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旅行社 言欢厉则放 阻止裁决

你怎么会在这里?辛奇斜了一眼林晓晓,低沉的语气充满了寒意。

程菲结婚,我怎么能不来呢?林晓晓挑衅道。

你做了什么?

辛奇大步走到林晓晓跟前,双手握着林晓晓的胳膊,急切的声音透着寒意,好似一只被激动的野兽,双眸透着凶光,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咬断你的脖子。

林晓晓这才意识到,以前的辛奇对她是多么的和善,甚至连一个冷脸都没有给过她,她从来不知道,这人的脸上竟然会有如此可怕的神情。

林晓晓强撑着气势,我也没做什么,只不过就是告诉了她点真相,一些她早就应该知道的真相!

辛奇眉头紧皱,猛得用力,将她推到了墙上,一手按住了她的肩膀,目光越发的凶狠,什么真相?你都跟她说什么了?

林晓晓咬着牙,忍着肩膀上传来的疼痛,嘴角却勾出淡淡的笑容,没什么,就是跟她聊了几句初阳

辛奇心中一紧,手上的力量更大了。

啊林晓晓忍不住叫了出来。

她知道了,她都知道了。辛奇反复重复着,语中透着浓浓的不安,手下的力度却是更大了。

哼,怎么?你就那么怕被程菲知道?林晓晓的额头上已经噙出了一片汗水,肩膀上的疼痛更剧烈了,可是脸上的嘲讽却不减。

不过很可惜,程菲都知道了,知道了初阳,知道了你们根本不爱她,爱的只是她那张脸!林晓晓高声说着,眸中透着报复的快感。

你是怎么知道的?辛奇锐利的眸子锁住了她,那阴沉的声音让人下意识的感觉到恐惧。

当然是你和易寒告诉我的。林晓晓嘲讽道。

你跟踪我?辛奇瞬间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本就阴沉的声音越发的低沉了,浑身的戾气也更重了。

也可以这么说。林晓晓笑着说道。

辛奇松开了她的肩膀,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既然那天你听到了我们全部的对话,那你就应该知道,我爱程菲。

林晓晓双手握住辛奇的手腕,紧张的呼吸着,听到又怎么样?很可惜,在程菲的眼里,你现在跟易寒是一样的,都只是将她当成替代品而已。

辛奇大手不断收紧,目光也越发的冷漠,好似嗜血的野兽。

咳咳即便你现在站在她的跟前,跟她告白,告诉她你有多么多么爱她,都没有用!她是不会相信的。

林晓晓脸色通红,呼吸越来越困难。

你故意的!辛奇继续用力,你故意模糊事情的焦点,故意让她认为,我从始至终,都只是把她当成了初阳。

咳咳咳咳!没错!我林晓晓得不到的人,她程菲凭什么?咳咳我得不到的幸福,我永远毁了咳咳它!

林晓晓觉得呼吸越发的困难,这个胸腔都仿佛要炸裂一般,可是,她依旧在挑衅辛奇。

你、找、死!辛奇猛地用力,浑身散发着阴狠的戾气,好似收割人命的死神一般。

林晓晓双手猛地挣扎起来,不停的拍打着辛奇的胳膊,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这一刻,她终于意识到,辛奇是真的想要杀了她!

她那么爱他,可是,他却想杀了她。

林晓晓奋力挣扎着,她仿佛听到了死神的脚步声。

就在林晓晓认为她死定了那一刻,辛奇却突然松开了手。

林晓晓的身体顺着墙壁滑了下来,直接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

辛奇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林晓晓狼狈的模样,冷冷的说道,死对你来说,惩罚太轻了。毕竟,人已死,一了百了,不管是痛苦,悲伤,都感觉不到了。

林晓晓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整个人都被恐惧笼罩其中,心中忽然生出一抹不好的预感。

你最在乎的是什么呢?事业?前途?名誉?地位?还是金钱?辛奇唇角微勾,露出一抹淡淡的浅笑。

宛如黑夜总的恶魔,吓得林晓晓不停的颤抖着。

不要,不要,不要她下意识的请求着。

既然你不说,那就全部吧。辛奇笑的越发灿烂了,林晓晓却是脸色惨白。

不行,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她爬到了辛奇的脚边,扯着他的裤脚,不断的哀求着。

辛奇蹲在身子,凝视着她惊恐的眸子,你知道的,我可以。这就是算计我的代价。

林晓晓不停的摇着头,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不行,你不能!你不能这么做!

忽然她笑了起来,仿佛抓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我的身体里有你爱人的一部分,你不能这么对我,否则,我会让初阳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部分,也消失。

辛奇双手捏着她的下巴,迎上她的目光,冷冷的说道,你威胁我?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

上一个威胁我的人,已经不知道离开京都多少年了。对方还是一家公司的老板,都是这样的结果,你说说,你无权无势,会遭遇什么?

辛奇不禁笑了起来,其实我很想知道,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能让初阳留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东西也消失?那可是心脏,你是要自杀吗?

林晓晓心跳加快,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再好不过了,你死了之后,我就可以从你的身体里将心脏取出来,好好收藏。

辛奇继续说道。

林晓晓连呼吸都忘记了,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仿佛从来都不曾认识他一般,这么残忍的事情,他却如此风轻云淡的说了出来,他是野兽吗?

感受到林晓晓从心底散发出的恐惧,辛奇很是满意,松开了捏着她的下巴,选择权在你的手里,不同的选择,导致不同的结果,就看你怎么选了。

林晓晓怔怔的坐在地上,看着辛奇一步一步远离了她的视线,浑身却越发的冰冷。

完了,都完了,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空洞的双眸没有焦点,林晓晓整个人都没了生气,辛奇想要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成的。

辛奇来到举办婚礼的大厅,仪式正在进行中。最前方的舞台上,易寒和程菲相邻而立。

主持人热情洋溢的煽动着现场的气氛,而两人身后的led屏幕上,正放着两人的短片《因为爱情》,这是之前程菲在拍戏的空档自己做的。

她搜集了这一年多以来,两人所有的照片,每一张都是她精心挑选的,每一张,都有这独特的意义,代表着他们两个甜蜜的回以。

台下很多前来祝福的客人,被这小小的视频感动了,很多女孩儿更是对视频中的主人公,羡慕不已。

羡慕他们能够拥有这么美好的爱情。

羡慕他们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彼此。

这一切,在现在的程菲的眼里,只是证明她愚蠢的证据,这每一张代表着两人重要的回以的照片,仿佛都在嘲笑她,嘲笑她的不自量力,嘲笑她的识人不清。

新娘真是蕙质兰心,专门为婚礼准备了这么贴心的礼物,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充满爱意,有一个这么懂生活的夫人,新郎实在是太幸福了!

主持人继续活跃现场的气氛。

易寒幸福的笑着,台下的宾客们同样回以善意的笑容。

易寒先生,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易寒柔情满满的看着程菲,坚定的说道,我愿意。

主持人转头看向程菲,很是严肃的问道,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程菲没有立刻回答,她手里捧着一束白玫瑰,静静的看着易寒,唇畔间的温柔依旧,却仿佛没有听到主持人声音一样。

婚宴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新郎说我愿意的时候,可是干脆利落,到了新娘这里,却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就是笨蛋都能察觉出,事情不对劲。

易寒皱眉眉头,迎上她探寻的目光,却看不出她心中的想法,只是,察觉到她眼中的悲伤,让他蓦地心中一疼。

最尴尬的要数主持人了,主持了这么多年的婚礼,也算是经验丰厚,察觉到情况不对之后,他笑出声来,开始打圆场。

我们的新娘实在是太激动,太紧张了,呵呵。主持人硬是给程菲的沉默找了一个完美的借口,台下的宾客也十分给面子的浅笑着,缓解了僵硬的场面。

程菲小姐,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主持人继续刚刚的程序。

可是,这次同刚刚一样,程菲依旧保持沉默,一声不吭。

主持人的脸色都绿了,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婚庆主持人,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新娘就像是瞬间失声了一样。

宾客们骚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难道婚礼有变?

就算是在再激动,也不至于激动到不会说话了吧?

该不会这婚,结不成了吧?

不应该啊,易寒和程菲恋爱这么长时间,每隔一段时间就狂撒狗粮,应该不是感情问题吧?

谁知道呢?如果这场婚礼真的出了问题,那可真就搞笑了。

大厅里议论纷纷,各种各样的猜测都有,距离舞台最近的贝奕叶凝视着站在舞台上的程菲,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不然,她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虽然婚礼的全程她都在微笑,可是,她的笑容太虚假,就像是在应付一场她不关心的宴会。没错,就是应付。

贝奕叶紧紧地皱着眉头,她那么期待这场婚礼,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她的态度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变?

另一边的辛奇更是揪心,她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一切,那么,接下来,她会怎么做?

是将婚礼继续下去,还是以最激烈的方式,报复回去,最终两败俱伤?

他双手背在身后,紧紧地握着拳头,幽深的眸子闪着复杂的光芒。

一定是刚刚的短片有太多两人甜美的回忆,我们的新娘沉浸在往日的美好中,无法自拔。主持人已经快骂娘了,现在的他也就只能想出这个连他都不相信的说辞。

程菲小姐,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主持人这次说的人极慢,每一个字都加重了读音,生怕程菲听不到,他的脸已经快笑僵了,他只期望,不管答应还是拒绝,程菲能吭一声,不要这样不表态,否则,他这个主持人可就真的做不下去了。

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在程菲的身上

易寒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错,婚礼马上就要完成了,交换了戒指,仪式就结束了,可是,现在却偏偏卡在这里。

程菲仿佛听到了主持人的祈祷,这样婚礼,跟你想象中的一样吗?

当然,这场婚礼已经在我们的脑海里上演了千百次,现在,终于实现了。易寒感叹道。

程菲扬了扬手里的捧花,淡雅的白玫瑰微微晃动着,却让大厅的气氛更加的诡异。

实现?程菲挑眉轻问,然后笑着摇了摇头,我这么费心费力,帮你实现了你多年的梦想,弥补了你心中的遗憾,你要支付多少出场费呢?

程菲眯着眼睛,唇角的笑容越发的冷酷,要知道,我的出场费可是极贵的。

易寒面色一僵,语中透着急躁,菲菲,你在说什么?今天是我们举行婚礼的日子,难道这不是你的梦想吗?

我的梦想里,可没有人叫初阳。程菲嘲讽道。

易寒瞳孔微怔,震惊的看着她,初阳!她竟然知道初阳!怎么办?现在应该怎么办?易寒彻底慌乱起来。

程菲不卑不亢,面带笑容,举止有礼,好像这场婚礼,真的是易寒雇她来演的一场戏。

各位,十分感谢大家专门来参加这场婚礼,不够,看样子易总没有办法支付我出场费,今天的婚礼就到此为止,大家可以尽情的享用这里的美食和红酒,玩的愉快。

她对着所有人鞠了一躬,然后走到易寒的跟前,将手里的捧花交给了他。

程菲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低声说道,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为了初阳精心布置的,虽然很美,不过,不是我喜欢的风格,而且,我这个人,不喜欢别人的东西。

易寒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一股凉气从脚底窜出,仿佛失去了语言功能一样,一句解释的话也说不出。

而且,我喜欢的是百合,这些白玫瑰就留给你了,毕竟,也是你特意从国外空运回来了,糟蹋了就不好了。

程菲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不见丝毫的悲伤,甚至连愤怒都没有,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仿佛局外人一般。

易寒只感觉身边拂过一阵淡淡的香气,婚纱裙角微扬,擦过他的胳膊,他猛地转身,看着那个大步离开的身影,却说不出一句挽留的话。

他就只能看着她渐行渐远,好似,她走出的不是婚礼的现场,而是,他的余生。

心中那股钝疼更强烈了,他一手捂住胸口的位置,看着辛奇追着程菲离开的背影,听着宾客们的种种猜测,大脑一片混乱。

没有婚礼了。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

难道,这就是他一直以来,追求的结果吗?

易寒静静地站在舞台上,大脑却是一片空白,什么都做不了,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青春旅行社 言欢厉则放 阻止裁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