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狂兵 宠爱我把我的首长

“什么人?

管家看到急急而奔的老张,不等他要进去就先把人给拦住了。这权家的大门可不是谁想要进就能进的,何况是这个人。

“我找权少。

老张急忙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他真是太着急了,以至于都忘了礼数了。

来了权家都不让人通报,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深吸了一口气,老张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遇到这种事谁又能真的平静呢?

下半辈子都要进局子了,不管是谁这个时候都坐不住了吧?

老张一脸急切的看着管家,管家冷着一张脸,“权少不在。

“去哪了?

也顾不得管家是什么态度了,这要是放在平日里谁敢这么和他说话,必然要吃不了兜着走。他的那些手下哪个不是对着他恭恭敬敬的,就连有权有势的商人到了他面前都要乖巧的听话。谁让他掌握着经济命脉,谁想要干点什么首先要从他的手上拿了地才行啊。

然而此时他哪里敢在作威作福,他今后的日子是好是坏,全都在权少羽一句话了。

“权少去哪我怎么知道,难不成权少出门的时候我要问一句,您去哪儿?那我这份工作岂不是就不干了?

管家板着脸,十分不耐烦的说。

他还真不耐烦了。平时他可不是这样的,但是雷助理吩咐了,这人来的时候要他拿出仗势欺人的嘴脸来,越为难越好,最好是让这个老家伙吃点苦头。

雷助理交代下来的任务,必然是权少吩咐过的,所以他就是硬着头皮也要这么干。

其实权家对自己手下人平日里待人接物都是有训练的,才不让自己家里的下人做这种仗势欺人的人呢。

老张被管家给堵了话头,说的灰头土脸的。然而转而一想也的确是这个道理,这就是个管家,权少羽出门怎么能跟一个管家说。

“那我在这里等他。

老张尴尬的笑了笑,就站在门口硬生生的站着。

谁料站了一个多小时,管家不仅一口水没给他喝就是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甚至还坐在那里嗑着瓜子吃起西瓜来了。

西瓜本来也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他想吃多少都买得起,然而此时看着那在门口撑着伞吃西瓜的管家,他莫名的流口水。

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车上等着司机看不过去了,小跑着到老张的身边,撑起一把伞给老张,“要不我去买点水给您?

“我在这里继续等吧!

老张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一直等到了中午过去,午后的风微微的吹拂过来,管家才从那藤椅上起来,走到老张身边脑子忽然清明似的说:“对了,我想起来了,权少好像是和少夫人出国度假去了,哎呀我这个脑袋,怎么把这事儿都给忘了。真抱歉哈!

管家一脸歉意,老张的脸都绿了。身子摇摇晃晃的,嘴唇发白看上去像是中暑了。

“我、我知道了。

老张木然的说,管家看着他的背影嘟囔道:“听说是因为少夫人学校的事导致少夫人心情不好,所以才出国的。什么时候回来就看少夫人心里的坎儿什么时候过去了。

被女人这么一提醒,老张也想起来了。

的确是这样。

之前校长和他提过,他也没放在心上。权家是个商人,一般也不会和他们掺和到一起。就是有人想要主动给权家递橄榄枝,最后权家都是直接避开了。权家向来不喜欢碰触他们这一类人,毕竟属于两个不同层面的,权家也成长为不需要仰仗他们的鼻息才能生存的家族了。所以,也就渐渐地没人去理会这个庞大的集团。

这次的事他没太放在心上,谁想……

“一定是权少羽,这么多酒店的清晰记录,除了权少羽还有谁能查得出来,也许我住的都是权家的酒店呢?

权家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谁知道背后到底有多少酒店是他们投资的。

想到这里,原本以为的高枕无忧突然害怕的脊背发凉。

如果权家想要搞他,他肯定完蛋了。

多少他们这样的人最后是毁在女人的身上的,他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原来……

也不过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我现在就去找权少羽。

老张急忙的下床找衣服,女人指了指放在一旁沙发上的衣服,“衣服在那,你既然要去就要把姿态放的足够低,不是我说,你还没有和权家叫板的资本。权家不在Z国了,还有N多个国家愿意收留这个商业巨擘,再者就是Z国也需要他们提供的芯片技术,何况权家经营的项目虽多,但走的都是正规的流程,你查不到污点的时候就只能顺从人家。

她能提点的也只有这些了,具体他能做到什么地步,就看他自己了。

那个什么叫兽也是,和老张一个家里出来的,一样都是老色鬼。还真以为天底下什么女人都是他们能动的了?

在学校玩几个没出过社会的学生,人家不敢说话。但是简安心?

那是他应该碰的人吗?

简家倒了,简安心都没有倒下,足以说明这不是个一般的女人。

和她们这些靠着取悦男人而活着的女人本身就不是一个样子的。

老张匆匆忙忙的点头,连洗脸都忘了。

上车的时候秘书提醒了,才对着后视镜整理了自己的头发。

“别愣着,赶紧去权家。

“是。

老张吩咐了一声,从没见过老张如此慌张的秘书也知道这次不是小事。上次纪委的人来也没见老张顾不上洗脸,难道早上爆出来的事和权家有关?

这事可大可小,老张要是倒台了,他这个秘书的好日子都到头了。

车子一路到了权家,速度之快几乎是平日里的二倍。

才到了权家的门口,老张就急忙的奔下车。

权家的大门是关着的,这处坐落在C市黄金地段的名门贵族,却很少有人来。毕竟是私人住宅,权家也向来不喜欢举办各种的酒会,久而久之最富有的反而容易被人遗忘了他们落脚的地方。而那些小虾小鱼的反而喜欢跳到台面上来,以至于让他们这些得意忘形的人忘记了这头沉睡的狮子。

都市之最强狂兵 宠爱我把我的首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