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酸学园 竹马诱妻之教授很腹黑

萧阳的阿斯顿马丁在希尔顿酒店前面停下,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虽然这里豪车云集,但是这辆阿斯顿马丁的价值,却几乎超出了这里所有的车。

不过,这辆车,并不是萧阳自己买的,而是上次他来燕京的时候,在君临阁从秦绍天手中赢过来的。

也许有些人觉得,这辆车是秦绍天的二手车,不应该在这种场合出现。

不过萧阳的想法,却和他们完全相反。

正是因为这辆车,是从秦绍天那里赢过来的,所以他更要开出来,这让他有种强烈的满足感。

这只是他战胜秦家的第一步,以后,他会在更多的方面,把这个在华夏不可一世的家族,踩在脚下。

萧阳停下车,对旁边娇艳如花的林墨晗柔声道:“墨晗,你先别下车。

“你要干嘛?”林墨晗疑惑道。

萧阳笑了笑,推门走下了车,然后从车头绕了半圈,来到右侧副驾驶车门,很绅士的拉开车门,伸出右手,微微躬身,对着林墨晗温柔道:“请吧,我心中最美的女神。

林墨晗娇媚的笑了下,牵着萧阳的手,下了车,然后挽着他的胳膊,朝着酒店大门走去。

不过,在他们刚迈出几步时,就听到了身后有人冷声道:“这不是秦少的车吗?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萧阳转过头,看到身后的这家伙,不禁笑了笑。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家伙,正是昨天大闹墨阳公司新片发布会的陈家大少——陈言胜。

此时,陈言胜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这女人,大约二十四五岁的年龄,身材和相貌都是一流,但整个人却散发出一股极其高冷的气息,仿佛冰山一般。

萧阳对这女人,似乎有些眼熟,貌似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但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姓萧的,你的脸皮是不是也太厚了点,你偷了秦少的车,竟然还好意思开出来,脸皮真是厚到家了!”因为昨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陈言胜很明显已经把萧阳当成了眼中钉。

因为萧阳,不仅让他在众多媒体前颜面尽失,还让他们陈家名下的君安保安公司损失巨大。

这些账,陈言胜自然要算在萧阳的头上。

萧阳对陈言胜,自然也是没什么好脸色,这家伙昨天差点要了他的命,要不是他答应了林墨晗,要冷静处事,陈言胜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了。

“陈少,请问你是哪只眼看到我偷秦绍天的车了?乱说话,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看可不希望咱们的陈少,也像你们君安公司的那几个保镖一样,因为乱说话,被扔进了看守所。

说着,萧阳玩味的笑了笑,话有所指。

陈言胜焉能不知道萧阳说的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阴鸷。

“贼就是贼,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像你这种人,竟然也配来参加这种高级别的晚宴,真是让人扫兴!

在两人针锋相对的对话时,一辆劳斯莱斯幻影2000,静无声息的在两人附近停了下来。

一个英俊潇洒的身影,从劳斯莱斯车内走了下来。他的身边,跟着一个目光锐利的男子,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不是普通武者所能相比的。

当萧阳看到这个风流倜傥的身影时,眼神瞬间闪烁了一下。

呵呵,没想到,秦家的秦绍天,竟然也来了。

秦绍天显然也看到了萧阳和陈言胜,他脸色微微变化了下,便朝着两人走了过来。

“言胜兄,来的这么早。”秦绍天和陈言胜打了声招呼,然后又对他身边的那位绝色美女,温柔的一笑,“冰歌,好久不见啊,最近你又变漂亮了。

当萧阳听到秦绍天的话时,顿时心里一震。

他终于想起这个女人是谁了。

这不是那个,经常在电影担当一号女主角的明星陈冰歌吗?

难道……她是陈家的人?

萧阳一时有点懵逼了,他刚才没认出陈冰歌来的时候,以为她是陈言胜的女人,谁知道,这女人竟然是陈家的人。

陈冰歌,在华夏影视圈的很出名,被誉为银幕女王,只不过,这个银幕女王四个字中间,要加上烂片两个字。

萧阳忽然明白了,陈冰歌演了那么多烂片,依然能在娱乐圈发展的顺风顺水,这肯定和她的家族,有着莫大的关系。

没有家族的强力支持,就算她长得跟天仙似的,估计也早就被娱乐圈给抛弃了。

这个陈冰歌,十分的高冷,对秦绍天的招呼,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这时,秦绍天又把目光,看向了萧阳。

自从上次见过萧阳之后,秦绍天其实早就把萧阳的底细给查清楚了。

作为秦家的后人,秦绍天自然知道秦家和萧家乃是宿敌,也清楚他们之间的仇恨有多深,所以,他对萧阳当然不会有什么好感。

而且,据秦家的寻龙殿汇报,萧阳的身上,应该携带了两颗龙灵石。这是他们秦家梦寐以求的东西。

秦绍天眼神闪烁了几下,对萧阳装作很友善的笑了笑,“原来是萧少,好久不见。

对于秦绍天所表现出来的“热情”,萧阳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嘴角勾了勾,对他道:“秦少,你来的正好,我正好有事情,需要你帮我个忙。

秦绍天愣了下,“不知道萧少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我想请秦少告诉陈少,那辆阿斯顿马丁,是不是秦少心甘情愿的送给我的?”萧阳看着秦绍天,笑的很狡黠。

秦绍天的脸上闪过一丝愠怒,不过,却被他很好的掩饰住了。

这辆车,是他输给韩猛的,当时韩猛又把车子送给了萧阳。

所以,他此时,只能顺着萧阳的话,承认车子是送给他的,要不然,萧阳当着众人的面,说这辆车是他输给韩猛的,那他岂不是更丢人。

所以,秦绍天微微犹豫了下,便笑道:“没错,这辆车,是我送给萧少的。

一旁的陈言胜看着秦绍天,十分的不解:“邵天,这是为什么?你这车,可是等了很久才等到的。

看着陈言胜那十分郁闷的样子,萧阳坏坏的笑了笑,“陈大少,现在事情都搞清楚了,请你以后说话要注意点,你要是再说我偷了秦少的车,我可要到警察局告你诽谤了。

说完,萧阳拉起身边光彩照人的林墨晗,在众人一片无比艳羡的目光中,走进了希尔顿酒店的大厅。

走进了大厅之后,一旁的林墨晗,看到萧阳疑惑的表情,不禁问道:“萧阳,你想什么呢?

萧阳道:“我在想,秦家的秦绍天,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们旗下的产业中,也有娱乐公司?

林墨晗微微蹙了蹙黛眉,“萧阳……那个秦风公司,会不会是他们秦家的?

萧阳顿时一愣,对啊,秦风公司,单凭这个秦字,就很有可能是秦家的产业。

之后,两人来到举行慈善晚宴的三楼大厅,大厅内,早已有很多宾客到了。

萧阳和林墨晗的到来,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尤其是林墨晗,宛如仙子一般,光彩夺目,让人想不看都难。

现场很多男人的目光,瞬间就被点燃了。

萧阳朝林墨晗翻了个白眼,无奈的笑了笑:“老婆,你干嘛要打扮的这么漂亮啊?你看那些跟狼一样的男人们,看来今晚,我是有的忙了。

林墨晗微微一笑,“那今晚就辛苦老公了。

她说完这句话,朝大厅内的众人,扫视了一圈。

而这时,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闪进了她的眼帘。

而那个身影,似乎也看到了她,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惊讶,然后朝着她和萧阳走了过来。

其实,让陈言胜窝心的事情,还在后面。

这把陈大少给气的,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清湾分局。当时接他电话的,是马助理。

虽然当时陈大少已经表明身份了,可是马助理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告知他君安保安公司相关人员,因为涉及故意杀人和非法持有枪支,已经清湾分局立案调查。

在告知陈言胜的时候,马助理还着重强调,警察会依法秉公处理此事,以后就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

挂断了电话,陈言胜差点没气的一口血喷出来。

这尼玛什么情况?

一个分局助理而已,竟然连他陈大少的面子都不给了?

后来,陈大少通过其他渠道,终于了解到了清湾分局为什么会这么对他了。

不过,让他更郁闷的是,就算他知道了真相,却也无力改变这一切。

因为,凭他们陈家的实力,根本就不足以和那位大佬抗衡。别看陈家也是燕京的顶级家族,但陈家只是以前的根基比较深厚罢了,论政治资源,他们如何和一个正站在华夏权力巅峰圈子内的大佬相比?

所以,这口气,他们陈家,只能咽下了。

上面说的这些,都是后话。

当晚,萧阳跟随白家母女离开了清湾分局,然后在两个少校军官的护送下,来到了她们居住的地方。

这是一处幽静的庭院。

如果只是一处幽静的庭院,倒也没什么。但这处庭院,是位于燕京三环内的黄金区域,这个区域的房价,恐怕早已超出了十万一平米。

就这处庭院,恐怕至少价值几个亿。

“萧阳……你今晚,要不就在这里住吧?”白子轩红着脸,抿着嘴,声若蚊蝇道。

萧阳笑了笑,摇了摇头,“不了,我得回去,墨晗还在饭店等我,估计早就着急了。

白子轩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那好吧,你回去吧,别让墨晗姐姐担心你。

看到白子轩那失落的样子,萧阳很想安慰安慰她,可是看到白子轩的妈妈还在她旁边,他又没好意思说出来,只能对她笑了笑,然后坐车走了。

那两个少校军官,把萧阳送到了燕京饭店,才离开。

这两个家伙虽然不苟言笑,但和他们在一起,却让萧阳十分有安全感。

或许,这就是真正的权力所带来的安全感吧,这种踏实心安的感觉,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法给与的。

或许,女人们最爱的,也是这种踏实心安的感觉。

当萧阳下了车,走到饭店门口时,他看到了一个柔美的身影,正站在门口,焦急的四处张望着。

而这个身影,除了他的女神老婆林墨晗,还能有谁。

“墨晗……我回来了。”萧阳站在林墨晗身后,讪讪道。

林墨晗转过身,看到面前衣衫不整的萧阳,快步走了过来,挥起小拳头,在他身上狠狠的锤起来。

“萧阳,你怎么这么讨厌!你今晚到底去哪里了?你跑出酒店,就不能告诉我一声吗?你难道不知道,我心里很担心你吗?你以为这里是江城吗?这里是燕京好不好!

看着着急上火的林墨晗,萧阳讪讪的道:“老婆……你怎么不打我电话的?

林墨晗气的在萧阳的身上又打了几下,然后朝他翻了个白眼,“你还好意思说打电话,你知道今天晚上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吗!我手机都打没电了,可是却一个电话都没打通!

“不应该啊……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却发现,自己的手机早就关机了,而且屏幕也碎了,机身后壳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顿时明白了,肯定是因为当时他抱着白子轩从车上跳下来,然后把手机给压坏了。

萧阳讪讪的对林墨晗道:“老婆,你就别生气了,我手机在跳车的时候,摔坏了。

跳车?

林墨晗顿时神色一紧,拉住萧阳的胳膊,急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萧阳?

萧阳讪讪的笑了笑,把今晚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林墨晗。

林墨晗听完,脸色变得很凝重。

她知道,今晚要不是萧阳身手好,说不定他和白子轩,就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之后要不是因为白子轩的父亲的原因,这个案子,还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就凭陈家在燕京的势力,让萧阳在监狱里带个五年六年,完全有可能。

她看着萧阳,沉声道:“萧阳,燕京不比江城,以后我们还是小心点好。发生了这件事之后,陈言胜对你估计会更加恨之入骨,咱们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和他对抗,明晚参加完慈善晚宴,我们就尽快返回江城吧。

萧阳嘿嘿笑了笑,“老婆,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老子拼了命,杀进他们陈家,这年头,光脚的还怕穿鞋的吗。

林墨晗使劲的在萧阳的胸口狠狠的捶了一拳,“你光顾着解气了,那我呢?你有没有想过我,有没有想过你身上担负的萧家重任?

这句话,把萧阳瞬间问得无言以对。

两人在门口聊了一会儿,然后返回了酒店房间,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又聊了一会儿天,便都沉沉睡去了。

林墨晗给萧阳买了今晚参加慈善晚宴的礼服,然后两人又随意逛了会,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晚上。

他们今天要参加的这场慈善晚宴,规格很高,主办方是华夏电影协会,邀请的是在华夏比较有名气的电影公司老总,以及燕京的很多对电影行业感兴趣的成功企业家和众多社会名流。

今晚能被邀请来参加晚宴的嘉宾,自然都不是一般人。

晚宴的举行地点,放在了燕京希尔顿饭店举行。

在去参加晚宴之前,萧阳被林墨晗好好打扮了一番,换上了今天新买的价值两万美金的杰尼亚西装。

当时买这西装的时候,萧阳还有点舍不得。

虽然他现在的收入,把那半个商场买下来都没问题,但是节俭习惯了的萧阳,还是不舍得花费两万美金,也就是大约十五万人民币,来购买一套高级西装。

不过在林墨晗的坚持下,萧阳还是妥协了。毕竟,今晚是去参加高级晚宴,而且是陪着林墨晗一起去的,他总不能给林墨晗丢人不是。

况且,万一今晚哪个男人又看上了林墨晗然后骚扰她,自己打扮的帅一点,也好有点底气。

经过林墨晗的一番捯饬,萧阳整个人容光焕发,和某些男明星比起来,也丝毫不逊色。

接着,林墨晗自己也换上了精心准备好的黑色晚礼服。

林墨晗的这身晚礼服,是来燕京之前,特别定制的,礼服的价格高达上百万。

换上了晚礼服的林墨晗,站在萧阳面前,几乎让他呆住了。

林墨晗真的是太美了……

这身晚礼服,把林墨晗模特般完美的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她那粉嫩的香肩,修长圆润的双腿,还有那曲线毕露的小蛮腰……似乎她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散发出无穷的魅力。

这身晚礼服最为出彩的是,是胸前和裙边,镶了一圈闪亮的钻石,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烁着极为耀眼的光芒。

这也是这件礼服的价格,为什么会高达百万的原因之一。

今晚的林墨晗,必将是众多美女之中,最漂亮的那个。

两人精心准备好之后,萧阳开着之前韩猛送给他的那辆限量版的阿斯顿马丁,带上了林墨晗,来到了希尔顿酒店。

希尔顿酒店外,早已停满了各式的豪车,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在举行什么车展,琳琅满目,耀人眼球。

微酸学园 竹马诱妻之教授很腹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