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攻略结局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

“唔……”顾颜瞪大了眼睛,被迫的承受着关曦晨的吻,她全身都被关曦晨禁锢住,除了可以自由的双手,抵在关曦晨胸前,她想推开关曦晨,可无奈双手虚软根本没有力气,只觉得全身发麻,像被过了电一般。

关曦晨就是故意要tiao逗她,他用舌尖勾勒着顾颜的唇瓣,看着她一脸迷离害羞的样子,眼神深邃,慢慢tan进去,品尝着她的美好,与她柔软的粉s一起纠缠着。

顾颜突然想起自己似乎还没刷牙,关曦晨竟然还能吻得这样投入,她窘迫的又用了几分力想要将关曦晨从自己身上推开,呢哝出声说,“你放开我,放开……

关曦晨此时哪还有余力去理顾颜的抗拒,随着他进一步的动作,只想要的更多,关曦晨能感觉到自己身体正渐渐苏醒,眼睛一丝一丝的血红,似乎在告诉着顾颜他此刻的隐忍,对顾颜说道,“颜颜,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关曦晨的话没有说的完整,顾颜却是听懂了,她微仰着头,感受着关曦晨热烈的吻一颗一颗落在自己的脖子上,像是烙印一般,每一颗都在灼烧着顾颜的心,让她情不自禁红了眼眶,抵在关曦晨胸前的手渐渐放松,一手放在关曦晨的后脑勺,另一只手则是搭在他的肩上,顾颜其实,也想要的更多。

不知何时,白色的棉质睡衣已经褪至腰间,关曦晨变换了姿势,不再禁锢着她,有些居高临下看着顾颜雪白到没有一丝瑕疵的肌肤,强烈的感官刺激让关曦晨的头脑渐渐变得不再理智,他低头,赞叹又虔诚的说,“颜颜,你真的好美……

顾颜已经被关曦晨弄得晕头转向,根本找不着北,除了那一次,她没再经历过这种事,所以当她和关曦晨几乎坦诚相见,顾颜就算再冷冰冰,也是有小女生的娇羞的,她伸手轻轻覆上关曦晨的眼睛,对他说,“啊曦,你不要看。

关曦晨将她的手拉至唇边吻了吻,声音带着邪魅的磁性,“为什么不让我看?嗯……颜颜,你是在害羞吗?这样的你,可真是让我爱不释手。

关曦晨这样子,顾颜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只能被他牵着走,顾颜气恼,觉得不公平,凭什么他看起来就是一副经验丰富的样子,脸色渐渐有些难看,她说,“你这样对过多少个女孩子?我不在你身边的三年,你一定有过很多女人吧?

知道她是吃醋了,关曦晨低低的笑出声,他说,“不知道是哪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当年还说让我去找别的女人发泄,怎么现在又来兴师问罪了?”关曦晨是存心要她羞赧,看她一副气急的样子,还真是像只炸了毛的小野猫。

顾颜看着居高临下与自己额头贴着额头的关曦晨,气不打一处来,微抬头让关曦晨猝不及防就咬上了他的鼻子,用力到仿若要把关曦晨的鼻头给咬下来似的。

“嘶……”关曦晨吃痛的反射性往后躲,鼻尖上赫然是一圈整齐红肿的牙印,关曦晨脸黑了,他说,“坏丫头,知不知道痛的?

顾颜冷哼一声说,“谁让你说话这么不知轻重,我这是要惩罚你的。

关曦晨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么滑稽,眼睛眯成危险的弧度,他说,“颜颜,这可是你先招惹我的。

顾颜觉得奇怪,他怎么会突然这么说,刚要出声抗议,“什么嘛,明明是你……”好看的红艳唇瓣再次被人霸道的封住,这次比之前更多了几分侵略性,顾颜丝毫没有抵抗之力。

关曦晨不打算再花时间去逗弄她,而是直接侵入撬开她的牙关,不客气的驱舌而入,空闲的右手更是直接将顾颜已经褪至腰间的睡裙给扯了下来。

顾颜感觉到自己的睡裙被扯下,瞪大眼睛挣扎想要抗议,可是无奈她再怎么抗议也抵不过关曦晨的力气,只能任由关曦晨的大手在自己身上肆意的游走,顾颜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烧了起来,似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体温不断地上升,热得她喘不过气来。

明明关曦晨已经不再堵住她的嘴,可是顾颜却觉得自己像是失了声一般,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的吻落在顾颜的脖颈,落在她性感tu起的suo骨,右手正肆意的揉着,好像一个面团。

顾颜完全忘记了挣扎,她双手无措的圈着关曦晨的后脖颈,从脸到脚,都呈现出粉红色,关曦晨的吻让她感觉麻痹了一般,全身又麻又痒,说不出是怎样的感觉,反正就是让她特别的怪异。

顾颜轻轻轻哼出声,“啊曦,不要……”上扬的音调,传入关曦晨的耳际,让他的Y望更上了一层楼般,手上的动作由最开始的轻柔,慢慢变得有些粗鲁。

顾颜开始害怕了,声音多了分哭腔,她修剪整齐的指甲陷入关曦晨背脊的肉里,她说,“啊曦,不要这样,我怕,我害怕。

也许是顾颜的指甲太过锋利,背脊的刺痛感让关曦晨瞬间清醒,眼神清明,身下的顾颜没了衣服的遮挡,浑身红粉,娇媚诱人,关曦晨只觉得瞳孔放大了些,他伸手扯过一旁的被子盖在顾颜身上,将她抱起来,抱坐在自己腿上,他说,“颜颜,对不起,是我一时没控制住……”刚刚差一点就在这里要了她。

顾颜被他抱在怀里,有些惊吓,又有些羞赧,各种情绪复杂,让她只能乖乖的被关曦晨圈在怀里,她说,“啊曦,你……没事吧?”这次她比上次要好一些了,毕竟也这么多年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

关曦晨脸上微微露出苦涩的笑容,看来离他苦尽甘来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他将顾颜抱得更紧了些,对她说,“没事,就这样安静的抱着你,一会就好了。

顾颜也知道,这种事自己帮不了他,她可不会像从前那般见不得关曦晨难受,用手去帮他,反正他也说了,一会就没事了,他自己能够忍受的。

是啊,那时的顾颜受了多大的刺激关曦晨还是清楚的,身世的刺激也就算了,她还亲眼看着自己最爱的人,对她刚刚相认的弟弟开枪,精神和心灵的双重刺激,顾颜又怎么可能毫发无损,一点变化都没有。

关曦晨眉头蹙得死紧,他说,“是不是,她见到血,情绪就会很暴躁?

顾逸朗想了一下,说道,“也不全是,她是在一个特定的环境里,会变得比较敏感,比如说,有人开枪,或者说,姐姐感觉自己受到了威胁。

关曦晨明白了,今天恰好,顾颜就是觉得自己受到了威胁,才会对他们下杀手,当时关曦晨看着的时候,都震惊了,即使现在的顾颜今非昔比,可她本性一直是善良的,如果不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受到了威胁,她应该也不会这么失控,他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电话那头的顾逸朗笑了笑说,“无妨,既然姐姐是注定要和你在一起的,那我也不想成为她的阻碍,毕竟,我是她的亲弟弟。

关曦晨心中动容,对他说,“你放心,从今尔后,我一定会好好守在她身边,保护她。

“我也是这么希望的。”顾逸朗声音带笑的说道。

挂了电话,关曦晨悄悄地回去顾颜的房间,这时候的顾颜已经安静了,只是汗湿的头发以及脸上挂着的泪痕,都在现实的告诉着关曦晨,顾颜刚刚经受了什么。

关曦晨弯腰蹲在顾颜的床边,替她拨开额前被汗湿的头发,眼里满是对顾颜的心疼,他声音轻柔的在顾颜哄,“不要害怕,都过去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顾颜像是有所察觉一般,一滴泪从眼眶滑落,悄无声息融化在枕头上,关曦晨将手枕在顾颜的脖子后面,抬起她的上半身,他坐在顾颜的床上,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他想尽可能的给顾颜安全感。

顾颜在关曦晨的怀里安睡,这样温暖的臂弯,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她上扬着嘴角,在睡梦中睡得香甜。

关曦晨轻拍着她的后背,像哄一个婴儿般动作温柔的不可思议,他也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抱着顾颜睡觉了,温暖充实的触感,让他彻底安了心。

然后第二天早上醒来,顾颜睡眼惺忪中觉得自己似乎和平时有些不一样,她脑子里一团浆糊,还想不出到底哪里不一样,她睁开眼睛抬头,正好对上了关曦晨熟睡的睡颜,顾颜瞬间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关曦晨睡上了她的床,还是她爬去了关曦晨的床,还有,为什么她除了手,整个身子都不能动弹的?不过下一秒顾颜就有了答案,她被关曦晨紧紧安置在怀中,双腿被关曦晨的大腿锁着,这么不轻不重的感觉,却让她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吵醒了关曦晨。

不过,看着关曦晨熟睡的面容,顾颜笑了,这样熟悉的画面,似乎从前,经常发生呢,以前的她,几乎每一天都是在关曦晨的怀里醒来的。

顾颜伸出可以自由活动的右手,轻轻触着关曦晨的鼻尖,她觉得关曦晨生的真好看,若他是女儿身,一定是个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只是微微上扬的剑眉,又显得关曦晨英气逼人,他的眼睛也好看,澄亮澄亮的,如星辰一般。

等等……眼睛!看着关曦晨狡黠转动的眼珠子,顾颜吓得想要缩回自己在关曦晨脸上肆意抚摸的手,却被关曦晨快一步的抓住了,他戏谑的看着脸红的像是要滴出血的顾颜,开口逗她说,“怎么不动了?

顾颜忍着难为情想要抽回手,她脸红扑扑的抬眼瞪着他说,“你早就醒了是不是?竟然敢装睡,太可恶了。

关曦晨脸上笑得开怀,墨黑的瞳仁晶亮,似乎里面藏了星星一般,他说,“不装睡,我怎么知道你原来会在我睡着的时候偷袭我。

顾颜气恼,可是手被他抓着,想抽也抽不回来,她说,“你不要脸,谁偷袭你了,刚刚是你脸上有脏东西,我好心好意帮你弄掉而已。”顾颜说的理直气壮,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这套说辞。

关曦晨煞有其事的挑眉与她对视,说道,“是吗?我怎么觉得某人将我的脸上下其手,给完全摸了个遍呢?

“我没有,我对你的脸,一点都没兴趣好吗?”顾颜瞪着他的眼睛丝毫没有杀伤力,相反的在关曦晨看来就像是个炸毛的小猫咪一般野性无比。

关曦晨笑容更是灿烂了,他凑近顾颜,和她鼻尖对着鼻尖,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似乎存心要诱惑顾颜一般的说,“对我的脸没兴趣,那对我哪里有兴趣?嗯……”最后那声拖了好几个音调的尾音,着实听得顾颜不由自主的心颤了颤。

顾颜暗骂自己不争气,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关曦晨的刻意挑弄还是一点防备也没有,轻易就被他给诱惑了,顾颜侧过头,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她根本招架不住这样的关曦晨,她说,“我对你哪里都没兴趣。

“是吗?”关曦晨仿佛有极大的耐心,他松开抓着顾颜的手,挑起她的下巴,迫使她逃无可逃必须与自己对视,他说,“颜颜,你似乎不敢看着我的眼睛,害羞了吗?

顾颜是又羞又怒,可无奈关曦晨的手就像是烙铁一般,紧紧的钳制着她的下巴,她根本无处躲避,“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我要起床了,你快点放开我。”顾颜说着,在关曦晨怀里拼命挣扎,可某人就是存心让她急怒,就是不肯放。

他挑着顾颜下巴的手拇指放在顾颜的下唇瓣摩挲着,眼眸渐渐变得深刻,感觉房间里的温度上升了好几度,一股热浪袭来,他说,“颜颜,你知不知道这样的你有多么让我放不开?

顾颜完全没有察觉关曦晨身体的变化,也许是有三年的时间没有朝夕相处,她一昧的挣扎,想从关曦晨的怀里挣脱开,被关曦晨摩挲着的唇瓣轻轻动了动,“我……”却在下一秒,被关曦晨以强硬霸道的方式封住,一股灼烈的男性气息,让顾颜瞬间失了言语。

庶女攻略结局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