秦少虎,一直觉得惠子的存在妨碍了她,不止一次的对惠子动手,接下来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不杀她,惠子就不安全,所以,我们得先下手为强。

虽然,逆天组织她能当一半的家,但其实她自己知道为这点理由在这个时候对赵诗雅动手是不明智的事情,但小泉美惠子逼她到这里来了,为了给其他人交代,她也只能把事情说得重要,理由显得充足些。

“但——”渡边烟云还是显得很慎重地说,“夫人不是说有个神秘的蒙面人知道我们很多底细,警告过我们不要对赵诗雅轻举妄动的吗?我们这一动,只怕会出漏子来啊!

酒井芸香说:“这我想到过,但我觉得他应该只是装腔作势,不会敢对我们做什么。

“是吗?”渡边烟云问,“夫人有何凭据,觉得他不会对我们做什么?

酒井芸香说:“我仔细的想了那天的事情,在赵诗雅差点杀了惠子的关键时候,那个蒙面人却突然出手将惠子救了。这说明,他不想与我们结仇。而且,他既然知道我们是逆天,知道我们的底细,也应该知道我们有多惹不起。他如果敢出卖我们,也就意味着他或者他的势力与我们为敌,后果会很严重。所以,我断定他不敢得罪我们。

渡边烟云说:“他肯定会顾忌我们,但如果我们这么逼他,先对他的人动手,反正无法避免的要拼,也许他就狗急跳墙了。

酒井芸香说:“不管那么多了,赵诗雅一定得杀。且不说她接下来还会干出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事情来;单是对惠子的威胁,我也不能容忍她。失去小泉君,已经是对我很大的打击,我不能再失去惠子。而这个赵诗雅,完全不知死活,三番几次的对惠子出手,为了惠子的安全,我们只有先下手为强!

龟田一夫说:“既然夫人决定了,那咱们就做吧,的的确确,惠子小姐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如果在这里,咱们还让惠子小姐出了什么事,就完全没法对九泉之下的小泉君交代了。

酒井芸香说:“做是一定得做,但我个人觉得,还是做的比较隐晦点好。

龟田一夫问:“夫人所谓隐晦的意思是?

酒井芸香说:“就是杀了赵诗雅,但不让她的人知道是我们干的。怎么说街霸也是地头蛇,而且还有个神秘莫测的蒙面人,而咱们现在又卡在绝杀者的事情上,能省些麻烦还是有必要的,诸君看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龟田一夫说:“这很简单啊,我们找别人去做就行了,让做的人替我们守住秘密。

“找别人去做?”酒井芸香心里一动,“龟田君有合适的人选吗?

龟田一夫看向坂田未央,说:“坂田君在这里呆得久,很熟悉,认识什么厉害的杀手组织吗?给点钱让杀手组织去干,我觉得是再好不过了。杀鸡焉用牛刀,一个赵诗雅,还用不着咱们逆天大动干戈。

坂田未央说:“我知道的蜀东有实力点的杀手组织好像就只有鬼影了,但咱们没法请啊,她们都是女成员,有三不杀规定,这个赵诗雅不在她们暗杀的标准之内。

酒井芸香当即说:“鬼影就不考虑了,她们杀了我们那么多人,而且现在又把那个秦少白保护在弯月传说里面,这个账咱们还没跟她们算呢。

坂田未央说:“那就没什么其他的了,虽然还有些小杀手组织,但实力太差,街霸的单他们肯定不敢接,而且,就算接了也没法顺利完成,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还可能把我们咬出来。

酒井芸香问:“这么看来,还是只能我们自己派人动手了?

渡边烟云突然又蹦出一句:“我倒有个好的人选。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看了过去。

酒井芸香问:“谁?

渡边烟云说:“黑虎帮,郑铁军。

“黑虎帮?郑铁军?”酒井芸香说,“他们不是杀手组织,不会干的吧?

渡边烟云说:“虽然他们不是杀手组织,不会接单,但他跟街霸有仇啊,处心积虑的想赵诗雅死呢。如果咱们给他制造杀赵永生父女的机会,他们会不要吗?

“嗯,这倒是。”酒井芸香问,“可是,我们怎么来为他们制造这个机会呢?我们又没法把赵诗雅给他们引上钩。

渡边烟云说:“有两条途径。第一条,我们向他们提供赵诗雅的具体位置,保镖力量;第二条,我们派大批高手武力援助。如此一来,赵诗雅出事,就是街霸和黑虎帮的恩怨,跟咱们逆天无关,那个蒙面人也就不会想着对付我们了。我们既借刀杀了人,同时还会得到郑铁军的感激,让黑虎帮日后能为我们所用,这可谓两全其美之计!

酒井芸香当即赞成:“不错,渡边君这个法子可行,看来,还是渡边君这脑瓜子好使啊。

坂田未央说:“那是当然啊,渡边君以侦查和暗杀闻名,一靠眼睛狠毒,二靠脑筋会转。这个我们是自叹不如啊。

酒井芸香说:“其他的现在就不扯了,按照渡边君说,分工行动吧。谁去踩赵诗雅的点,谁去找郑铁军谈判?

龟田一夫说:“踩点的事情我来安排,谈判的事情估计还得渡边君出马比较好,郑铁军号称下山虎,也是个很不容易对付的人,要在这么快的时间里一次搞定他,还是渡边君出马,有把握些,渡边君没问题吧?

渡边烟云说:“为组织做事,是我的使命,自然不会有问题。

龟田一夫问:“那渡边君要带多少人,有些什么要求,说出来,我好安排。

渡边烟云说:“不要带人,我一个就行了。

“你一个人?”龟田一夫说,“这,我觉得渡边君是不是稳妥点好?万一有什么意外也好应付,毕竟,那个郑铁军难缠。据说他之所以取名黑虎帮,意思是老虎不可怕,心黑的老虎才可怕。

渡边烟云淡然一笑:“我不会直接去黑虎帮跟郑铁军谈,我要让他来见我,跟我谈。

“你让郑铁军来找你谈?”这话把龟田一夫和所有人都搞得有些迷失方向了,“渡边君又有什么奇谋妙计吗?说出来,我们斟酌斟酌?

他个人觉的,渡边烟云虽然确实头脑精明,但似乎有些自信过度,不大可靠。

渡边烟云把目光看向东条一刺说:“计谋很简单,但需要东条君配合一下。

东条一刺忙说:“渡边君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渡边烟云说:“给冯大金打个电话,让他约郑铁军,让他把我介绍给郑铁军,说我是外省的枭雄人物,接下来,冯大金就可以走了,我可以一万个放心的和郑铁军谈。不但郑铁军不敢动我,而且还得对我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后面的合作,更是十拿九稳。

“果然是好计!”龟田一夫一听就遮不住赞。

东条一刺也满口答应:“行,我马上就给冯大金打电话,约在什么地方好呢?

渡边烟云说:“在醉生梦死楼吧,那里是郑铁军的地盘,最安全,反正有冯大金这块名片,郑铁军不敢动我。

东条一刺点头:“行,我马上给冯大金打电话。

会议就告一段落,龟田一夫安排人去找赵诗雅的行踪,东条一刺给冯大金打电话,渡边烟云往会议室外走,酒井芸香连声称赞他的足智多谋。说等这一次击杀绝杀者的事情顺利完成,将回去跟武田君说,把他调到逆天组织总部去任职。

渡边烟云说:“感谢夫人栽培,我一定为逆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酒井芸香说:“绝杀者的事,烦渡边君多费心了,之前听说了渡边君智勇双全,我还觉得没什么,现在见了渡边君处理事情,处处绝处逢生,尽善尽美,一定是这一次击杀绝杀者真正挑大梁的人物,希望渡边君为逆天立下大功。

哪知道渡边烟云却说出一句:“说句夫人别生气的话,我个人觉得,我们和绝杀者的这一战,只怕惨败的可能是我们,结局很可能是绝杀者赢,而我们可能会遭到重创!

酒井芸香陡听得这话,神情间出现了一个大反应,站住脚步问:“渡边君此话怎讲?

说到最后,两个人的手还是没分得了。

秦少虎在最后对小泉美惠子说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就是还是只能暗中把关系保持着,但千万不要让赵诗雅知道。

他对赵诗雅说已经和她分手就好了,但最好是希望赵诗雅别急着逼他结婚,那样就回天无力了。因为赵诗雅似乎在暗中透露了一点信息给他,好像是能想办法帮他把案子消掉,让他重回蜀东道上。

当然,他不大相信赵诗雅的话,但谁也说不准赵诗雅到底有没有这个神通。

其实,秦少虎故意这么说,就是要给小泉美惠子造成一种危机感,让她尽快的对赵诗雅动手,晚了,他可能就是赵诗雅的人了。

而事实证明,秦少虎这一招是有效的。

小泉美惠子在离开包厢,回到南山的逆天临时指挥部后,立马就打了电话给母亲酒井芸香,说有重要的情况与她商量。

她心里的杀机,从未有过的浓烈。

不弄死赵诗雅,她绝不会甘心。她和赵诗雅之间,就在今天晚上,就必须得有一个你死我活!

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病猫了。

要知道她是谁?她是小泉美惠子在,是小泉森喜朗的女儿,是“逆天”恐怖组织以后的继承人!

赵诗雅一个小帮派的角色,竟然追杀她,跟她抢男人!

真是岂有此理。

小泉美惠子坐在那里,气得那胸都一上一下的剧烈起伏,整张粉脸都变了颜色,她从没有如此的失控过,在秦少虎面前,她得装着,装温柔,装善良,装被同情的角色,憋得她难受。

她恨不得自己的嘴里能冒出两颗獠牙来,把赵诗雅生吞活剥了。

很快,酒井芸香特别的从武林大赛场赶了回来。

她问过小泉美惠子有什么事在电话里说,小泉美惠子说了,在电话里说不清楚,而且听小泉美惠子的语气,带着一种杀气,她猜想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赶紧的回来了。

果然,酒井芸香回来,看见小泉美惠子第一眼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劲。

已完全不是之前乖巧甜美的模样,黑着一张脸,好像有人欠她八百万没还似的。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酒井芸香上前扶着她的肩膀,柔声细语的关心。

小泉美惠子抬起目光,正视酒井芸香,目光里杀机凌冽,也有着无比的坚定:“我要杀了赵诗雅那贱人!

“你要杀了赵诗雅?”酒井芸香意外了下,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小泉美惠子说:“没什么,反正我今天必须杀了她,在这个世界上,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个臭贱人!

酒井芸香问:“是不是她又安排人截杀你了?

小泉美惠子说:“不是。

酒井芸香说:“既然她没截杀你,你干嘛对她这么大仇恨,非得要杀她?我们可是跟那蒙面人有过约定,赵诗雅不再动你,我们也不能报复她的。既然她没有违反约定,我们也不好犯规啊。

小泉美惠子说:“但是,她向秦少虎出卖了我!

“她向秦少虎出卖了你?”酒井芸香心里一惊,“怎么回事?

小泉美惠子说:“她找了秦少虎,告诉他我会武功的事,而且还把那天在滨江路我们打斗的视频都给秦少虎看了。

“有这样的事?”酒井芸香问,“秦少虎找你了吗?

小泉美惠子说:“嗯。

酒井芸香说:“可是那种生死关头的打斗,谁还有心思拍得了视频,赵诗雅也一直在动手啊。

小泉美惠子说:“不用说,肯定是后面帮她那个蒙面人拍的,他一直在暗处看,关键的时候才出的手。

酒井芸香问:“秦少虎跟你说什么了?

小泉美惠子说:“他说赵诗雅无论如何都要得到他,哪个女的跟他在一起,她就会弄死谁。

酒井芸香说:“由她去吧,秦少虎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绝杀者,你跟他并没有可能,到时候收拾完秦少虎,再收拾赵诗雅,一点也不耽误事。

小泉美惠子说:“证据出现了新指向,秦少虎可能不是我们以为的绝杀者了。

“证据?”酒井芸香问,“什么证据?

小泉美惠子说:“秦少虎隐藏真实的武功,根本就不是因为他是绝杀者而隐藏自己的身份,是有另外的原因。

酒井芸香问:“什么原因?

当下,小泉美惠子就把秦少虎当时说的那些情况讲了。

“是这么回事?”酒井芸香听了,虽然有些怀疑,却似乎又找不出什么破绽来,如果秦少虎的父亲真是武林高手,为躲避仇家而隐居深山,那么他虽然教了秦少虎武功,但为担心仇家发现什么,绝学是一定得隐藏的。

很多武林高手都有常人难比的绝学,算是个人的标志。而行家只要通过武功就知道出自谁的手笔。

她那天在江边遭遇秦少虎的两种厉害的功夫,一种就是弧形独步,一种就是断魂神烟,而这两种功夫确实不像是特种训练的手臂,而属于浩瀚江湖的旁门左道。

“你见过他父亲吗?”酒井芸香问。

小泉美惠子摇头:“没有。

酒井芸香说:“那你怎么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小泉美惠子说:“我直觉他没说谎。

“直觉?”酒井芸香很生气地说,“你现在对他有了感情,处处想维护他,还谈什么直觉!

小泉美惠子说:“那我们可以去调查,便知真假。

“调查?”酒井芸香问,“怎么调查?

小泉美惠子说:“我知道秦少虎的老家,去了解一下他老爸是不是隐退的江湖人物,必要的话,也可以出手试探他的身手,看是不是武功高手。

“嗯,这可以有。”酒井芸香在思考之后还是答应了,其实她想的,试探还只是其次,因为蜀东武林大赛,会对绝杀者有一个最大的刺激,对秦少虎父亲的试探其实可有可无,不过多了解,也不是什么坏事。

而且,更重要的是,先把秦少虎的父亲放在掌控之中,到时候有需要,一是可以从他父亲下手了解秦少虎的身份;同时,也在必要的时候挟持他,用以要挟或者引秦少虎上钩。

怎么说,这都是一张对付秦少虎的王牌。

“好了,你把地址说给我,我安排下去吧。”酒井芸香说。

小泉美惠子说:“地址坂田君知道,我们原来通过秦少虎是身份证信息查过他的住址。

酒井芸香说:“行,我去找坂田君问。

说着就要离开。

小泉美惠子赶紧喊:“妈妈,还有我的事呢。

“你的事?”酒井芸香站住脚步,问:“什么事?

小泉美惠子说:“杀赵诗雅啊。

“胡闹!”酒井芸香说,“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要全力对付绝杀者,怎么可以去杀赵诗雅。

小泉美惠子的态度很坚定:“我不管,无论如何,今晚我一定杀了她,绝不让她活过今晚!如果你不帮我的话,我就一个人去,要么她死,要么我死!

“你真是胡闹,越来越不像话了,你还想不想为你爸报仇了!”酒井芸香明显的有些生气起来。“这个节骨眼上,你竟然要节外生枝,你不知道那赵诗雅不好惹吗?街霸是蜀东的地头蛇,还有那个蒙面人,武功高深莫测,知道我们底细!现在这种情况,我们躲她还来不及,你还要凑上去碰她,不是找死吗?

小泉美惠子争辩:“不是我想碰她,是她主动挑事的,她不但公开更我抢秦少虎,还直言要杀我,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今天要不想法杀她,明天就得死她手里!而且,她还会坏我们逆天很多事的。她告诉秦少虎我会武功的事,如果不是我急中生智,就完全的穿帮了。

酒井芸香说:“那也等等,这两天你武田叔叔会调魔龙会新出关的铁甲人过来支援我们,等他们到了,我们就可以分得出精力,而且有绝对把握杀那个赵诗雅了。

哪知道小泉美惠子非常坚持:“不行,我一分钟都不能等,我发了几百个誓,今晚必须杀了赵诗雅,就是要让她意想不到的速度突然袭击,让她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个死贱人!

酒井芸香很生气地说:“你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谁让你这么任性的!

记得两个月前,离开东瀛的时候,她还是个好听话的乖乖女。这才短短的两个月时间,竟然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首先是喜欢上秦少虎,爱到死去活来妈都不认。然后还为了一丁点事不顾大局,要大动干戈,一意孤行。

说去说来,其实都是为了争一个男人。

但小泉美惠子的态度并没有因为她的生气而有丝毫改变,仍然坚定地问了她一句:“你到底帮不帮我,不帮我就自己去街霸找她了!

“你真要这么一意孤行?”酒井芸香问。

小泉美惠子面对母亲那咄咄逼人的目光,很肯定的回到:“是,如果你不帮我,我现在就自己去了!

她记得秦少虎说的,赵诗雅可能会通过关系帮助秦少虎走出困境,可能会急着逼他结婚,然后,她的梦就破灭了,所以,这是一场抢时间的战争。

虽然,未必会有这么急,但夜长梦多的道理她是懂的。而且,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一是忍,二是等。她既不想忍,也不想等了。

非得杀了赵诗雅,她才能睡得舒坦。她忍赵诗雅已经够久了,本来,以她的身份和实力,那里会让赵诗雅接二连三的对她出手,她早应该派人把赵诗雅给杀掉的!

面对小泉美惠子的逼宫,酒井芸香没有选择了,她敢说不帮吗?如果小泉美惠子一个人去街霸,百分之千就是去送死啊。当下,她只好无奈的答应了:“好吧,你跟我来!

带着异能兴农家 行动代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