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白莲花逆袭 马克马星人 不死武魂

伊征盯着陈太太的脸,这张脸早就鲜红一片,看着就能让人恐怖不已。

“临行前…我去了监狱,他那天心情很好,根本看不出来一点点害怕。吃完饭我准备走的时候,他突然小声的在我耳边说…说会有人来救他的,我问了是谁,他当时很神秘的说不告诉我。让我好好照顾好老太太,还有他的儿子陈宫。就这些了,我没有撒谎,你们也许不知道,我在陈家是没有地位的。

“你了解你丈夫的人际关系吗?”伊征问。

“不了解,他从来不跟我说工作上的事情。所以我不知道他口中的那人是谁,饶了我吧?我会好好的配合你们的,他一定会来找我的,因为我手里有一笔巨款。”陈太太说出了她最不想说的话。

“多少?”伊征又问。

“一亿美元。”陈太太咬着牙说。

“好,只要陈青柏回家,你就告诉我,这笔钱以后就是你自已所有。不过,你敢背叛我,我会让你死无全尸。“伊征冷冷的说。

“你好好回忆一下,你丈夫跟这个男人中间有来往吗?记清楚了,再回答我。“伊征料定这个女人一定认识杨伟。

陈太太仔细的看了看昏死过去的杨伟一会儿,使劲儿的回忆着。

陈太太闭上眼,调整着慌乱的情绪,稍稍稳定后,脑海中断断续续的记忆飘散了开来。

突然跳出来一个画面就是陈家老太太过生日的那天,杨伟出现,还带来了不少礼品,价值不菲…

陈太太睁眼点点头。

“他们的关系看上去还不错,老太太过生日带回来的礼品很贵重,后来断断续续的来过好几回,再就没见过了,我很少过问他的事情。

“很好,带她下去清理伤口。”伊征出声,陈太太被架走了。

伊征站起来,盯着地上跟死猪一样的男人,眼里的杀意让其他几人浑身一冷。

“把他给我弄醒。”伊征捂着鼻子说。

一顿折腾,杨伟很快就醒来,他还没看清楚周围的人时,头顶上一话就进了耳朵。

“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是什么?”伊征居高临下的问。

“我没有….我是被冤枉的。老板你要相信我……”杨伟不停的狡辩着。

“陈青柏被谁藏起来了?“伊征的话里不带一丝丝的感情。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我跟他没有关系……”杨伟咬死不承认。

伊征咧嘴笑了。

“很好…来人,做了他。不…丢给饿了好几天的狼狗。

“是。“伊大跟其他两人抬着就走。

“我真的不知道……老板饶了我行吗……是我不能说啊,看在我为你拼命的份上,饶我一命……”杨伟拼死挣扎着。

伊征一挥手人就被丢进了狼狗窝。

“啊…

几声惨烈的叫声之后归为平静,房间里依旧充斥着难闻的味道。

伊征站在门口,能让他到死都不能说出来的人,这样的人已经不能再用了。

杨伟死了,那个人一定会痛心疾首吧?

房间里很快被清理干净了,喷洒了空气清新剂,又恢复了原样。

陆依凡时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时间,伊征出去这么久还没回来,他下午没有其他的行程,好奇怪的男人。

苗露回到家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苗景天笑容满面。

“爸爸…您傻乐什么呢?”苗露不高兴的叫喊着。

从喜悦中回神的苗景天一把抓过女儿的肩膀,忽略了苗露的不愉快。

“我给你说哈,你要改变策略,伊征一定会接受你,心甘情愿的娶你为妻,你想不想知道是什么吗?“苗景天故作高深莫测。

苗露撇了一眼父亲:“不想说算了,我也不想知道。

“好好…后天有一个酒会,我亲自给我约伊征,但是你要把我住机会才行,上次就被你给搅黄了,是不是?你说我一大把年纪了,还跟你在讨论这些事情,我都觉得害臊。如果你不是我的女儿,我才懒得管,眼巴巴的要嫁给他。“苗景天一顿牢骚。

苗露珉珉嘴,摇晃着苗景天的手。

“爸,上次是意外,如果嫁给伊征那么容易的话,还能轮到我,就是那个傅姿早就嫁给他了不是?

“哼,我这是最后一次帮你。听着,明晚我把伊征约出来,剩下的都靠你自已了,打扮的妖娆一些,哪个男人不喜欢?听我的,别愁眉苦脸的。一个小小的秘书你怕什么,她蹦哒不了几天,哪天伊征不高兴就开了。”苗景天对这个女儿真的是很无语。

苗露想想也对,陆依凡算什么东西。

“我听您的。”苗露挽着父亲的手进了家。

六点了,伊征还没回来,他的通讯无法接通。

陆依凡看了一眼门口的保安,本来想问问的,但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坐着等。

伊征看了一眼时间,还有半小时下班。

“回集团。”伊征说完上了车。

伊征到集团就碰到伊南挽着娇滴滴的女孩,不知道在说着什么,看上去笑的很开心。

陆依凡一直没等到伊征回来,但是门口站着保镖一直盯着自已,她也是无可奈何,只好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在出门前,她浏览了一下朋友圈,惊奇地发现一直都不怎么炫耀朋友圈的周小灵,发了几组照片,照片全部是她的同事,看上去非常的开心。她特地的点赞。

这才是一个女人应有的生活,哪像她彻底没了自由,处处都受人限制,这种日子何时才能结束。等到她解放的那天,估计熬成了黄脸婆。

“陆秘书,伊总在车库等。”保镖的出声打思的她的瞎想。

陆依凡到车库的时候,伊征站在车边烟雾缭绕。

他还会吸烟?

她慢慢地靠近,凑上前。

“心情不好?”她有些胆怯的问,说完发现又多嘴了,立马不再开口。

伊征看了一眼,掐断了烟蒂,丢进了垃圾桶里。

陆依凡快速的扫了一圈,不知何时只剩下了他跟伊征,伊大他们不知去向。

回到家的时候,陆依凡没忘记去四处溜达一圈,偌大的别墅,她几乎没有查看过。

男人又装聋作哑看着走廊,把陆依凡当成了空气。

“小气的男人,跟伊征一样小气巴拉的,哪个女人会嫁给你,哼!”陆依凡对着男人只有他俩能听到了声音,说完学着伊征的样子看着男人。

男人第一次仔细的看了一眼陆依凡,胆子不小,直呼老板的名字。

小气?

他很大方的好吗?

他依旧没有开口,陆依凡见男人不开口,叹口气回了秘书室。

男人摇摇头,有这样的女人陪着老板一定不会太寂寞。

不过,他要不要告诉老板,陆秘书说他小气?

陆依凡见伊征不在,把后几天的工作安排一起发放。

集团里的这些女人,你不使出手段整治,她们就会爬到你的头上拉屎拉尿,有伊征顶着,她怕什么。

如果让她们知道,她是伊征的太太,还不得吓死她们。

想到这里,她一个人乐颠颠的傻笑着。

苗露路过集团,她犹豫了一下,再怎么说她是伊征公开的未婚妻,他总不能一辈子不往来吧。

她对着镜子整理了下仪容,直径到了伊征的楼层。

伊南正烦闷着,就听到高跟鞋哒哒哒声。

苗露昂首阔步而来,脸上的微笑恰到好处。

伊南一把拽过了苗露,狠狠地将她摁在墙壁上。

“你干什么?”苗露吓的不轻,当她看到伊南的时候,一把推开了他,一脚踩在了伊南的脚面上。

“苗露,我警告你,不要缠着我大哥。”伊南冷冷的盯着苗露,狠不得一把掐死她。

“伊南,你不就是担心我嫁给伊征,你就彻底没了在伊家呆下去的必要了。你的狼子野心不能施展了,嫁给伊征这件事情早就板上钉钉了。你有本事打个靠山,整天盯着我,你不累吗?就像你的那些莺莺燕燕的女人上不了台面,能怪谁。”苗露不怒反笑。

伊南猛地双手撑在墙壁上,苗露像是他捆在笼子里的野兽,等着宰割。

“我警告你,不要轻易的激怒我,否则,你懂的,苗小姐。”伊南靠近苗露的眼睛。

苗露被他眼里嗜血的杀戮惊呆了,曾经单纯的男孩终究变成了一头比伊征更可怕的野兽。

不…

伊南比不上伊征的一成,苗露陷入了自已的记忆中…

等她回神时,伊南早就不知去向,路过的职员好奇的盯着她。

“看什么?”苗露怒吼了一声,也没人敢吱声,装作没听到,谁也不想得罪伊征的未婚妻。

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等姑奶奶我正式成为伊太太的那一天,她一定会统统开除,尤其是伊南跟伊大,她一定会让他们尸骨无存,先让他们嘚瑟一阵子好了。

只有这样想,她心里的怒火才能消减几分。

苗露看到了守在门口的保镖,怎么会是生面孔,难道是伊征出事了?

“对不起,伊总很忙,没空见乱七八糟的人,请离开。”冰块男挡在了苗露跟前,冷冷地说。

“你有什么资格?不就是一条上等的看门狗,你可知道我是谁?是伊总的未婚妻,我的路你都也拦,你是不是活腻了?”苗露嘲讽着,站在她跟前的男人纹丝不动。

陆依凡突然听到了好像是苗露的声音,立马出来看。

“苗小姐,伊总今天很忙,你也没必要去为难他,是伊总下的令。”陆依凡看着两人僵持不下。

“都是一群苍蝇。”苗露嫌弃的盯着上陆依凡。

“苗小姐,您再不离开,我就请你出去了。”男人冷冷的道。

苗露哼了一声,带着怨气离开了。

她能打通伊征的电话,她能受这口恶气?

陆依凡看着苗露进了电梯,转身看了一眼男人。

“你没必要放心上,下班我自已回去,不用你送我了。”她说完进了秘书室没再出来。

男人似乎习惯了,陆依凡的话根本没有听进去。

伊征的车在一处房子门口停下来,伊大很快打开了车门。

伊征看了一眼伊大,再看看门口走了进去。

“放开我,你们凭什么这么对待我?”陈太太奋力的挣扎着,却无力挣脱男人的牵制。

伊征看了一眼,属下搬过来椅子他慢慢坐下来。

“住口,再叫割了你的舌头。”伊大厉声道,陈太太才停止了挣扎。

陈太太惊恐的望着伊征,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着王者气息,很危险,看来她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开始。”伊征嘴皮动动,属下一盆刺骨的冷水浇在了杨伟的身上。

杨伟睁眼,发现自已身处在一个危险的地方,再看看周围的人,尤其是伊大愉悦的笑脸,难道这就是他的死期?

伊大把杨伟跟垃圾一样拖到了陈太太面前。

“这个女人你认识吗?”伊大阴森森道。

杨伟这才看清楚伊征坐在椅子上,他不敢看他。

“说?”伊大出声。

“认识,就是他来给陈青柏送的最后一顿临行饭。我没有撒谎……”杨伟抓着伊大的裤管浑身颤抖的哀求着,伊大一脚踢飞了男人,撞在了旁边的木板上,又弹到了地板上,痛苦的哀嚎着。

陈太太一脸的灰白,她没有想到这个竟然是伊征派去的奸细,那有能如何?

伊大靠近陈太太,手中把玩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刀柄,在她的脸上轻轻地划过,刺啦一声皮肤划破的声音,刺激着她的神经,一股灼热的液体顺着她的脸颊落到了衣裙上。

伊征盯着女人的脸,杨伟被控制住,嘴巴塞了毛巾,不停的发出跟野兽的呜咽,垂死挣扎着。

“没有利用价值挖出器官喂狗,一刀一刀的凌迟。动手!”伊征一声令下,冲进来几个人将女人粗鲁的捆绑了起来。

陈太太吓蒙了,也忘记了求饶,傻傻的瞪着伊大几人手里的手术刀,跟魔鬼一样靠近自已。

“舌头割了,快动手!”伊大说完微笑着一把狠狠的捏住女人的嘴巴。

“我说…”女人突然清醒了过来,又说:“不要杀我…”女人脸上的鲜血不停的往外冒,她早就忘记了疼。

杨伟彻底的晕死过去了,一股屎尿味充斥着让人作呕,大小便失禁了,伊征眉头微皱。

快穿之白莲花逆袭 马克马星人 不死武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