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高手的田园生活 吞天神尊 罗酆山鬼王

从最开始,火云就在布局,等到扁小阙到了高树村就算是落入她的圈套内。

原本在那次她就想要利用扁小阙的同情心,用她那半生不熟的御兽决困住自己,引扁小阙去救。

最后也成功的把扁小阙困在榆树下面,她那时候准备过去终结扁小阙,可是四周围的死猪流出的毒血水,让她明白扁小阙不能随意靠近。

于是她再次开始布局,同时得到了连城诀想要亲手杀死扁小阙的事,连家对她有救命之恩。

火云邪神不得不加入了连城诀的戏份,于是她在玄奘寺内出现,雇了几个小流氓,成功留在了扁小阙的身边。

她认为扁小阙觊觎她的美色,所以提出了那样的条件,引扁小阙上钩。

孰不知扁小阙压根是跟她开玩笑的,扁小阙的确好色,但是他还没有那么卑鄙。

当年赵匡胤千里送义妹,一路上夜宿风餐,义妹貌美如花,两人大被同眠,却从不做那越轨之事。

还有关羽千里走单骑,为送义嫂过五关斩六将,宁愿让自己不忠,也绝对不做不义的事情。

扁小阙也打定主意把火云送回鸡笼,却并没有想过违背她的意愿做点什么,而就算是做的一切,也是他认为火云默许的。

没想到如此义举,却换来了悲催的结局。

在玄奘寺内不通法师看出了火云的邪性,好心提醒扁小阙,奈何扁小阙固执己见,鬼迷心窍。

后来火云非要来这座山上看日落,算是一步步掉进了连城诀与她精心编制的大网内。

想要让连城诀亲手杀了扁小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于是他们在就近的工厂内设置了许多陷阱。

只可惜万万没有想到扁小阙这人简直就是个超级小强,怎么都打不死,还把王子派给连城诀的几个超级基因人都灭掉了。

后来火云想出办法把扁小阙引到这里,一招毙敌,随即连城诀又把扁小阙打下悬崖,这样就等于无后顾之忧了。

火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或许是她想要给扁小阙留具全尸,或者说她还在期待什么传奇。

而连城诀之所以同意这样做,是因为他不知道如何才能打死扁小阙,这人简直就跟当年被押上斩妖台的孙猴子差不多。

而这里是万丈深渊,摔下去不死绝不可能。粉身碎骨是肯定走不脱的。这个后患也算是终于消除了。

火云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端了个砂盆坐在悬崖边,帮扁小阙点燃了一沓沓纸钱。或许这可以让她心安吧。

……

诸葛一一轻轻的摇晃着眼前的酒杯,把自己缩在宽大的办公椅中,这是典型的自我保护动作。

她一个女人置身商海,累的时候没人能够倾诉,痛的时候要咬牙撑过,生病也需要咬牙挺过去。

她曾经也想过要撂挑子,但是想起扁小阙对她的信任,还有她对集团的感情,却无论如何在董事会上都无法开口。

现在开董事会的时候,不是一帮怨妇,就是扁小阙的情人与女人,可是她们同样与扁小阙很久都没有联系了。

偶尔某个新欢还会接到扁小阙的问候电话,只可惜他说好要回来看大家,很快就会失言,总是有很多事情添满他的生活。

思念还停留在海上游轮渡假的时间,那时候尽管耳膜被扁小阙折磨着,但心里却是无比甜蜜的。

忽然她站了起来,按下免提对秘书说道:“通知各懂事,十分钟后小会议室召开董事会议。

十分钟之后,形形色色的美女走了进来。

坐在正面的自然是香阙集团CEO兼完美国际总裁诸葛一一,旁边是不死堂药业总裁李萍与丽影国际总裁曼丽。

香基金会长兼理事长宫娇娇,还有全国各地首家连锁品牌疗养院思雅轩,总裁兼院长的杨岚。

杨岚把思雅轩做成了品牌,在全国各地,海上宫阙等环境优美的地方,建立了连锁疗养院。

刚好这段时间有董事峰会,所以完美佳丽的总裁柳玉也来了。

甚至这次峰会,诸葛一一提出要涉足娱乐圈,做影视娱乐城与娱乐文化公司等,张娜自然是完美娱乐的总裁。

丽影珠宝行的总裁虞小小也来了,其他诸如香阙地产、香阙会所、香阙电子等高层,都是全资产品项目。

根本不算是懂事,所以他们也没必要来参加,最重要是这次很明显是这群娘子军会面。

诸葛一一清了清嗓子,却没有了平时严肃的样子,但是气场依然不小。

“今天趁着大家都来参加峰会的空档,我们谈点私人的事情,都放松,不用这么绷紧身子。

诸葛一一刚说完,曼丽就开始炮轰了。“既然是谈私人的事情,为什么不找个私人的场所,大家坐下来一边喝一边聊呢?

丽影国际做的非常好,涉足了许多项目,有的甚至与香阙集团都形成了互相争夺市场的局面。

两人本来就暗中教着劲,而且曼丽又不服这个年轻的美丽总裁,所以尽管名义上是香阙集团的产业,实则却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在哪里不是谈,非要找那些不正经的地方才能谈吗?小美,给我们曼总上茶!”李萍的男人是在曼丽的店里出事的。

她与曼丽向来不对劲,两人见面就掐,曼丽当即就要发作,虞小小赶紧拉了她一下道:“大家都是姐妹,哪里谈不一样。

“大家都静静,我们听听一姐有什么话说,说不准是关于小阙的消息呢。”宫娇娇这个和事佬果然管用,一句话说的谁也不开口了。

纷纷看向了诸葛一一,诸葛一一摇了摇头说道:“暂时还没有他的消息,最后他给我的信息,是在玄奘寺内,与不通法师碰面了。

“我昨天也收到了他这样的信息!”一直没有说话的柳玉拿出手机随手把玩了几下。

杨岚探头过去看了看,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拿出手机,把那条问候短信删除了。

其余人一看这个动作,立马明白了,三三两两的拿着手机互相看,最后诸葛一一用力的拍了桌子。

“他竟然群发,难怪上次我收到那条猥琐的短信。”诸葛一一的样子很愤怒,众人的脸色也不是很好,扁小阙太恶劣了。

上次诸葛一一接到了消息,是等回去后好好的在床上慰劳慰劳你,还激动了诸葛一一好长时间,现在看来有点老孔雀开屏的意思。

众人面面相觑,对扁小阙这个做法也很生气。

宫娇娇淡淡的说道:“你们不要怨他了,他太累了,那么年轻几乎担起了拯救世界的责任,他群发说明他不愿意冷落我们每一个……

宫娇娇的话还没有起到作用,诸葛一一就问道:“我今天跟大家聚在一起,不为了别的,就想要问问,我们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

众人都看出了诸葛一一精神状态不太好,看样子是真的累了,否则也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了。

大家都习惯了诸葛一一的存在,如果诸葛一一撂挑子,他们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没有人能够接替她的位置。

曼丽虽然讨厌诸葛一一,但还是说道:“你首先要知道,你是个女人,在男人外出的时候,家里你要帮他打理好。

这样才能让男人没有后顾之忧,才能让他安心做大事,才能创造出更好的成绩来。

曼丽已经完全把她自个儿当成扁小阙的女人了,就算是情人,也做的光明正大。

“可是他不是我的男人,也不是你们的男人,娜娜刚刚回大陆,他就勾搭那里的明星,我真的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诸葛一一痛苦的抱住了头部,众女面面相觑,扁小阙为了中医事业冷落他们,在外面却传出与明星的暧昧。

这让诸葛一一的冲劲受到了打击,只见她抬起泪眼婆裟的眼睛哭着说道:“我哪点没有别人好了,为他做了这么多。

就算是块冰块也该焐热了,可是我得到了什么,我撑不住了,我真的撑不住了,姐妹们,对不起……

诸葛一一被情绪控制了,越说越难受,忽然把工作证放在了桌子上,站起来蹒跚的往外走去。

宫娇娇忽然站了起来,上去拉住了诸葛一一说道:“难道爱情真的要朝夕相处吗?咫尺天涯谁又能说清。

我觉得现在与他隔江却不搁心,感觉就很好,也很幸福。你喜欢小阙的事情我会告诉他,让他好好的疼你!

宫娇娇一时着急说的话有点不中听,那边的杨岚终于爆发了,啪的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骂道:“贱人就是矫情,他疼不疼谁,什么时候要听你的话了?

众女愣了一下,随即纷纷吐了吐舌头,正室发话了,火气还那么大,宫娇娇赶紧低眉顺眼的走了过去。想要道歉。

毕竟她们与扁小阙的关系还没有公开,可曼丽在那边却声援了宫娇娇。

也用力的一拍桌子道:“是谁矫情,自己都说与他的婚礼不算数了,还不让别人公平竞争吗?你的霸道我会告诉扁小阙,让她看清楚你是个什么玩意。

现场火药味十足,随时有一触即发的可能。众女纷纷拍桌子站起来。幸苦艳无双与唐飞飞不在。

非洲野牛,四个人双眼红起,竟然都是非洲野牛的基因,对于野牛扁小阙了解虽然只限于电视,但是却深知它们的进攻力。

在网络上曾经有个短篇流传,野牛的一个同伴被鳄鱼咬住了后退,但是随即赶来的野牛将那条鳄鱼挑的满天飞。

在CCTV的动物自然频道上可以经常看到它们大规模的迁移,一旦有狮子或者猎豹进攻它们,其余野牛就会围着进攻者一顿乱挑。

可以说他们不管是从团结度还是默契度,甚至是进攻方面,都是上上乘,在非洲草原上,四头野牛在一起,甚至可以横行无忌。

扁小阙自然也不是好惹的,有了刚才虎人的前戏,他对这四个野牛还是抱有冲破希望的。

啊……

双手向前,脑袋向后,大背头上的发丝不断的增长,指甲也快速的生长了出来。

眼影逐渐的变黑,唇线也变得黒紫了下来,瞳孔完全消失变成纯黑色,脖子变得僵硬起来,不断的交替摆动着。

四头野牛也在同时发动了进攻,扁小阙原地一个360盘旋起飞,瞬间脱离了地面,四头牛就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

嘭的声,如果扁小阙还在下面,肯定被装的把隔年饭都吐出来了。

再次落下来的时候,扁小阙来了一个大劈叉,两只脚分别搁在两头野牛的肩膀上。同时一声尖呼。

九阴白骨爪两只爪子重重的扣在了另外两头野牛的头顶,锋利的指甲可以削铁如泥,这野牛的脑袋再坚硬,也被狠狠的抓了进去。

指甲上面的尸毒直入野牛的脑髓,两头野牛抱着脑袋疯狂的摇摆撞击了起来,扁小阙想要趁机从另外野牛的肩膀上起来。

谁知道他迟了半拍,两头野牛狠狠的扣住了他的脚踝,用力的向两边扯去。

扁小阙一天之内经历了两次分尸,也没有最初那么慌张,身子往右边那人倒去,手中的银针却飞向了左边那人的眼睛。

左边那人向后捂住了眼睛,血水不断的流出,只剩下一只手勾着扁小阙的左腿,因为用力一拉,手滑到了最初虎人勾破的伤口处。

这些野牛的体质要比虎人的强点,腐蚀的速度稍慢,扁小阙只听的卡擦声,他的交骨肯定是被拉断了。

随着野牛的那只手消失,扁小阙也终于脱离了被分尸的危险。看着那个野牛跪了下来。

扁小阙却没有丝毫高兴的感觉,因为他右边的这个野牛,在他对付左边野牛的时候,正在疯狂的攻击他的肚子。

扁小阙的腹部挨了变异人的很多拳,他没有细数,但是约莫也有六七根肋骨断裂了。

他不能让野牛再这么破坏掉他的身子,身子歪歪上扬,直接骑在了最后一头野牛的脖子上。

双手下压,十指从野牛的脑颅、面部、脖颈、下颚等地纷纷钻了进去,野牛的挣扎狂摆却依然不断。

扁小阙被受痛的野牛用力的甩了出去,重重的撞击在一堆白粉上,四头剩下半个身子的野牛在里面开始疯狂的乱窜。

从外面冲进来的枪手很快成为他们发泄的对象,于是更多的人变成了血水。

扁小阙从白粉堆里缓缓的爬了出来,他把被打断的骨头一一接上,这样可以让走路显得正常点。

但是现在的他实在是狼狈之际,全身上下满是黑色的血污与白色的粉末,比水泥白灰工人要狼狈许多了。

用力的抹了把脸,让那秀气的脸蛋露出来,九阴白骨爪并没有消除,而是阴沉沉的往里面走去。

走在铁门的地方,已经上锁了,但是扁小阙一抓子过去,铁门被抓开了大洞,伸进去把铁锁一巴掌抓碎。

扁小阙大踏步走了进去,里面是更加空旷的仓库,四面的枪声再次,扁小阙全身再次不断的爆炸。

但是很显然,扁小阙是打不死的小强,等一派扫射过去,他全身上下满是枪眼之后。

扁小阙猛然间向着两边甩出了双手,扁氏必杀技之决定大招——暴雨飘花针。

四面的枪手纷纷惨叫着从围栏后面掉下来,扁小阙则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每走一步都会有几颗子弹从身上掉落下来。

后面有道门,连城诀已经带着还能火云向山顶跑去了,扁小阙不断的起跳飞跃,向着两人的方向追去。

他的心里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救下那个女孩,那个无辜的女孩。

手机响了,扁小阙没来及拿出来,他也不敢拿出来。那里面存满了证据。

如果他拿出来,以他手上的尸血,手机就会变成一滩金属水,只是他不知道,那是诸葛一一的示警短信。

火云邪神是连城诀派去杀他的。而扁小阙仙子现在不顾一切去救的女人,正是要杀他的女人。

世事难料,人生无常。但终究在扁小阙身上,少不了桃花劫,这货就是那种典型的色字头上一把刀。

前面就是悬崖,连城诀再往前就要掉下去了,火云发出了一阵阵的惨叫声。

“连城诀,我给你三个数的选择时间,如果你放了火云,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扁小阙凶残而又嚣张的指着连城诀说道。

连城诀看着扁小阙满身上下到处都是血污,心里不断的打激灵,从扁小阙身上不断掉出来的弹头,说明他中了无数的子弹。

他既然不是刀枪不入,那为什么就是打不死呢,虽然震惊,但是却不能不能考虑,因为扁小阙已经开始数数了。

“1、3!”扁小阙只数了两个数,随即一阵阴风刮来,扁小阙就要进攻。

“你他娘的没数2啊!给你,为了个娘们连命都不要了,算老子怕你了。”连城诀喊了一声把火云猛地推向了扁小阙。

火云向着扁小阙扑来,扁小阙赶紧侧身让开,随即把她挡在身后,沉声说道:“藏在我后面,不要靠近也不要走远,看我怎么收拾……

扁小阙还没有说完,忽然感觉后背上传来了钻心的痛,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做僵尸已经很久了,没有感觉到痛也很久了。

但是今天却忽然感觉到了痛,而且是那种钻心的灼烧,扁小阙转身看去,只见他后面已经全部起火。

火云从扁小阙的后背上拔出了一把具有特殊效用的匕首,匕首上的火焰逐渐消失。

而扁小阙全身却开始了燃烧,火势越来越大。他努力的转过身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火云。

火云平静的看着她,她是个杀手,从生下来就注定是个杀手,从来不应该有感情。也不会说对不起。

“去死吧你!靠!”连城诀抱起一块大石头,直接砸在了扁小阙的胸口上。

扁小阙后退了数步,一脚踏空,随即一声惨叫,仿佛一块陨石直接向深渊下面砸去。

连城诀拍了拍手,转身对火云说道:“邪神,你的演技越来越好来了,放心吧,你那两千万尾款我现在就让人打到你账户。

火云没有说话,被连城诀一拍却跪在了地上,面朝扁小阙掉下去的方向,怔怔的出神。

“邪神,我知道你有很多次机会杀了他,但是谢谢你成全让我杀了他的事情,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要请你吃烛光晚餐。

“滚!”火云邪神猛然间吼了声,吓得连城诀赶紧后退了数步。

摇了摇头讪讪的点点头,转身离开了,临走时候还说道:“杀手如果动情,规矩你比我更懂。

杀手如果动情,那么就必须要杀手亲手杀了让自己动情的人,这样才能恢复心境平静,继续做一个合格的杀手。

火云的泪水从眼角滑落,却无论如何也摔不去那个男人为了救他不顾一切的样子。

啊……

火云仰天怒吼,手中的火麟剑随着她情绪的波动,不停地颤抖轻吟着。

火麟剑捅过的人,从体内用麒麟火燃烧,绝无生还的可能,也就是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扁小阙这号人了。

修仙高手的田园生活 吞天神尊 罗酆山鬼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