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剑路西法 抗日打鬼子

“楚牧,这件事情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吗?

已经年过半百的安成庆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开口询问的时候就连声音里面都带着一些颤抖。

他在商场上驰骋三市余年,虽然不能说是所向披靡,但也算是顺风顺水。

哪怕是前一天的夜里他都没有想到临老了还会遭遇到这样的情况。

如果对手换成是一般人的话,大概他不会放在眼里,可是顾洛锦……这个本来是要成为他女婿的年轻男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手段却让商界的人闻风丧胆,否则的话也难以说明他年纪轻轻就站在金字塔顶端。

安楚牧揉了揉眉心:“父亲,说实话,这件事情很难有转圜的余地!

他的声音很是沙哑,还带着点疲倦。

安楚牧此刻内心的情绪也十分复杂,安家对他有养育之恩,他当然不可能看着安家的家业说没就没了。

尽管知道不是顾洛锦的对手,却也打算放手一搏。

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当他看到左盛夏倒在血泊当中以及就算从手术室里出来依然脸色苍白的如同白纸一般,他能理解顾洛锦的所有行动。

因为如果有人把安楚黎逼到这一步的话,他也会选择这样做。

偏偏他最想要保护的人对左盛夏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你是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安成庆完全没有注意到养子眸底的挣扎,只是听他没有把话说死而眼底闪现了一丝希望。

“楚牧,你快说说,现在到底什么办法能够挽救安氏?

“父亲!”安楚牧抬头,深深看了一眼一天之内头发白了不少的养父,“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做吧,您照顾好母亲,她身体不好受不了这些刺激!

安成庆点了点头,同意安楚牧的说法,现在他自己都快要支撑不住,能依赖的人也只有安楚牧,而他对于这个养子向来都是信任的。

安楚牧站起身的时候,安成庆又开口了。

“楚牧,自己小心,还有……

他明明就是还有话想说的,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父亲放心,我也会尽快找到楚黎的,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家人一定要在一起。

安成庆犹豫着没有说出口的话,却被安楚牧轻易的看穿。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哪个做父母的真的会想要跟子女断绝关系的,安成庆之前说的也只是气话,心里也和安楚牧一样担心着安楚黎。

安成庆点了点头之后,安楚牧就离开了安家。

关于顾洛锦封杀安家的这件事情,的确不是死胡同,的确还是有转圜的余地,只是很难。

而这个转圜的余地的关键——是左盛夏!

从目前的情形看起来,顾康德和顾家老太太分明是已经知道了顾洛锦的打算,但他们仍然未站出来说什么。

默认从某一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对顾洛锦的无声支持,而安楚牧相信就算是顾家人反对,同样也是改变不了顾洛锦的决定。

现在唯一能够让顾洛锦改变主意的人就只有左盛夏。

这才是最难的事情,不说左盛夏现在还在医院里面并没有醒过来,就算是醒过来的话,就冲着安楚黎对她做出那么多伤害的事情,她真的能帮这个忙吗?

再来还有重要的一点,就算是左盛夏醒过来,安楚牧也不保证自己能够见得到左盛夏,因为顾洛锦根本就是二十四小时都守在医院的病房里。

再退一步,就算是顾洛锦让他进了病房,他能在顾洛锦的面前对左盛夏提那要求?

安楚牧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做的到,可是凡事不管怎么样,总是要试一试之后才会知道结果是怎么样的。

所以,安楚牧再一次去了医院。

他站在走廊的拐角处,并不需要走近,却能够看得到病房里面的情景——顾洛锦果然还是守在病房里,左盛夏也依然没有醒。

走廊里面有三三两两小护士吃完晚饭从外面进来,或许是没有看到站在角落里面的安楚牧,都在议论着顾洛锦和左盛夏。

“哎,你们听说没有,前两天顾总在心外科可是吓坏了好些护士呢,最后只有那个谁敢去给左小姐换药呢!

“谁说不是啊,顾总的温柔啊全都给了左小姐一个人呢!

“说起来还是那安楚黎,什么北城第一名媛啊,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来,要换成我是顾总我也肯定不敢要!

……

说来说去,话题都是围绕着左盛夏和顾洛锦的,偶尔也会蹦跶出来关于安楚黎的。

大多数都是说顾洛锦对左盛夏的好,对她的贴心照顾,而安楚黎则成了千夫所指的对象。

就算全是安楚黎的错,顾洛锦很是高调的让全部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这是顾洛锦的无情,为了左盛夏,他没有想过安楚黎会因此变成什么样子。

可是谁曾知道,现在安楚黎也处在一个极为危险的状态,到底是被谁带走的,是顾亦辰么,如果是顾亦辰的话,他蛰伏了这么长时间想要对付顾洛锦,又到底会对楚黎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如果现在安楚黎还是安城第一名媛,如果她现在还是顾洛锦护着的人,那么是不是现在舆论偏向的就是她了呢?

可偏偏,现在只有他,只有他这个安楚黎名义上的哥哥才关心这一切,而他又恨自己没有能力。

想起在酒店给安楚黎的那一个巴掌,安楚牧的心就好痛好痛。

与其说是安楚黎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但谁说不是大家逼着她这样做的呢?

安楚牧看着不远处病房里面的那一幕,手狠狠的捏成了拳,手背上的青筋凸起,谋深的眸底多了一抹幽冷的光。

正当她打算开始走的时候,面前就突然多了一道身影,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过去,眸底瞬间就多了惊讶。

“你怎么……

对方却一点都不惊讶他的出现,反而只是轻描淡写的来了一句:“介不介意一起喝一杯,聊聊?

唐煜在安排好一切之后又去了一趟医院,他到的时候正好是换药的时间。

所以他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想着等到换完药再进去。

可是护士进去没一会儿病房里面迅速传来一声凌厉的声音:“不是说没事了,怎么五个小时都还没有醒?

顾洛锦很少会这样失控,可是当他看着病床上小女人苍白的脸色,还有白皙脖子上包着的纱布,以及左盛夏半天都没有醒过来,这都让他处在爆发的边缘。

曾经他以为自从母亲死了以后,他就再也不会知道心疼是什么滋味儿了,可是左盛夏的出现一次又一次将他改变,让他从冷漠包装下的冰山一点点融化,让他知道原来他也是可以和普通男子一样谈情说爱。

左盛夏是他想要用生命去守护的人,所以哪怕是压抑着自己内心这么久的思念也要完成布局,只是为了让小女人毫无顾忌的留在身边,甚至他可以拿妈妈留下的顾氏当成赌注。

他以为他能够带给左盛夏全方位的幸福,可是直到小女人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他才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他竟然让小女人因为他的关系而受伤,他竟然没有保护好心爱的女人。

这种挫败的感觉在顾洛锦过去将近三十年的人生里面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可怜那个过来换药的护士被顾洛锦凌厉的语气吓到眼圈发红,顿时连药都没换,就急着去找医生。

值班医生并不是之前帮左盛夏做抢救的医生,而是一个中年妇女。

因为顾洛锦的身份,左盛夏的事情在她来接班的时候主治医师就已经交代过了的。

她跟着护士进了病房,看到顾洛锦的时候,说心里话也被吓了一跳,顾洛锦身上的气场很强大,让人想要忽略都很难。

不过,想到病床上躺着的左盛夏是顾洛锦的最爱,他的这种心情似乎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她相反的还被顾洛锦的这种深情所感动到。

她仔细的替左盛夏检查了一番之后,才淡淡开口:“顾总,我非常能够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左小姐身体底子本身就不好,失血过多再加上麻药的效果,睡得时间长一点是正常的!

话落,就感觉到凌厉的视线扫射过来,让她一度觉得接下去的话没有办法说完。

“一群庸医,唐煜,联系纽约那边的专家,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滚过来!

声音当中的低沉让候在病房外面的唐煜都吓了一跳,刚想要掏出手机去联系的时候,只听见那中年女医生又开口了。

“顾总,左小姐现在的情况不管是我们又或者是纽约的专家,谁看都是一样的。而且左小姐现在没醒也不是什么坏事,她只是身体机能太过疲倦,需要好好的休息!

这样的情况在医院并不少见,往往身边的人会比较担心。

中年女医生在说完这些之后又吩咐护士换药,她自己则是微微欠了欠身子走出病房外面去了。

“不好意思医生,boss他……

“没事,人之常情,都能理解的!

唐煜下意识的就要表达歉意,但是女医生却是摇了摇头,能够看到叱咤风云的商界帝王如此紧张,只能说左盛夏对他而言真的很重要。

如此深情的人,谁又能够忍心去责怪什么呢?

唐煜等到护士换完药才进去,恭恭敬敬的站在顾洛锦的身边,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boss,现在是不是还需要联系纽约的专家?

顾洛锦顿了一下,腾出一只手来摆了摆,示意不用了。

看到这个动作的唐煜心明显就放松了下来,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是证明boss已经冷静下来了。

“boss,老爷子的意思是他不会插手这件事情!”唐煜又如实的把顾家老宅里面的对话复述给了顾洛锦。

“看起来,老爷子这一次是真的打算缓和你们之间的关系呢!

顾洛锦微微挑了挑眉毛,眸底闪过一丝不知名的情愫,继而就声线冰冷的开口说道:“这件事,不管他插手或者不插手,结果都是一样的!

唐煜知道这是实话,但他还是在心底叹息,boss的心里面明明就是在乎父子之情的,偏偏表现出来的却是那么的淡漠,好似根本就不在乎。

而顾洛锦此刻的内心的确是汹涌澎湃的,大概这是这么多年来老爷子第一次没有对他的决定作出任何的阻挠或者不满。

唐煜说的没错,老爷子的确是在释出善意。

但是顾洛锦生性多疑,他现在还没有办法确定老爷子的善意到最后是不是还是会跟顾亦辰有关。

所以他不会动摇,最起码暂时不会动摇。

“交代下去,安氏企业那边可以动手了!

话落,他那幽深的眸底瞬时就多了一丝渗人的寒光。

不管是安楚黎还是顾亦辰,只要是伤害了左盛夏的人,他绝对不可能放过!

……

此时的安家已经一团乱,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股票已经跌停,所有正在进行当中的项目也全部都被喊停,一时间偌大一个企业就陷入到了近乎瘫痪的状态。

安成庆已经多方奔走,希望能够挽回一点什么。

然而,明眼人都知道在北城市能够有这么大手笔的人除了顾洛锦还能有谁?

既然都知道那是顾洛锦出手,又有谁可能会那么不知死活的撞上去?

顾洛锦做事向来都是低调神秘,但这一次却相当的高调,出手的时候就等于告诉北城市乃至全国,谁敢帮助安氏就是和顾洛锦作对。

一时间北城市的人都在议论纷纷,一开始的时候都在想,这顾洛锦和安楚黎之前还是有婚约的,就算是安家大小姐被爆出丑闻也不至于会被赶尽杀绝。

但很快就有消息称顾洛锦刚刚高调示爱并且得到顾家老太太承认的左盛夏因为被绑架受伤而进了医院,而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就是安家大小姐。

这样一来,所有人都瞬间明白到底所谓的赶尽杀绝是怎么一回事。

安家这种行为分明就是在老虎嘴巴上拔毛,怎么可能会有好结果呢!甚至觉得安家落到这种地步完全是咎由自取。

无尽剑路西法 抗日打鬼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