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 孕夫回农家

怎么回事?

见鬼了?

高铁柱身体僵硬了一下,目瞪口呆的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明明,明明手里拎着一小桶汽油啊!怎么会没有了?

“本来,我想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可是你这混蛋竟然还敢惹事,看来这次不把你弄废掉,真是对不起你那颗包藏的祸心。也罢,今天就算是为靠山村除掉一害,你以后就在监狱里度过余生吧!”陆峰站在高铁柱身后六七米远的地方,双眼微微眯起,看着身体微微颤抖的高铁柱冷笑道。

是谁?

高铁柱的身躯猛然间后转,当他的视线借助着淡淡的星光看清楚陆峰后,顿时脸色的惊恐之色消失大部分,取而代之的是疯狂的狰狞之色,伸手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恶狠狠的瞪着陆峰吼道:“该死的混蛋,这山是老子的,价值一百万的山头,是你利用非正常手段从我手里弄过去的!

陆峰嘴角浮现出一抹讥笑,讽刺道:“你也知道这座山价值一百万?那为何我给你一百万,你竟然不卖?这年头想讹诈我陆峰的人并不多,真的不多,因为只有别人给我钱的份,很少有我被别人当成冤大头的份!你的秉性太恶劣了,简直就是人间败类。我劝你把刀子给收起来,这样的话,你进监狱的时候还能够自己的走进去,可如果你敢动刀子,嘿嘿,我保证你是被抬进监狱的!别否认我的话,因为我有这个能力。

“姓陆的,我知道你能打,但是有种你就过来,今天就算被你打死,我也要捅你几刀子,把那桶汽油给我,让我烧了这座山,再给我九十五万,这件事情就算是完了,如果你敢不答应,我会让你后悔的!”高铁柱愤怒吼道。

“你简直就是一头丧失理智的牲口!”陆峰摇了摇头冷笑道。

他的话音刚落,身形骤然间消失在原地,那桶汽油被他腾空而起,顷刻间挂在了六七米高的树杈上,在高铁柱震撼的眼神中,陆峰俯身冲下,硕大的拳头狠狠砸在高铁柱的鼻梁上,随着鼻梁骨碎裂声响起,高铁柱凄厉的惨叫声也随之发出。

一拳把高铁柱击飞,陆峰没有停顿,闪电般的身形顷刻间来到高铁柱落地的地方,狠狠一脚踹在高铁柱的腰部,直接把他的身体给踢飞五六米远,重重砸在树身上。

陆峰的力道用的并不是很足,但是也有自信,能够让他肋骨断掉几根。而高铁柱手中的匕首,也已经掉落在地上了。

幽静的山林里,凄厉的惨叫令人感觉毛骨悚然,站在距离陆峰和高铁柱两人数千米的地方,老村长忍不住身体哆嗦了一下,那凄厉的惨叫声,令他能够想象得到,此时的高铁柱在承受着多大的折磨。

“陆峰,你可千万不要把高铁柱那个地痞无赖给打死啊!要不然你也要背上官司!”老村长看着陆峰和高铁柱两人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几分钟后,当老村长颤颤抖抖走到陆峰和高铁柱所在的地方,便看到高铁柱如同死狗般趴在地上,而陆峰则手中拎着一个小铁桶,似笑非笑的看着高铁柱,坐在一块石头上也不说话!

“陆……陆峰,你不会把他给打死吧?”老村长胆战心惊的问道。

陆峰微微笑道:“老村长,你放心吧,这小子给我玩装死呢!咱们说的话,他要是听不到才怪,您老人家知道我是学习中医的,这小子身上顶多肋骨断了几根,鼻梁骨碎裂,对了,还有他的小腿骨,应该是断了,不过我心地善良,以后他顶多就是变成瘸子,而不是坐轮椅,葛大爷,你是知道的啊!拄拐杖和坐轮椅可不是一个性质!

老村长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这还叫心地善良?如果不善良,是不是要把人都给打死了?

陆峰看着沉默的老村长,这才转身看着高铁柱淡淡说道:“别装死了,好戏还没有开始呢!

高铁柱的身体抖动了一下,这才艰难的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强忍着身体多处疼痛,叫道:“陆峰,我知道你叫陆峰,陆大爷,求求你饶了我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次吧!痛,太痛了,你不是医生吗?求求你给我治一治!

陆峰冷冷一笑,根本不再理会,伸手抓起高铁柱的身体,转头对老村长说道:“葛大爷,咱们回去吧!这小子想要放火烧山林,被我即使制止,而且他还想比刀子杀我,这可算是谋杀,只不过谋杀未遂,这一桶汽油您老人家拎着吧,还有那把刀子,上面一定有高铁柱的指纹。等到公安局的人到来,一定有人会搜集这家伙的犯罪证据!

葛大爷重重点头,快速的接过陆峰手中的油桶,又小心翼翼的把那把匕首给抓起来,这才跟着陆峰朝着靠山村走去。

深夜三点钟,但靠山村陷入一片万籁俱寂的时刻,响亮的警笛声打破了这片天地的静谧,靠山村几乎所有的人都被警笛声给惊醒。

“喂,你好,请问是陆先生吗?我是成都市公安局副局长卓见,已经到了靠山村了。”陆峰的手机铃声响起,当他按了下接听键后,里面便传来说话声!

陆峰开口说道:“在村口停下车吧,我现在立即过去!

挂掉电话,陆峰招呼了声已经披着衣服走出来的老村长,大声说道:“葛大爷,成都市公安局的人已经到了,今天靠山村的这群害群之马,一定帮你们解决!

老村长眼神中浮现出复杂的神色,默默点头,对于这个来到靠山村的年轻人,老村长这两天见到的情景,恐怕他这一生都没有办法忘记。他活了大半辈子,见到过形形色色各种性格的人,可是却从来没有见到过陆峰这样的!

他能够感受的到,陆峰对于敌人,出手会非常的狠辣,而对于善良淳朴的人,他却非常的善良,如果非要用什么来形容一下,那用“侠客”来形容也不为过。

********************************************************************************

随着不断涌出来的村民,陆峰和老村长两人来到村口,陆峰大步走了过去,眼神微微扫视了一群身穿警服的警察,然后从那五六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上扫过,这才开口说道:“你们谁是卓见卓局长?

一名身材在一米六五身高左右的胖子,那体型简直就像是怀孕八个月似的,当他看到陆峰后,眼睛微微一亮。

大步跑到陆峰身边,他才快死说道:“您好您好,您就是陆峰陆先生吧?我就是成都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卓见,刚刚给您打过电话,之前我接到领导的电话,所以前来向您报道!

陆峰没想到堂堂的副局长,竟然会长成这个样子,强忍着心中的笑意,开口说道:“卓局长您好,感谢你们赶过来,这大半夜的还麻烦你们,真是不好意思!

卓见在来的时候,已经向国土资源局的局长何一鸣打听过陆峰的消息,当他知道这件事情是省委书记亲自打来的电话,并且知道陆峰的特殊身份后,顿时匆匆的赶了过来,甚至这会他和陆峰说话的时候,脸上都带着一丝的谄媚之色。

“没事没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除暴安良,我们警察的责任,而且能够帮得上陆先生您的忙,我们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卓见开口笑道。

陆峰并没有把卓见的话放心里去,点了点头,他才开口说道:“卓局长,这个村子有十几个暴徒,他们整日欺负村子里的善良淳朴的村民,而且其中有一个叫高铁柱的家伙……

他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顿时卓见露出气愤填膺的模样,拍着胸脯大声说道:“这群混蛋,全部都个蹲监狱,陆先生,你放心吧,我们一定把这些家伙都给送到监狱里去!所有违法的人,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陆峰微微点头,笑道:“那个高铁柱已经被我制服,现在就在老村长的家里,而其他地痞无赖,则在村子里面!至于抓捕问题,就交给卓局长你们了!

卓见重重点头,快速给吆喝着把跟过来的将近二十名警察大声的安排着。

一个小时后,白天被陆峰殴打过的那些地皮无赖,还有高铁柱在内,全部被抓上警车。

站在村口,看着五六辆警察呼啸着离开,陆峰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他在公安局卓局长离开的时候,两人在一处偏僻的地方私聊了一些话,总之,高铁柱的下场会非常凄惨,监狱的大门会对着他开房,而十年二十年之内,他也别想从监狱里出来。

有些人,给过他一次机会,给过他两次机会,如果他都不知道珍惜的话,那么这种人,只有带给他惨痛的教训,他才能够知道自己的错误,后悔当初做的事情。

这一晚,靠山村里鞭炮齐鸣,人们欢声笑语几乎都没有断过,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村民们才一个个返回自己的家里,准备重新补觉。

老村长的家里,陆峰静静坐在老村长对面,看着老村长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开口笑道:“老村长,你有什么话就尽管说!

老村长点头说道:“陆峰,其实我想问的是,那些个被带走的人,他们会有什么下场?会不会真的坐牢?要多久?那些被抓走的人,除了高铁柱和老虎他们两个,其他人虽然平时挺无赖的,但是他们的本性其实都不算太坏!

陆峰默默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老村长,你就放心吧,之前我和卓局长私下里聊天的时候,我已经问过他了,并且告诉他,高铁柱最少要在监狱里住上二十年,而那个老虎,最少也会在里面十年,至于其他人,绝对不会超过三年,当然,前提是他们没有什么大案子在身!

老村长缓缓舒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感激之色开口说道:“陆峰,这次真是感谢你了,你给咱们靠山村解决了一帮祸害,之前你也看到了吧?村子里的人可都是非常高兴的!以后你买下的那个山头,如果有什么事情,尽管招呼我们,我们一定大力帮忙!

陆峰笑着说道:“老村长,那座我买下来的山,会找一些人来守着,一旦种植了药材,都会是非常珍贵的,所以必须严密防范,恐怕到时候村民也不能进入!

老村长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我明白了。

陆峰心里不想隐瞒老村长,可是白霜对他来说太重要了,这将来就是他成立医院的基本啊!等产品研发出来,一旦流入市场,那么将来就会有大笔的资金,自己的梦想就能够顺利完成!

“喂,陆峰,你找到最后一种药材白霜了?”手机里传来王语梦的声音。

陆峰微笑道:“已经找到了,老婆,按照咱们之前说好的,派保安公司的三十名人手过来,必须把整座山都给封锁。我等到他们来到后,安装好各种监控设备,就会回去!

手机里王语梦传来惊喜的笑容,快速说道:“好的,我马上就派人过去!

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 孕夫回农家


猜你喜欢