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柚添香 局长你的太大了进不去

他的吼声让所有奔来的身影大惊,纷纷转身狂奔,跟着扑倒。

但车里的人听不见,还有车在灰尘中冲出,直奔拦截位置,眼见十米左右的距离,就冲到翻倒的卡宴近前。

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一团火焰腾空而起,那辆卡宴火焰抛洒中,飞起半空,落下的一刻,已经支离破碎。

碎块炮弹一般砸向四外,在几辆车车头被气浪掀动,玻璃尽碎的同时,被飞来的碎块打的钣金扭曲变形,到处的窟窿。

车里的人,同样着了好罪,在冲击波到来之前,虽然下意识的藏头,但大多头嗡的一声,就失去了意识。

剧烈的爆炸让已经控制住的出站口出现了短暂的呆滞,跟着,大多人疯了一般,顶着气浪扑向爆炸中心。

那里,有他们的战友,有他们的同事。

这么猛烈的爆炸足以让周围的同事、战友受到直接伤害。

指挥部这一刻同样没料到只是一个抓捕,还提前做了周密安排,竟然上演了这么猛烈一幕。

这哪里是一般犯罪分子?这简直就是大片中的悍匪!

火焰还没飘散,指挥部就反应了过来,大吼,在人群奔跑中,下达了一道道命令。

消防车,救护车迅速出动,救护人员纷纷扑向现场。

在封朗他们还有十几分钟抵达的一刻,救护彻底展开。

万幸的是,从三菱跳出,先一步抓住卡宴里不知死活目标的特警,做出了最快,最有效的反应,所有靠近的纷纷躲到了车后,并趴下。

这导致冲击波虽然猛烈,贴近地面的他们只是被声波震晕,并没有危及生命。

而那个浑身是血的家伙,也因被压在了身下,活了下来。

现场,伤亡人数出来了。

出站口突然暴起的射击,一名武警头部中弹,不幸殉职。两名特警身上各自中了三枪和五枪,子弹穿过避弹衣,但没有造成致命伤。

另有三名警察受伤,不是肩头就是肚子中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最惨烈的当属卡宴附近,靠近的车全部玻璃尽碎,车里的人,耳鼓受损,大脑被震荡,伤者七人,脸上受伤的划伤已经是小伤了,怕是大脑的损伤,将终止他们抓捕罪犯的脚步,他们保不齐会留下隐疾,或者直接的伤残。

而目标,两名被击毙,一名直接摔死,一名昏迷不醒,却没有唐娟在内。

唐娟,不在车里!

直升机上,封朗他们没有接到消息。

这些消息暂时不会通知他们,他们要在抵达现场后,才会参与到接下来的动作里。

这会,松江的抓捕控制已经全面展开,并接近尾声。

松海集团的高层,以及七年内离开,或者依旧在的管理人员,全部被控制。

松海集团的创始人李海松在东海落网。

在封朗他们抵达谭山指挥部的时候,松海集团已经展开了最后物证的搜查。

封朗他们下了飞机,在车里的时候,知道了抓捕失败,目标已经金蝉脱壳。

目前,指挥部不知道唐娟是嗅觉灵敏,还是有消息走漏。

就目前来看,后者更加让人相信。

如果是嗅觉灵敏,那就太可怕了。

从缅边边陲,到东海,到东江,再到松江,从别墅里悄然潜出,再到高速换车脱逃,似乎知道有追踪,并被锁定,但目的明确,依旧大胆的直奔目的地,并制造了惊天的爆炸。

要不是当时的抓捕方案足够细腻,要不是现场处理得当,这会,收费站灰飞烟灭不说,损伤怎么可能只有一人牺牲,四人重伤?

后赶到的最先的指挥部负责人到来,接管了指挥权,他提出了自己的判断。

“我认为是抓捕过程中有消息走漏的,而且是目标临近出站口才接到的信息。

在大家都看来的一刻,这个年纪四十几,沉稳老练的警官接着说道:“大家看,这辆卡宴,和这辆奔驰本来就一前一后,应该是沿途保护的,而冲卡,要是早有消息,完全没必要,带着炸弹,奔驰就要安全离去了,这就是自杀,目的只有一个,制造混乱,给来不及离开高速的目标制造机会。

“否则,在中途换车了,就算靠边步行下了高速,我门也没法寻找,袭击出站口,此举,完全没必要。

所有人都默默点头,认同这个思路。

路上换车,有可能出于安全考虑,或者别的原因,在无人机锁定之前,就已经换车。但就快到出站口的时候,接到了出事的消息,已经来不及中途停车,或者距离抓捕现场太近了,一旦被锁定,几公里,分分钟的事情,大批警力就会包围而来。

所以,才硬闯收费站,试图制造爆炸,吸引警方的注意力,给唐娟留出足够的时间,从容离去。

“调取无人机抓捕前的所有画面,调取高速路段交警设卡前后所有的监控,包括下面民居公共监控,国道监控!

负责人没有因为目标金蝉脱壳而沮丧急躁,思路清晰,沉稳下令:“所有行动人员待命,别动组2号8号留下。

“是!”扬声器里传来虎吼。

现场惨烈画面所有人都看到了,尤其那一个个被抬上担架,血粼粼的伤者,更是让他们愤怒。

太嚣张了!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雇佣兵禁区!

就在他们憋着怒火的时候,指挥部里,封朗和云雀看向大屏幕。

封朗之所以被留下,沿途找到唐娟的是他,所以,他必须全程参与。

画面,从卡宴前方一公里左右出现交警身影,卡宴在奔驰S300过去十秒后,越过交警那里开始,稳稳的跟进。

“拉开镜头!”负责的警官沉稳下令。

随着命令,画面开始变小,高速全貌出现的屏幕上,包括已经远去的奔驰,都进入了画面。

所有人静静的看着。

短短几秒,一辆悍马H6进入了所有人的视线。

那辆悍马越野原本跟卡宴相距五百米左右,中间隔着十几辆车,保持车速疾驰。

在五公里提示出现的时候,正常减速,在交警指挥停车之前,越过交警。

就在卡宴加速前三秒,却慢慢减速,并打着应急双闪靠边了。

它刚靠边,卡宴就发了疯一般骤然加速,而已经到收费口的奔驰被指挥并向一个出站口,却同样减慢了速度,跟着车门打开,在卡宴距离只有几百米的时候,扔出了手雷,探出了枪口。

无人机在抓捕开始,没有停止工作,依旧在空中盘旋,画面,也没有停止。

在火光闪起,出站口灰尘弥漫翻滚的前一刻,悍马H6的车门纷纷打开,一个个身影背着背包,先一步下了高速,利索的翻过了下面的护栏。

在这些人翻下高速,翻过护栏的一刻,正是爆炸腾起的时候。

高速上,所有交警都看向收费站,停下的车也纷纷打开车门,站下举起手机。

而那辆悍马同样再次打开车门,司机淡定的下车,举着手机,似乎也在拍摄那里的突发事件。

封朗的目光没有停留在爆炸的位置,他早就注意到了那辆悍马,虽然不知道什么车,但看着就霸气。

在车上下来人的一刻,他目光突然一凝。

车里,下来五个男人,穿着普通,但背包硕大。

正是这个身影,让他心脏嘭的多跳半拍,跟着,在收费站那里发生爆炸,画面前半部被火光填满的一刻喊道:“倒回去!那辆车!

技术员根本不用下令,快速倒回,并放大了那辆减速靠边的悍马。

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了悍马,跟着,开车下人的异常举动让大家知道了,之前,负责指挥的思路是对的,对方显然已经靠近高速口,确实不远了,身后二百米不到就是交警,一旦锁定,他们,的确很容易被围堵。

画面继续播放,车门打开,五人背着大包动作敏捷,一个身材娇小的同样背着大包,动作同样敏捷,呼吸间,一行人就借着悍马的遮挡下了高速,并丝毫不停顿的搭手翻过两米左右的护栏网。

在那个瘦小的身影翻过护栏的一刻,封朗眼睛一虚,笃定的说道:“这个就是唐娟!

指挥可不是第一次听到他如此肯定了,这会没有像第一次那样质疑,直接下令,所有直升机起飞,技术锁定那一片。

这会,距离爆炸已经二十分开外,对方脱离现场也有二十分了,不论进入市区还是进入山区,都是个麻烦。

对方已经发现被锁定,鱼死网破的局面避免不了。

所有人这会都祈盼对方不要进入市区,否则,抓捕困难与否是小事,出现重大伤亡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之所以直升机升空,为的就是威慑,让对方尽快转移藏匿,或者逃遁,暴露行踪。

封朗和云雀在这一刻也奔出指挥中心,直奔楼顶,在一分钟后,先后抓着绳梯,飞离中进入了直升机。

他们,必须动作快。

这伙人丧心病狂,根本不在意制造杀戮,所以,务必短时间击毙。

目标现在方向正是松江重镇。

而那里,山脉交错纵横,丘陵连绵,地形复杂。

他们,要锁定目标现在的位置,只要确定,会用空中力量快速抵达,直接拦截抓捕,不能再让对方脱离视线,太危险。

封朗他们已经离开了小区,赶到了特警总部,坐进了直升机,等待命令。

就算高速上拦截,这会也在所不惜。

提前封堵后面,前方就可以实施抓捕。

此时距离抓捕开始已经十五分钟,别墅区恢复了供电,外围抓捕同步进行,他们的任务就是协同警力抓住唐娟了。

直升机上,所有人坐定后,大朗、狐狸他们依次冲着封朗竖起拇指,没有人说话,看不到表情。

封朗弄得很不好意思,但同样没说话。

激战抓捕,他可圈可点,尤其对危险的预知,更是等同救了云雀,没有被黑暗中的子弹击中。

在微冲开枪前,更是先一步发现危险,做出规避动作,让云雀下意识的跟着躲避,避免了被打成筛子的厄运。

最神奇的就是控制的手法,所有人都不问,但却相当震惊。

这是电影里,或者传说中才有的能力。

他们想象不出封朗要是经过严苛训练,成长起来将是什么样。

但很期待。

等待,极其的安静。

高速上,找到一辆疾驰的车并不容易。

根据时间判断,虽然可以锁定大致半小时左右的车辆,在固定的路段进行排查,但无人机的工作量依旧不小。

就算投入了三架无人机,依旧量很大。

等待中,封朗突然抬头,看了眼身边的云雀,在她看来的一刻说道:“2号,你说那么好的房子,竟然修了密道,他们这是准备好久了,他们到底要干嘛?

“保持静……”大朗在云雀刚要说话的一刻扭头制止。

他话没说完,云雀漂亮的大眼睛却突然光芒一闪,打断他说道:“你是说好久?

“是啊。”封朗就是满脑子在琢磨,实在憋不住想问问,不明白云雀干嘛这么问。

“理由呢?”云雀转过身盯着封朗问道。

大朗顿住,感觉云雀似乎捕捉到了什么线索,没再说话。

“密道看不到后修建的痕迹啊,房子都七年了,不是很久吗?”封朗更奇怪了。

“一体浇筑!”云雀瞳孔一缩,看向大朗。

大朗眼睛也瞬间瞪大,跟着打开耳麦吼道:“指挥部!控制松苑小区的建筑公司!两栋别墅之间的密道一体浇筑,建筑公司存在重大问题!

这个消息让指挥部立时精神一震,下令寻找承建松苑的建筑公司同时,命令那里还在排查的警力迅速确认密道跟建筑是不是一体浇筑。

如果是,那么,就是施工的时候同步进行的。

这么大工程,高,宽都是三米的水泥通道,要是一体浇筑,建筑公司没问题那是扯淡。

毕竟这个细节没有上报,是私下秘密弄出来的,而且两栋联通,就算购买者不是一个人,也不排除建筑公司的嫌疑。

短短一分钟不到,密道和建筑一体浇筑的结论出来了,同时,松海集团进入了警方的视线。

审讯结果暂时还没有,这无疑是一次重大突破,对于迅速掀开整张网络,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汇报完,直升机里,大朗他们都扭头看向依旧懵懂的封朗,对于他的敏锐观察能力叹为观止。

他们都走过密道,在第二个别墅被控制,并排爆后,他们是从那里走过密道,自第一栋别墅走出的。

因为带着抓捕的人,避免被周围居民看到,引起恐慌。而第一栋别墅已经严密布控,并且车辆就近,方便离去。

可他们都没注意到密道浇筑的问题,警方排查会发现,但肯定不是这会。

就在封朗被看的迷迷糊糊的一刻,耳麦里突然传来指挥部的命令,命令他们立刻起飞,找到了目标。

目标已经临近目标城市,他们需要赶往高速另一头的城市,不得已的话,要在收费站提前进行抓捕。

五架直升机腾空而起,急速赶往几百公里外的目标地。

但大家都知道,他们,怕是没可能先一步赶到收费口了,抓捕,只能是谭山警方了。

不过,所有人并没有担心抓捕会出现问题,因为前方是城市,地级市,拥有特警和武警,可不单单是警察。

就算目标有可能有高手跟着,也不耽误抓捕。

直升机速度再快,这会距离那里四百多公里,俩小时用不了,也要一个半小时能到就不错了。

在他们距离那里还有半小时时间,高速上,那辆卡宴接近了收费站,并开始减速。

此时,收费站已经全面布控,等不及松江方面到来再实施抓捕了。

收费站关闭了三个通道,而且通道排队的车已经替换,换成了警方人员驾驶的私家车。

负责指挥的工作人员正在疏导拥挤的车流,让车流顺着两条快速通道通行。

而关闭的那里,这些私家车似乎不愿意离去,等着重新开放。

进口,一辆辆各地牌照的车蜗牛一般的爬着,堵住了后面的车流。

同时,高速上,在那辆卡宴过去后,已经有交警上路,拦住了后面的车流。

外面,一辆辆防爆车,和没有任何标志的豪华面包里,一个个特警抱着枪等待抓捕开始;稍远点,一辆辆军车在隐蔽处停着,一队队的武警抱着枪静坐。

他们,需要将卡宴控制在收费站内,在那里实施抓捕,但也要防止对方冲出收费站。

收费站里,所有人员都换成了特警,男女都一样。

拦截的钉网也准备好了,就等目标即将进入收费站的一刻,这边的车挡住前面,让目标进入通道,实施抓捕。

一切都准备妥当,可说天罗地网。

目标,距离收费站已经不到三公里,眼见就要进入陷阱。

就在这时,卡宴后面的一辆悍马H6减速,并靠边停了下来,卡宴,却在这一刻骤然加速。

无人机的画面实时反馈,这边成立的指挥部立刻看到了卡宴的异常。

对方发现了!

“实施拦截抓捕!不得让目标闯收费站!”指挥部毫不犹豫的下令。

因为这会收费站出口前面还有十几辆等待出站的小车,一旦冲到这里,会发生什么,不好预料。

即便击毙,也不能让对方靠近,万一车上有炸药,损失就大了。

随着命令的下达,外面的特警快速出动,车轮冒着白烟,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急速冲向收费站。

收费站里那些警方的私家车纷纷倒车掉头,准备围堵卡宴。

钉网,在这一刻也铺上了,就算卡宴成功挣脱围堵,也要被扎坏轮胎,最后冲不出去。

三公里,车速一小时一百公里的话也用不了几十秒,在大网张开的一刻,卡宴疯了一般冲向收费站。

就在所有枪口锁定,掉过头的小车纷纷迎头撞击的刹那,出站口,一辆被紧急疏散向外开的奔驰S300车门突然打开,几个黑影飞出的同时,两道火舌喷出。

哒哒……

骤然响起的枪声让神经紧绷的所有人立时做出了反应,在几个人中弹的一刻,纷纷隐蔽还击。

就在枪声爆豆一般的听不出个数的一刻,那些黑影落地,咕噜噜的滚动。

手榴弹!

看到的人大骇,纷纷扑倒。

跟着,轰轰的巨响中,一团团火焰腾空而起,气浪裹夹着烟尘杂物,在咻咻的弹片飞掠中,向四外奔腾。

现场,立时乱套,灰尘弥漫。

卡宴在这一刻也冲了过来,直奔一个出站口扑去。

就在卡宴还有百米左右冲进出口的刹那,一辆三菱咆哮着,迎头撞向了卡宴。

后面,还有两辆大众,一左一右跟着三菱。

卡宴猛地一踩刹车,在人影从出站口扑进来的一刻,车身一晃,试图躲开撞击。

三菱的司机足够彪悍,发动机不堪重负的嘶吼中,猛地一打方向,在卡宴变相的瞬间,嘭的撞在了车尾上。

卡宴在哒哒的枪声中剧烈一晃,跟喝醉了酒一样,在三菱原地打转贴上来的一刻,没能再有动作,嘭的一声,被一辆大众拦腰撞中,车门变形打开中,车内的驾驶员被剧烈的撞击撞飞出来,在卡宴颠簸翻滚中,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滚动了几圈,没了人形。

出口那里,虽然遭到袭击,但反应足够快,密集的枪声中,那辆奔驰里的俩人连带车,被打成了马蜂窝。

枪声骤然停止。

撞击的大众气囊打开,驾驶员正挣扎刺破气囊,准备钻出来。

另一辆大众一个漂移,车门打开的一刻,纷纷扑出人影。

三菱动作最快,车门开启的一刻,一个人影直扑倒地的家伙,一个人影直扑已经四脚朝天的卡宴。

不等大众里的人扑到,一把拽出里面满脸是血的家伙,跟着拽出一个背包。

“有炸弹!”背包拽出的一刻,那个人大惊,大吼声中将背包扔在卡宴下面,抱着血葫芦一般的家伙狂奔向三菱。

红柚添香 局长你的太大了进不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