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德罗斯 凤凰无双美人谋小说

李拾顺着他的话,急忙点头,“你说得对,我就是纯粹地想为人类造福!

邵斯顿一脸赞赏的对着李拾点了点头,继续开车带着李拾往前面走。

二十秒钟之后,便已经到了世界医学协会门口。

然而那门口却连一块牌子都没有挂,只是有两个穿着西服戴着白手套的人站在门口来走着。

车一停下,那穿黑西服的人,直接走了上来,冷冷对着车里呵斥了一句,“你们是什么人!

邵斯顿赶紧把车窗摇了下来,微笑着对着那穿黑西服的人道:“我是洛杉矶市长邵斯顿。

却只见那穿黑西服的人楞了一下道:“市长?

看了邵斯顿一样,犹豫了半天,他又看向了邵斯顿旁边副驾驶上的李拾,冷冷问道:“这个人是谁?

“这是一名华夏中医,名叫李大全。”邵斯顿微笑着说。

那穿黑西服的人,冷冷在李拾身上打量了两眼,表情中已经透露处猜疑,过了许久后,才缓缓点了点头,“你们等一下。

说着,他转头跑了进去。

过了半天,才见到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人身上的白大褂都还没脱掉,走过来,看着邵斯顿的表情又写了冷淡,“邵四顿市长怎么有功夫来我这里?不会是迷路了吧?

“哈哈哈!”邵斯顿笑了起来,不过笑得有些尴尬,他能看出这人虽然是在开玩笑,但是事实上表情却明显充满了不屑。

世界医学协会不属于米国任何组织,虽然总部设在洛杉矶,但是事实上邵斯顿还真没有任何权利去命令世界医学协会。

那人轻轻笑了笑,又问,“听说你带来了一个中医来,就是这位先生?

邵斯顿点了点头,指着旁边的李拾道:“没错,就是这位。

见势,李拾忙不迭地点头,“我是一名中医,来自华夏国,我太仰慕世界医学协会了,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够进入世界医学协会,为这个组织出一份力。

那人明显楞了一下,目光中充满了猜疑,上上下下地把李拾打量着。

旁边一人赶忙说了起来,“他是华夏人,让他进入世界医学协会,会不会有点危险。

这人说的是拉丁语,说的连邵斯顿都云里雾里,反倒是李拾不由地眼前一亮,他学习西医的时候,就专门学过拉丁语,正好可以听懂两人的说话。

却见那老大模样的人,也点了点头道:“华夏人的确不靠谱,我们在华夏国损失的已经够了,这个华夏人我们不能信任,但是可以收纳他。

“为什么还要收他?”那手下模样的人有些不解。

上司淡淡笑了起来,“这你就不懂了,虽然这个人是华夏人,但是我们可以用它有其的用途。

属下楞了一下,“您是说,当试验品?

“没错。”上司点了点头。

说着,上司转过头去看向邵斯顿,“可以把他留下来,你先回去吧。

“这样……好吧,”邵斯顿点了点头,转过头看向李拾,“我已经把你介绍进世界医学协会了,我就先回去了。

“你回吧。

李拾嘴角勾了勾道。

说着,他打开车门,走下了车,走到这两个世界医学协会的人面前,鞠了个躬道:“我叫李大全,希望能在世界医学协会施展我的抱负,还希望两位大哥多多照顾。

平时米国可没有这一套的词,李拾这一番话说下去,这俩人还差点真的信了他了。

那上司看傻子一样看着李拾,心道华夏国人果然都傻,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他挥挥手,对着那属下道:“哈利,带他去他该去的地方吧。

哈利点了点头,转头看着李拾道:“跟我来吧。

说着,他已经向里面走去了。

李拾跟在他的后面,一路前行,来到了一个铺着白布的床前,挥了挥手道:“你现在这躺下吧,我们要为你做一个全神检查。

看了一眼这床铺,李拾心里不由地就有些发毛,心道这不是一个手术室吗?

刚刚这哈利和他的头子用拉丁语说的那些话,李拾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很清楚他们要把自己当小白鼠,又怎么会乖乖地躺下去?

只见李拾摇了摇头道:“不对啊,我是要为世界医学协会出一份力,怎么让我躺床上,你们不会是要把我当小白鼠吧?

“当然不是啊!”哈利想都不想,直接一句话否决了他,心里不由地打鼓,心道这人会不会看出了他们的计划了?

可是这不对啊,刚刚自己和上司说话的时候,明明是用拉丁语说的,这个华夏国的人怎么可能听得懂?

想到这儿,他也理直气壮了许多,“你怎么能往那方面想?世界医学协会是一个正义的组织,我们是要先给你做一个检查!

李拾摇头,他可不会乖乖上当,嘿嘿笑了一声,对着哈利道:“等下再检查吧,既然我加入了世界医学协会,总得先了解一下世界医学协会吧?对了,刚刚那个人是谁啊?

这人的表情明显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冷冷说了一句,“这是我们世界医学协会的安全部长乔布。

“哦!”李拾点了点头,又一脸好奇地看着哈利道:“你叫哈利吧?那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乔布部长的秘书,”哈利明显已经越来越不耐烦,“你快点给我躺下,不然可别逼我!

李拾瞬间一脸恐惧,“你什么意思呢?

看了一眼李拾这魁梧的身躯,哈利一想要是自己一个人也很难搞定他,便也不现在就把脸皮给撕破,又恢复了那循循善诱的表情,“我们不会伤害你,但是你既然要加入世界医学协会,那就必须接受我的检查。

“好,我懂了。

李拾点了点头,坐在了这张床上。

可是刚躺下去的一瞬间他又跳了起来,捂着屁股喊了起来,“这床上有个图钉啊!哎呦我的屁股!

哈利顿时不由地楞了一下,走了上去,把脸凑上去一看,刚想转头说上面明明就没有图钉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体已经动不了了!

李拾轻轻摇了摇头,“不用这么感谢我,举手之劳而已。

说着,他自顾自地坐下了。

而丹木斯一脸的兴高采烈,仿佛自己捡到了什么宝贝一样,一转过头去,却看到霍顿正在用仿佛要杀人的目光看着自己。

他也明白,自己这次来,是帮霍顿挽回面子的,结果没帮霍顿找回面子,反倒是把他的面子全都丢尽了。

不够,丹木斯脸上一点惭愧都没有,反倒是面带责备地看着霍顿,“这位先生是一位出色的医生,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恐怕都是在污蔑这位先生吧?以后最好离我远一点。

顿时霍顿在原地愣了半天,才缓过劲来,旋即愤怒地瞪着丹木斯道:“你是米国医疗协会的会长,你难道不应该一致对外吗?现在反过头来教训我了是吗?

“一致对外?”丹木斯冷冷笑了起来,“所有用心的医者都是一家,而那些只想着权利和利益的人,才是真正的外人!

说着,他凑过去了一点,小声在霍顿耳边道:“你,才是外人!

说完,丹木斯直接转头走了出去,把霍顿留在原地一直一脸呆滞地看着他,不由地已经咬紧了牙关。

他也已经没有脸再和李拾说什么比试的,只能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过了许久这才冷冷看着李拾喊道,“明天的医疗研讨大会,你给我等着。

“随意。”耸耸肩,李拾并没有怎么在乎他。

邵斯顿市长也被李拾刚刚这一套给搞得彻底蒙了,急忙举起高脚杯走了过去对着他道:“实在没想到阁下在音乐造诣如此高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医术能这么精进,在下实在佩服!

“小事而已。”李拾耸耸肩,不由地转头看向了霍顿,心道霍顿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恐怕明天还有很多麻烦事在等着自己呢。

来米国已经一天了。

李拾知道这次来主要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和米国人斗嘴斗医的,而是要调查世界医学协会的,决不能在这么把时间拖下去了。

想了半天,李拾对着邵斯顿市长道:“请问市长先生,有没有听说过世界医学协会?

“当然听说过,他们的总部就是洛杉矶,”说到这儿,邵斯顿显然有些自豪,昂首挺胸地继续道:“世界医学协会可是我们洛杉矶的一个骄傲,要知道,世界医学协会帮助了多少落后国家的改善医疗条件啊!尤其是帮你们华夏国也不少呢!

“帮华夏国是不少。”李拾欲哭无泪,心道世界医学协会倒是在明面上给华夏国捐款捐物捐了不少,可是暗地里做了多少亏心事,恐怕都数不清了。

而这次华夏国爆发的瘟疫,和孩子们失去灵慧魄的事情,很可能就是世界医学协会做出来的。

叹了口气,李拾又问道:“那么请问阁下,能否带我去参观一下世界医学协会呢?我对世界医学协会的盛名已经仰慕已久了!

“这……”邵斯顿一时间表情却又有些难堪,最终叹了口气道:“现在世界医学协会正在和中情局实验开发一个新型项目,这件事属于国家机密,事实上九里那我都没资格过问,根本都不知道这项目是什么,但是这个项目是一个造福全人类的项目,未来的人类一定会为他们的前辈为人类的事业如此拼搏而敬佩。

李拾不由地沉默了一会儿,看邵斯顿那一副傻白甜的样子,肯定也不知道世界医学协会现在是在干什么事情,干脆就顺杆而上地道:“其实我也十分佩服世界医学协会,所以想请问世界医学协会的地址是在哪?我也想为全人类做出一份贡献!

“这个……涉及机密啊!”邵斯顿不由地犹豫住了。

李拾还是一脸的诚恳,“难道您不相信我吗?是真的希望尽我自己的一份力气啊!

“可是……”邵斯顿一时间被李拾彻底唬住了,看这个华夏医生这么一片热枕的样子,心道米国本就是一个包容的国家,若是把他纳入了世界医学协会,也是为世界医学协会添加一份特殊的力量,没准还会给那个研究带来一分推力呢!

想到这儿,他终于点了点头,“那好,那么宴会结束之后,我就带你去看看吧,不过世界医学协会如果不要的话,那么我也没什么办法了,虽然我是洛杉矶市长,但是以我的权利没法控制到他们。

“这没关系,带我去就行。”李拾微笑着道。

邵斯顿点了点头,嘴角已经扬起了笑容,心道自己又为世界医学协会纳入了新鲜血液啊!

宴会结束后,李拾没有去和班回酒店下榻,而是被邵斯顿开着车,去了世界医学协会总部去了。

邵斯顿的车越开越偏,到后面已经是一片片的荒芜的徒弟,月光下杂草在微风中摇动着。

一条宽阔直线的公路上,几乎没有其他的车,一片开阔。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终于才到了邵斯顿所受的世界医学协会地址。

可是眼前,却明明是一个看起来并不繁华的小镇,看到李拾那一脸的好奇,邵斯顿微微笑道:“在米国,行政机构驻地一般不在市区,而且一般都很简陋,主要以实用为主,还有很多州的政府机构的办公场所甚至都是租的,我们洛杉矶的政府大楼其实也是在郊区。

点了点头,李拾有些茫然地在这小镇上看了几眼,除了一家酒吧还灯火闪烁之外,基本上镇子上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

只有远方的一个建筑里,还泛着依稀的灯光。

“那应该就是世界医学协会的总部了吧?”李拾忍不住问。

“没错!看来阁下看东西的眼光还是很准的。”邵斯顿赞叹了一句。

李拾装作一副害羞的样子道:“其实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我对世界医学协会的人不熟悉。

“这没问题,你是人才,我当然有这个义务为国家……不,是为世界引荐。”邵斯顿一副天下为己任的表情道。

森德罗斯 凤凰无双美人谋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