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超级奶爸 秋本久美子

晚上华灯初上,繁华的街道上满是行人和车辆,霓虹彩灯四处蔓延照亮了每一个角落里的黑暗。

我和穆天一起到了预定好的餐厅,接下来要见的人就是这次的主角,也是夸下海口要跟穆天赌一把的人。我倒是十分好奇这个人,没有去参加赌王争霸赛就要直接叫嚣穆天,这人是多大的自信?恐怕也是因为这个穆天和刘总才觉得这是个对方是个蠢货吧?

我面带着微笑挽着穆天的手臂走进了包间,推门进去就看见了早就已经坐在席位上的男人。

男人也不过三十岁的模样,可能要比穆天小上几岁,圆润的脸蛋上没有棱角反而显得有些傻气,好在身材高大并不肥胖,看起来还是挺精神的一个人。看见我们进来,脸上就泛出了笑容,看起来倒是和善。

“钱先生!”穆天赶紧大跨一步直接去握住了对方的手,热情得让我都吃了一惊。穆天哈哈大笑着,没有了以往的淡定从容:“钱先生真是来得早啊,是我迟到了,一定自罚三杯!

“穆先生真是太客气了,快请坐,你能来是我的福气。前两天不在是金助理跟你谈的,我真怕他怠慢了你,希望穆先生不要介意。”钱先生做出了邀请的动作,把穆天和我请入了座位。

我面带微笑着坐下后,对着对面钱先生的女伴点头微笑,抿着嘴唇坐得优雅。

穆天和钱先生终于落座了,这才叫来了服务员。

我看了一眼看似憨厚的钱先生,心里轻笑了一声。看不出这个钱先生还给穆天使了一个下马威,穆天早过来了两天,结果只能跟他的助理说话,还说着什么不要介意、怠慢什么的话,其实就是在摆一个天大的架子。不过看穆天的表情,显然没有把之前的事情挂在心上,又或者都记在了心里。

穆天能这么容忍钱先生,只能说明这个钱先生要么家大业大,要么就是他个穆天之间的赌注让穆天可以忽略前两天受到的屈辱。

我喝了一口清茶,转移了自己瞎猜的心思。

“钱先生这两天很忙?”穆天给钱先生亲手掺上了红酒。

钱先生笑呵呵地说:“哈哈,也不算很忙,只是金额有些大,花费了一些时间。对了,穆先生,我们之间的赌局就明天下午两点在我的赌场里开始怎么样?我已经给各位新加坡有名望的大佬发了邀请函,相信他们一定很期待我们明天之间的赌局。

“哈哈,当然没有问题。只是很好奇钱先生当初怎么没有去参加赌王争霸赛,错过了成为这一届赌王的机会。”穆天惋惜的说。

钱先生毫不在意:“不过是赌王罢了,等到下一届自然就是我的了,这一届没那么多的时间跟一群小年轻斗。

我心里惊愕了一下,没想到钱先生对赌王争霸赛竟然这么轻视,还说阮钦羽他们不过是一群小年轻,他也不过比阮钦羽大几岁吧?

钱先生继续说:“在我的心里,也就只有梅先生能真正配得上赌王这个荣誉,至于其他人我可不认同。可惜梅先生在已经发了生命不再参与赌博,不然我真想跟梅先生交手一把试试呢。之前一直都在听梅先生说起你的厉害,穆先生可是梅先生唯一一个在赌王争霸赛上指名的人,我想穆先生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吧?

穆天谦虚地笑了笑:“只是梅先生瞧得起而已。在赌术上,我可能还欠缺了一些。

“没关系,比一次就知道了。”钱先生举起了酒杯,跟穆天碰了杯子。

“当然。”穆天带着微笑喝了一口红酒。

我看了看他们俩,虽然都带着笑颜,我却已经能体会到其中隐隐的硝烟味道了。这个钱先生话倒是很大,只是赌术不见得好,毕竟并不是每一个开赌场的老板都是赌术精湛的人,更何况说起这个赌注刘总和穆天都觉得轻而易举,恐怕他的赌技也不怎样吧?

“穆先生,明天去的赌场也正是我下注的赌场,要是穆先生您赢了它便是您的了,当然我赢了,我就要你在澳门刚到手的赌场。”钱先生笑眯眯地说,“我对澳门的赌场可是自信满满,当然穆先生也不用太伤心,澳门的赌场穆先生你也还没有投入心血,谈不上什么损失。而且,穆先生还会获得我这个盟友,有了我的帮助,他软家算什么?下一次的赌王争霸赛送你上赌王的位置也可以,你觉得呢?

“呵呵。”穆天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钱先生还真是自信,赌局本来就风云莫测,不如各凭运气吧。

我握着叉子的手都忍不住颤抖了,要是别人对穆天说这样大言不惭的话,下一秒就要被直接拗断脖子吧?什么叫没有投入心血就没有损失,澳门刚到手的赌场也不可能是天下掉下来的馅饼,被钱先生说得这么轻松那他怎么不自己去拿一个?

钱先生真是太高傲了,对穆天其实打心底里就没有看起过,这样自大的人往往失败得更快。我都开始赞同刘总形容钱先生的蠢货二字,即使我还没有看见过钱先生的赌技,也觉得没什么赢的希望了。只要穆天能忍得住这口气,明天要去的那个赌场就该是穆天的财产了。

只是,事情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我也看出来钱先生的家大业大了,但是像这样性格的人什么都不会,还直接用一座赌场当赌注,有多少家产都不够他败的吧?可是钱先生能嚣张到现在不可能没有一点手段的。

难道,钱先生这段时间在穆天面前表现的就是一场骗局,在外人面前表露出来的赌术也装得不行,这样就可以让穆天放下防备。其实他的赌术已经特别厉害了,甚至连穆天都不是对手,这样就可以一举拿下穆天了?

嗯。总觉得自己的推测更加不可靠,那,自己心里隐隐的不安是怎么回事?

陪着钱先生喝好吃好后终于回了酒店,穆天才露出了疲累的模样,我赶紧去给他按摩解放肌肉的压力。

穆天摇摇头,去洗了澡就上床了:“明天算是一场硬仗,我倒要看看他有没有媲美他口气的赌技。”穆天的语气里满是轻蔑。我依靠了上去,躺在了他的身边说了声加油。

穆天哼笑了一声:“你明天去挑选一件礼物,明天去赌场的时候送给大方的钱先生,他的赌场我就收下了。

我说了声好就一起睡下了。

穆天最近也挺累的,等到今天下午的赌局完成后就给他推油按摩一下吧。于是我进去了商场,打算去买一瓶安神益气的精油。

选好了精油刚要走出商场,就被迎面走来的人拦住了,他带着鸭舌帽笑眯眯地对我说着一些古怪的语言。应该是来旅游的外来客吧,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就简单用英语表示了自己的意思,说自己帮不了他,刚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一把被抢走了手中的挎包。

我被他的大力气扯得身体都推到了一边,大叫了一声小偷,心里生气得直跺脚,怎么在商场里还能遇见这样的情况,我的手机也在里面,那是唯一不能弄丢的东西。当即也顾不得形象,追了起来,左右看着最近的保安,赶紧用蹩脚的英文描述了自己的情况。

这是我还没有表达清楚那人都要跑不见了,我着急起来,用力指着小偷奔跑的方向。

正在我要要不见小偷的时候,就看见了一道速度极快的人影就飞奔了过去,一个飞身直接把小偷按倒在地上,用流利的英语把周围的保安迅速召集起来,直接把小偷制服了。

我被这一变化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等到人影把我的包送到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才看清了这人的模样。

男人经过剧烈的奔跑,嘴里还在穿着粗气,胸口不断起伏着,额头的汗珠顺着脸颊落下了一颗,阳光大气的模样显得更加帅气。

我呐呐地说:“谢谢。”心里还停留在刚刚一瞬家捏的冲击中。

男人不客气地笑笑:“没事,大家都是中国人,在外应该互相帮助。”男人用的是汉语,看来也是中国人。

我笑了起来:“真的谢谢你,里面有重要的东西不能丢。你叫什么名字,改天请你吃饭吧。”今天穆天的事情不能多耽误,只能改天报答了。

“哈哈,不用报答,我的理想就是做警察,虽然现在只是成了一名保镖也不影响我的心智!”男人说得特别洒脱,转身就要离开。

我赶紧拉住了他的手:“雷锋先生,不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我可不放手哟。

男人先是一愣,随后说了一声好,正要我拿出手机的时候他迈开腿跑掉了,留下了一句话:“我叫翟晓轶,有缘再见!

穆天和刘总笑脸盈盈地望着对方,手中的茶杯成了彼此的见证,两人碰杯后将茶水一饮而尽,各自称道了一声好茶!

我被眼前的场景震惊到了,怎么穆天和刘总还有联系?在赌王争霸赛的时候他们明明还是敌手的关系不是吗?这么现在穆天竟然说他们才是真正的联盟?

我被穆天的这句话震得心神一跳,不敢去仔细想象其中的真相,恐怕是一盘大到无法想象的棋,我之前的所有认知不过是这场棋局里的其中一个细小的步骤。我手指都有些颤抖,看着穆天脸上的笑容就觉得胆寒。

穆天和水晶宫才是真正的盟友,那是在梅先生之前还是在梅先生之后,是在阮钦羽之前还在在阮钦羽之后,是在比赛前还是在比赛中或是比赛之后,每一个时间点他们的联盟能达到的程度就不一样。要是他们是在最开始就达成了一致,那真的不敢想象。

穆天到底为那场赌王争霸赛准备了多久?

可是,穆天要是一早就跟水晶宫联合了,为什么在比赛的最后还要放弃比赛呢?有水晶宫的暗中帮忙还需要什么世界顶级的黑客,说不定连安启然都不知道这一点,又或许安启然的技术就是用来迷惑别人让人看不清穆天和水晶宫的关系的。难怪,难怪穆天可以在几天的时间里直接把水晶宫制造的巨轮的信息都弄到手,别人都拿不到的东西却在穆天的手里轻而易举,因为这本来就是准备好了的。

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真的太吓人了,穆天几乎是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最后竟然功亏一篑便宜了阮钦羽,难道穆天还有着更大的打算?

到底是什么能让穆天放弃了赌王的位置屈居人下?

我的脑袋已经被这短短的一句话占领,再也想不起来其他的东西。

“呵呵。”一阵轻盈低沉的女音打断了我所有的思绪,抬眸一看就跟关昕越慵懒娇媚的眼神相碰撞。

关昕越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吃惊,全是淡定自若。她肯定一早就知道了这其中的内幕!

我突然就想起来当初在年前宴会后,所谓的真正联盟的人去了酒吧单独聚会,我和袁青青在卡座里喝酒的时候,关昕越就突然出现了。那一次绝对不是什么偶然,很有可能她和刘总一早就到了,她的出现不过是给我们打了一个讯号,然后通过我的嘴来转告了穆天,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让穆天知道了外面有人在等着他。

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把心中的惊愕压下去,不管自己猜测得对不对,我都不能太明显的表现出来。穆天让我听见了这么秘密的消息,就代表着彻底的相信我,我也不能让他失望,装也要装得淡定一些。

一想到这里,我的背就挺得更直了。看见他们空了的茶杯,从容地为他们掺满了茶水。

关昕越看见我的动作嘴角牵扯了一下,纤细的手指搭上了我的手,柔声说:“爹地,你们男人的事情我们就不参与了,我和这位苏小姐去逛街卖身衣服吧,我都好久没有逛过街了。

关昕越的声音柔中带美,化成了一层层的绵延袭上了人的心头。关昕越的声音有一种魅力,让人酥软到了骨子里。

刘总笑着摸了一把关昕越的腰身:“去吧,宝贝,多买些性感的,哈哈哈。”刘总说得一点都不避讳,脸上淫荡的笑容一目了然。

穆天看了我一眼:“去吧,多逛逛,女人还应该去逛街,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

我笑着说:“好的,穆先生,那么我们就先离开了。”我提着包包跟着关昕越一同离开了雅间。

关昕越扭着翘臀挽住了我的手,笑得千娇百媚:“不如,我们去做个发型吧,我想接个长发,你说接个现在流行的奶奶灰怎么样,一定很性感。

我笑着说:“在你身上的确会很性感。”关昕越本就是媚到了骨子里的女人,不管什么到了她的身上都有了诱惑的味道。

关昕越修整得精美的指甲轻戳了一下我的脸蛋,笑着说:“你说你会不会被我迷住?”关昕越呵呵地笑起来,似乎还记得上次在卡座的事情。

我苦笑道:“嗯,真的被你迷住了。

关昕越突然停下了脚步,我疑惑地回头,突然就看见了放大的脸,下一秒我的唇就被咬了一下。

“哈哈哈!”关昕越越过我笑得娇艳,提着手中的包包率先离开了,留下了还在呆愣中的我。

意识到被整了的我,心里真的万千滋味。这个关昕越还真的被宠坏了的小妖精!也难怪那个刘总对她服服帖贴贴,这样的手段换做谁都受不了,就连作为女人的我都觉得她实在是有人更不不要提男人了。

陪着关昕越去做了个头发花了几个小时,我也被拉着烫成了卷发。因为是公众人物,我也是经常换发型,不过这倒是第一次在没有敏姐的陪同下的改变。敏姐很在乎我身上的每一点变化,每一次换发型都是在她的惊喜思考下才能进行的,好在每一次都达到了她想要的效果。

我就看了看镜子里的新卷发,还不错。我笑着点点头。

染了奶奶灰的关昕越更是妩媚动人,凹凸有致的身材懒洋洋地依靠着,竟然让我有种美人鱼的错觉。

我眨了眨眼睛,回神后就对上了关昕越邪魅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嘴角带着微笑更是诱惑:“呵呵。”她笑出了声,似乎在嘲笑我的失神。

我无奈笑了,关昕越真的很美,是第一个让我有种感叹的女人。曾经看见赛场上的她时我甚至想要成为这样的女人,自信、从容又淡定。可是这种欣赏无关感情,只是感官上的第一感受,说不定关昕越心里又要觉得我爱上她了。

接着我们就去逛街,关昕越挽着我的手,小鸟依人地依靠在我的肩膀上,细声细语:“你真不错呢,这么快穆先生就这么相信你了。

“为什么用快?”我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呵呵。”关昕越轻声笑起来,“你出道到现在也不过近两年的时间,穆先生就能把跟爹地的联盟都告诉你,这就是最大的信任了。至于快,我能让爹地这么信任我,知道这么多消息,那是因为我本来就是爹地养大的。爹地把十一岁的我从孤儿院领养,从小就陪在他的身边,现在就陪到了他的床上,呵呵。

“可是?”我犹豫了一下,之前我记得任若冉跟我说过关昕越的资料,关昕越出现在刘总身边应该也不过几年时间罢了。

关昕越嘴角抿了起来,眼角一转:“不过是这几年我才公开出现在爹地的身边而已,呵呵,这种辛秘你是我第一个告诉的人。

我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关昕越要告诉我这种事情。

关昕越凑在我耳边,冲我吹了一口气:“因为我欣赏你。”随后就是一长串低浅的笑声。

这时候关昕越的手机响了,她接了起来。是刘总打得电话,我们该回去了。

回到雅间的时候,穆天和刘总正浅浅地笑着,似乎正聊得很开心。“刘总,穆先生。”我们打了招呼后坐到了他们身边。

穆天伸手自然地揽住了我的身子,倾身在我耳边低声喃昵:“这样要成熟一些。

我看了穆天一眼,想着穆天是不是喜欢稍微成熟一些的女人。可穆天嘴角露出的浅笑却有些怪异,但是碍于有人在便没有说话,我也弄不清楚穆天的意思了。

很快刘总就跟穆天道了别,两人握了握手,像两只得逞的狐狸露出了狡猾的笑容。刘总笑着说:“那么这边的事情就拜托穆先生你了。

“呵呵,轻而易举罢了。”穆天毫不在意。

刘总也点点头:“也不知道那个蠢货在想些什么,简直就是给我们送了大餐,那我就先祝穆先生旗开得胜。

刘总离开了雅间,只剩下了我和穆天两个人。刚才刘总那个话之前穆天也说过,看着这次的事情会进行得很顺利。

穆天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没有一点慌乱,还动手自己添了一些茶水:“觉得关昕越这个人怎么样?

我斟酌了一下用词,只说了几个字:“魅力深厚。

穆天呵呵笑了起来:“你对她评价倒是挺高,只见过几面吧?

我点点头:“第一次见面是在赌王争霸赛,我觉得她很厉害,在那么多男人里面游刃有余。

穆天放下了茶杯:“是个不错的人,不过也是个危险的人。你可不要跟她走得太近,说不定下一秒你就成了她身下的亡魂。

我无奈地笑着:“有这么吓人吗?

穆天哼笑了一声:“你想要尝试一下?

我摇摇头,笑着说:“目前我跟关昕越的感情还没有浓到要我去尝试的地步。

穆天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坚定的笑容:“走吧,我们该去迎接我们的胜利了。

娱乐超级奶爸 秋本久美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