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睡觉我偷偷玩她 我的世界污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又到了快过年的时候。

顾天佑给所有高层开完会安排完放假事宜的时候,乔晚正在自己的小办公桌上用电脑刷微博。

他凑近她,看着她漫不经心的样子,挑眉:“很无聊?

“嗯,放假了吗?

乔晚思虑的不光是放假这个小问题,而是接踵而来的大问题。

“年假十天!

顾氏集团每年都是如此,比国家法定节假日再多加三天,也算是给员工的福利了。

“哦!

乔晚懒懒的,看起来对放假这个话题并不关心,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落在顾天佑的眼中,自然引起他的注意。

“不喜欢放假?如果是这样,顾太太你可以不放假的。

“才不是,我只是,只是惊讶顾氏集团居然放十天假。

乔晚找不到好的说词,因此才这样敷衍道。

“嗯,你这个借口找得真没有诚意,不过,放假了好处多多,还可以睡懒觉,你以后几点起都没问题。

嗯,就是这样,他做某些事情的时间也会增多。

乔晚翻翻白眼,最近她也是够了,顾天佑每天乐此不疲的造人,那精力那劲头绝对让乔晚忍不住吐槽。

不过,她想起自己一直担忧的问题,忍不住开口:“顾天佑,我们过年会在哪里过?

办公室的氛围原本温馨无比,可是这句话问出来的时候,乔晚觉得顾天佑浑身的气势猛地一滞瞬间恢复正常。

“晚晚,这才是你想说的,是吧。

顾天佑伸手揉揉乔晚的脑袋,语气非常肯定。

“嗯!

她不喜欢顾家老宅的那个氛围,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不喜欢就不去做的,不妨说今年过年他们势必会在顾家老宅。

“我们除夕在那里守夜,初一下午就可以回来,会在那里住上一晚。

过年回家,往年他觉得没有什么期待,那时候过年唯一想着的就是自己的母亲。

可是如今不一样了,他有了期待,身边有这个人深爱的女人陪伴,一切都变得充满了温暖。

“好!

乔晚眯起月牙眼,眸中浮现满意的光泽,一个晚上而已,忍了!

她还以为一整个假期都会在顾家老宅呢,说实话顾家老宅这个地方,实在不适合正常人多待。

“走了,回家!

顾天佑伸手抚上乔晚的手,挥动着鼠标将她的电脑关上,然后拥着她一起离开。

走进电梯之前乔晚回头看一眼这间办公室,觉得这个世界真奇妙,从企划部一下子跳到总裁办公室,如今没有几天的功夫又要过年,这是今年最后一次在这个办公室回眸。

电梯门合上,将一切遮掩,乔晚仰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俊美的非同凡人的顾天佑,唇角微微扬起。

乔亦琛的乔氏集团也在今天放假,他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自己面前的日程安排,心里忍不住郁闷。

去年刚过完年,乔晚就离家出走,今年的新年看样子是没办法一起过了,他作为乔氏家族的新任族长,很多事情都要回去安排。

所以他近期是不可能回到c市了,也见不到乔晚,听不到她的消息,不过他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总裁,放假了,您还不走吗?

保安进来检查各个办公室门窗,发现总裁办公室的门虚掩着,敲敲门走进来。

“嗯,走,你们辛苦了。

乔亦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脸憨厚的小保安,回过神站起身,把所有的重要资料全部收进保险柜里。

这里面有他来年最重要的计划,在顾天佑手底下吃亏这么久,总要扳回一局才行。

他放好资料走出办公室就接到了老范的电话,说是家族那边要求他早点回去,安排各项事宜。

“嗯,我知道了,先这样吧。

乔亦琛挂断电话,想了想把电话拨给了乔晚。

乔晚正被堵在回家的路上,过年了,每个人都要回家,因此所有人都赶在回家的路上,交通自然可想而知。

不过这个时候堵车,最起码每一个即将回家的人脸上都充满了欢笑,因为回家就意味着团圆。

乔晚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她正扒着车窗看外面的风景,除了堵车,还有就是各种喜庆的装饰,火红的颜色红红火火,象征着来年的运势。

小时候乔晚最喜欢过年,因为不仅可以和养父在一起,还可以跟着他各处去拜年。

只是现在想想,那记忆好遥远,听到手机响起她顺势从口袋里掏出来放在耳边接听,目光依旧看着远方。

“你好,我是乔晚。

“晚晚,是我。”乔亦琛的声音温润清朗,带着低缓传入乔晚的耳中,“快过年了,我要回老家,你有什么话要我带给大哥吗?

乔晚蹙眉,神情有几分懊恼,她差点忘记,过年是要祭祖的,她的养父也是要祭拜的。

“没有,我以后会回家自己跟他说的,谢谢!

到现在为止,乔晚对乔亦琛依旧没有什么好脸色,也难怪,这个男人对她紧追不舍不说还差点害她丧命,她要是能有好脸色才不正常。

“晚晚,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乔亦琛赶在乔晚挂电话之前说出自己想说的话,他知道他只要说得再慢一秒乔晚就会把电话挂断。

“新年快乐!

乔晚愣了一下切断电话,顾天佑在旁边开车,虽然不想听乔晚的电话内容,可是他们说话的声音太大了,他依旧听到了。

乔亦琛,这是还学不乖!他不介意让他知道一下他的厉害,顾天佑的心里暗暗想着,来年一定要让乔亦琛好看。

受到乔亦琛电话的影响,挂断电话的乔晚再也没有看风景的心情,她握着电话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晚的时候,他们才到家。

老管家早在门口等着他们,乔晚下车的时候看到老管家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有人等待的感觉真好,无论那个人是谁,都会让你觉得温暖。

“顾天佑,管家老伯不回去过年吗?

她和顾天佑并肩走着,忍不住小声发问。

“老管家在顾家呆了一辈子,他们家几代人都是为我们顾家服务的,所以每一年的新年他都会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过年。

顾天佑脚步不变,朝着别墅门走去,望着老管家的神情也变得格外温和。

“可是你不是每一年都不在这里过年吗?

乔晚疑惑,之前不是还说过要去顾家老宅过年?颐泾苑这个地方他们是不能留下来过年的。

“他和我们一起去老宅,老宅里还有几个佣人也会在那里过年,他们一起。

乔晚明白过来,被顾天佑拥着往前走。

假期第二天,农历腊月二十九。

顾天佑接到了父亲顾毅的电话,电话里特别强调要让他回去过年,但是对乔晚本人却是只字不提。

顾天佑深知他父亲根本就没有把乔晚放在眼里,心中不悦,不过他同样也不在乎。

相信乔晚也不会在乎!

任如沁的父母终于赶在过年前回来,看到女儿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家里,忍不住心疼。

“如沁,你不是在顾叔叔家里住着,怎么自己一个人在咱家?还有,妈妈看你最近怎么瘦了?

任母刚坐进沙发,就发现了女儿的容颜比自己离家的时候瘦了一些。

“可不,如沁啊,爸爸才几个月没见你,你怎么瘦了这么多?难道说顾家人给你气受了?

任父皱着眉头,打量着女儿那张略微瘦了一点的脸颊,忍不住心疼。

任如沁坐在母亲身边,抱着她的臂膀撒娇:“妈,我还好啊,瘦了你也知道是因为天太冷,老毛病犯了呗。

她说得轻描淡写,任家夫妇听到之后心疼不已,这还是当年那件事情留下的后遗症。

“如沁,你怎么搬回来住了,你和天佑在一个屋檐下好好地,怎么回来了。

任母一直再重复问自己的问题,她总觉得女儿有心事。

“妈,我,我没办法继续住在那里。

见到父母,任如沁的柔弱被发挥到极致,那种委屈也将她的眼泪彻底逼出来。

“别哭宝贝,到底怎么了,你和妈妈说说。

任母心疼,他们夫妻自小娇宠着的女儿,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就连任父也蹙紧眉头,心疼之色溢于言表。

“就是,宝贝,你说说,爸爸给你做主。

“爸,妈,天佑哥和别的女人结婚了。

任如沁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看到父母的脸色瞬间改变,心里有些小得意,如果她自己注定无能为力,那么她的父母必定能为她讨回公道。

“什么,这简直是胡闹,到底怎么回事,你赶紧说清楚,我要去找顾毅那个老东西问问,他家这是什么意思?

任父一拍自己身边的红木家具,眸光震怒。

任如沁把自己知道的事情添油加醋讲给父母听,当然中间故意抹黑乔晚,将她说成是倒贴的心机女,无比狠毒,听得任家夫妇无比恼火。

“岂有此理,顾天佑实在是欺人太甚,我找他去。

任父不顾自己身体的疲累,就想去找顾毅把事情说清楚,他任成丰的女儿怎么能让人欺侮?

“爸,爸,你消消气,我看我们不如这样。”任如沁凑近父亲的耳朵,父母俩开始咬耳朵,“我觉得这样会好一点,不能直接撕破脸,我还喜欢天佑哥,想嫁给他。

她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把自己培养成c市第一名媛,成为足以匹配顾天佑的存在。

“你们父女在说什么,还不能让我听?

任母眸中带着几分好笑,看着坐在丈夫身边的女儿,说话的声音带着几分佯装的吃醋。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过两天我们会会顾天佑和他那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

任父的脸上浮现几分冷酷的笑容,颇有几分在商场上算计的狠辣。

任如沁如玉精致的小脸上,露出几分得意的笑容,乔晚想跟她抢男人,她配吗!

除夕当天下午,顾天佑载着乔晚来到顾家老宅。

下车的时候,乔晚忍不住握住顾天佑的手,顾天佑看着妻子主动握上来的手忍不住勾唇。

“怎么了,顾太太?

“没什么,好久没来,觉得紧张。

感觉就像是进龙潭虎穴,心里甚至还升起隐隐的不安。

姐姐睡觉我偷偷玩她 我的世界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